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01章 家庭房

第201章 家庭房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想要在我身邊留下?”



    “嘿……”



    “給個理由?”



    “你很優秀。”



    聽著菊子的話,張云倒是一愣,這樣的理由確實算是一個不錯的理由。



    張云也沒反駁的話語著。



    快活世界,不管哪國的女人,都是對于實力強大的男人,顯得很崇拜著,愿意被這樣的男人獲得著。



    問過了菊子的想法后,張云又問了一下美優子的想法。



    美優子的年紀,顯得更大一些,大概三十出頭的樣子。



    身材和容貌,那也是沒得挑的女人。



    日本女人跟華夏國的女人相比,有一些優點,比如對男人的體貼,比如對男人的順從。



    還有就是會打扮,特別會化妝自己,另外的話,日本女人身上的優雅和氣質是從小培養出來的,不像華夏國的女孩,很多是從情婦班里培養出來的。



    本身小時候的話,是沒多少氣質的。



    美優子比起菊子來,顯得更加從容一些,并沒有因為小野的死,而過多的傷心,眼眶之中雖然看出紅腫的樣子,但是此時的她,在張云的面前,顯得表情很堅定著。



    美優子身上的裝扮,比起菊子來,顯得更加得體著。



    白色的緊身裙,穿在她的身上,圓形的領口,讓她的美脖展現著。



    優美的身形,配上她得體的姿態,讓她看上去,像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貴太太一般。



    美優子像一般日本女性一般,在自己男人目光的注視下,身體半曲著,表示對于自己男人的尊重于服從。



    張云看了看眼前的兩個日本女人,想了想她們要留在自己身邊的理由,還有就是她們臉上對于留下來這件事情的堅定表情。



    感受著這些,張云最終還是決定要她們兩個著。



    不過張云也事先說出了,對于她們兩個安排。



    “給我做丫頭,我家里最低賤身份的丫頭。”



    “嘿,我們愿意。”



    兩女幾乎統一著表態了起來。



    張云把李琴叫了過來,把菊子和美優子收了的情況也告訴了這個大老婆,同時把她們兩個的身份,也對自己的大老婆說了。



    李琴表示明白著,說道著下午有空的時候,會去情趣店,給這兩個丫頭,各自買幾套女仆裝,還有就是最重要的狗項圈,給她們買幾套著。



    因為是最低賤的丫頭,所以平時脖子上,無時無刻掛著狗項圈,表示著她們的身份。



    她們脖子上的狗項圈,那是真真實實的狗項圈,不是男人和女人在玩鬧時,佩戴的那種,帶著毛絨護墊的狗項圈。



    而是帶著金屬項圈,還有結實搭扣的那種。



    李琴是不想要這樣的兩個日本女人的,她想著自己的老公,最好把她們兩個賣掉了。



    但是老公要求,加上老公安排的身份也比較合理,她也就理解著。



    同時也打算著,把這兩個日本女人,帶到自己的家里以后,好好調教一翻。



    該辦完的事情辦完了,張云就帶著自己的這些老婆們和自己的老媽,到了云都市的一家,已經聯系好的房地產公司。



    張云現在有錢了,小野在比賽中輸了以后,已經把十億華夏幣打到了他的賬號里。



    有了這么多錢,張云可以在云都市市中心黃金地段,組建五個大家庭著。



    不過張云此時的手中,就只有一個大家庭老婆的數量,所以的話,他也不急,先買一套房再說。



    房地產公司的老板,對于張云的這單生意,親自接待著。



    給張云挑選了自己公司,條件最好的幾套公寓房讓張云挑選著。



    如張云這樣的成功人士,需要挑選的家庭房,那都是一整層,一整層的高級公寓房。



    每一層的住房面積,都在一千平方米以上,臥室的數量,在八個到十個之間,衛生間的話,更是在十個以上。



    淋浴房和浴室,更要在五間以上著。



    兒童房和嬰兒房就更不用說了,至少要有配置到十間以上著。



    張云有的是時間,帶著自己的老婆們,在房地產老板的帶領下,好好看了看那幾套公寓房。



    因為關系著將來姐妹們的生活,張云的老婆們,也是看得仔細著,一進入一套家庭房后,姐妹們分成了幾組,開始在不同的房間里掃蕩著,更是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光照,污染,小區綠化,等等,都是她們關心的問題。



    最不用這些女人關心的,那就是價錢。



    知道自己的老公有錢,也知道自己的老公,愿意把錢,花在這里,張云的老婆們,就有的是底氣,好好挑選著。



    一個下午的觀察,張云的老婆們最終做出了決定,在一個離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只有五分鐘車程的地方,買下了一套一千五百個平方米的家庭房。



