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96章 罵娘

第196章 罵娘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在電視屏幕中,張云拿著那把明光閃閃的八號手術刀。



    撲哧……一下,直接開到了身下那個日本病患的身體中。



    像是殺豬一般著,拉開了一個八公分有的大口子。里面的大腸,小腸,一時間,完全展現了出來。甚至心臟的蠕動景象,也在電視屏幕中展現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電視臺的導播,馬上讓技術人員,在一些惡心的畫面上,打上了馬賽克。



    對于日本國的視頻技術人員來說,給視頻打馬賽克,是他們的強項。



    隨便那么一弄,就打得好好著。



    坐在電視臺演播室的日本專家,看著導播屏幕中,張云的手術刀法。



    整個人變得傻傻著,高度的近視眼鏡,不停被他用手推著,嘴唇也在不停發抖著。



    一邊的美女主播,不停詢問著這個專家,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日本專家搖著頭,表示著無法相信。



    在日本專家的眼里,張云的做法,是非常非常冒險的。



    用八號手術刀打開這么大的口子,出血量是很大的,在接下來不多的時間里,要是無法完成這樣的手術,日本專家感覺,眼前這個病患,最多活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



    似乎之間,日本專家已經預計到了,小野澤二的勝利。



    同時為著一個日本國民的犧牲,感覺可惜著。



    “感謝你,對大日本做出的貢獻。”



    日本專家對著電視屏幕中的病患,鞠了一躬。



    旁邊的美女主播,看著這樣的情況,也是站起了身體,對著電視屏幕中的那個日本病患,深深鞠躬著。



    美女主播心里明白,身邊的教授這樣的行為,已經說明,小野澤二醫生,要勝利了。



    就連演播室別的工作人員也是,看著日本專家這樣的動作,認為著小野澤二醫生,這次比賽,馬上要勝利了。



    因為一旦這些病患中,其中的某一個死亡了,那就說明,這個主刀的醫生,失敗了。



    病患死亡,在外科手術界來說,那是主刀醫生最大的失誤。



    特別是在手術臺上,就直接死亡的那種。



    那就是失誤中的失誤,一輩子都翻不起身來了。



    “索……”



    美女主播,放心了下來,坐在了自己的辦公椅上,一副安心的樣子。



    同時嘴里也在對電視觀眾解釋著一些情況,把身邊專家的意思,給說道了出來。



    說道小野澤二醫生,能夠在這次比賽中勝出的話時,美女主播的臉上,像是桃花一般的盛開著。



    哐當……



    不知什么時候,美女主播身邊的日本專家,身下的椅子,忽然倒下了。



    日本專家,從座位上站起了身體,朝著眼前的電視屏幕前看著,戴在眼睛上的高度眼鏡,被他摘下了,直接扔到了一邊。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日本專家嘴里的聲音,不停發出著。



    看著電視屏幕中,張云此時展現出來的手術刀法,顯得完全不能相信著。



    眼前的這個手術,日本專家顯得很了解著。



    這個手術全名為——胸內單管轉換手術。



    這個手術算是一個胸科很典型的手術,也是一個頗有難度的手術,全世界的外科手術專家中,能對這樣的手術下刀的,不會超過3oo位。



    這個手術的一般過程,都是在病患的左胸口上方,開啟一個五公分左右的小創面。



    然后用幾種小幅度的手術刀法,配合著完成,順利的話,兩個小時不到,就能完成這個手術。



    可是像張云這樣,把病患的胸口,拉出十幾公分大小的做法,日本專家還是第一次看見。



    而且此時,張云在這個病患的胸腔內,展現出來的手術刀法,他也是感覺異常驚訝著。



    張云在這個日本病患的胸腔內,展現出來的手術刀法是——細微手術刀法。



    這所謂的細微手術刀法,就是用非常小的手術刀,在病患的胸腔內,一點點,一絲絲著完成手術。



    這樣的一種手術刀法,在需要非常細致的手術時,是很需要時間的一種手術刀法。



    但是在病患的胸腔,已經打開了十幾公分,大量出血的情況下,還使用這樣的手術刀法,讓日本專家顯得無法相信著。



    更讓日本專家顯得無法相信的時,張云的雙手,都在病患的胸腔內,用起了這種手術刀法,而且速度和頻率,是異常快速的。



    此時此刻,日本專家終于明白,張云為什么要用那把八號手術刀了。



    因為張云需要的手術空間,本來就是很大的,而且還擁有這種快速手術的能力。



    “嗦嘎,嗦嘎……”



    日本專家,似乎忘記了,自己此時在演播室的情況,竟然站到了主播臺上,對著導播屏幕不停看著,為著張云的手術動作,一副佩服異常的樣子。



    一邊的美女主播,看著日本專家的情況,顯得異常驚訝著。



    不過看著導播屏幕中,張云展現出來的手術手法時,這個美女主播雖然都不懂著,但是那一份自信,她還是看了出來。



    感受著這個情況,美女主播知道,這場手術比賽,沒有她想象的那么簡單。



    她知道,這個手術還要繼續著。



    美女主播看完了,張云的手術情況,也是轉換到了小野澤二的手術室,看了一下他的手術情況。



    同時聽著,日本國國內別的電視臺專家的解說。



    在這些解說中,他們對于小野澤二展現出來的手術水平,都是表現的折服著。



    同時的話,也判斷著小野澤二今天的手術狀態很好。



    不過在這些解說中,大部分的說詞,都是用在了張云的身上。



    這些說詞中,全部的印象,都是——佩服,驚訝,神奇等等的詞語。



    美女主播身邊的日本專家,在導播的一再喊話下,神形終于恢復到了清醒的狀態。



    他從主播臺上,有些不甘著走了下來,目光的話,還是一再看著導播屏幕上的畫面,腦袋還是不停微微搖著。



    驚訝和神奇的表情,在他臉上不停展現著。



    “天才。”



