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84章 日本娘們

第184章 日本娘們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就在張云還在京都市,逍遙快活的時候。



    他自己所在的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遇到了一場危機,一場很大的危機。



    小野澤二,作為東京國立大學附屬醫院,胸腦三科的主刀醫生。



    在暗中戰敗了京都市第二人民醫院胸腦外科科室的兩個主任醫師和長津市第一人民醫院,胸腦外科的一名主任醫師后。



    終于把自己手術較量的戰場,放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這個地方。



    看著規模宏大的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院門。



    小野澤二嘴里暗暗一句。



    “支那人的門面工作,總是做得很好,可是手術能力實在是太差了。”



    “我不過是我們大日本國,排名第十左右的胸腦外科手術的主刀醫生。”



    “竟然在支那國像是切菜一樣,把他們所有所謂的名醫主刀醫生,全部戰敗了,沒有一個能和我較量一下的。”



    小野澤二想著這些,嘴里呵呵笑著。



    “支那人這幾年的經濟發展的確實不錯,但在高精度醫學方面的能力,跟我們大日本國,還是差很多很多的。”



    “果然是低等的民族,只配做一些低技術的手術工作,這種胸腦外科方面的手術工作,怎么可能和我們大河民族子民相提并論呢。”



    想到這里,小野澤二顯得很得意著。



    對著身邊的一個隨從老婆說道——菊子。



    “我打敗支那國,另外兩家名醫的手術視頻,掛到上去了沒有。”



    “嗨……掛上去了。”



    身為隨從老婆的菊子。



    對著自己的男人,那叫一個恭敬著。



    胸前大e罩杯的胸部,在站直身體的時候,晃動的離譜著。



    “支那國主流醫學站上,一定要掛上去,而且要貼上鮮明的標簽。”



    “就說支那醫生如狗一般的手術技能,是如何完敗給我們大和民族的主刀醫生著。”



    “嗨……”



    菊子繼續答應著。



    “澤二君!計劃不是,把支那國三個最厲害的,胸腦外科手術醫院的主任醫生們,全部打敗了,再把這樣的手術比賽畫面,掛到支那國的站上去嘛,現在怎么就提前了。”



    菊子顯得不明白。



    “八嘎……”



    小野澤二聽著菊子的話。



    手中一個耳光,打在了菊子的臉上。



    啪……的一聲,顯得脆響著。



    把菊子一頭秀發,打亂了起來。



    菊子即使被這樣打罵了,還是嘴里恭恭敬敬的一聲——嗨。



    一副顯得自己丈夫,打得好,打得對的樣子。



    “支那豬們,這樣的手術能力,對我來說,還有什么期待嘛,我來到這個醫院,那是履行我支那國旅程的最后交代,簡單戰敗他們就行了。”



    “我要讓這個醫院的醫生,都跪在我的腳下,嘆服我們大河民族醫生的能力,讓他們知道,自己民族的劣根性,跟豬跟狗,還有多少距離著。”



    著話,嘴里哈哈大笑著,就朝著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門口,走了進去。



    大搖大擺的樣子,顯得無比猖狂著。



    身后的兩個隨從老婆,菊子和美優子,則是緊緊跟隨著。



    剛才被自己男人,打了一記耳光的菊子。



    更是對自己的男人,顯得服服帖帖著。



    剛才的打,似乎對她的心情一點影響也沒有著。



    “澤二君,這個醫院的支那豬們,踩到腳底下以后,就算是完成了,他這次支那國之旅的全部行程了,他的理論,也算是得到了最好的體現。”



    “那就是支那國的醫生,只配做低端的手術,只有我們大和民族的醫生,才能做高端的手術。”



    踏入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門口的時候。



    這兩個小野澤二的老婆,顯得很有信心著。



    似乎已經想到了,自己老公,榮歸故里的時候。



    而不知道自己的醫院,迎來了危機的張云。



    卻還在和兩個樂著。



    張云的兩個著話,一邊把張云迎入到了,自己的家里去。



    于美麗和于美華的家,顯得普通著。



    就是一副,普通市民家庭該有的樣子。



    簡單的沙發,簡單的桌椅,還有簡單的家庭布置著。



    張云的話,進入兩女的家庭后,也是顯得隨便著。



    四處查看著,她們家里的擺設著。



    特別是擺在家具上的那些照片。



    張云來她們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來看看自己的三姐和四姐,到底長得如何。



    于美麗和于美華,在自己的家里,沒有發現兩個女兒。



    臉上微微顯得疑惑著。



    因為一般在這個時候,自己的兩個女兒,一定是回到家了。



    只是不知道,今天具體遇到了什么情況。



    張云對于這樣的事情,顯得并不是很上心著。



    而是拿著她們家,放在壁櫥上的照片,細細看著。



    照片中,張云的三姐和四姐的形象,顯得清晰著。



    只是照片的尺寸顯得有些小著。



    所以具體身材如何,他還是有些看不清著。



    不過就以眼前的情況來看,張云感覺還是很滿意著。



    “不錯,不錯,算是繼承了兩位小媽身材和容貌的優良傳統。”



    看著照片中的兩位姐姐,張云動了色心。



    “張云的大姐和二姐,自然是不能碰的,畢竟人家已經嫁人了,但是眼前的三姐和四姐,因為單身的關系,加上是同父異母著,所以的話,張云對于她們兩個,就顯得更加有興趣了一些。



    親身的姐姐,碰起來,有些情感上的障礙。



    但是同父異母的姐姐,接觸起來,這個障礙,恐怕就少得多了吧。



    張云心里暗暗認為著。



    “呵呵,就拿她們兩個姐姐,作為一個開端吧,讓我慢慢接納幾個親人老婆著。”



    想著這樣的事情,張云也發現了,兩位小媽臉上,似乎有些擔心的表情。



    “兩位阿姨,怎么了?有心事嘛?”



