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91章 小幸福

第191章 小幸福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此時的張云,自然不知道,自己旁邊的房間里,發生的那些事情,和自己兩個侄女老婆,心里的想法,到底是什么著。



    此時的張云,在自己第一個宿舍房間里,辦完了自己該辦的事情。



    把房間里的七個老婆,全部給上了。



    出差在外的老公,回來把家里的老婆們,騎了,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小別勝新婚嘛。



    張云也不例外,一看房間里,就剩自己和自己的七個老婆了。



    就急著把這事先給辦了。



    事情辦完后,本來都是抱在一起的這些姐妹老婆,此時大部分都是東倒西歪著,躺在床上。



    李琴的話,靠在張云的懷里。



    美青的話,身體趴在張云的胳膊上,給張云挖著耳屎。



    越月的話,則是和身邊的單著一些姐妹之間的悄悄話。



    嘴里時不時呵呵笑著。



    張云的老婆們,已經不像以前那么,不經張云騎了。



    以前張云只要騎她們幾十棍,她們保證一個個,身體顫抖的不行著。



    現在雖然還在顫抖著,可是情況比以前,算是好多了。



    只是身體特別敏感的幾個,似乎過去了一些時間了,身體卻依然在床上,微微幸福著。



    就比如徐一一這丫頭。



    “一一,你就不要裝了,能有這么幸福的,都快小半個小時了。”



    美云說著徐一一。



    小手打在徐一一的屁股上。



    徐一一辦完了事情,因為身體幸福著,所以屁股上的小內褲,還沒穿好著。



    雖然用被子稍微遮蓋了一點,不過徐一一的小屁股,展現出來的風景,還是很美麗的。



    “我,我,我……”



    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面對著姐妹的調笑,徐一一也只能是臉紅著。



    “對了,老公,去了京都市,有沒有什么艷遇啊。”



    旁邊姐妹間的調笑,李琴也不管著,就想問問自己的男人,去了京都市,有沒有收獲著。



    “艷遇。”



    張云暗暗了一聲。



    眼神轉了轉——我很老實的。



    張云的話,才說出來。



    越月和嬌若雨,嘴里就呵呵笑著。



    兩女雖然沒說什么,但是這笑聲,已經表明了很多。



    “啊,又毀了多少良家婦女啊。”



    李琴微微顯得不依著。



    不過這種不依,也只是做出來的,快活世界的女人。



    被自己老公狠狠騎了一邊以后,怎么會不支持自己的老公,在外風流著。



    老公只要保持著這樣的能力,這種支持,李琴她們一定會一直給予著。



    “是嘛,老公在京都市風流了啊?”



    單小蜜也顯得興奮著。



    一副小八婆的樣子,問著身邊的越月。



    “恩,姐姐……還風流了不少呢,兩個女軍官,一對教育部長的母女,還有兩個小媽,兩個家姐著。”



    越月一五一十著,說道著。



    說著房間里,張云的女人們,都是一愣一愣著。



    “老公,你也太能搞了吧。”



    李琴一副沒想到的樣子。



    “對了,老公,你什么時候在京都市也有小媽和家姐了啊?”



    美云則是顯得沒想到著。



    美云這么一提醒,房間里的這些女人,也是一個個好奇著問著。



    張云抵不過這些老婆的三八態度。



    只好把自己在京都市的一翻遭遇給說了出來。



    “呵呵,原來是公公在京都市留下的孽債。”



    聽著事情的原委,李琴嘴里笑著。



    單小蜜她們也是顯得很開心著。



    “那正好,你改天,讓她們幾個過來吧,要是可以的話,再組成一房老婆,跟我們姐妹們,在一起著。”



    李琴考慮了一下后,就建議著自己的男人。



    “就是那套公寓房,你要早點準備了。”



    “一個房間,住七八個老婆,已經算很多了,要不是你這玩意,管用,誰愿意這么多姐妹,擠在一起啊。”



    看著自己男人身下褲頭里的東西。



    李琴說著話,就是推了一把著。



    看著這情況,房間里,張云的老婆們,嘴里都是呵呵笑著。



    “就是,就是。”



    單著話,還趴到了張云的身上,像李琴一般,占了張云身下玩意的便宜一下。



    “兩位小媽我是約了,讓她們過幾天來云都市玩,別的幾個,我也沒說,不過林敏和龍語的話,估計很快也會調到云都市來工作著。”



    事情既然已經被家里的老婆們知道了,張云也就索性公開著。



    張云在房間里,又和這七個老婆說道了一翻。



    李琴和單小蜜的話,就做出了一副大老婆的架勢,趕著張云出去。



    “去玉芬妹妹那里吧。”



