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98章 三位媽

第198章 三位媽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站在手術室的門口,身體靠在墻壁上,嘴里叼著一根煙抽著。



    遠處的門口,無數的長槍短炮在那里等到著他。



    遠遠的吵鬧聲,他這里聽得清楚著。



    張云的幾個老婆,此時被特許著進入了手術室的走道內,陪在張云的身邊。



    李琴,玉芬,張芬三女就靠在張云的身邊。



    小手和自己丈夫的大手牽在一起著,眼神和自己丈夫的眼神一樣,朝著旁邊窗戶的外面看著。



    整個云都市此時處于一種瘋狂的境界著。



    華夏國春節時候的情景,大家要是記得的話,那外面的情景,就是那樣的一種情景。



    無數的煙花從云都市各個角落中,沖天而上著,空中煙花爆炸的聲音,此起彼伏著。



    在云都市的門口,十幾萬的群眾聚集在那里,高呼著一個名字——張云,張云。



    巨大的聲浪,穿透著醫院的墻體,在張云的耳邊回蕩著。



    張云抽了三根煙,然后抓著自己老婆的小手,往門口走去著。



    同時示意著自己的老婆李琴,讓她把別的姐妹也帶上。



    在這榮譽的時候,張云想讓家里的老婆共同感受著。



    當張云推開手術室大門的時候,外面的閃光燈,如子彈一般,射在了他的臉上,十幾個美女記者,不停的詢問聲,在張云的耳邊發出著。



    張云只是微笑,拉著自己的老婆,往醫院樓下走去著。



    匆匆的腳步,很快來到了醫院的門口。



    巨大的禮臺,已經在醫院門口的位置樹立著。



    張云的老婆們,此時也來到了張云的身邊。



    有張云的老媽帶著。



    張云第一房的老婆,李琴,單小蜜,徐一一,美云和美青。



    下面是張云第二房的老婆,玉芬,盧小小,張玉,張芬,張曼,十香珠,十允兒。



    還有張云第三房的老婆,越月,嬌若雨,單雪,單羽。



    常州市的第四房老婆,此時也來到了,站在張云老婆的隊伍里。



    麗榮,青姨,雪青,雪紅,于婷婷,于優優。



    華夏國教育部部長李悅和她的女兒于淼,也來到了現在,混雜在張云的老婆隊伍著。



    還有張云的兩位小媽于美麗和于美華,如上次約定的那樣,來到了張云手術比賽的現場,為自己的這個半兒子加油著。



    如此多的,張云的女人或者和張云有親屬關系的女人,都在為張云的表現,而歡喜著。



    醫院門前的聲浪,也因為張云的出現,推向了最高處。



    無數的吶喊,像是浪潮一般擁擠向了張云。



    燈光,喊聲,感動的淚水,一時間成就了此時,最美妙的感受著。



    張云站在了禮臺上,站在了醫院門口最高點上,面對著眼前無數的人群。



    振臂高呼著。



    張云的動作,張云的吶喊,換來十幾萬人的共同吶喊和共同的感動。



    在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在激動著。



    瘋狂的聚會,總有結束的時候,張云的話語像是激勵人心的靈藥一般,在眼前十幾萬人的心中,在通過電視傳播的幾億人的心中回蕩著。



    同時這一場短暫的手術比賽,也把張云這個醫生,推向了比當紅偶像男明星,還要高的高度。



    讓全國人民都認識了他。



    時間到了凌晨一點的時候,張云需要處理的事情,顯得很多很多著。



    剛才的慶典,如煙花的塵囂一般,已經在張云的目光中遠去了。



    張云給常州市醫院的領導,專門去了個電話,電話里,對他們抱歉了一聲。



    張云常州市的老婆,他要收回來了。



    以張云此時在國內的聲望,這樣的要求,常州市醫院方面,只好表示接受著。



    收回了這么一些老婆們,安置又是一個問題著,張云只能是把她們暫時先安置到附近的旅館中。



    等自己在云都市正式著購置好了房產后,再把她們安置進去。



    家里的老婆,還好安排著,李悅和于淼,另外兩個小媽的事情,張云顯得有些麻煩著。



    兩個小媽,張云本來不像把她們介紹給自己的母親。



    但是不知誰說漏了嘴,讓張云的母親,知道了這兩個女人的身份。



    所以兩女被拉到了張云母親的房間里面,到現在還沒有消息著,也不知道在房間里,到底談得怎么樣了。



    李悅和于淼的話,此時卻陪在張云的身邊,就在張云宿舍房間的門前。



    張云看了看李悅,又看了看于淼著。



    于淼的小手,張云敢抓著,但是李悅的小手,張云卻不敢接觸著。



    不知想到了什么,于淼主動拉著張云的大手,也拉著自己母親的小手,往一邊醫院的陽臺方向拉著。



    張云不知道這小丫頭,要搞什么鬼著,只好跟著,看著她們母女兩個,胸部在跑動著,一上一下的樣子,嘴里也顯得饑渴著。



