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78章 愛屋

第178章 愛屋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呵呵,怎么辦啊?老公。”



    此時在張云身邊的幾個老婆,都聽見了于淼的要求。



    其中的林敏,更是暗暗在張云的耳邊說道著。



    “是不是該給淼淼止止癢了啊?”



    “不是給她止癢,而是我下面要消腫了。”



    張云暗暗了一聲。



    “哎……”



    嘴里也顯得無奈著。



    “都帶你們出來玩了,自然是要玩到底著,我身下的小弟,現在也只能是再忍忍了。”



    “呵呵……”



    張云的話,讓他身邊的老婆們嘴里笑著。



    “老公,不用忍了。”



    越月忽然了一句,臉上神秘笑著。



    同時手指指了指,鬼屋的盡頭,那幾間,搭在半空中的小房子。



    在鬼屋房間里,一共分成了兩段路程。



    一段是小火車帶著行進的路程,還有一段,則是搭建在半空中的路程。



    那里的路程,需要游客步行經過著。



    但是搭建在半空中的路程中,有幾個地方,搭建了一些類似鬼屋的房間。



    看著這些房間,聽著越月的話。



    張云似乎明白了什么。



    “老婆們,你們太偉大了。”



    張云嘴里興奮的說著。



    “竟然打算在鬼屋里,對本老公奉獻身體,真是我的好老婆啊。”



    張云以為,搭建在半空中的鬼屋,都是用來嚇人的地方。



    想著在那樣的地方,和自己的老婆們愛愛著。



    “那一定是很有感覺的事情,我一定要買一頂惡魔的帽子,然后一個個老婆,一邊愛著,嘴里還一邊發出惡魔恐怖的聲音,嚇著老婆們。”



    其實張云不知道,那些鬼屋,是可以真正住人的。



    是類似于鐘點房一樣的房間。



    游樂城的游客中,其中一大部分,都是年輕的男女。



    年輕的男女在游樂城中,很多都會玩得很開心著。



    戀愛中的男女,玩開心了,想要做得事情,無非就是這種愛愛的事情了。



    所以游樂城就貼心設計了,這種愛屋。



    “說什么呢?那是愛屋。”



    聽著張云的話,越月嘴里笑著,伸手輕輕打了張云胸口一下著。



    “滿腦子骯臟思想著。”



    越月心里暗暗想著。



    看著軌道上的小火車停了下來。



    幾個張云的女人,就拉著張云,朝著半空中的鬼屋,走了過去。



    來到了其中一間的時候,越月就拿著鑰匙,把鬼屋的小門打開了。



    鬼屋的外面,是陰森恐怖的感覺。



    在鬼屋的里面,則是溫馨小家的樣子。



    一張不大不小的床,橫在鬼屋的里面。



    床上,暖色的被子鋪在上面。



    看上去像是新房的樣子。



    四周的墻壁上,更是星星點點著,貼著很多夢幻型的壁紙。



    張云和自己的女人們,貓著身體,進入了這個愛屋中。



    愛屋的小門一關。



    碰……的一聲,張云和自己的五個女人,就相處在,相對獨立的空間中了。



    越月更是把愛屋的燈光,調整到了朦朦朧朧的感覺中。



    夢幻的光線,打在眾女的身上,讓眾女身上的魅力,顯得更加的誘惑著。



    “嘿嘿,這個地方不錯。”



    看著愛屋的環境,張云忙是點頭著。



    “確實是個愛屋啊,天生就是用來愛愛的房間,呵呵……呵呵……”



    張云嘴里壞壞笑著。



    “老公,這個地方,可以給淼淼止癢了吧?”



    越月說著話,一把把張云推倒在床上。



    大腿微微打開著,坐跨在了張云的胯部。



    用著自己的胯部,輕輕壓著張云身下的東西。



    越月柔軟的腰肢,微微一晃。



    欺負著張云那玩意著。



    一邊欺負著,越月嘴里一邊還呵呵笑著。



    “噢……”



    感受著身下的感覺,張云沉吟了一聲。



    “淼淼的話,還是暫時緩緩吧,她媽媽和洪老那里,還沒打過招呼了,我就把她給那樣了,到時候不好交代啊。”



    聽著張云的話,于淼心里微微急著。



    就想開口對張云說出,自己爺爺已經把自己托付給張云的事情。



    可是微微一想后,于淼又不敢說著。



    “我要是把那樣的話,說出來,就好像急著要被張叔叔騎著。”



    “那樣的話,說不定張叔叔和幾位姐姐,就把妙妙,看成了,是一個淫蕩的姑娘了。”



    于淼暗暗認為著。



    掛在嘴邊的話,還是沒有說出著。



    “也對,那妙妙身下這么癢著,你看該怎么辦啊。”



    嬌若雨聽著張云的話,點了點頭。



    坐到了張云的身邊。



    示意著林敏和龍語,跪在張云的身下。



    幾女的小手,有對張云那玩意,進行揉捏的,也有對張云的小腹,進行揉捏的。



    還有龍語的手指,在張云胸前的頂點上,進行挑逗著。



    “你們……恩……”



    張云沒想到,自己胸前的頂點,也蠻敏感的。



    被龍語這么手指一挑逗著,竟然嘴里控制不住著發出了聲音。



    “呵呵……”



    張云嘴里的聲音,似乎暴露了他身上的弱點。



    龍語和林敏嘴里笑著,雙手都摸到了張云的胸前,開始對張云胸前的兩個,挑逗了起來。



    “你們……”



    兩女都是職業軍人出身,按理說,干那些打槍,搏斗的事情,應該是很在行的,可是張云沒想到,兩女的手指,挑逗起自己胸口的兩個點位時,也顯得異常老道著。



    “這還是什么軍人啊,她們在部隊里打槍,該不會都是給男人打槍吧。”



    張云無奈想著。



    “好了,好了。”



    張云是男人,男人是要面子的。



    被自己的兩個老婆,玩胸前的頂點,玩出了感覺,這樣的事情,張云絕對是不能承認著。



    所以張云臉上故作鎮定著,示意著林敏和龍語,停止雙手對他胸前的挑逗著。



    “老公,都硬硬的了,不玩的話,你心里不空虛,不寂寞的啊?”



