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77章 好好愛

第177章 好好愛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可沒空,管這些公子爺們的心情。



    買了票,帶著五個老婆,就走進了眼前的游樂城中。



    游樂城里面,人頭攢動著。



    看似寬大的道路上,行進著很多人著。



    張云的這些老婆們,一個個顯得興奮著。



    二話不說著,就把張云帶到了游樂城里,第一個游玩的地方——鬼屋。



    “我咧個去,這女人怎么都喜歡這種恐怖的東西。”



    張云看著自己身邊五個老婆,一個個興奮的樣子,拉著,推著自己的身體,走進了鬼屋里面。



    自己無奈笑著。



    黑漆漆的鬼屋中,一條長長的軌道,展現在張云的面前。



    一輛像火車,又不像火車的車廂,橫在那條軌道的上面。



    進了鬼屋的人們,都是蜂擁著,往這個車廂上擠著。



    張云的五個老婆,也是興奮著,把自己的男人,拉到了一個車座位上。



    六個人,擁擠著,擠在一起著。



    看著實在坐不下著。



    張云和越月還有嬌若雨,坐在了位置上。



    林敏和龍語還有于淼,則是分別坐在了三人的大腿上。



    “越月姐,胸部蠻大的嘛。”



    龍語的后背,靠了靠越月的胸部,感受了一翻后,暗暗說著。



    “你的也不錯吧,有大d罩杯了。”



    越月也顯得不客氣著。



    雙手代行丈夫的職責,抓在了龍語的胸部上。



    手指比張云還靈活著,玩著龍語胸前的**。



    玩得龍語臉上都是羞紅一片著。



    “死丫頭,我的女人,你也玩。”



    要是一般的玩鬧,張云自然懶得管著。



    可是把龍語,玩得胸口都漲大了好大一塊著。



    張云看著,就不能不管了。



    “呵呵,誰叫你平時不多玩玩著,你不玩,自然姐妹們,自己玩了。”



    越月說笑著。



    小嘴親吻了龍語脖子一下。



    親得龍語嘴里笑呵呵著。



    “哎呀!越月姐,再這樣欺負人家,人家可就要喜歡上越月姐了。”



    龍語嘴里也是故意說著。



    還白了身邊自己的男人,張云一眼著。



    “死丫頭。”



    看得出來,龍語和越月,雖然玩得有些過分著,但還只是玩玩的階段。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也是放心一笑著。



    “怎么,老公,你怕我們姐妹之間,真的產生愛情啊?”



    看著張云臉上的表情。



    越月嘴里猜測著。



    “姐妹感情深了,那自然有些情感在著,一些些的愛情,也是可以有的。”



    越月說道著話,小手拉了拉張云的手臂。



    “你不會真吃醋我們姐妹之間,有那么一絲絲的關愛之情吧。”



    “怎么可能?”



    張云嘴里大度著。



    心里還是有些介懷著。



    雖然都是自己的女人,可是女人和女人之間,產生了愛情,總是讓他有些不能接受著。



    “放心了,只是因為姐妹情深產生的一點點愛情了,不會影響對你的感情著。”



    龍語也勸著張云。



    “這……這……”



    張云不能介懷,也沒辦法。



    畢竟這已經不是他原來熟悉的地球世界了。



    “隨便啦,只要你們心里喜歡就行。”



    張云無奈了一聲。



    “呵呵,老公真大度。”



    越月嘴里笑著說道著。



    然后小嘴又在龍語的脖子里,親吻了好幾下著。



    雙手也在龍語的胸部,來回摸著。



    倆姐妹之間,玩鬧著,嘴里也是呵呵笑著。



    張云默默看著,也感覺了出來,她們姐妹之間,真的是玩鬧多一些,所謂的好色成分,顯得很少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張云也開始,對自己懷里的于淼動起了手來。



    隨著身下小火車的開動。



    大手在于淼的身上,隨便玩著。



    啊……忽然之間,從頭上出現的,妖魔鬼怪著,讓小火車上的人們,嘴里驚叫著。



    一點點的鮮血,從空中散落的樣子,也是讓人們驚恐連連著。



    白色的尸骨,在藍色燈光的映照下,顯得恐怖的場面。



    讓張云身邊的五女,幾乎統一著,都撲到了張云的懷里。



    張云則是借著這樣的機會,在五女的身上,隨便摸著。



    “好,好,好,讓恐怖,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同時把五個老婆抱著,玩著她們胸前的**。



    張云嘴里開心著。



    “鬼屋,果然不錯,呵呵……呵呵……”



    五女也是坦然著。



    黑燈瞎火著,因為受到環境的刺激,而害怕的心情,確實需要自己男人的壞,來好好調劑著。



    “壞蛋。”



    小火車開得很慢。



    坐在張云身上的于淼,本來的話,還想忍著,讓自己的男人,玩到小火車開出鬼屋的時候,再從自己男人的懷里,擠出來。



    可是兩分鐘的時間后,感覺著自己胸部漲漲的情況。



    還有胸口的兩個葡萄,硬得發慌的感覺。



    于淼再也忍受不住了。



    反身坐在了張云的大腿上,鼓足了勇氣,把自己的男人給抱死了。



    抱死的情況下,張云的雙手,想對于淼的胸部,再玩弄一翻,已經是不可能的了。



    “哎呀,可惜了,這么好的大**。”



    張云嘴里無奈了一聲。



    “呵呵,玩不了了吧。”



