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95章 女主播的驚訝

第195章 女主播的驚訝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坐在云都市醫院,入院的門口。



    接受著國內外媒體的一些采訪。



    這是正常的程序,是醫院為了打響自己醫院的名聲,而采取的行動。



    “張云醫生,聽說你拿自己的一個老婆跟小野澤二醫生,進行了一個賭約,是不是?”



    “是的。”



    張云嘴里坦然著。



    “你知道,現在你在這個手術中的贏面,并不是很大的情況嘛?”



    “我知道。”



    張云回答著記者的問題時,還是一副很坦然的樣子。



    似乎什么都不怕著。



    “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就有勇氣,把嬌若雨這樣的老婆,放在賭約上,這……”



    提問的記者,顯得有些激動著。



    “我知道,很冒險,我也知道,贏面并不比對方大。”



    “但是我把我喜歡的老婆,放在這個賭約上,我想我的能力,會發揮的更好著。”



    “因為,我就是這么一號人。”



    張云說著話,對著攝像鏡頭,微微一笑。



    這樣的笑容,一時間在國內無數電視機屏幕上展現著。



    “這小子。”



    待在自己辦公室里,看著自己手機屏幕上,自己徒弟的回答,還有此時展現出來的笑容。



    曹云德暗暗了一句。



    雖然對于自己徒弟,在剛才會議室里的決定,顯得很不滿著。



    但畢竟是自己的徒弟,曹云德還是依然,想著他能贏著。



    “張云他爸,你兒子好拽啊。”



    此時此刻,聚集在張云老家的房間里,幾百個村里人一同聚集著。



    看著電視屏幕中,張云的采訪內容。



    “呵呵,那是,他可是我兒子。”



    張云的父親,顯得驕傲著。



    不過看著,當地常州市的好多市委領導,都安靜坐在自己的家里,等待著這次比賽的結果。



    張云的父親,面對著這么多的大領導,也顯得很緊張著。



    “這小子,搞一次比賽,竟然把常州市的市長和市委書記,都搞到家里來了。”



    張云的父親,心里雖然怨著。



    但更多的是高興。



    回想著剛才,常州市的市長和市委書記,進門時,一個勁的握著自己的手。



    還說著他給國家養了一個好兒子的話。



    說道后來,一個一百萬的大紅包,市委書記親自送了上來。



    想著這些,張云的父親,臉上可有光著。



    “小子,可不能輸啊,老爸這張老臉,可全看你的了。”



    看著電視屏幕中,自己的兒子。



    張云的父親,心里默默念叨著。



    張云應對完國內媒體的一通采訪后,開始應對起日本國一些媒體的采訪。



    “張云醫生,你能不能說一下,為什么這一次的手術比賽,會引起這么多人的關注?”



    “新仇舊恨唄。”



    “怎么說?”



    那采訪的日本記者,明顯明白一些張云話里的意思,可還是讓張云繼續說著。



    “簡單,歷史的問題,民族的問題,這些多說無益。”



    “為什么都說無益。”



    “因為說了,有些國家,多說了,也不會認的。”



    “你指的有些國家,是不是指的就是我們大日本國?”



    記者直接問著。



    想要給張云一些難堪著。



    因為記者知道,這樣直接的問題后,一般得到的回答,總是模棱兩可著。



    “對,指的就是日本國,小日本國。”



    張云嘴里強調著——小日本國幾個字。



    “哪尼。”



    采訪的日本記者,明顯受不了張云的口氣。



    要不是因為自己是記者的身份,估計此時的他,馬上就發飆了出來。



    “我們日本國,在一個半世紀以來,都是亞洲的領頭羊,在經濟,在軍事,在政治上,那都是亞洲的老大,你怎么可以說我們日本國,是小日本國?”



    “是嘛,一個半世紀了?那前面的幾個世紀呢?誰是亞洲的領頭羊?現在呢?現在又誰是。”



    張云的話,讓那記者吃了一鱉。



    顯然沒想到,張云這么能說著。



    “我并不是像很多華夏國人一般,對你們日本國民,有一種仇恨的心態,我只是想,讓你們國民,放下自己的偏見,接受自己民族,此時正在倒退的情況。”



    “卡,卡,卡……”



    張云的話,才說出來,很快就有日本媒體采訪的編導,停止了采訪。



    明顯著,對方不想讓張云剛才的那些話,通過媒體鏡頭,在自己的國內播出著。



    “張云醫生,我們會在手術比賽后,再次對你進行采訪著,希望你能在這次比賽中勝出,不然的話,請你在下次采訪中,請對我們日本國民道歉,請再次尊稱我們日本國為大日本國。”



    日本記者,口氣強硬著。



    “可要是小野澤二輸了呢?”



