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97章 意想不到

第197章 意想不到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最終兩個專家的爭吵,還是結束了。



    因為張云在對付完了第一個手術對象后,正式著開始對付第二個手術對象著。



    張云像對付第一個手術對象一樣,在面對著第二個手術對象的時候,發呆了起來。



    看著身下這個被麻醉了的手術病患。



    手中的手術刀,就在這個病患的胸口,輕輕劃著,不過是用刀背劃的,并不是刀尖著。



    第一次張云面對著病患發呆的時候,電視中的日本觀眾,都在罵張云為——蠢材,支那豬。



    華夏國的民眾,看著那樣的情況,則是比張云還緊張著,一個個嘴里喊著——怎么還不下手。



    可是再一次張云,面對著病患發呆的時候,兩國的觀眾,就顯得情緒有些不同了。



    “狡猾的支那豬,又想到了什么陰招了嘛?”



    日本觀眾心里,一個個緊張著。怕張云又想出了,什么驚奇無比的辦法出來。



    “太好了,靈感的火花,一定在張云醫生的腦海中跳躍著,真喜歡他這種沉思的感覺。”



    華夏國的觀眾,一個個屏住了呼吸等待著,他們相信,張云醫生的沉思,會帶來美好的結果。



    央視演播室的兩個專家,在罵娘了一翻后,情緒也平穩了下來,開始對著電視機前面的觀眾,解釋起了下面這個手術的情況。



    說起這個手術的情況,這兩個專家,就不得不聯想起上一個手術的情況。



    在電視中說明著,張云在上一個手術中用的方法,是無法用在這個手術上的。



    因為這三管更換的手術,需要的是一種精確定位的辦法,而不是需要大創面來手術。



    因為這樣的情況,兩個在電視中的專家,就展現出一種抓耳撓腮的樣子,比起手術室中的張云,表情還苦惱著。



    大概三分鐘等待的時間,讓華夏國和日本國的觀眾,一個個緊張到了要死著。



    很多電視觀眾,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日本觀眾希望著張云,永遠這樣沉思下去,華夏國的觀眾,則是希望著張云快點動手著。



    那兩個央視演播室的專家,則是屁股扭來扭去著,顯得很不安著。



    不知道張云想出來的結果,到底是什么著。



    “動了,動了。”



    張云在手術室里,忽然動作了起來,一時間無數雙目光,通過電視屏幕注視在他的身上。



    張云拿出來的手術工具,讓央視演播室的兩個專家,一下子跌破了眼鏡。



    “玩我們啊。”



    兩個專家,心里幾乎同時這樣想著。



    張云手中的手術工具,是一個胃鏡。



    這樣的手術工具,在一般的手術室里,都是準備著,可是在胸科手術中,特別是眼前這樣的三管更換的手術中,這樣的胃鏡,根本是不會用到的。



    在張云的示意下,那個女助理護士,花了足足一分鐘的時間,才把胃鏡交到了張云的手里。



    這個女助理護士,此時對于張云,那是言聽計從著,就是張云叫她那電擊槍來,給病情好好的病人,高壓電擊著,她都相信著。



    經歷了剛才八號手術刀的情況后,在這個女助理護士的眼里,張云那就是一個神醫。



    一個可以化腐朽為神奇的神醫。



    女助理護士,重重著把胃鏡交到了張云的手中,想,張云到底打算怎么處理眼前這個病患著。



    張云手中一動,三號手術刀,輕輕一剖,在病患的胸口打開了一個口子。



    鮮血一時間,從病患的胸口上流了出來。



    旁邊的女助理醫師,不用張云說著,就開始處理著這些病患的失血。



    微微打開了一個口子后,女助理護士,看著張云手中的胃鏡,一插,就插到了那個病患胸口的口子里去。



    “這……”



    張云的手術辦法,讓日本國家電視臺的專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這一次讓央視電視臺的兩個專家也是,毫不留情著,一屁股砸在了央視主播室的地板上。



    坐在上面的時候,嘴里一個個還罵著娘。



    “媽的,這小子,搞什么飛機啊。”



    兩位專家,剛才已經被導播狠狠警告了一翻,讓他們不要在全國觀眾的面前,再發出半句罵娘的聲音了。



    可是他們在張云手術技能的體現下,一個個顯得控制不住著。



    兩位專家驚訝過后,開始看著胃鏡攝像頭里面的情況,看著張云簡單著操控胃鏡,是如何把病患體內的三個導管切除,又是如何把三個切除的導管通過胃鏡帶出來,最后又是如何把三個人工導管按上去的。



    兩位專家緊盯著攝像頭同時的時候,臉上還是一副無法相信的樣子。



    在他們看來,用簡單的一個胃鏡,是根本無法完成這樣的手術的。



    兩位專家雖然一再覺得無法相信著,但是他們還是緊緊盯著電視屏幕看著,因為張云在剛才第一個手術的時候,已經給他們帶來了驚喜。



    所以的話,他們相信,張云有這樣一種,化平凡為驚喜的能力。



    當張云把胃鏡的手術,完成一半的時候,央視主播室的兩位專家,緊緊盯視的目光,已經完全貼在了導播屏幕的前面,臉上不能相信的表情,一時間也完全換成了一種無比驚喜的感覺。