    很快,于淼想要待著的地方,她拉著張云和自己的母親到達了。



    那是一處醫院相對安靜的地方,燈光也顯得朦朧著。



    門口安全指示燈下,淡藍色的燈光,讓三人的心,也冷靜了下來。



    到了這里,于淼顯得不再害羞了,身體揉住了張云的懷抱,和張云緊緊擁抱著。



    小手也抓著張云的大手,稍微示意了一下。



    于淼示意的意思是什么,張云心里很明白著,那就是讓張云對她母親動手著。



    于淼示意了一翻后,同時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把手機里的錄音播放著。



    那是于淼爺爺洪院士的聲音。



    錄音中,洪院士說道著自己的孫女和自己的女兒,以后就是張云所有的事情,同時自己女兒李悅從國家教育部部長的位置,正式退下來的事情,洪院士也在手機錄音中說著。



    聽著這樣的話,張云暗暗看著身邊的李悅。



    而李悅的話,低著頭,聽到自己的父親說道——我女兒,以后就是你的女人了。



    聽著這樣的話,李悅的臉上,從臉頰一直紅到脖子的地方。



    周圍的氣氛,還是顯得很寧靜著,可是三人彼此的心跳聲,卻比剛才,顯得更濃烈了。



    張云不是傻子,更不是情商低能兒,到了這個時候,自己該干嘛,心里明白的很。



    大手一抓就把李悅的小手,用力抓住著。



    李悅有些掙扎,但是張云就是用力抓著,抓得她老老實實著。



    然后用力一拉,就把李悅的身體拉靠到了自己的懷里。



    讓李悅f罩杯的胸部,在自己的胸膛上撞擊著。



    一波一波,一浪一浪著。



    哀怨和害羞的目光,也在李悅的目光中形成著,張云則是盯視著這樣的目光,完全以一種降服者的身份盯視著。



    盯得李悅只好在張云的面前,把高傲的頭顱低了下去。



    此時此刻的行為,張云知道,自己和眼前母女的事情,算是確定了下來,只是真正上手的話,還是需要一個機會著。



    再怎么倉促,眼前上手,那也是不行的事情。



    張云在眼前朦朧的環境下,和李悅母女倆溫存了一翻后,示意著她們母女兩個,也到附近的一家旅館,暫時住著。



    自己的話,也對她們母女倆保證著,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肯定把她們母女倆,安排到自己的家里。



    找個機會,給她們配一些姐妹,組成自己的一房老婆著。



    張云的老婆,不多,此時就四房。



    以張云的社會地位,這么幾房老婆,那是沒臉說出去的事情。



    還好,張云年輕,才二十出頭,所以這么幾房老婆的話,人們也表示可以理解著。



    處理完了李悅母女倆的事情,張云就關心起了自己的兩位小媽。



    張云不知道,兩位小媽和自己的母親,接觸著,感覺到底如何。



    此時的時間,已經是凌晨兩點多了。



    外面歡慶的氣息,到了此時,也漸漸淡了下去。



    張云來到了自己母親的房間外面,細細聽著房間里面的情況。



    昨天還顯得隔音效果很差的房間,不知怎么的,今天卻顯得出奇的好了。



    張云聽了十來分鐘的時間,房間里的聲音,還只是輕輕的,具體什么內容,張云一句也聽不到著。



    只是偶爾的笑聲,讓張云明白,自己老媽和兩位小媽,聊得還算很投機著。



    大概有等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張云母親的房間,終于再次打開了。



    于美麗和于美華和張云的母親,顯得有說有笑著。



    嘴里對于張云母親的稱呼,讓張云聽著,感覺驚奇著。



    “阿姨!好了,好了,你休息吧。”



    “阿姨,知道,這事怎么辦,我們姐妹倆明白。”



    張云不知道,自己的兩位小媽,怎么會對自己的母親,用這樣的稱呼。



    他驚訝的目光,看著門口的兩位小媽。



    等自己的母親,一進去房間后,張云的身影,就從旁邊的角落里,竄了出來。



    張云忽然而來,讓于美華和于美麗,吃了一驚。



    責怪的表情,看著張云,臉上一副小小生氣的樣子。



    小手的話,還不停拍著自己的小胸口著,表示著自己被忽然出現的張云,給嚇著了。



    張云看著此時兩位小媽的目光,感覺到了多少的怪異。



    張云上次見到兩位小媽的時候,兩女對于他,那是顯得很關愛著,可是此時的話,從關愛的眼神中,更多著透露出了一絲癡迷的感覺。



    “有問題……”



    張云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明白著,在自己老媽的房間里,兩位小媽,肯定被自己的老媽,洗腦了。



    只是具體洗腦到什么程度,他還要好好探究一翻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