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86章 我挺你

第186章 我挺你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我操,還國格。”



    張云心里暗暗了一句。



    “知道了,洪老,你就放心吧。”



    張云嘴里保證著。



    就把自己的手機掛斷了。



    同時示意著林敏把小車,直接往京都市機場的方向開著。



    他想早點回到云都市,進行手術準備著。



    小野澤二的手術能力,張云在他掛在站的視屏上,算是看到了。



    這樣的實力,張云真沒有百分百能戰勝的把握。



    所以的話,張云不僅要留著時間,針對性的進行一些家族刀法的練習。



    把自己各方面的手術技能,再次提升一下。



    同時的話,也要對醫院方面提出來的手術比賽過程,進行一番了解。



    好讓自己有著更多的手術前的準備。



    張云和林敏,在往醫院的方向趕著。



    越月和嬌若雨的話,也是把張云的身份文件帶著,往京都市醫院的方向趕著。



    等到了機場后,張云身形匆匆著,來到了登機口的位置。



    一邊的林敏一路保護著。



    大概等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越月和嬌若雨也過來了。



    有了身份文件的證明。



    上國內的航班,顯得容易著。



    加上京都市和云都市,是國內最大的兩個城市。



    這兩個城市的航班,幾乎是二十分鐘一班著,就像是坐公交車顯得容易著。



    買了機票,三人就登機著。



    林敏的話,要處理一些京都市的轉職文件。



    等這些文件處理完了以后。



    她和龍語的工作關系,自然會轉到云都市國安局的下面。



    當然兩女也是可以,直接辭職著,就跟在張云的身邊。



    但是張云感覺,自己的老婆,要是在云都市國安局工作,這樣的話,對自己的生活多少有些便利著。



    所以就沒讓她們辭職著。



    一上飛機,越月在張云的耳邊,還是嘀嘀咕咕著。



    說道著讓自己的老公,如何如何收拾那個小野澤二的事情。



    嬌若雨的話,顯得表情比較鎮定著。



    一句話不說著,就靠在張云的身邊。



    可是在同一班飛機上的人,似乎之間,就發現了張云三人的身份。



    “是張云醫生還有嬌若雨。”



    有人認出了張云和嬌若雨。



    嘴里大叫著。



    要是放在以前,誰還認識張云著。



    基本上都是沖著嬌若雨發出驚嘆的聲音。



    可是此時,大家對于張云的關注,更甚于嬌若雨著。



    “張云醫生,那個狗二的手術比賽,你參加不參加啊?”



    有一個男乘客,直接問著張云。



    臉上顯得期待著。



    “一定的,我現在趕回去,就是為了這個家伙。”



    張云直接回答著。



    “那太好了,張云醫生,你要是把這狗二收拾了,那你霸占了嬌若雨的事情,哥們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男乘客對張云說道著。



    這樣的話,也得到了飛機上很多男乘客的呼應。



    “是呀!你小子可不要敗了啊,已經有國內兩家很有名的醫院主任醫生,被狗二欺負了,要是你們醫院,再被欺負下去,那臉丟得可不是你自己的了。”



    聽著飛機上的乘客,對于這件事情,都顯得很上心著。



    張云只好站起了身體。



    對大家揮手示意著。



    “放心!我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我也一定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我會讓這個狗二,灰溜溜滾回日本去的。”



    張云拍了拍胸脯,保證著。



    “小子,為挺你,你要是真贏了,老子認你為大哥。”



    聽著張云的話,有乘客對著張云豎著大拇指。



    “小子,我知道你們當vip病區的醫生,收入一年都是幾千萬著,不在乎我那點小錢,但是你只要需要,把賬號告訴我,我立馬給你打一百萬過去,你要是贏了狗二,我再給你打五百萬也成。”



