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02章 媽呀

第202章 媽呀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周圍發生的事情,張云懶得去管著。



    他就一口啤酒,一根羊肉串,津津有味的吃著。



    目光的話,還掃在眼前這對母女花的身上。



    張云吃燒烤,那叫一個狼吞虎咽,可是于淼母女兩個,那就是溫文爾雅著。



    就像是對待最精美的小吃一般,小嘴張開的小小著,鮮紅的舌頭,在牙齒咬到這些燒烤食物的時候,先是主動著添上一翻。



    母女倆的小舌頭,那都是又長又尖的那種。



    鮮紅的顏色,在路燈的映照下,顯得別樣誘惑著。



    上面微微展現的晶瑩口水,看上去也是那么的可口著。



    看著母女倆吃東西,張云嘴里吞著口水,下面拔著搶。



    槍管不停對自己的褲頭,攻擊了過去。



    害得那褲頭一彈一彈著。



    于淼小手挽了挽自己耳鬢的頭發,對著呆呆看著自己的張云,白了一眼,眼神中更是曖昧著笑了笑。



    今天的于淼,穿了一身黑色的帶蕾絲帶薄紗的連衣裙。



    胸前的肌膚,在薄紗的映照下,顯得若隱若現著。



    無袖的手臂上,還戴著一雙黑色蕾絲同樣薄紗的手套。



    從手指尖一直包裹到小手臂上,讓她一雙青嫩的手臂,看上去就像是女人的一雙小大腿一般。



    誘惑的手臂,交纏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美妙的弧度。



    嘴角輕輕抿著食物的時候,還對著對面的張云,暗暗一笑。



    笑容之中,有著曖昧的感覺,更多著,青春爛漫的味道。



    于淼的連衣裙,顯得不長,只是到了下面大腿一半的位置。



    把她那纖細的美腿,展現了一半出來。



    簡易的凳子上,于淼的一雙美腿,在黑色蕾絲的絲襪包裹下,交纏在上面。



    大腿肉和大腿肉,粘合著,隨著她身體的運動,而微微晃動著。



    黑色的絲襪,并不是格的類型,而是很細膩的,帶著一些花紋類型的絲襪。



    在這樣花紋下,讓于淼的這雙大腿,有一種花一樣般,艷麗的感覺。



    于淼身下的小腳,包裹在一雙墨綠色的高跟鞋上。



    那高跟鞋的樣式是淺口的。



    就是把腳面的部分完全展現出來的那種。



    于淼的腳面,有一種很有弧度的彎曲感,把她腳面和小腿的連接處,完美展現著。



    高跟鞋不高,就五公分,只是鞋跟顯得很尖著,看上去的話,就只有指甲縫的感覺。



    那踩在地面上的樣子,就好像是插在水泥地里的情景一般。



    “你是吃燒烤呢?還是看美女啊?”



    于淼白了張云一眼,臉上羞紅著,為著自己男人對于自己的好色目光,不錯的胸部,還獎勵著故意頂了起來。



    e罩杯的胸部,女主人故意要它晃動著,那感覺,真是沒法說了。



    周圍方圓二十米之內的男人,都在為著晃動而屏住了呼吸。



    喜歡穿輕便內衣的,這些都市女孩們,不知道,在這樣的內衣下,胸前的兩個小白兔是很不安穩著。



    小白兔們要造反的話,會造成很大的社會動蕩。



    哐當……一聲,燒烤點的老板,把鍋掉在了地上。



    啊……旁邊的一個民工小弟,吃了老板剛才撒在羊肉串上的大量辣椒,足足十幾秒后,才反應了過來。



    開始狂喝著啤酒。



    叭叭叭……路過的一輛出租車上的司機,看到了路燈下,晃動的兩個肉球,在感覺危險來臨的時候,狂按著喇叭。



    但是為時已晚,車子還是和迎面而來的一輛小車撞上了。



    碰……的一聲,車燈和各種零件,灑了一地。



    為著周圍的事故,于淼母女倆看了過去。



    看著那出租車司機,暈暈乎乎著從車子里出來,兩女臉上就淺淺的笑著。



    出租車司機看著這樣的笑容,臉上也一時間燦爛的笑了起來。



    似乎剛才的事故,對他來說是一種非常幸運的事情,迎面而來的那位年輕的小車司機。



    臉上怒火中燒著,想要好好罵一下那出租車司機著。



    可是此時那出租車司機,因為于淼母女倆的微笑,對著身邊的一切,都是燦爛笑容著。



    “好,我賠,我賠。”



