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73章 禽獸叔叔

第173章 禽獸叔叔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開著自己身下玩意的玩笑。



    嘴里還故意假裝著說了一聲——知道了,大哥,我一定會老實的。



    張云在陽臺上自言自語的話,讓病房里的幾個女人聽見了。



    “老公,你在外面說什么呢?”



    房間里的越月對張云說道著。



    “沒什么。”



    張云說了一聲,斷了自己的手機,走進了病房里面。



    看著房間里的六個女孩。



    “看你們六個,聊得還蠻開心的嘛。”



    張云對房間里的六個女孩,說道著。



    “那是,我可認了嬌若雨當姐姐著。”



    于淼說著話,小手挽在嬌若雨的手臂上。



    一副和嬌若雨,顯得親親密密的樣子。



    “不是說了,叫嬌若雨姐姐的女孩,那都是我老婆的身份,你就不怕,叫了以后,自己吃虧啊?”



    張云嘴里說笑著于淼。



    “有啥吃虧的,人家不在乎。”



    于淼挺著自己的胸部,對著張云白了一眼著。



    “對了,聽說你要跟四位姐姐,在京都市好好玩玩?”



    “對呀,難道來一次,肯定要玩玩著。”



    “是嘛?那……那我能不能加入啊。”



    于淼遲疑了一下,把自己的想法,說給了張云聽。



    “你加入?”



    張云顯得不懂著,臉上的表情,也往歪處想著。



    “別亂想,我就是想跟嬌若雨姐姐,多待在一起一陣著。”



    看著張云臉上的表情,顯得怪怪著,于淼忙是解釋著。



    “可不要想成是我勾引他了。”



    “怎么,就跟你嬌若雨姐姐親,我們幾個,你就不親了。”



    蠻喜歡于淼的性格著,越月就開了她一句玩笑著。



    “當然親了,只要是嬌若雨的姐妹,那就是我姐妹著。”



    于淼說完這樣的話,感覺自己有些口誤了。



    “這,這怎么說得好像,我就是這個壞家伙的老婆一樣,嬌若雨姐姐的姐妹,那都是這個家伙的老婆,這些老婆,都是我的姐妹,那我不就是成了他的老婆了嘛?”



    想到這里,嬌若雨臉上紅著。



    “稀里糊涂,就被這家伙,占了一個大便宜著。”



    于淼心里憤憤的想著。



    房間里的幾女,也想到了這樣的事情上,所以嘴里都是呵呵笑著。



    不過于淼的性格,就是小女孩的性格。



    這樣不著邊際的話,說出來,眾女也不覺得有什么太大意外著。



    “淼淼!還是不要了,張云醫生,難得和自己的女朋友,在京都市玩,你這個大燈泡,待在里面,你張云醫生要生氣著。”



    一邊的李悅說了一句,目光朝著張云的方向看著。



    眼神之中,帶著幾分曖昧的感覺。



    “呵呵,有什么生氣的,就是李悅阿姨也一塊來玩,我也不介意著,女孩子越多,越熱鬧嘛,再說了,李悅阿姨這么漂亮的女孩子,跟在我的身邊,我也很有臉著。”



    張云說著話,對著李悅說道。



    “李悅阿姨,你愿意跟我們一塊出去玩一下?”



    “李悅阿姨……”



    聽著這樣的稱呼,李悅心里就像是吃了一個蒼蠅那么難受著。



    “人家有這么老嘛?”



    李悅心里暗暗想著。



    “再說了,叫了人家都阿姨了,以后萬一要接觸起來,這還怎么接觸啊,身份定位了以后哦,感情的事情,就很難開展著。”



    李悅心里怨著。



    “就該叫人家姐姐著,那樣的話,聽起來,才好受一些,以后萬一有了什么可以進展的機會,彼此接受起來,也顯得容易嘛。”



    “畢竟姐姐弟弟著,很快就能膩到一起了,可是阿姨侄子著,這樣的身份,怎么搞嘛。”



