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92章 七個老婆

第192章 七個老婆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想著這些,也是脫著自己的衣服。



    看著房間里的七個老婆。



    一對一對抱在一起,嘴里呵呵笑著,身后大屁股晃來晃去的樣子。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滿意著。



    “好了,老婆們,咱們開始吧。”



    張云說著話,就撲到了床上。



    開始和床上的七個老婆們,嬉鬧了起來。



    房間里,很快就發出了,七女嬌笑的聲音,還有男女身體撞擊在一起的泥濘聲。



    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后。



    本來大小不一的屁股,粘在一起的這七個張云的老婆。



    東倒西歪在床上。



    小臉一個個,也顯得很羞紅著。



    一副好像從死亡線上爬起來的樣子。



    身上的汗水,也一個個,顯得很多著。



    有些,內衣都濕了。



    “小云,真厲害。”



    被自己的侄子抱在懷里,想著剛才被自己侄子騎在身下的感覺。



    張芬顯得幸福著。



    “小姑,你也蠻厲害的。”



    張云說著話,手指在自己小姑的下面玩著。



    “我厲害啥啊,沒一百棍著,就東倒西歪著。”



    “呵呵,我說得厲害,是小姑的騷勁厲害。”



    “你這壞小子。”



    聽著張云的話,張芬和張云鬧開了。



    張云本來以為,今晚就住在這個老婆的房間里了,可是沒等自己睡下的時候,張云的手機來了一個短信。



    那是他老媽讓自己的兩個外孫女發來的。



    “小子,事情辦完了,到老媽的房間來一下。”



    看著這樣的短信,張云的頭,有些大著。



    張云知道,自己老媽的房間里,有誰著。



    “估計老媽是想讓我對小羽和小雪,做什么事情吧。”



    想著這些,張云立馬給自己的老媽回了一個短信。



    “媽,我困了,想睡覺。”



    張云的短信發出去后,三分鐘內,沒有回應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以為,老媽不會煩著自己了。



    那想到——咚咚咚……房間的門,忽然發出了敲擊聲。



    “小子,給我出來。”



    張云老媽,微微生氣的聲音,在門外發出著。



    張云穿了褲子,帶上了一件汗衫。



    急忙著,走出了房間。



    “媽,啥事啊?我真累了。”



    “累你個死人頭,你房間里老婆的叫聲,你以為你媽,聽不到啊,七個女人,都是要死,要死了的,你這么多體力,給你兩個小侄女使使,就不行了。”



    張云的母親,抓著張云的耳朵,就往旁邊的房間里拉著。



    房間里,張云的女人,看著這樣的情況,一個個笑得合不攏嘴著。



    “媽,痛痛痛……”



    張云呼著疼,一點也不敢反抗著,走進了自己老媽的房間。



    “媽,那么多老婆看著,給我點面子啊。”



    “你小子,給面子了,就不聽老娘的話了。”



    進入房間后,張云面對著房間里,自己的兩個小侄女。



    張云的這兩個小侄女,名字叫單羽和單雪。



    一個讀初一,一個讀小學六年級著。



    看著自己的舅舅被外婆,揪著耳朵,歪著腦袋走進了房間。



    兩個小女孩,嘴里也是笑呵呵著。



    “好了,動手吧。”



    張云的母親示意著。



    “啥,媽,這就動手了。”



    張云摸了摸,自己被老媽揪得有些痛的耳朵。



    臉上為難著。



    “你小子以為啥呢?”



    “不是嘿咻,嘿咻嘛?”



    “嘿咻你個死人頭,小羽和小雪,才幾歲啊。”



    “噢,不是嘿咻,嘿咻啊。”



    張云吐了一口氣,一副放心了的樣子。



    “媽你早說啊,我壓力很大的。”



    “我還以為要嘿咻嘿咻呢。”



    張云說著話,坐到了兩位小侄女的身邊。



    把兩個小侄女的小手抓著。



    “是不是啊,小羽,小雪。”



    兩女害羞著,把小手從張云的大手中掙脫了出來。



    “舅舅,你就這么不愿意,來我們房間啊。”



    單羽白了自己舅舅一眼,發著小脾氣著。



    “舅舅,你不會是不喜歡小女孩老婆吧。”



    單雪也是對著自己舅舅疑惑了一眼。



    “怎么可能,你舅舅可是大小通吃的。”



    張云說著話,把兩個小侄女,就通通揉在了懷里。



    對著自己老媽,還暗暗了一句——是吧,媽,我這個形象,你還滿意吧。



    “滿意你個死人頭。”



    張云的母親,嘴里笑著,坐在旁邊的一個椅子上。



    “我今天也不耽誤你時間了,你把小羽和小雪身上的衣服扒光了,然后該對付的,都給我對付了,我就放了你。”



    “對付?”



