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07章 甜美女孩

第207章 甜美女孩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呵呵,知道就好。”



    張云的母親,嘴里笑著,拉著于美麗姐妹倆的小手走開了。



    一副像是好婆婆看著好兒媳的樣子。



    張云的話,也是無奈一笑,朝著于淼母女倆的房間里走去。



    于淼和張悅的房間里,此時就她們兩個老婆著。



    給她們房間配置的于美麗姐妹倆和張云的兩位家姐,張云還沒正式得手著。



    所以的話,這房老婆,還只能是現在這個樣子。



    “哎……怎么跑我們這里來了。”



    于淼攔著門口不讓張云進來著。



    一身粉色睡衣下,于淼的胸前,顯得爆凸著。



    “我是你們男人,我怎么不可以進來。”



    “媽媽說了我們是新進的姐妹,要懂得謙讓。”



    “謙讓個屁,你們謙讓了,我下面怎么辦?”



    “呵呵……”



    張云的話,讓于淼和張悅笑著。



    張悅拉了拉女兒的小手,放著張云進入了房間里面。



    更是白了張云一眼著,手指對著張云的腦門狠狠推了一下。



    “急色鬼,我們這兒享受好,還是要住到別的姐姐那里去的,不然我們母女倆,還真成了狐貍精了。”



    張悅說著話,脫著自己身上黑色的性感睡衣。



    身體朝著眼前的大床走了上去。



    性感睡衣下,張悅美妙的身體,一時間就在床上展現著。



    李悅身下的雙腿一個交纏,展現出一個別有味道的風情,對著張云,更是勾魂了一眼。



    “好咧。”



    張云嘴里笑著,揉著身邊的于淼就撲到了床上。



    呵呵笑著,開工了起來。



    在于淼母女這里,混了一個多小時后,親親我我著,從她們的房間里離開了,然后隨便在旁邊的一個房間里推門進去著。



    也不管這個房間里的老婆是誰,爬上了床,抓到誰,那就是騎著。



    一夜風流,在所難免著發生了。



    第二天的早上,張云依然是早早起來,在自己家的陽臺上練習著家族的刀法。



    練得還是那一套雪花刀。



    雪花刀雖有大成的感覺,但是離大成,還有稍微一些的距離。



    張云家大,房間多,家里的陽臺都有五個。



    其中一個大,四個小著。



    眼前張云所在的陽臺,那就是家里最大的一個陽臺。



    面積的話,足足有四五十個平方米的樣子。



    站在這里,遠處云都市的風景,也算是盡收眼底著。



    家族的刀法大概練習到了七點多的時候,張云收刀回到了家里的浴室里,在菊子和美優子的服侍下,洗了一個澡。



    菊子和美優子的話,相對顯得比較累一些。



    因為她們是家里唯一的兩個丫頭,所以家里服侍的活,基本上都是她們干的。



    老爺要洗澡她們陪著,做早飯,她們也要忙著,家里一千多平米的衛生,也是她們的責任。



    幾個張云家里的老婆,多少幫助一下。



    洗好了澡,吃好了早飯,張云下樓上班去了。



    身邊就帶著越月和玉芬還有徐一一三人著。



    一輛車庫里的小車,帶著四人,很快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車庫內。



    帶著三個老婆,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走道內走著。



    路上的眾人,對著張云和張云身邊的老婆,都是顯得異常恭敬著。



    “張醫生,張太太好。”



    張云被晉升為醫院主任醫師的事情,此時醫院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了。



    所以張云以后那就是醫院的高級領導了,而張云身邊的女人,那都是太太的身份了。



    張云讓越月她們去收拾著自己原來在普通病區的科室。



    打算著隨時搬到醫院vip病房里去。



    自己的話,徑直往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黨委書記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周書記,上班總是顯得很早著。



    張云七點五十分到他辦公室門口一看,發現他已經在辦公室里面了。



    “小張,來來來。”



    周書記見到了門口的張云,顯得熱情著。



    張云進去后,坐到了周書記辦公室的一張沙發上,看著他的辦公室,顯得簡單撲素的感覺。



    辦公用具,就簡單的幾樣,有幾樣一看就是用破了的。



    辦公室里的電器,更是少了。



    電腦的屏幕,都沒有超過21寸的。



    “周書記。”



    對于醫院的這個老書記,張云顯得尊重著。



    他知道,這個周書記是自己師傅曹云德的師傅。



    所以說起來,對方就是自己的師祖。



    “小張啊,呵呵,呵呵……”



    周書記沒說什么話,就是對張云嘴里笑著。



    一副很欣賞張云的樣子。



    “你過來看看。”



