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93章 舅舅抱抱

第193章 舅舅抱抱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臭小子,是自己的老婆,喜歡就看吧,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碰……”



    張云的母親說著話,手中的雜志,再次落在了張云的頭上。



    “媽,我少說也是大醫院的醫生了,你能給兒子留點面子嘛。”



    “不能,你就是國家主席,那也是我兒子。”



    張云的母親說著話,手中的雜志,再次在張云的頭上,打了上去。



    無奈著,張云只好繼續面對著單羽。



    “哎……”



    張云有些自暴自棄著,把單羽胸前的胸罩給扒了。



    害得單羽胸前的兩個,白花花的小**,在她胸口,跳來跳去著。



    “還,還確實蠻不錯的。”



    看著這樣的情景,張云呆呆了一句。



    還沒反應著,身體就被自己的老媽,推著把單羽給撲到了床上。



    “媽……”



    “媽什么媽,給我玩。”



    張云的母親威脅著。



    “哪有這樣的媽。”



    張云壓在單羽的身上。



    心里確實也蠻有感覺著。



    單羽個子不高,就一米五多些。



    胸前的**小小著,身材的話,也是小小著。



    被張云一壓,整個人都在張云的身下著。



    小臉還害羞的不行著,小身體在張云的懷里,都微微顫抖了起來。



    “小羽,別緊張,別緊張。”



    張云把單羽緊緊揉在懷里。



    “舅舅。”



    單羽也把張云緊緊回抱著。



    這樣小小的身體一揉,張云的身下,很快就硬了起來。



    “還真賤。”



    張云罵了自己身下一句。



    老媽在房間里面,張云別的事情,也不敢做出著。



    “好了,你好好玩吧,我住到旁邊的房間里去了。”



    張云的母親,拿著自己的睡衣,把手中的雜志隨便一扔,嘴里笑著,離開了房間。



    “碰……”



    的一聲,房間里,就剩下張云和單羽,單雪姐妹兩個了。



    “這……”



    老媽一走,張云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張云想把身下的單羽給推開著,可是一推之下。



    “舅舅……”



    單羽把張云抱得更加緊了。



    “哎……我列個去,就這樣吧。”



    張云也把單羽抱得緊緊著,另外的話,也把一邊的單雪抱了過來。



    兩個小侄女一塊壓著,一塊抱著。



    大概過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單羽在張云的耳邊說道著——舅舅,我們要不要做些別的什么事情啊。



    “別的什么事情?”



    張云的腦海中,閃現了一大片玩弄幼女的場景。



    顯得齷齪,又下流著。



    那場景的主角,也全部變成了張云自己。



    “太下流了,還是不要吧。”



    “什么下流嘛?舅舅不是都騎著舅媽的嘛?我們姐妹倆,只是被你玩玩而已啊?”



    單羽不懂著。



    “噢,噢,玩玩,呵呵,玩玩。”



    張云嘴里笑著。



    雙手在單羽姐妹倆的胸前,抓著,假意著玩了起來。



    不抓還不要緊,一抓之下。



    “挺,好玩的嘛。”



    本來是倉促著玩弄著。



    有了手感后,張云就溫柔了起來。



    “舅舅真壞。”



    單羽和單雪,一時間滿臉小幸福的樣子。



    “呵呵,呵呵……”



    張云傻傻的笑著,想把自己的雙手,從兩位侄女胸前移開著。



    “舅舅,外婆說了讓你玩的。”



    單羽很主動著,抓住了張云的大手。



    “好吧,好吧,老媽說得,我也不要太客氣了。”



    張云找著借口。



    繼續玩弄在兩個小侄女的胸前了。



    這一夜,張云玩得很開心著。



    兩個小小嫩嫩的小侄女,被他玩了小半個小時的時間。



    玩得兩個小侄女身下的小內褲,濕透了一條。



    也把兩個小侄女人生中的第一次,給玩了出來。



    幸福過后的兩個小侄女,張云揉著。



    陪著她們安然入睡了。



    然后張云輕手輕腳著,從房間里,走了出去。



    出去的時候,在房間里的廚房里,拿出了一把菜刀。



    來到了醫院宿舍樓的頂樓位置。



    此時的時間,是凌晨接近兩點的時候。



    平時喧鬧的醫院,此時顯得安安靜靜著。



    雖然醫院的門口,過來支持張云手術比賽的人群,還是很多著。



    但因為到了深夜的關系,好多群眾都選擇回去睡覺了。



    還有的群眾,拿著毛毯就睡在了醫院的門口。



    只是很少部分的群眾,還舉著標語,在醫院的門口吶喊著。



    吶喊的聲音,也是顯得有氣無力著。



    張云站在午夜的宿舍樓樓頂。



    感受著周圍徐徐的夜風,心情顯得很寧靜著。



    綿里刀——縫合的手術刀法,外加恢復體力的功能,功效大成階段。



    抽風刀——各種解剖的手術刀法,只是小成。



    雪花刀——深層部位,細微手術刀法,只是入門。



    “該是繼續提升抽風刀和雪花刀的能力,還是再對一個新的刀法進行練習呢?”



