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75章 皮鞭加蠟燭

第175章 皮鞭加蠟燭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六人上了車,林敏坐在駕駛位上,開著車子。



    張云和另外四女,坐在了車子的后座上。



    張云的身邊,坐在越月和嬌若雨著,一上車,張云的大手就抓在兩女的小手上,十指相扣著。



    顯出一副甜蜜恩愛的樣子。



    大嘴還當著,周圍幾個女孩子的面,和越月還有嬌若雨,輕微波了一下。



    被張云,在另外幾個女孩子的面前,波著。



    越月和嬌若雨顯得害羞著。



    害羞過后,嬌若雨懂事著示意著張云。



    也把周圍幾個可以波的女孩,都波一下著。



    “知道了。”



    張云暗暗一聲,在龍語觸不及防下,就波了龍語的臉頰一下。



    黏黏的口水,很多,沾染在了龍語白嫩的臉上。



    “你……”



    被張云吻了一下,龍語顯得蠻害羞著。



    一邊的于淼,則是顯得慌張又害羞著。



    怕張云會來波自己著,又怕張云不來波自己著。



    于淼和張云之間的關系,還沒確定著,雖然感覺上,好像有著一些曖昧,但是這份曖昧,有沒有到達可以波一下的階段。



    于淼心里不確定著。



    看著張云從車廂內,站起的身體,于淼顯得緊張死了。



    “壞蛋,還是要來波我著,我該怎么辦嘛?”



    于淼心里暗暗想著。



    緊張一陣后,于淼看到的是,張云的大嘴,波到了,坐在駕駛位置上的林敏那里。



    林敏顯得配合著,雖然有些小害羞,但是她還是主動回頭,讓自己的嘴唇和張云的嘴唇接觸著,波了一下。



    看著這樣的情景,于淼心里又是慌著,又是羞著。



    “想什么呢?看清楚了,再判斷,好不好。”



    于淼心里責怪著自己。



    身體在座位上,顯得難耐著。



    看著從駕駛位位置上,回過頭來的張云。



    她那眼神,默默著看了張云一眼著。



    眼神之中的感覺,雖然極力克制著,但是微微開啟的嘴唇,已經說明了很多,很多了。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嘴里微微一笑。



    “小丫頭,看來也是很期待我的吻著。”



    張云心里暗暗醒著。



    身體朝著于淼身邊,走了過去。



    而身下的保姆車,也在林敏的駕駛下,緩緩啟動了。



    朝著醫院的門口,開了過去。



    “要來了,要來了,壞家伙要吻我了。”



    于淼心里暗暗想著。



    心里緊張著,目光朝著車廂的地板上看著,沒有勇氣直視著張云的目光著。



    當張云的嘴唇,低下著,要吻到于淼的臉頰時,于淼徹底著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心里也是暗暗一句著。



    “哎,還是沒有勇氣,阻擋這一份美妙的接觸啊。”



    正在于淼,打算好好享受這一下輕輕的波吻時。



    行駛得一直比較安穩的車子,忽然一個急轉彎著。



    站在車廂內的張云,一個猝不及防下,就撲到了于淼的身上。



    完全把于淼按到了車廂的座位上。



    雙手抓著于淼的雙手,嘴唇貼著于淼的臉頰。



    身下的玩意,不偏不倚著,正好頂在了于淼的胯部。



    林敏開著車,看著后視鏡中,這樣的情況,嘴里暗暗一笑。



    “我的車技,還是不錯的,讓老公,完全壓著這小丫頭,就完全壓住了,呵呵……”



    國安局出身的女軍官,開車技術,自然是沒話說著。



    在城市的道路上,轉彎的時候,怎么可能出現,車體不穩的情況。



    剛才的車體不穩,那都是因為林敏故意這么做的。



    張云壓著于淼,也顯得很不好意思著。



    只是壓了人家幾秒的時間,自己身下,那頂在于淼胯部的玩意,竟然直通通著,頂進了于淼的胯部深處。



    張云胯部明明沒動著,于淼還感覺到了,自己胯間,一陣頂動的情況。



    “張叔叔真壞,在車廂里,就要強奸人家了。”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于淼忽然之間,眼淚旺旺著。



    “果然是禽獸叔叔。”



    于淼心里暗暗認為著。



    于淼身體被張云壓著的時候,一點反抗力,都沒有著。



    “特別是身下私密的部位,還被張云那東西,硬硬的頂著,頂得都凹陷了一塊著。”



    “這比拿著一把手槍,頂著,效果都好著,于淼的身體老實的不行,身下的大腿,還配合著張開了一些。”



    “淼淼,我,我,我……”



    張云不好意思的笑著,伸手撓著自己的頭發,想從于淼的身上站起來著。



    張云的手,才微微一用力。



    開車的林敏,方向盤微微一打,就讓張云的身體,再次壓在了于淼的身上。



    打滑的大手,直接就抓在了于淼胸前的大奶上。



    身體晃動之間,夾在于淼胯間的東西,還一頂一頂著于淼的身體著。



    就好像在干著于淼一般。



    “啊,張叔叔,要干人家了,張叔叔真壞,衣服都沒脫著,人家小褲褲也沒脫著,就要頂人家那里著,啊……人家不行拉。”



    于淼感受著身上的情況。



    想要反抗一下著。



    可是身下,張云那東西,隨著車體的晃動一頂一頂著。



    把于淼的身體,頂得一點力氣也沒有著。



    加上張云的一只大手,還直接抓在于淼的胸部上。



    于淼大大的胸部,幾乎就把張云的手指,淹沒了一般。



    “張叔叔真是個臭流氓,下面沒脫人家的小褲褲,就頂著,上面沒脫人家的內衣,就抓著了。



    “還直接抓住了人家胸部,最中間最敏感的位置,用力抓著。”