    張云暗暗了一句。



    把身邊的兩個小侄女,揉得緊緊著。



    “怎么個對付法啊,是只對付上面,還是下面也對付著。”



    “你想什么呢?竟是流氓思想。”



    “媽……”



    自己母親的話,讓張云真的感覺很委屈著。



    “這還不是被你逼出來的。”



    “當然只是讓你對付上面的,下面的必須穿著內褲對付著,不過要把小羽和小雪的內褲,都玩濕了,才可以,不濕的話,就一直給我玩下去。”



    張云的母親,說出這樣的話時,臉上也有些不好意思著。



    “不是的,媽,萬一她們身體還沒怎么發育,出不了水,怎么辦啊?總不能玩一個晚上吧。”



    “這……”



    自己兒子的問題,張云的母親,倒也沒想過。



    被兒子一問,感覺也難住了。



    “外婆,外婆。”



    單羽提醒了一聲,來到了自己外婆的身邊,在自己外婆的耳邊說道。



    “外婆,我和小雪想舅舅的時候,身下已經濕過了。”



    單羽說著話,害羞著,回到了自己原來的床邊。



    “呵呵……”



    張云的母親暗暗一笑,顯得很得意著。



    “小丫頭,是不是出賣你舅舅了。”



    張云打了一下單羽身后的小屁股。



    “沒有……”



    單羽害羞著,什么話也不愿多說著。



    安安靜靜著,坐在自己舅舅的身邊。



    “好了,我知道小羽身體的情況了,你就開始吧。”



    “真要弄啊?”



    “我還跟你玩假的。”



    張云的母親,盯了自己兒子一眼。



    “好吧,好吧。”



    見自己老媽生氣了,張云只好認命著。



    “可你老人家也要在房間里盯著啊。”



    “怎么?不可以。”



    “不是不可以拉,我有些放不開。”



    “你這混小子,有什么放不開的,你要是放不開的話,剛才就別在旁邊的房間里,搞自己的老婆那么大聲著。”



    張云的老媽,這話一說。



    旁邊房間里,張云的老婆們,嘴里紛紛笑了起來。



    老婆們的笑聲,還顯得異常清脆著。



    “不會吧,隔音也太差了。”



    張云無奈了一聲。



    轉頭看著身邊的兩個小侄女。



    “哎,媽的,真悲催。”



    張云說著話。



    就開始脫兩個小侄女身上的衣服了。



    單羽和單雪,今天算是特意打扮了一翻。



    單羽是白色的公主裙穿在身上,單雪的話,是粉紅色的公主裙穿在身上。



    頭上的發式,也打扮的可愛著,漂亮的發箍,別在兩女的頭上。



    感覺就像是兩個小公主一般。



    張云看看單羽又看看單雪。



    心里無奈著,先把單羽抓到了手中。



    雙手抓在了單羽連衣裙的腰帶上。



    “舅舅要脫了。”



    “恩……”



    單羽小聲回答了一句,小臉羞羞著。



    張云在正式脫單羽身上衣服的時候,還回頭看了自己老媽一眼。



    希望著自己的老媽,能臨時改變主意著。



    見老媽盯得緊緊著,一副要自己兒子進行下去的樣子,張云只好把單羽連衣裙的腰帶,扯開了。



    “哎,哪有這樣的老媽啊,竟然趕鴨子上架著。”



    腰帶一松,單羽身上的連衣裙,整個就松了開來。



    本來細細的腰身,一下子看起來變得大大著。



    粉色的腰帶,也是從連衣裙上,滑落到了地上。



    “怎么脫啊?”



    脫了單羽的腰帶后,張云一攤手,表示接下來,自己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碰……”



    的一聲,從張云的腦門上,發了出來。



    張云的母親,拿著一本卷起來的雜志,站在了他的身后。



    臉上氣笑著。



    “你玩了那么多大小姑娘著,你會連女孩子的連衣裙,都不會脫。”



    “媽,呵呵……媽,會脫,會脫。”



    在自己老媽的逼迫下。



    張云只好認命著。



    撓著頭,伸手解開了單羽連衣裙的肩帶,然后輕輕一扯。



    刷的一聲,單羽的身上,一時間就只剩下了內衣了。



    白色的公主裙下,單羽的內衣,也是白色的。



    不過帶著一些蕾絲的感覺。



    身下白色的小內褲,前面還打了一個蝴蝶結的裝飾。



    顯得很可愛著。



    “哇……”



    張云沒想到著,單羽的身材,還顯得蠻不錯著。



    有些小女人的感覺了。



    特別是胸部,都有小c罩杯著。



    “小子,動心了吧。”



    張云的母親,暗暗了一句。



    “哪有,呵呵,呵呵……”



    張云尷尬的笑著。



    目光忙是從單羽的胸部移開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