    “這……這……這不可能的。”



    眼前的日本記者,顯得不相信著。



    “你們是支那人,不可能在高技術領域,戰勝我們日本人的,這絕對不可能著。”



    “靠……”



    張云無奈了一句,也懶得理眼前的這個記者著。



    而是精心等待著,手術比賽的開始。



    手術比賽的時間,定在下午三點鐘。



    參加手術比賽的五對病患,也分別安排在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病房內。



    各自一個病患,也推到了手術室中。



    張云的手術助手,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已經安排好了。



    小野澤二的手術助手,專門從日本國內,乘專機,昨晚就到達了。



    此時的話,一切就等開始的時間了。



    “老公,差不多了。”



    張云還在座位上閉目養神著。



    這次手術比賽,張云的助手之一,越月來到了張云的身邊提醒著他。



    “知道了。”



    張云站了起來,朝著手術準備室內,走去著。



    攝像鏡頭,也是跟隨著張云的腳步,一同朝著遠處的手術準備室內,跟去著。



    一路上,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幾乎全體醫生和全體護士,另外的話,張云的老婆們,都站在了過道的兩邊,給張云鼓勵著。



    默默的眼神,加油的聲音。



    還有揮手致意的樣子。



    張云看著,聽著,點頭表示明白著。



    然后堅毅的步伐,走進了眼前的手術準備室里面。



    “老公第一個手術是,胸內單管轉換手術,難度還是有一些的,而且你掌握的那幾套手術手法,恐怕對這個手術的應用,會有些不利著。”



    越月幫助著張云,穿戴著手術服,同時提醒著。



    “恩……知道了。”



    張云清潔了全身的衛生,穿戴好了手術服,站在手術室的門口,看著掛在門口的時鐘。



    離下午三點,還有兩分鐘不到的時間。



    準備手術的病患,已經被推進了眼前的手術室內。



    手術室的四周,掛了七八個移動攝像頭著,就連手術室的頭頂位置,都掛著幾個可以來回移動的攝像頭。



    在手術室的上面,觀摩著的云都市醫院的領導,甚至云都市的一些領導,還有從日本國內,專門趕過來的一些所謂專家,也是靜心等待在那里。



    “滴……”



    的一聲后,手術室的大門打開了。



    兩隊分別有張云和小野澤二,帶進去的手術團隊,進入了手術室內。



    “打開衣服,三號手術刀。”



    進入手術室內后,小野澤二急著動起了手。



    張云則是站在了手術臺上,示意著身邊的兩個助理女護士,把手術病患的胸衣解開著。



    然后呆呆發神著,看著身下的這個病患,心里似乎想著什么。



    又顯得難以決定著。



    “老公……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



    越月提醒著張云。



    “我知道……哎……只能冒險了。”



    “八號手術刀。”



    張云的一句話,讓他身邊的助理女護士楞了一下。



    “八號,八號。”



    女護士看著擺在自己面前的手術刀中,最大的那把,看上去像是殺豬刀的手術刀,整個人,微微一愣著。



    眼前這個女護士給主刀醫生,協助手術已經不下幾百例了。



    在這幾百例手術中,她就沒有一次,給主刀醫生的手中,遞過這種八號手術刀的。



    “這是,這是給難產的孕婦準備的,還有就是給移植器官時,需要大創面時,才動用的手術刀,眼前這個手術。”



    想著這些,這個女護士一時間,不知道,到底該怎么辦了。



    “八號手術刀……撲哧……”



    坐在日本國內最大的電視臺,stv演播室內的日本專家,通過翻譯,聽到了張云醫生,需要助理護士給予自己的手術刀。



    整個人笑了出來。



    “八嘎,翻譯能翻得好一些嘛,這個比賽可是關系到大日本國面子的事情。”



    日本專家嘴里罵著。



    “嘿,嘿……”



    身邊的女主播忙是說著,通過耳麥跟導演室里的導播,好好溝通了一下。”教授,對方說了,確實那張云醫生,說得是八號手術刀。”



    “哪尼……這個支那醫生,腦子瘋了。”



    演播室的日本專家,徹底傻眼著。



    “他要搞什么鬼,殺豬嘛?”



    “以為自己這次比賽一定輸了,所以想對我們提供的病患,下毒手嘛?”



    日本專家疑惑著。



    “教授,有這么嚴重嘛?八號手術刀,在這樣的手術里,真的不能用嗎。”



    女主播顯得不懂著。



    “嘿……八號手術刀,請看。”



    日本專家說著話,從自己隨身攜帶的工具箱里,拿出了一把八號手術刀。



    明亮的手術刀,在演播室內,展現出來。



    不僅眼前的女主播嚇了一跳。



    同時不知多少關注著電視屏幕的日本民眾,嚇了一跳著。



    “教授,這樣的手術刀,能在手術中使用嘛?這不是殺豬刀嘛?”



    “是的,在我們手術界,確實有這樣的說法,但是這樣的手術刀,在一些特殊手術中,確實也有用處。”



    “比如手術器官移植或者產婦難產的時候,不過在眼前這種小創面的手術中,這樣的手術刀,我還沒聽說過,有人用過。”



    “恐怕這個支那醫生,是被小野君的手術能力,給嚇傻住了,所以病急亂投醫了。”



    “索!那小野君,這次的手術比賽,應該能勝利了吧。”



    女主播忙是問著。



    “看眼前的情況,應該是必勝無疑了。”



    “因為這個支那醫生,完全瘋了。”



    日本專家這么一說。



    女主播嘴里開心的笑著,周圍演播室里的這些工作人員,也是笑得很開心著。



    “那我們就請,小野君好好加油吧。”



    “恩,大日本國的醫生,在胸腦外科這種尖端手術的領域,比起支那人來,自然更勝一籌著,這是有我們的民族性決定的。”



    “我們是優秀的大和民族。”



    日本專家,嘴里驕傲著。



    “教授,教授,對方真打算要用殺豬刀了?”



    女主播看著,屏幕中的情況,提醒著身邊的專家。



    “哪尼……”



    (今天就兩更。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