    鱉了許久,日本專家,終于憋出了一句話。



    看身邊的專家清醒了過來,美女主播,再次詢問起了他,一些專業領域上的事情。



    日本專家則開始轉換了口氣,說道起了張云醫生天才的表現。



    似乎之間,張云是支那豬的事情,已經被他拋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在日本專家的話語里,似乎張云就是他們日本人一般了。



    那么的優秀,那么的強大。



    美女主播一再的點醒下,日本專家才意識到,眼前視頻中的張云,是一個支那人的事實。



    雖然接受著這樣的事實,但是日本專家嘴里對于張云醫生的不削,此時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在對待張云醫生的很多事情上,都展現出了偏愛的感覺。



    話語上的感覺,他就好像是張云的支持者一般,這樣的情況,很快反應到了,電視臺的絡頁面上,很多日本民,在看了剛才日本專家的解說后。



    一個個罵娘著,說這個日本專家,就是華奸,支那奸。



    趁著電視臺打廣告的機會,電視臺的主播,找到了這個日本專家,好好著說道了一翻,點明了其中的厲害。



    這才讓日本專家,在接下來的電視節目中,稍微收斂了一下。



    在日本國電視臺中,已經有很多專家,把張云看成了是一種神人一般的存在。



    此時在華夏國央視的轉播室內,兩個專家,一個比一個激動著。



    一個說張云是——百年難得一出的天才。



    另一個拍著胸脯保證——九成,九成能戰勝狗二,我拿人格保證。



    那兩個華夏國的專家,說著話,幾乎要哭了出來。



    兩位專家,在做這個節目時,心里還是很害怕的。



    因為兩個專家知道,張云這個手術比賽的贏面,只有兩成的機會。



    他們是專家,這樣的判斷,他們心里有數,不像普通國民,顯得那么憤青著,對于這樣的判斷,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還來電視臺做這個節目,心里是有很大壓力的。



    因為在關乎日本國的事情上,一旦出現了什么問題,那國民的責難,很多都會壓到他們身上。



    事后,會找著各種各樣的話題,辱罵著他們。



    在這樣的擔心下,他們做這個節目,感覺一直是提心吊膽著。



    但是隨著節目的進行,看到了張云出彩的表現。



    按兩個專家的說法,已經不是出彩那么可以簡單形容的了,是神奇,是絕對神奇的表現。



    在這樣的表現下,兩個專家心里的疑惑,完全去除了。



    對于張云醫生,在這個手術比賽中的贏面,也一時間,從兩成提升到了八成。



    更有一種,身為華夏國外科手術醫生的榮耀。



    看到自己國家的外科手術醫生,蹂躪著日本國外科手術醫生的情況,兩個專家的心情,顯得無比激動,無比興奮著。



    就好像是自己在蹂躪著對方一般。



    在央視主播的一再提醒下,兩個專家的情緒,才稍微穩定了下來。



    開始分析著下面的一個手術。



    眼前的胸內單管轉換手術,已經塵埃落定了,因為電視屏幕中的張云,已經開始進行縫合手術了,而另外一個手術室內的小野澤二,還只是進行到手術一半的階段。



    誰勝誰負,顯得很明顯著。



    可是下一個手術,兩個專家一開始,也是討論過的,說是張云這五個手術中,最難應付的一個。



    可能輸小野澤二的時間,也是最多的一個。



    在兩個專家看來,張云只要在這個手術上,不輸小野澤二一半的時間,那張云醫生,能拿下這個比賽的幾率,就是八成著。



    可是怎么面對這接下來的一個手術,兩個專家的腦袋,都是顯得很頭痛著。



    這個手術是胸內三管接入手術。



    就是把病患心臟上的幾個病化管道,切除,裝上人工管道的一個手術。



    這樣的手術,原創是日本醫生,在華夏國內,一共才進行了不到五例,而且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醫生,一個也沒有進行過這樣的手術。



    兩個專家雖然對張云的手術能力,顯得很相信著,但是在這樣的信息面前。



    他們也感覺,張云在這個手術上,恐怕也是兇多吉少著。



    因為張云給他們兩個帶來的驚訝和驚喜,此時這兩個專家對于張云的擔心,顯得是那么的投入著。



    說話的時候,表情生動著,肢體上的動作,還配合著,做著有模有樣的感覺,好像做手術的并不是屏幕中的張云,倒像是他們兩個一般。



    為著下面一個手術的具體辦法,兩人一時間,就在電視屏幕上,吵了起來。



    一個給張云支了一招危險的辦法,一個為張云支了一招保守的辦法。



    兩人顯得都不服氣著,就在電視屏幕中大吵了起來。



    吵得還面紅耳赤著,在央視的電視節目中,竟然開始罵娘了,什么臟話都出來著。



    媽的,**,干你妹。



    看著這樣的情況,電視臺的主播,忙是要求技術人員進行著消音處理。



    但眼前的電視節目是直播,有些罵娘的話,還是無法控制著,從電視屏幕中,發表了出來。



    看著光鮮亮麗的專家們,嘴里滿是臟話的樣子,那看著電視節目的普通民眾,一個比一個吃驚著。



    還以為自己是看到了地方臺的節目。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