    李悅臉上一閃而過的為難表情,被張云的目光抓住了。



    張云心里暗暗一想,從自己剛才的那句話語中,感受到了,自己話語中的語病,到底在那里著。



    “不好意思,您看上去這么年輕著,其實應該叫姐姐著,但是因為于淼的關系,我要是叫了你姐姐,我怕輩分會亂掉著。”



    張云嘴里忙是解釋著。



    一邊的于淼,一聽這樣的話。



    忙是擺手著,嘴里也是說道著——不要緊的,不要緊的,你就叫我媽媽姐姐吧。



    “我這里,你就不要在乎了,以后我就叫你叔叔,張云叔叔。”



    于淼說著話,撲扇的大眼睛,盯著張云。



    “好不好,張云叔叔。”



    忽然被于淼這么一個大姑娘,叫叔叔,張云心里咯噔了一下。



    顯得有些不好接受著。



    嘴里尷尬了一下,笑了笑,也就把這一份情緒糊弄了過去。



    “對了,姐姐!下午一塊出去玩玩吧。”



    張云正式邀請著李悅。



    嘴里喊對方姐姐的時候,有些難以開口的感覺。



    被張云喊了一聲姐姐,李悅的心里甜蜜蜜著。



    “這小弟弟,似乎也太小了一點。”



    李悅看著張云的年紀,心里暗暗想著。



    “呵呵,不了,下午的話,我還要在醫院里,照顧我爸,你還是把于淼帶著吧。”



    “這樣啊?”



    人家的拒絕的理由,正當著,張云也就不能強求對方了。



    “好吧,那就聽姐姐的。”



    張云說著話,示意著越月她們,還有于淼,一同朝著病房外面走去著。



    此時的張云,還穿著醫院的白大褂著,出去玩的話,身上最好,穿一件休閑一點的衣服。



    而林敏和龍語的話,也是,身上的軍服,也要換掉著。



    所以幾人商量了一下,在正式出門前,先來到了醫院為張云準備的客房里面。



    張云的話,換一身休閑的服侍著。



    林敏和龍語,從越月和嬌若雨的行李包里面,拿一些合適的休閑服先穿著。



    于淼像個大尾巴一般,跟著眾人,也來到了房間里面。



    屁顛屁顛著跟在了嬌若雨的身后,看著嬌若雨把自己行李箱里的衣服,全部拿出來著,讓林敏和龍語挑選著。



    嬌若雨和越月行李箱里的衣服,全部翻出來后。



    林敏和龍語,還有于淼,顯得吃驚著,也是害羞著。



    因為從行李箱中,翻出來的衣服,很大一部分都是很性感的內衣,還有就是各種奇趣感十足的貞操帶和束身帶著。



    這些東西,本來就是越月和嬌若雨,打算帶在身上,讓張云玩她們的時候,感覺刺激著,所以才帶著。



    一時姐妹間聊得開心了,兩女就忘了這茬,結果一翻出來,兩女也是很害羞著。



    很尷尬著。



    “這什么啊?”



    于淼眼尖,拿了其中一件,看上去,比內褲的面料還要少的,黑色鏤空真絲睡衣,拿在了手中,在自己的身上比劃著。



    “呀……”



    微微一比劃后,于淼就知道那是什么東西了。



    臉上也紅得不行著。



    “兩位姐姐,口味真重。”



    于淼心里暗暗想著。



    “不對,不對,妻子的選擇,就是丈夫的愛好,兩位姐姐能選這樣的東西,說明是張叔叔囑咐的。”



    想到這里,于淼心里暗暗想著——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張叔叔竟然是個禽獸叔叔啊。



    張云看著這樣的情景,伸手撓了撓頭,嘴里對著越月和嬌若雨暗暗了一句——快收起來。



    “哎,哎……”



    兩女害羞著,把那些性感內衣,貞操帶和束身衣,給收了起來,只是把一些休閑的衣服,繼續放在床上。



    供著林敏和龍語挑著。



    兩女隨便挑選了幾套后,就在衛生間里面換著。



    張云是男人,顯得隨便著,從自己的行李箱中,找了一身休閑服出來。



    直接在房間里,換著。



    把自己的身材,直接在房間里展現了出來。



    陪著越月和嬌若雨說話的于淼,目光則是偷偷看著。



    想張云的身材,到底怎么樣著。



    張云算不上,身材很健壯的男人,只是看上去,感覺蠻健康著。



    胸前的話,微微有些肌肉的樣子。



    “怎么?淼淼對我們老公有興趣啊?”