    張云問著。



    “你三姐和四姐,一般都是這個點回來的,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現在還沒回來。”



    于美麗暗暗了一聲,目光看著張云。



    “是嘛。”



    張云點了點頭。



    感受著兩位小媽臉上的擔憂,顯得蠻嚴重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多少心里也擔心了起來。



    張云知道林敏和龍語,是跟著自己過來的。



    只是待在自己的小車內,并沒有下來而已。



    想著這樣的事情,張云就把一個電話,打到了林敏的那里。



    然后把自己三姐和四姐的情況,對她說明了一下,同時把自己三姐和四姐,具體在那個航空公司工作的情況,告訴了林敏和龍語。



    得到著這些情況,林敏留在樓下,繼續待在車里,保護著張云。



    龍語的話,開著于美麗的車,往張云三姐和四姐工作的航空公司的方向,趕了過去。



    幫助張云看看那邊的情況,到底是怎么了。



    張云因為兩位小媽的原因,一時間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自己的三姐和四姐身上。



    不過在這件事情上,也沒關注多長的時間。



    張云的師傅曹云德,從云都市打電話過來了。



    “師傅……”



    張云顯得驚奇著。



    不知道,自己的師傅,在這個時候,為什么打電話過來。



    “小子,不在泡妞吧。”



    曹云德開口,就是問著張云,有沒有泡妞的情況。



    “師傅,我也搞不清楚,算不算是在泡妞。”



    張云在電話里說著,目光看了看自己眼前的兩位小媽。



    “沒泡妞就好,身邊有電腦嘛?”



    曹云德問著。



    張云看了看眼前的房間,發現在客廳的一邊,放在一臺臺式電腦。



    “有呀。”



    “有的話,就好,打開來,我告訴你一個地址,你過去看看,保證讓你嚇一跳。”



    電話里,曹云德的聲音,微微顯得有些急促著。



    張云知道,自己的師傅,是個平和性子的人。



    一般沒遇到什么很危機的事情,嘴里的聲音,是不可能出現這種急促的感覺。



    聽著自己師傅這樣的聲音,張云顯得疑惑著。



    “師傅怎么了?”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把客廳里的這臺臺式電腦打開了。



    同時按著自己師傅通過手機傳輸過來的址,打開了其中的頁。



    “師傅,不是一個很普通的手術視頻嘛?”



    看著頁中展現的手術畫面,張云嘴里暗暗笑著。



    “你看看,上面的標題,還看看其中的手術過程,就知道這個手術的不同了。”



    曹云德提醒著自己的徒弟。



    “手術標題……”



    張云暗暗了一句。



    看著視頻手術的標題竟然是——完敗支那狗手術醫生的絕殺過程。



    張云看著其中‘支那狗’三個字的時候,眼眉跳了跳。



    但凡是華夏子孫的,看見這樣的幾個字,心里都是不好受的。



    張云更是如此。



    不管在地球世界,還是在快活世界。



    華夏子孫,受到小日本侵害和侮辱的事情,都是層出不窮著。



    曾經歷史上的災難,在兩個世界,都有發生。



    所以不僅張云看見這幾個字,顯得氣憤著。



    就連看到這個視頻的普通民,也是在這個視頻的下面。



    罵了日本人不知多少的壞話。



    可是罵歸罵,張云看著這個署名為小野澤二的日本外科手術的能力。



    確實顯得超強著。



    是他見過的外科手術醫生中,能力最強的一個。



    看著他手術的過程,有一種冷酷無情的感覺。



    但手術的過程,卻像機器一般,完成得很精妙著。



    看著視頻中的手術畫面,張云對著電話那頭的曹云德暗暗了一句——老師,這個小日本,還在國內挑戰外科手術界的名醫嘛?



    “對,還在。”



    曹云德暗暗了一句。



    “那好,你能幫我安排一場嘛。”



    在民族尊嚴的問題上,張云哪怕是撞得頭破血流,他也要站出來的。



    誰叫他是華夏子孫。



    更何況是在自己擅長的外科手術方面。



    他不站出來,替自己的民族,爭回一口氣,誰來站出來著。



    “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聽著張云的回答,電話里的曹云德暗暗了一句。



    “小云,他已經來我們醫院挑戰了,給我還有越進下了戰書,周書記讓我特地打電話過來,讓你回去著。”



    “已經來了。”



    張云暗暗了一句。



    “很好,很好……”



    張云看著眼前視頻標題上的支那狗三個字。



    顯得很興奮著。



    “說狗也好,說豬也罷,到時候在手術能力上輸了,那你小子,就是豬狗不如著。”



    “我會讓你夾著尾巴滾回日本去的。”



    “不,滾回日本去的同時,把你兩個隨從日本老婆給老子留下來。”



    看著手術視頻中,小野澤二的兩個漂亮的日本老婆,張云心里暗暗了一句。



    “老子就當一回支那狗了,用狗的方式,騎你兩個老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