    “還能這么用胃鏡,這……這……啪……”



    的一聲,一位專家自己閃了自己一個耳光,確信著此時的自己,不是在做夢著。



    另一個專家,則是在演播室里面,跳了起來。



    “成了,成了,張云醫生要勝利了。”



    專家像個小孩子一般,在央視的主播室內,歡聲跳躍著。



    坐在直播室中間的女主播,看著這樣的情況,臉上笑著,也是激動著。



    一再要求平和的臉上表情,也是散發出了激動的神情,身下的小手,也是緊緊拽在了一起。



    臉上自然而然著,展現出一種勝利者的表情。



    就像無數觀看著這個比賽的華夏國國民一樣。



    張云在手術中的表現,就像勝利的號角一般,通過電視屏幕傳遍了整個華夏土地。



    同樣的,也是在日本國土上傳播著。



    無數抱著小野澤二能勝利信念的日本國民,看到這個時候,再也控制不住了。



    特別是在轉播中的日本專家,嘴里驚嘆張云手術能力的聲音,發出的時候。



    一瞬間,不知道日本國多少的電視機,已經被不同的硬物砸壞了。



    日本國內高層建筑里,無數的電視機,像是炸彈一般從高空墜落著。



    小野家的家主,坐在地上,看著電視屏幕中展現出來的情況。



    輕輕按動了一下手機,在手機中,給自己的外系孫子小野澤二,去了一個短信,短信的內容就是——剖腹謝罪。



    小野澤二,此時還不知道外面的情況。



    今天小野澤二手術的時候,特別有感覺,感覺自己的手術手法比起平時來,不知好了多少成著。



    本來需要一個半小時完成的手術,自己往往只需要一個小時就完成了。



    在這樣美好的感覺下,此時的他,已經輕松完成了兩個手術,而手術室的時針,只是走過了兩個鐘頭。



    看著這樣的成就,小野澤二的眉頭,歡欣喜悅著跳躍了起來。



    也就是在這樣的一個時刻,小野澤二的口袋里,手機震動了起來。



    這個裝在小野澤二口袋里的手機,是小野澤二專門在華夏國購買的,號碼就只有自己的家主知道。



    所以當這個手機響起來的時候,小野澤二無比高興了起來。



    “家主也為我的手術技能,感嘆了,呵呵……呵呵……”



    小野澤二興奮著,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機,大大方方著讓身邊的菊子老婆打開著。



    同時的話,略顯得意的,把手機屏幕對著電視機攝像頭展現了出來。



    把日文的剖腹謝罪幾個字,展現了出來。



    想要讓家主對于自己的祝福,讓全日本國的國民看到著。



    可是,當小野澤二的目光,瞟到手機屏幕上的時候,眼神不僅呆了一下。



    “剖腹謝罪?”



    小野澤二以為自己是看錯了,又細細看了一邊這幾個字,同時下面的署名也看了一下,發現署名確實是自己的家主。



    小野澤二一時間,在原地楞了足足有十幾秒的時間,他知道,一定出了什么問題。



    所以忙是對著手術室內平板電腦控制了起來,想要調出張云這邊的手術情況。



    “第四個手術在縫合……”



    看著張云手術室內的情況,小野澤二的目光,幾乎爆了出來。



    “這……這……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小野澤二不停后退著張云手術室內的視頻記錄,把張云剛才四個手術的情況,一一重復了一邊。



    當快進著看完張云的這四個手術記錄后,小野澤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心里也終于明白,家主為什么會給自己發這么一個短信著。



    小野澤二再次看了看這個短信,又再次看了看張云手術的情況,回頭又看了看自己的兩個老婆。



    然后閉上眼睛,二話不說著,把手中五號手術刀,往自己的腹部捅了進去。



    撲哧……一聲,連著刀柄的部分,也捅入了自己身體的體內,然后雙手拉著刀柄,在自己的身體內,狠狠一拉。



    嘩啦……一聲,被手術刀割斷了的大腸,小腸,一時間從小野澤二的肚子里,流了出來。



    刷……的一聲。



    幾乎同一時間,日本國和華夏國對于這個手術的直播,全部中斷了。



    因為手術室內的內容,已經太過暴力了。



    那些演播室的專家們,也一個個表情一愣一愣著。



    誰也沒有想到,最終的結果,是這樣的。



    日本國國民的驕傲,在此時,被擊了個粉碎。



    華夏國的憤青們,也不再喊著殺死狗二了,因為狗二已經死了,被自己的手術刀殺死了。



    張云不知道旁邊手術室的情況,還在自己手術室內,進行著手術。



    是自己的師傅,進入手術室,給自己打了一個招呼,這才讓張云知道,旁邊的比賽對手,已經剖腹自殺了。



    聽著這樣的事情,張云只是淡淡一笑,把手中最后一個手術病患,給處理完畢了。



    然后收拾了一切,走出了手術室。



    表情顯得平靜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