    于淼真的是誤會張云了。



    張云只想讓自己的身體,從于淼身上,站起來著。



    所以抓在于淼胸部的大手,就微微有些用力了。



    張云想從于淼身上,站起來,可沒那么容易著。



    一邊的林敏看準了機會,手中的方向盤,又是一個晃動著。



    害得還不容易,站起一半位置的張云,身體又是一晃著。



    張云怕自己身體,從座位上翻倒著,就自然反應著,把自己雙手的著力點,都是用力一抓著。



    抓在旁邊座位上的一只手,還好,用力抓,就用力抓著。



    可是抓在于淼胸部上的大手,使力這么一抓。



    一直默默忍受著的于淼,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了。



    “哇……張叔叔太壞了,要把人家那里,抓壞了拉。”



    于淼說著話,被抓痛了的胸部,讓她的小手,有了力量,不停打在張云的胸口著。



    “淼淼,淼淼,張叔叔真不是故意的,請你相信我。”



    張云嘴里解釋著。



    臉上也顯得無比委屈著。



    “張叔叔真壞,對人家做了那么多壞事,還不承認著。”



    聽著張云的話,于淼哭得更加傷心了。



    “哇……哇……”



    的哭著。



    “媽媽說了,不負責任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張叔叔,一定不是好男人,玩了淼淼,就不要人家了。”



    于淼一邊哭著,一邊小手打著張云的胸口著。



    “淼淼被張叔叔玩了以后,那就是沒人要的女人了。”



    車廂里的,另外幾個張云的女人,看著這樣的情景,嘴里都是呵呵笑著。



    特別是龍語和越月兩個,一直給開車的林敏,豎著大拇指著。



    示意著林敏的駕車技術高超著。



    林敏則是對著身后的兩女,也打了一個ok的手勢。



    對于自己開車時機的控制,也是顯得超有信心的樣子。



    打算幫助著自己的男人,再好好欺負一下,于淼那小丫頭著。



    張云也不是傻子,到了此時,還弄不清狀況著。



    “林敏姐,玩好了沒有。”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句,顯得微微有些生氣著。



    在張云這樣的話下,林敏吐了吐自己的小舌頭,雙手只好安穩在面前的方向盤上了。



    不敢再捉弄自己的男人了。



    張云教育完了,自己開車的女人后。



    終于可以安穩著從于淼的身上,站立了起來。



    可是剛才被一路騎壓的于淼,此時顯得可憐兮兮著,嘴里還一個勁的哭著。



    張云只好把于淼,從自己的身下,扶了起來,揉在了自己的懷里,安慰著。



    “好了,好了,張叔叔對你負責的,好了吧。”



    張云知道,于淼想聽自己說這句話著,所以忙是說了起來。



    效果還蠻好的,張云這句話一說后,于淼嘴里哭哭啼啼的聲音,也就小多了。



    “真的,張叔叔。”



    于淼可憐巴巴著看著張云,問著。



    “當然了,小丫頭。”



    張云嘴里無奈著。



    于淼看上去的年紀,也有二十出頭了,可展現出來的性格,卻很小女生著。



    看著張云認真回答著,于淼臉上慢慢平復了一下,心中的情緒。



    轉頭也看了看,車廂里,另外幾位姐姐的情況。



    見幾位姐姐,各自說著自己的事情,看著這樣的情況,于淼小嘴里,暗暗嘆了一口氣。



    “哎,叔叔要真是禽獸,淼淼也只好認了,淼淼都被你那樣那樣了,不認的話,淼淼的身體,誰還要啊。”



    于淼說道了一聲。



    目光白了張云一眼。



    “張叔叔,你真是禽獸嘛?”



    于淼很認真著問了張云一句著。



    想要弄明白這個情況。



    車廂里,張云的女人,看上去,各忙各的,可是于淼這邊的情況,她們其實一直關注著。



    當于淼說著這樣的話時,好幾個女孩,再也控制不住著,發出了嘴里的笑聲。



    “呵呵,呵呵……”



    越月嘴里笑著。



    對著于淼暗暗說道——淼淼,我家的男人,絕對是禽獸,你都不知道,我們跟了他以后,這段日子,都是怎么過的,那簡直就是水深火熱啊。



    越月可憐兮兮的說道著。



    “是呀,是呀,別人禽獸的話,都是皮鞭蠟燭著,他可好,搟面杖黃瓜,輪流用著,可憐我這個全國人民都公認的女英雄,完全被他踐踏了,都感覺自己沒什么人格了。”



    嬌若雨,更是添油加醋的說著。



    張云聽著,又是氣,又是笑著。



    轉身,對這兩個老婆,都是打了一下小腦袋著。



    “胡說什么呢?我是這樣的男人嗎。”



    被張云小小教訓了一下后,越月和嬌若雨嘴里都是呵呵笑著。



    弄不清楚狀況的于淼,想著剛才兩位姐姐嘴里的話。



    心里默默念著——皮鞭,蠟燭,搟面杖,黃瓜。



    想著這幾個名詞的時候,于淼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似乎那些東西,都已經用在了自己的身下一般。



    于淼身下微微打開著大腿,不僅緊緊閉合住了。



    “張叔叔,不會真這么重口味吧,要是真的話,我……我……可就徹底完了。”



    “那么多東西,塞到妙妙的身下,妙妙的身下,還能好的啊?”



    “張叔叔,你可千萬不要是禽獸啊。”



    于淼心里乞求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