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88章 期待之情

第188章 期待之情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小野澤二狂妄的笑聲,還在房間里回蕩著。



    此時的張云,搭乘著京都市到云都市的一個國內航班,已經云都市機場降落了。



    因為在上看到了,張云醫生,很可能參加這次和小野澤二比賽的情況。



    很多駐云都市的記者,都早早著趕到了機場。



    看著張云和身邊的兩個老婆出了機場安檢大門。



    就紛紛涌了上來。



    “張云醫生,聽說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要派你參加這次比賽,是不是真的。”



    擁擠過來的記者。



    一開始就問著張云尖銳的問題。



    “這事,我還不知道呢。”



    張云說著話,把自己手中的手機打開了。



    也想問問醫院方面,到底要派誰跟著小野來比賽著。



    張云的手機一開。



    很快就收到了好幾條微信。



    有自己師傅曹云德發過來的,也有自己大舅子越進發過來的。



    還有幾個微信是他老婆發過來的。



    微信的內容,都很簡單,也很統一著。



    那就是告訴張云,跟小野澤二的比賽,醫院方面已經決定了。



    就是他。



    而且的話,這個決定,小野澤二也表示愿意接受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站定了腳步。



    看著這些圍在自己身邊的記者們。



    嘴里暗暗說道——告訴大家一個消息,跟小野的比賽,我們醫院已經安排了我。



    “請大家以后多多幫忙。”



    張云說著話,拉著身后的兩個老婆,繼續往機場門外走著。



    “果然,安排的是張云醫生。”



    聽著張云的話,其中一個女記者暗暗了一聲。



    “是呀,我聽我們電視臺的臺長,請來的醫療專家判斷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幾個醫生的手術水平,說能勝了這狗二的,就是這張云醫生了。”



    “是呀,是呀,而且聽說勝率也只是四成左右,要是碰到的手術類別,不是張云醫生擅長的,那可能的結果,輸面更大一些。”



    雖然是記者,但也是華夏子孫著。



    在面對著日本人的羞辱面前。



    誰不對這樣的事情關心著。



    “張云醫生,張云醫生,我是日通社的記者,恭喜你獲得了和我們日本國名醫較量的機會。”



    忽然在記者的人群中,竄出了一個日本國國家通訊社的記者。



    他一副斯斯文文的樣子。



    表情也顯得冷靜的一灘糊涂著。



    一看就和華夏國的國民,有著很大區別著。



    看是外國媒體,張云也顯得好奇著,身下的步伐,稍微顯得緩慢了一些。



    “我們日本國的專家,對于你的手術視頻也做了分析,說句不客套的話,你的勝率只有四成,不過要是安排的好,你的勝率,就有八到九成。”



    “我想問問你,你會不會仗著自己是東道主的關系,就把手術安排的,便于你發揮的那種。”



    聽著這個日通社記者的話。



    張云嘴里暗暗笑了笑。



    “你是說,讓我像你們日本人一樣,對我們國家侵略的時候,搞偷襲,對別的國家侵略的時候也搞偷襲的那種。”



    “這樣的本事,我們一般華夏國的人,是做不出來著。”



    “只有你們這樣的高等民族,才能做出來。”



    張云的話,一說完,周圍好多國內的記者,都是笑了出來。



    一個個對著張云伸出著大拇指著。



    示意著張云的話,真的很拽著。



    那個日通社的記者,一聽這樣的話,臉上也是顯得尷尬著。



    沉吟了好一陣,嘴里才再次說話著——請您不要牽扯到政治上去,請你就對當前的這件事情,做個表態。



    這個日通社的記者,不停推著自己的眼鏡,剛才平靜無比的表情,因為張云的幾句話,顯得有些暴躁著。



    “放心吧,我們會做得很公平的,甚至給你們比賽的那個野二醫生,一些偏袒也是行的,畢竟我們是東道主。”