    張云思索了起來。



    踱步在宿舍樓頂樓的上面。



    無數的思想,無數的計劃,還有無數需要自己未來面對的場面,在張云的腦海中劃過著。



    “決定了。”



    忽然,張云站定了自己的步伐。



    “繼續修煉雪花刀。”



    張云笑了,笑得很得意著,不知想到了什么好辦法著。



    “這樣的話,這個小日本對付起來,就應該有些把握了,只是這樣陰人家,好像不好吧。”



    “可人家是日本人啊,我們要跟他們學習,學習他們陰人的好傳統。”



    “恩……我們華夏民族是禮儀之邦,三人行,必有我師的道理,我要懂。”



    “既然人家千里迢迢的,來挑戰我,那我就要以謙卑的心情,對他好好個學習一下。”



    “那就這樣吧,學習學習小日本優良的傳統,用他們習慣陰人的招數,陰一下對方吧。”



    想著這些,張云笑了,笑得很壞很壞著。



    嘿嘿,嘿嘿……



    壞壞的笑,一時間在夜風的傳遞下,飛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



    睡在醫院提供的房間里的小野澤二,此時雖然在睡夢中。



    可不知怎么的,身體還是猛的顫抖了一下。



    似乎感應到了什么。



    想好了需要練習的手術刀法,張云也不啰嗦著。



    一套綿里刀,先是耍了出來,恢復著體力。



    然后就開始揮汗如雨著,練習起了雪花刀。



    夜空,在此時的凌晨兩點時分,還是顯得很明亮著。



    在這明亮的夜空中,張云踩著步伐,揮汗著他頭上的水滴,一路劈砍了下去。



    不知道的人,看著張云這個一個家伙,后半夜著,在醫院樓頂上,耍著菜刀,一定是以為碰上了一個神經病。



    而且是病得很厲害的神經病。



    可是張云不然,依然著練習著。



    從凌晨兩點,一直練習到凌晨五點。



    然后從凌晨五點,再練習到凌晨七點。



    起……



    張云手中菜刀,三起三落。



    一朵雪花的印記,在他手中刀風中產生著。



    那雪花樣的刀風,輕輕觸碰到了地面。



    嗡……的一聲,地面上的泥灰,散去了不少。



    成了……



    張云收了刀,嘴里微微一笑。



    心里對于戰勝那小日本,已經有了七八分的信心了。



    “踩扁狗二,踩扁狗二……”



    不知不覺的時候,樓下的口號聲音,顯得比昨晚大了不少。



    張云來到了樓頂的邊緣位置,往醫院門口細細一看。



    “媽呀,不會吧。”



    看著黑壓壓一大片的人頭,在醫院門口晃動著。



    警察和武警,也完全把醫院的大門封鎖了。



    不再讓任何的病患入院著。



    天空中,警方的直升機和軍方的直升機,不停盤旋著。



    高音喇叭中,要求大家冷靜的話語,也是不停發出著。



    “一萬有了吧。”



    張云判斷著。



    醫院門口的道路,已經完全被人群封鎖了。



    各大國內外的媒體,也一時間完全聚集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門口。



    長槍短炮著直播報道著,錄播報道著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門前的景象。



    “不就是一場醫生間的比賽嘛。”



    看著眼前的場景,張云多少有些緊張著。



    嘆了口氣后,提著自己手中的菜刀,往樓下自己的宿舍房間走去著。



    “老公,老公。”



    才回來,李琴就喊著他。



    “怎么了。”



    張云把手中的菜刀一甩,直接掛到了刀架上。



    “周書記剛才派人找你來了,讓你去參加什么會議來著。”



    “知道了。”



    張云脫了身上的衣服,伸著雙手,讓自己的老婆們,給自己換上了白大褂。



    然后嘴里叼了一根煙,先在房間里抽了起來。



    “老公,你還不去啊?”



    李琴急著。



    “不急,讓那小日本等著吧。”



    “你怎么知道,是小日本在等你?”



    李琴驚訝著。



    “我沒告訴你啊。”



    “你老公是誰,這點破事,可能不知道嘛。”



    張云壞壞一笑,抽好了煙,就走出了自己的宿舍房間,朝著醫院會議室的方向,走去著。



    “狗二,老子來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