    出租車司機,溫柔的笑容和甜美的眼神,讓小車司機心中的怒火,一時間完全消除了。



    目光看著對方的時候,臉上展現出了,不知如何的表情。



    一邊的事故,張云三人,并不是顯得關心著。



    三人自顧著吃自己的東西。



    李悅嘴里輕輕說道了幾句,和著自己的女兒和自己的男人,在夜色中笑著。



    雖然喝著的是飲料,但是環境加上自己所愛的人在身邊,李悅的心情也顯得很舒暢著。



    笑聲中,胸前比自己女兒還要大整整一圈的那兩個大白兔,在李悅的胸前,也是震動異常著。



    不過畢竟是上了歲數的女人了,胸前的內衣和少女的選擇,顯得不同著。



    少女一般選放蕩性的內衣,這樣的內衣,女孩一跑一跳,胸前的小白兔,就會歡聲躍動起來。



    可是成熟的女孩,選擇的內衣,那就是束身型的。



    緊緊包裹著,身體運動時,胸前的大白兔,就是想運動,那也是罩杯上面的部分,跟著運動而已,其余的,都是乖乖著。



    所以李悅胸前的運動,那就是大白兔腦袋的運動,一竄一竄著。



    于淼穿了一身很成熟的黑色連衣裙,她的媽媽選擇的卻是一身很潔白的蓬松公主裙。



    裙子上的流蘇,顯得很多,飄逸在她的裙子上,上身胸口的位置,像是西方小公主一般,設計了拉索著,把她胸口的部分,鎖住了。



    巨大呼吸下,那里的部分,總是一上一下著。



    裙子腰身的部分,勒得很緊,把李悅熟婦的腰,勒成了少女的感覺。



    臀部的地方,是蓬松裙的樣子,像是小喇叭一樣張開著。



    里面白色的內襯,好幾層著展現了出來。



    在夜風的吹拂下,一晃一晃著。



    還有里面白色的上面帶蕾絲的長襪。



    摸樣顯得清新著,樣式就像是個小女生樣式的長襪一般。



    街頭上,那跳躍女孩的雙腿,一般就像李悅身下這雙美腿一般。



    只是她已經不是少女了,所以這雙被白色絲襪包裹的大腿,顯得更加修長,更加豐腴,看上去的話,也更加有女人味著。



    李悅的身下,穿了一雙,開口的白色坡跟鞋。



    鞋跟很寬大的那種,鞋子里面鏤空著,把很多李悅小腳上的肌膚,都是半隱半現著展現了出來。



    像是那白色絲襪的感覺一樣,李悅大腿和小腿上的肌膚,也是異常白嫩著。



    雪白到,一種類似嬰兒肌膚的樣子。



    李悅身下的雙腿,跟她的女兒一樣,也是優雅著盤了起來。



    比起她女兒來說,顯得更加肥滿的雙腿,交纏在一起,那展現出來的味道,有多誘惑,就多誘惑著。



    低身吃著燒烤,喝著飲料的時候,那雙腿就不停輕輕摩擦著。



    絲襪和絲襪摩擦在一起的聲音,似乎在張云的耳邊,都能聽見著——茲茲,茲茲……



    搭在一只大腿上的美腿,也是隨著身下的白色坡跟鞋,不停晃動著。



    大腿之間的部位,都在這種晃動中,輕輕展現著。



    幽深而神秘的部位,讓張云看著,身下的手槍,一時間變成了沖鋒槍,很快就變成了一把步槍的感覺,就要沖出張云的褲頭了。



    張云硬了,實實在在的硬了。



    眼前好喝的啤酒,好吃的燒烤,在他嘴里都變了味。



    李悅似乎感受到了張云身上情況的變化。



    紅艷艷的小嘴,輕輕一抿,小嘴里的舌頭,在自己的嘴唇上,刮了一些,把自己嘴唇上的油膩和唇膏,吞食了進去。



    紅紅的舌頭,像是頑皮的小精靈一般,一閃就躲了起來。



    “好好吃你的,看我們母女干嘛。”



    李悅一句話后,轉頭看了看張云身下的部位。



    張云還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著,身體往桌子里面擠著。



    不想把自己身下的尷尬讓李悅發現著。



    “呵呵……”



    李悅淺淺一笑,抽了一張紙巾,把自己手中的油膩消滅了一些,然后輕靈的手指,就伸到了張云的身下。



    掌握了起來。



    一個接觸下,李悅的臉上,笑容滿滿著,紅紅的小臉,也微微點頭,表示滿意著。



    眼神更是對著張云,淺淺一笑著,示意著張云——是個男人。



    李悅是熟女了,經歷過一個男人,情婦訓練也不知多少年了。



    華夏國男人的大小,她心里有數,忽然掌握到張云身下的部位。



    她感覺就像是撿了寶一般。



    小手的靈活,一時間就顯得異常甘愿著。



    像是彈奏著鋼琴一般,彈奏著張云的身下。



    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內,就讓張云身下的玩意,完全頂住了自己的褲頭,一副左突右閃的樣子。



    李悅很老練,身下的小手,運動靈活著,嘴里的燒烤,吃得也是津津有味著,嘴角中,那呵呵的笑語,隨著那夜風,也不知飄蕩到了那里去了。



    “恩……”



    張云一直在堅持著。



    可是幾分鐘時間的堅持后,嘴里還是不甘了一聲。



    這樣的聲音,提醒了一邊的于淼。



    偷偷的眼神,往張云身下看了過去。



    看到自己媽媽的小手已經在那里了,于淼白了自己媽媽一眼。



    眼神之中,責怪著自己媽媽,獨享著自己男人的那里。



    李悅暗暗一笑,小手從張云的身下,拿了出來,然后在自己的女兒面前,微微晃了晃。



    一副——媽媽松手了,你可以去玩了。



    接受著媽媽的意思,于淼嘴里壞壞一笑,目光轉到了張云身下的褲頭上。



    張云有些怕了,前跨往桌子里面躲著。



    張云怕,可不是怕她們母女倆對于自己的小手服務,怕得是自己憋不住,在褲頭里,就給彪了。



    那樣的話,張云會感覺很尷尬著。



    張云在躲,于淼在拖。



    小嘴嘟著,硬是把張云藏在桌子下面的褲頭給拉了出來。



    紅紅著臉頰,白了張云一眼,為著張云的不配合,手指還彈了張云身下玩意,一個爆栗著。



    “媽呀……”



    重重的指尖,粉碎著張云那玩意上面的神經,讓張云嘴里控制不住著喊了一聲。



    心里的話,也實實在在領教了于淼這丫頭潑辣的一面。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