    張云說著話,帶著自己的兩個老婆,頭也不回著,往機場大門口走去著。



    他身后的不管是國內記者還是國外記者,都是緊緊跟隨著,一些問題,還是持續著向張云問了出來。



    不過張云顯得坦然著,就是一句話也不說著。



    搭上了一輛停靠在機場門口的出租車上后,就揚長而去了。



    而那些記者們,則是不停把自己在機場上,采訪到的資料,上傳到自己的總部,或者自己直接采編一下,上傳到站的主頁上。



    而張云剛才對于那個日本記者的回答視頻。



    也是被這些記者們,不停上傳到各大門戶站的上面。



    甚至有懂日文的,也把這段視頻,上傳到了日本的各大視頻門戶站上。



    一時間,張云醫生這個人。



    在華夏國內,得到了普通的認同。



    在日本國,也有不少人,把他記住了。



    對于張云的辱罵,也在日本國那些門戶站下,不停發出著。



    支那豬,支那狗的話,鋪天蓋地著。



    本來就是兩國胸腦外科領域醫生的一種手術上的切磋。



    因為小野澤二這個日本醫生的信心爆棚,而把完敗華夏國三個主刀醫師的視頻,掛到了上去。



    加上對華夏國醫生甚至國民的辱罵。



    讓這件事情,一時間就成了華夏國和日本國國民關心的事情。



    特別是在兩國,為著亞洲事務的主導權,正在爭得你死我活的時候。



    這樣的一件事情,一時間就顯得特別敏感著。



    就連政府層面,對于這樣的事情,也是顯得特別重視著。



    華夏國政府層面雖然不敢直接干預著,或者給予著云都市醫院一些什么方便著。



    但是暗中的助力,還是不少著。



    同時的話,也在研究著,這次比試后,可能出現的一些事情。



    因為這樣的一次比賽,已經把整個國民的情緒都調動了起來。



    幾乎是新仇舊恨,全部累積在這樣的事情上。



    要是張云能在這個比賽中勝出了,那固然是好。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整體的聲譽,一定會超過云都市第一人民醫院的。



    甚至超過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都有可能著。



    而且的話,這樣的事情一旦發生,就會鼓舞到億萬國民的心。



    讓大家感覺痛快,感覺舒服著。



    甚至國家整體的穩定,都會發展到一種新的高度。



    因為國民們感覺,身為一個華夏國的子孫,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因為他們有一個非常優秀的華夏國公民,狠狠踩了一通日本國所謂的優秀醫生。



    把嘴里辱罵著支那豬的日本醫生,狠狠踩在腳下著。



    當然勝利了固然是好,但要是失敗了,政府層面的一些應對方案也在暗中擬定著。



    因為這樣的一件事情上,國民已經凝聚了很多的感情。



    要是最終的結果是輸了。



    那別說是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了,就是整個云都市,說不定都有不少窗戶玻璃會被砸碎著。



    張云自然不知道,自己即將要面對的這一場手術比賽,會牽扯到那么多的事情,那么多的人。



    他還是很安心著,帶著自己的老婆們,往家里趕著。



    張云知道,只有保持了平常心,這一次比賽,自己的勝面,才會更大一些。



    張云回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



    下車的時候,還讓自己感動了一把。



    因為開車的出租車司機,把張云給認出了。



    張云的老婆說要給錢,那出租車司機死活不要。



    說要了張云的錢,自己會感覺良心過不去。



    說只要張云能贏下這次對狗二醫生的比賽,那就算付了他的車錢了。



    小小的出租車司機,都能有這樣的覺悟,讓張云不得不感慨著,心里也是一陣莫名感動著。



    當張云帶著兩個老婆,站在云都市醫院門口的時候。



    遇到的場景,就讓他感覺更加的頭大了。



    此時的時間,已經是晚上十二點多了。



    可是在云都市醫院門口,此時聚集的民眾,竟然有一千多名。



    這些聚集起來的民眾,都是顯得情緒很激動著。



    不過在民警的疏導下,也是顯得還算理智,給醫院的門口,多少留了一條道路。



    供醫院進出車輛通行著。



    可是張云和他兩個老婆的出現。



    幾乎在幾秒的時間內,就把這條三四米寬的道路,再次給封堵上了。



    “張云醫生,張云醫生,我們支持你。”



    “張云醫生,你一定行的。”



    “張云醫生,你贏了這次手術比賽,我們姐妹幾個,就給你當丫頭,不要你一點錢著,一輩子跟著你。”



    各種嘈雜的聲音,一時間就在醫院門口發出著。



    人群都在朝張云身邊擁擠著。



    “張云醫生,把狗二虐了。”



    當然在這些理智的聲音中,也有一些不理智的聲音存在著。



    張云面對著眼前的陣仗,真的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覺。



    在馬路當中楞了好一陣,才在十幾個民警的幫助下,走出了人群,進入了醫院。



    不過張云在醫院的門口,還是停下了腳步。



    并沒有頭也不回著,往自己家里走去著。



    而是要過了旁邊維持次序的民警,手中的對講機。



    然后站在了警車的上面,給這些民眾喊話著。



    “大家的支持,我看到了,也聽到了。”



    “我謝謝大家,請大家放心,我也不會辜負大家的。”



    張云對著眼前近一千名的群眾,點了點頭,表示著。



    “不過我還是請大家,幫忙維持一下我們醫院的次序,大家給醫院留一條道,讓我們醫院能正常工作著,另外的話,也請大家體諒一下,民警同志和武警同志的工作,盡量配合著他們。”



    張云想讓自己的這次手術比賽,贏得漂漂亮亮著。



    一點雜音也不要出現著。



    “我就要在手術臺上,把這個小日本給徹底虐了。”



    張云暗暗認為著。



    “讓他夾著尾巴,滾回日本去。”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