    這套家庭房里面,可以安置的老婆,一共有八房。



    這八套臥房,進入家庭房的正門后,就可以看到了。



    兩套專門的給這套家庭房設計的電梯,正對著這套家庭房的房門。



    房門一開,左右各是四套臥房。



    每套臥房的面積,都在五十個平米以上。



    里面家具也是一應俱全著。



    因為是地處八層樓房的位置,這八個臥房的名字,就分別為8o1房,到8o8房。



    看中了房間,張云直接付了全款,一億六千萬。



    拿到了房產證和十套鑰匙。



    接下來,就是張云給這些老婆們,正式分配房間的時候。



    張云在醫院宿舍樓的時候,就大致分配好了這些房間,此時的話,因為多了幾個女人的關系,房間的話,需要他再次細分著。



    8o1房間的話,張云讓李琴這個大老婆帶隊,住上單小蜜,徐一一,美云和美青,五個老婆。



    8o2房間的話,是張云的丈母娘玉芬帶隊,住上盧小小,張芬,張玉,張曼,十香蘭和十允兒,七個老婆。



    8o3房間的話,是麗榮帶隊,住上于婷婷和于優優,還有青姨,還有雪紅和雪青,六個老婆。



    8o4房間的話,嬌若雨帶隊,住上越月,單雪和單羽,以后的話,林敏和龍語的工作關系轉到了云都市后,讓她們兩個也住到這個房間來,這樣的話,就算是六個老婆的房間了。



    8o5房間的話,張云也有了安排,張悅和于淼,還有于美麗和于美華,另外的話,這兩位小媽的女兒,也就是自己的三姐和四姐。



    自己只要有機會,就全部把她們收集到這個房間里來,這樣的話,也算是一個六人房的老婆房間了。



    至于菊子和美優子的話,張云把她們安排到8o8房間,把這個房間,暫時作為一個下人房安排著。



    而張云的母親,則是暫時住到8o6房間里面,把這個房間,當成客房著。



    家里的事情,有張云的那些大老婆們,搗鼓著。



    什么家具啊,窗簾啊,沐浴用品啊,她們愛怎么賣就怎么賣著。



    張云在他老娘的示意下,開始對于淼和張悅母女倆,開始正式下手著。



    于美麗和于美華的話,張云打算是下一次下手著。



    張云在接近傍晚的時候,帶著張悅母女倆,出去吃飯著。



    說是帶她們母女倆,好好感受一些云都市的夜生活。



    張云戴著一副墨鏡,穿著一身老土的衣服,在云都市的街道上,踩著馬路。



    心情還是有些緊張著,就怕身邊的誰,把自己給認出了。



    剛才張云帶著張悅母女出來的時候,就在一個路口,被幾個市民給認了出來。



    結果在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內,張云所在的馬路,就交通完全堵塞了。



    路上的市民,見到他,要求他給簽名著,車上的司機發現了他,全部停車,給張云拍照留念著。



    要不是在幾個交警的幫助下,張云想擺脫這些熱心市民的關注,還真是蠻難著。



    吃一塹長一智,此時帶著張悅母女,在湖邊馬路上逛著,張云就顯得很小心著。



    一副偷雞摸狗的樣子,在馬路周圍看來看去著。



    身后的張悅母女倆,看著這樣的情況,嘴里也是偷偷笑著。



    華燈初上的時候,云都市的夜景,剛剛美麗起來。



    遠處的電視塔,星星點點著,顯得非常的優美。



    公園里傳來的老太太舞蹈團的音樂聲,也顯得輕和著。



    張悅和于淼,靠在張云的身邊,像小妻子一般著,和張云一起前行著。



    遠處燒烤的味道,在空氣中彌漫著,讓張云的鼻子,為之一振。



    張云是很喜歡燒烤著,加上和張悅母女倆出來以后,晚飯還沒有吃。



    所以的話,張云拉著她們母女倆的小手,就往那燒烤點走了過去。



    跑動著,張悅母女倆胸前的風景,讓路邊的幾個開電瓶車的大叔,都忘記了前行的道路,而是被那不停顛動的風景,給勾引了過去。



    看得激動處的時候,下面的玩意硬了,車頭也跟旁邊的一個橋墩硬對硬的撞上了。



    砰砰砰……一下子還三輛著。



    身后發生了什么事情,張云顯得不管著。



    他就帶著張悅母女,往那燒烤點靠攏著。



    天色剛剛暗下來,燒烤點的生意,還不是太好。



    三三兩兩著,一些附近工地上的民工,點著啤酒,上著幾十塊或者一百塊左右的燒烤,吃著。



    嘴里也是罵罵咧咧著說道著一些事情。



    做燒烤的中年老板,看著張云三人匆匆而來。



    知道自己生意來了,嘴里笑著,可是看到張云身后展現出來的兩個美女,還有兩個美女因為身體跑動,而在胸前震動的兩個肉球。



    中年老板一時間,就把手中的辣椒粉,忘記了收回,不停往下面的一串烤肉上,噴灑著。



    也不知道噴灑了多少著。



    “老板,一打啤酒,這個,這個,這個,都給我來十份。”



    張云豪爽著,點著以前在學校時,平時都舍不得點的烤翅,羊肉大串什么的。



    張悅和于淼,也顯得高興著,點著自己愛吃的東西。



    張悅母女倆,顯得蠻注重生活的,燒烤的東西,大部分點的都是蔬菜類的。



    嘴里甜甜的聲音,說出來的時候,那燒烤店的老板,表情一愣一愣著。



    完全一副傻了的樣子,旁邊坐在一個簡易桌子上的三個民工,聽著張悅母女倆的話,還有看著張悅母女倆的身影,眼神一時間,也冒出了綠光。



    在工地上干活,那都是社會的底層男人。



    這樣的男人,往往一輩子都娶不上老婆著,就是娶上了老婆,也都是兄弟好幾個娶一個老婆公用著。



    而且都是那種最不漂亮,最垃圾的女人。



    可是眼前這對母女,算是這三個民工,最近幾年來,在現實生活中,看到的最漂亮的女孩。



    不同世界,社會底層的男人,遇到美女的反應,就顯得不同著。



    要是在地球世界,幾個工地的民工,在喝了一些啤酒的情況下,遇到了這么漂亮的一對母女花,上去調戲幾句的膽子,總是有的。



    可是在快活世界,自卑心里的影響下,這幾個民工,看著張悅母女的時候,也只是敢偷偷瞧上幾眼著。



    上去調戲,就是打死他們都不敢著。



    快活世界的教育,讓女人崇拜強者,同時的話,也讓無能的男人,自甘卑微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