    李琴比玉芬年歲小的多,但是一直堅持下,嘴里的玉芬妹妹,也就說得很順暢了。



    知道自己男人的老婆,這里不止她們七個。



    沒有辦法之下,為了照顧姐妹感情,李琴和單小蜜,只好示意著張云。



    張云拍了拍這個房間里老婆的屁股,吻了吻其中幾個。



    大概著,都安慰了一下后,就笑著離開了。



    張云也習慣了,一天之間,要安慰好幾個老婆的事情。



    所以的話,大半夜著,從一個房間跑到另外一個房間的事情,在他看來,也顯得很正常著。



    玉芬這一房老婆的房間門,張云只是輕微著敲了幾下。



    就開啟了。



    跟張云預測的情況差不多,這個房間里的七個老婆,也都沒睡。



    大概著都打扮了一下,臉上畫著,淡淡的妝容,還有比較性感的睡衣。



    等著自己的老公。



    張云說了,自己的老婆,不要化妝,畫得像鬼一樣,所以家里的老婆,一般的話,只會畫淡妝,就是上班了,也只是稍微加濃一點,絕對不會是濃妝著。



    “這么快啊。”



    玉芬暗暗了一句。



    拉著張云的大手,讓他坐到了自己姐妹們的床邊。



    張云還沒在床上坐穩著。



    玉芬,盧小小和張芬,都撲了上來,揉住了張云。



    一副蠻急的樣子。



    特別是張芬,從拍賣公司出來后。



    算是正式進入自己侄子的家庭了,所以顯得特別激動著。



    雖然不是小姑娘著,可是撲在張云的懷里,就像是一個小姑娘一樣,微微顫抖著,也是一副很幸福的樣子。



    張云對著房間里的老婆們微笑著,能湊過來,吻一下的,就吻一下著,不能湊過來吻到的,張云就示意著她們過來,讓自己好好吻著。



    至于懷里的張芬,他則是一直用力抱在了懷里。



    安慰著她。



    “小姑,好了,好了,現在不是一切都好了嘛。”



    “恩,不過有一樣不好。”



    張芬抬起頭來,白了張云一眼。



    “有一樣不好。”



    張云顯得不懂著。



    張芬探著小嘴,在張云的耳邊,暗暗說道了起來。



    “就是我兩位姐姐,肚子里都有了你的孩子,我這個做妹妹的,卻沒有著。”



    “呵呵,小姑,這你急啥,我這不是來給你下種了嘛。”



    張云嘴里笑著,伸手好好拍了拍自己小姑的屁股著。



    “小姑,你那屁股,好像比以前又大了一些嘛。”



    拍了幾下小姑的屁股后,張云暗暗感覺著。



    “說什么呢?死小子。”



    張芬風情萬種著,白了張云一眼。



    從拍賣公司出來,然后跟了自己的侄子,這讓此時的張芬,顯得特別開心著。



    特別是此時還跟自己的兩位姐姐住在一起,另外的話,還有好幾個姐妹著。



    姐妹的感覺,也顯得很不錯。



    同時此時的話,還在自己最愛的男人——張云的懷里。



    一切的一切,都讓張芬感覺很美好著。



    “好了,好了。”



    張云說著話,示意了身邊的玉芬一下。



    玉芬明白,自己的男人是什么意思。



    所以紛紛對房間里的姐妹們,點頭點頭,示意著。



    姐妹們嘴里笑著。



    各自脫著身上的衣服,然后脫得只剩下身下的小內褲著。



    脫完了衣服,找著彼此身邊的姐妹,抱在一起。



    形成姐妹抱著,躺在了旁邊的床上。



    別的家庭里,姐妹之間姐妹抱,都是固定的。



    就是關系特別好的幾個姐妹,經常抱在一起。



    可是張云家里的姐妹抱,都是蠻隨機的,見到眼前是哪個姐妹著,就直接抱住了。



    有時候,不同房的姐妹,抱在一起,姐妹抱,都是很坦然著。



    這樣的情況,說明著張云家里的老婆之間,沒有間隙著。



    所以張云看了,也是感覺蠻開心著。



    張云也不客氣了,畢竟時間也不晚了。



    再磨蹭,老婆們不高興著,自己想要練習家族刀法,也沒多少時間了。



    馬上要和小日本比賽了。



    張云感覺,自己的手術技能,要是再不提升一些的話,恐怕比賽的時候,真的會很麻煩著。



    可是手術的技能,想要提升,唯一的辦法,那就是靠時間磨。



    張云的家族刀法,已經進入到了一種瓶頸的時候。



    綿里刀,抽風刀還好說,都算是小成了。



    綿里刀算大成,都是可以說的。



    可是雪花刀,練習了那么長的時間,進展的話,還是那么一點著。



    要是再不好好刻苦練習一下的話,張云感覺這次比賽,真的蠻危險著。



    所謂的國家民族榮譽,張云自然在乎。



    但張云更在乎的,還是自己的利益。



    和自己老婆的利益。



    張云戰勝了這個小野澤二,那自己在國內的外科手術界,將名聲顯赫起來,還有跟隨在自己身邊的這些老婆們。



    都將隨著自己過上更好的日子。



    住得房間更大著,生活上物質的條件更好著。



    一些以前不敢買的名牌衣服,名牌包包,都可以買到了。



    張云的理想不高。



    就是和自己的老婆們過上幸福的好日子。



    讓自己的老爸老媽,也開心著安度晚年著。



    這樣的話,張云就感覺很不錯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