    一邊的林敏和嬌若雨,看著這樣的情況,嘴里暗暗笑著。



    此時兩女,也是抱在一起。



    兩女的接觸,比起越月和龍語來說,顯得溫柔了很多。



    只是輕輕接觸著彼此的胸部,或者彼此姐妹間,親吻一下小臉頰著。



    不像越月和龍語那樣,賭氣著,一定要比對方,按在對方胸部的力道大著。



    這個按對方胸部狠狠一下,那個按對方胸部更狠著。



    按得兩女嘴里的叫聲,比身后的幾個女孩子,因為害怕鬼屋中恐怖場景的聲音還大著。



    林敏和嬌若雨這樣的接觸,讓兩女更多了幾分姐妹感情。



    身體也輕輕抱在一起,顯得溫馨著。



    就像是一個家里,該有的姐妹樣子。



    兩女看著自己的男人,雙手沒得完了,嘴里都是笑著。



    嬌若雨的小手,輕輕探入了張云的下面,感受了一下。



    感受好了以后,嘴里暗暗對懷里的林敏說著。



    “妹子,你摸一下老公的那個。”



    “怎么了?”



    林敏顯得不懂著。



    “是不是很大了啊?”



    林敏暗暗了一聲。



    “我在車上的時候,就發現了,老公那里已經很有規模了。”



    林敏嘴里呵呵笑著,伸手也抓到了張云的下面。



    微微一抓后,小臉馬上紅了起來。



    “原來如此啊。”



    林敏暗暗說著話,手指點了一下張云的額頭著。



    “老公,叫你揉著淼淼,可沒叫你,把那壞東西,頂到妙妙內褲里去啊。”



    林敏說道著張云。



    “頂就頂把,還把人家內褲,頂進去那么多了,像什么話,萬一頂穿了,你李悅姐姐那里,這么交代啊。”



    “我,我,我也控制不住啊,一抱,就頂了。”



    張云心里也無奈著。



    反身抱著于淼的時候,自己那玩意,不要一分鐘著,就能自動擠入于淼的臀縫里面。



    正面抱著于淼的時候,自己那玩意,更是厲害,直接著,非常準確著,就頂入了于淼的大腿之間。



    都不帶一點猶豫著。



    而且還是正中目標著,往里頂著。



    頂得淼淼她,,呼吸都很困難著。



    一邊打鬧著的龍語和越月,聽著張云的話,也好奇著,各自把自己的小手,伸入到了張云的身下。



    感受了張云身下的玩意,正中的目標。



    “呵呵,老公真猴急。”



    龍語不好意思的說著。



    “色胚,在這里就欺負人家于淼了。”



    越月也是說道著。



    “我……我……我憋不住嘛。”



    張云嘴里委屈了一聲。



    正在張云不知該怎么解釋的時候。



    小火車忽然在半路上顛簸了一下。



    張云那頂在于淼那里的玩意。



    像是鉆頭一般,狠狠頂了于淼身體一下著。



    “叔叔壞,叔叔壞啊。”



    又是麻,又是微微有些痛的感覺。



    在于淼的身下產生著。



    讓于淼一時間,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么辦了。



    “叔叔壞死了,差點就把淼淼給頂穿了。”



    于淼暗暗了一聲。



    小手把張云抱得更緊著。



    身下的雙腿,也更是緊緊夾著張云的腰部著。



    就像是鎖在張云的身上一般著。



    “淼淼現在完全不行了,叔叔想玩就玩吧。”



    于淼心里暗暗想著。



    小嘴在張云的耳邊說道著——叔叔,淼淼那里已經很癢很癢了,叔叔的棍子進來吧,幫淼淼止止癢。



    于淼嘴里害羞的說著。



    雖然于淼的專業是芭蕾舞,但是作為快活世界的女人,她媽媽李悅也給她課余的時候,安排了好多情婦班的訓練。



    所有于淼雖然年紀很輕,但男女事情,她還是懂著。



    她知道,此時她身體的反應,最需要的,就是張云身下的那根大棍子著。



    “叔叔,求求你了,把大棍子,弄進來吧,不然淼淼的身下,要癢死了。”



    于淼可憐巴巴說著。



    “這……這……這里環境不允許啊。”



    此時此刻的張云,自然也想,騎幾個老婆著。



    “都玩了那么久了,那玩意,也憋得慌,作為大哥著,看小弟一直這樣難過著,也不是個事啊,可不能就一直委屈著它啊。”



    “畢竟它為大哥,一直是拋頭顱,灑熱血著,為大哥的幸福,可謂鞠躬盡瘁著,我一直讓它憋屈著,確實不好。”



    張云想著這些,看了看周圍鬼屋的環境。



    心里也是無奈了一陣——都是自己的老婆,而且五個都是大姑娘。



    “熟婦嘛,還好說一些,在鬼屋里干了就干了,就是在小火車上,撩開裙子,騎了就騎了,熟婦沒那么多講究著,可是大姑娘就不同了,都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在這樣的環境里,把她們第一次得到了,實在是太不尊重她們了。”



    張云眼里的女人,那就是自己的老婆,是把她們當愛的人看待著。



    不像快活世界里很多男人一樣,就是大姑娘的老婆,也當一種玩具一般對待著。



    說上就上了,不管對方心情和愛愛的環境如何著。



    “我的老婆,我一定要好好愛著,愛得溫柔,愛得溫馨著。”



    張云心里暗暗認為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