    于淼偷看的目光,被越月和嬌若雨發現了。



    所以兩女說道著她。



    “什么啊?才沒興趣呢?那么沒趣的一個男人。”



    于淼害羞回答著。



    “呵呵,是嘛,沒興趣的話,那你可得還債了。”



    嬌若雨暗暗了一句。



    “還債,還什么債啊?”



    于淼顯得不懂著。



    “還肉債啊,還能還什么債啊?”



    “既然對我們老公沒興趣著,你卻看了我們老公身上的春光,那就是占了我們老公身上的便宜了。”



    “這樣的話,你身上的便宜,也要我們老公占一下著。”



    嬌若雨暗暗說道著。



    “什么嘛,人家才沒占他什么便宜著,他那身材,也就是一般拉,也沒什么特別好看著。”



    “被我看了,能吃什么虧啊。”



    于淼嘴里急著。



    “還說沒占便宜,身材怎么樣,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嬌若雨暗暗說道著。



    “是呀,那也得讓我們老公,看看你的身材著,這才算是扯平了。”



    一邊的越月添油加醋了起來。



    越月和嬌若雨,自然都看出了,于淼對自己男人有意思的情況。



    自己男人那里的話,兩女多少也感覺出了,對于于淼母女的那份情意。



    身為快活世界的女人,幫助自己的老公,追求一下老公喜歡的女孩,那是她們的本分。



    兩女自然樂見其成著。



    “什么,兩位姐姐欺負人拉。”



    聽得出來,越月和嬌若雨,是在玩笑自己著。



    明白著這些,于淼的小手,就分別打了兩女一下著。



    玩鬧過后,越月和嬌若雨嘴里也是笑著。



    “死丫頭,姐姐們別的話,不多說著,遇到好男人的時候,咱女人該下手,就得下手著。”



    越月說道著于淼。



    “是呀,想跟你若月姐姐,一直做姐姐著,該怎么做,你心里應該比誰都清楚吧。”



    嬌若雨也是提醒著于淼。



    兩位姐姐的話,讓于淼的小臉,顯得很害羞著。



    “兩位姐姐的心意,人家了解拉,可是這種事情,女孩子主動,有些不好吧。”



    于淼嘴里為難著。



    臉上也是很羞紅著,不過對于張云的喜歡,她在兩位姐姐的面前,坦然著。



    “誰叫你主動表白了。”



    越月說笑著于淼。



    “這這么大的胸脯,白長了。”



    越月用手指點了點于淼胸前的兩個。



    推著這么兩個,在于淼胸前晃著。



    “有了這么兩個,你再把這件衣服穿上,跟他出去玩著,我看他還不對你主動下手著。”



    越月把一件大開胸的白色針織衫,拿在了手中。



    向于淼展示著。



    同時把針織衫上五個紐扣中的四個,全部解開了。



    “越月姐,解開四個,穿在我身上,那我胸部,不全部露出來了嘛?”



    于淼嘴里害羞著。



    “露點胸部和騙一個好老公過來,那個重要,你心里不清楚啊。”



    越月繼續教著于淼。



    “是呀,你那胸部大,四個紐扣,還不見得能露點著,正好是露點和不露點之間的感覺,這種感覺最誘惑了,我保證他,看著你這樣的打扮,撐不過半個小時,就會把你給辦了。”



    “辦了,這……”



    于淼懂辦了這句話,到底是什么意思著。



    “四個紐扣都解開著,這……”



    于淼看著自己越月姐小手中的那件針織衫。



    心情顯得澎湃著。



    “好吧,就把張叔叔好好勾引一下吧,至于張叔叔看著我那樣的打扮,能堅持多久,人家可就不管了,說叫他沒定力著,就要讓張叔叔下面的玩意,硬邦邦著,一直硬著,才好呢。”



    想著這些,于淼嘴里壞壞笑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