    林敏說著話,身體靠在張云的懷里,手指依然在張云胸口著。



    “是呀,老公,平時都是你服侍姐妹們胸前的葡萄著,今天讓姐妹們,也服侍服侍你的葡萄。”



    龍語嘴里說著話,手指在張云胸前的力度,一時間,就微微加大了起來。



    “你們……”



    張云有些頂不住了。



    主動著伸手,把兩女抓在自己胸口的小手,給拿了出來。



    “還是先幫淼淼止癢吧。”



    張云說著話,吸引著愛屋中,眾人的目光,盯到了于淼的身上。



    “淼淼,身下還癢嘛?”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句。



    被愛屋里的老公和姐妹們看著,于淼顯得很害羞著。



    低著頭,看著地板,嘴里暗暗一聲——不癢了,淼淼下面不癢了。



    “看老公的架勢,是要把我止癢的事情,在姐姐們面前,展示一翻著,這怎么可以嘛。”



    于淼心里暗暗想著。



    “把人家大腿打開著,內褲脫掉,讓人家身體最私密的部位,在好幾個姐姐的面前,在愛屋的燈光下,直接展示出來。”



    “而且還不知道,老公對我身下止癢的工具,到底是什么。”



    “是老公的手指,還是這個愛屋里,那些汽水飲料瓶。”



    不知怎么的,愛屋的地板上,放著好幾個汽水飲料瓶。



    粗粗的,長長的,在愛屋夢幻的燈光下,顯得有些詭異著。



    這是汽水飲料瓶,是游樂城工作人員放得,還是來愛屋里,玩得年輕男女丟下的。



    不得人知著。



    看著那幾個汽水飲料瓶,淼淼就想到了,在出門前,說自己張叔叔是變態叔叔的事情。



    “要是張叔叔的手指,不能幫人家的身體止癢的話,那這幾個汽水飲料瓶,恐怕是最好的選擇了。”



    “要是那樣的話……”



    于淼心里忽然想象著。



    想象著,自己的下面,被扒光了衣服。



    然后胯部高高頂立著,變態張叔叔為了給自己身下止癢,所以就把一個十幾個公分的汽水飲料瓶,放在了自己身體里面。



    長長的汽水飲料瓶,和自己身下最私密部位結合在一起的場景,一時間就在于淼的腦海中回蕩著。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那樣的話,也太淫蕩了一些。”



    于淼一時間,無法想象著。



    感覺那汽水飲料瓶,就已經在自己身下了的樣子。



    不僅在著,而且還在自己身下晃蕩著。



    就像是長在了自己身下的樣子。



    “怎么了?不是不癢了嘛?怎么還這么緊張啊。”



    張云把于淼拉到了自己的懷里。



    輕輕撩開著于淼身下的裙擺。



    想要感受一下,于淼身體里面的情況。



    “張叔叔。”



    于淼害羞著,抓住了張云的大手。



    “張叔叔,我能問你一件事情嘛?”



    于淼嘴里暗暗說著。



    “行啊?”



    張云看于淼緊張著,自己撩開她裙擺的動作,也就暫時停止了。



    “你幫淼淼身下止癢,到底用什么啊?”



    “用什么。”



    張云嘴里笑了笑。



    “手指啊,你還想用什么,圓珠筆嘛?”



    張云嘴里笑問著。



    “小丫頭,不會也這么重口味吧。”



    “呵呵……”



    聽著張云的回答,于淼嘴里笑了笑,同時也松了一口氣著。



    “哎……原來都是我瞎想了,張叔叔不會用汽水瓶,給人家止癢著。”



    于淼暗暗了一聲。



    于淼的話雖然很輕,但是張云還是聽得清清楚楚著。



    “汽水瓶。”



    于淼一個提醒下,張云發現愛屋里,確實有不少汽水瓶著。



    “呀!淼淼,你那里,都能塞汽水瓶了,好厲害啊。”



    張云故意開著于淼的玩笑,一副顯得很驚訝的樣子。



    “什么嘛,人家什么時候,說可以塞這些東西了拉。”



    于淼聽著張云的話,臉上異常害羞著。



    嘴里也忙是解釋著。



    “我是怕你,說什么給人家止癢,結果就拿那東西了。”



    對著張云解釋完畢后。



    于淼也是忙著對愛屋里,別的幾個姐姐解釋著。



    “姐姐們,老公瞎說,我沒有那樣的想法,我對汽水瓶沒興趣著。”



    于淼慌了神,越解釋,越顯得好笑著。



    “呵呵,還汽水瓶沒興趣呢?”



    嬌若雨嘴里偷偷笑著。



    “噢,汽水瓶沒興趣啊,那這個有興趣沒有?”



    越月開著玩笑,從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只蠻粗的口紅著。



    在于淼面前,晃了晃著。



    “都說了,是汽水瓶沒興趣,姐姐這么細的口紅,我們淼淼怎么可能有興趣呢,一定是這種拉。”



    龍語說著話,從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把上了保險的軍用手槍。



    粗粗的槍管,顯得嚇人著。



    聽著兩位姐姐這樣的話,于淼徹底著哭了。



    “姐姐們太壞了,人家不是那個意思拉,人家下面,對什么都沒興趣的。”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