    周書記把自己的電腦打開了,示意著張云。



    張云走到了周書記的身邊,細細看著對方電腦上展現出來的內容。



    “華夏國胸腦外科第一醫院。”



    紅字白底,簡單的幾個字,在電腦屏幕中展現了出來。



    “這……”



    張云驚訝著。



    “都是你的功勞,沒有你,這塊匾額,恐怕在我入土前,我們醫院也不敢掛著,可是現在……呵呵……掛上去,在我們國內,哪家醫院,敢說三道四了。”



    “呵呵……呵呵……”



    周書記顯得很高興著。



    “要是可以的話,我都愿意給你跪著。”



    “老書記,你說啥呢,你算起來,還是我師祖來著。”



    “呵呵,你小子也知道,曹云德那小子,是我徒弟的事情。”



    “恩,聽人說過的。”



    “那小子也算是個天才,把我們醫院也撐了一段時間,可比起你來,還是差了許多啊。”



    “你以后有什么想法沒有?”



    “想法?”



    張云沉思了一下。



    “沒有,安安穩穩過自己的日子吧,畢竟老婆那么多了,孩子也都快要出生了,守著家庭,是我最近最大的事情。”



    “心態太過安逸了,男子漢大丈夫,志在四方啊。”



    周書記說著話,扔給了張云一些資料。



    “你看看,這些都是國內外一些胸腦外科領域大醫院的資料。”



    “噢……”



    張云看了幾眼,周書記扔過來的資料。



    其中好幾家醫院,張云曾經在醫科大學讀書的時候,向往過。



    “這些醫院都有意聘請你去當它們醫院胸腦外科專業的專家,出價最低的一年是五千萬,各方面給出的條件,也都很好。”



    “這……”



    張云翻看著這十幾家有意聘請自己的醫院資料,楞了一下。



    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取舍著。



    特別是其中還有五六家日本醫院的邀請。



    張云在和小野的比賽中,手術技能的展現,在日本國內,也算是打響了知名度。



    日本人這個民族,有一個不得不說的特點,那就是崇拜強權和強人。



    張云在手術比賽中展現的才能,在刺激著這個民族的時候,也讓這個民族中很大一部分人,對于張云表現出崇敬的心態。



    因為張云的存在,預約成為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vip病區貴賓病人的日本人,陡然增加。



    從去年的一名沒有,到了現在的,兩百名。



    即使年費已經增加到兩千萬的情況下,現在還有不少有錢的日本人,有意購買著醫院vip會員的資格。



    這讓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一時間,增加了不少收入。



    張云倒挺想去國外發展一下的,見有不少日本醫院邀請,心里也就動了心。



    周書記看著張云手中,翻弄的幾份日本醫院的資料,心里也多少明白了,張云的想法。



    “在胸腦外科專業,其實日本醫生是全世界頂尖的存在,你對付掉的小野醫生,其實不過是一個日本國排名第十左右的胸腦外科手術專家。”



    “周書記,我知道的,不過我還是想去。”



    “還是想去,你信心未免太過爆棚了吧。”



    “呵呵,不是爆棚,是想過一種異國情調的生活。”



    “呵呵,行,你想選擇這樣的路,我也不反對,那就在日本國,組建一個專家門診吧,好好發揮一下我們華夏國醫生的威名。”



    聽著周書記能支持自己,張云顯得很開心著。



    就在手中這五家日本醫院中,最后選定了一家。



    東京市華僑醫院,作為自己的備選醫院。



    “這家?”



    “恩……”



    “行,我給你聯系他們醫院,這次專門過來的醫院行政人員吧。”



    周書記說著話,拿起了隨身的手機,按動了一個號碼,打了過去。



    很快電話里,傳出了一些聲音。



    嘰嘰喳喳著,講著一些華夏文。



    在周書記說明了一些情況后,對方在手機中,馬上展現出了一種欣喜的聲音,聲音中,似乎還有些不敢相信的樣子。



    周書記把手機交給了張云,讓張云自己聯系著。



    手機里,傳來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甜甜的,好聽著。



    “你好,張醫生,你真對我們醫院感興趣啊?”



    女孩子開心的音調,在手機中,持續發出著。



    聽著這樣的聲音,張云一時間對這個說話的女孩子,多少有了一些興趣著。



    因為這個聲音,實在很甜美著。



    在張云的印象里,很多女孩,聲音甜美,長相卻一般著,可是有的卻是長相好看,聲音是公鴨的聲音。



    張云對這個女孩有興趣,倒不是說要和她談談戀愛,搞搞對象的興趣。



    而是對于對方容貌的一種興趣,想如此甜美的聲音下,對方會是一副什么樣的尊榮。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