    另外一個,一看就是小老板的男人,對著張云,也是說道了起來。



    飛機上更多的人,則是把張云的視頻和照片給拍了下來。



    上傳到上。



    同時把張云剛才說得話,也拍了下來,上傳到了上。



    這樣的視頻,在微博上,剛剛一發出,配上一個醒目的標題——藐視狗二的云都市醫生——張云。



    點擊量和點播量,幾乎在幾分鐘的時間內,不停往上翻著。



    飛機的空姐,看著飛機要起飛了,就勸著飛機上的乘客,把各自的手機,給關上了。



    如此的話,絡上出現關于張云的視頻和照片,才慢慢停止了下來。



    不過張云剛才的說話視頻內容。



    卻已經瘋了一般,在國內各大視頻和門戶站上傳播著。



    點擊量甚至比小野澤二的手術視頻,還要多著。



    各種鼓勵,祝福的話,也在張云的視頻頁面下,不停的刷著。



    對于張云霸占了全國男人,心目中女英雄嬌若雨的事情,再也沒有一個男人,說張云的不是了。



    只要張云真的贏了小野澤二,那對于這樣的事情,人們的心里只會感覺很匹配著。



    感覺國家的女英雄就應該被張云騎著。



    飛機上的一陣騷動結束之后。



    張云戴著眼罩,睡下了。



    黑夜中的航空飛行,讓他的心情,顯得難以平靜著。



    無數人的寄托,還有就是在自己目光中不停閃現的,關于小野澤二的手術視頻。



    讓他對于和這個日本醫生的手術比試,顯得很緊張著。



    知道自己一定要贏,但是自己的手術能力,卻告訴著自己。



    贏不贏的幾率,只是對半開。



    張云在地球世界的時候,就知道小日本很變態著。



    到了快活世界,感受了一下他們的手術技能后,感覺他們這樣的人種,確實變態到不行。



    張云靠著自己的家族刀法,所以在手術刀法上,才顯得很有天賦著。



    但是像小野澤二的手術刀法,那都是依靠著如機器一般的動作,展現出來的。



    一看就是經歷了無窮無盡的變態練習后,才獲得的手術技能。



    冰冷而到位著。



    而且的話,這個小野澤二的手術刀法,幾乎在不同的手術刀法中,能力都是很突出著。



    雖然沒有達到超級變態的程度,但是每一樣,都是顯得很精到著。



    “這樣的一個手術能力,要是碰到的手術形式,不是很適合我所掌握的幾樣手術刀法的手術,那結果,我一定是輸,但要是碰到了我精到的幾種手術刀法的手術,那結果,我的贏面又很大著。”



    此時的張云,心里終于嘗到了,單方面發展自己某一種手術刀法能力后的苦果了。



    那就是對于自己手術能力上的一種不確信。



    有些行,有些不行著。



    此時的張云,為著小野澤二這個日本醫生,顯得苦惱著。



    而幾乎同時,小野澤二也在為張云這個比賽對手,顯得煩心著。



    “哪尼……你們竟然派一個副主任醫生,跟我比賽手術能力,而且還這么年輕著,你們這不是看不起我們大日本國的醫生嘛。”



    坐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會議室內的小野澤二,顯得很生氣著。



    看著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竟然只是派了一個副主任醫生,跟自己對打。



    而且看上去的年紀,也才只是二十出頭的樣子。



    “太侮辱人了。”



    小野澤二心里暗暗想著。



    “這樣的菜鳥,只是浪費我的時間,即使勝了,那也是在侮辱我們大日本國醫生的威名。”



    小野澤二暗暗認為著。



    “你們醫院是不是想逃避了,怕自己派出主任醫生跟我比賽手術的話,輸了會丟大臉。”



    “呵呵……你們這樣的做法,那是徒勞的。”



    小野澤二顯得很趾高氣揚的樣子。



    藐視著眼前的這批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領導。



    在他眼里,支那人跟豬,都是差不多著。



    所以在他眼里看到的,那都是一頭頭的豬。



    因為這樣的理論,已經被他用實際行動,給證明了。



    “所謂支那國,最有名的胸腦外科手術專家,和我這種大日本國,排名只是前十位左右的胸腦外科手術專家比起來,那差得簡直就是十萬八千里著。”



    這樣的差距下,只能說明支那國的人,能力跟豬的能力,是相差無幾的事情。



    看著小野澤二的態度,還有他那藐視一切的摸樣。



    在座的好幾個,云都市醫院的領導。



    一個個顯得氣憤著,有幾個已經拽緊了拳頭,就打算對這個日本醫生,來一頓老拳著。



    “小野醫生,我們派出這位年輕的副主任醫生,那也是有原因的。”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周書記。



    把準備好的一個平板電腦,在小野澤二的面前,展現了出來。



    然后把一段張云在京都市對于洪院士的手術視頻,展現在了其中。



    本來小野澤二對于這樣的手術視頻,顯得很沒有興趣著。



    以為只是一段很普通的手術視頻。



    不過瞟了兩眼后,他的眼眉跳了跳。



    似乎有些緊張著。



    周書記也不想讓小野澤二多看著。



    大概看了幾眼后,引起了他的注意。



    就把平板電腦收了。



    “借鑒著小野醫生的手術能力,我們醫院,覺得派出副主任醫師,這一級別的手術醫生,跟你比試手術,就已經可以了,萬一真要派出主任級別的手術醫生,跟你比試的話,恐怕……”



    周書記暗暗了一句。



    示意著小野澤二好好思考著。



    “這,這真的是你們醫院,一個副主任醫師的手術能力。”



    小野澤二,顯得難以相信著。



    他知道,剛才手術視頻中的這個醫生,展現出來的手術能力,在好幾個手術手法上,都是勝過自己的。



    勝過的還不只是一點兩點著。



    “要是這樣的一個醫生,還只是他們醫院副主任醫師的話,那他們醫院主任醫師的手術能力,到底強悍到什么地步啊。”



    小野澤二一貫的自信,在看到了張云的手術視頻后,終于感覺,出現了一些小裂縫著。



    “這……這……”



    小野澤二,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周書記的話著。



    因為他這次出戰,可是賭上了大日本國,外科手術醫生的全部的榮譽。



    甚至國家和民族的榮譽,都賭上了。



    他要是贏了,那就是大日本國的英雄。



    他要是輸了,那是要剖腹謝罪的。



    整個小野家族的臉,都會被他丟光的。



    看著這個日本醫生,臉上為難的樣子。



    被藐視了十幾分鐘的,這些云都市的醫生。



    感覺心里出了一口惡心一般的爽著。



    “小日本,呵呵,終于怕了吧。”



    坐在一邊的曹云德,看著小野澤二的樣子,心里呼出了一口惡氣。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