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72章 老爸的奸情

第172章 老爸的奸情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沒事吧。”



    張云對李悅母女關心了一句。



    “沒事,沒事。”



    李悅害羞著,回應著。



    “對了,記得明天晚上的時候,你一定要帶著你的女人,來我們家啊。”



    李悅提醒著張云,明晚的宴席。



    心里卻想著自己剛才和女兒的那些對話,顯得害羞著。



    “給張云醫生做母女老婆的事情,看來真有可能著。”



    李悅心里暗暗了一聲。



    “本來是不想的,只是想讓女兒跟著他,怎么說著,說著,這事就變樣了。”



    李悅無奈了一句。



    目光看著張云的時候,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因為對張云有了一些期待,李悅對著張云的時候,就不能再像剛才那么坦然著。



    “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雖然說,我的胸部,他肯定喜歡著,因為很容易,我的胸部,就能把他勾住了魂。”



    “可女人,又不是只有胸部著,還有別的地方,就更不要說年齡和性格了。”



    “只有這些,他都喜歡了,那我才有機會,跟于淼那瘋丫頭,一塊給他做母女老婆著。”



    “哎,母女老婆,是要跟于淼抱在一起,被張云醫生騎的,可是我的胸部和小淼的胸部。”



    李悅想起自己女兒,剛才對于自己說得那些話。



    臉上就很紅,很紅了起來。



    “到時候,被張云醫生,騎著,可不要真的叫那么大聲了。”



    “那樣會很不好意思著,畢竟人家已經是做母親的女人了,而且是教育部的部長。”



    “哪有管國家教育的主管人員,在床上,叫得那么淫蕩著,這樣的事情,要是被學生們知道了,還不要笑死我了,說我是有史以來最淫蕩的女教育部長了。”



    李悅想著自己的身份。



    對于和張云的接觸,就顯得更是不能自己了。



    張云在房間里,和于淼還有李悅又說道了幾句。



    就站在了病房的陽臺外面,抽煙去了。



    留著自己的女人們,和于淼還有李悅聊著。



    因為張云的關系,房間里的六個女人,都是客客氣氣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聊著。



    雖然一開始聽起來有些假著,但大家畢竟都是真心接觸著,所以很快這六個女人,就打成一片,聊開了。



    張云在病房的外面,抽了幾根煙后。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



    就走進了病房,給躺在病床上的洪院士,進行了一翻粗步的檢查。



    如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值班的醫生和軍方派駐在這里的醫生一樣。



    檢查的結果,讓人感覺驚奇著。



    洪院士的生命體征,不僅沒有比手術前弱化,反而強化了一些。



    一般的病人,一個大手術后,身體的體征,總是會弱化一些的。



    年紀越大的病人,越是如此。



    可是洪院士的身體體征,卻顯得相反著。



    才剛剛完成了這個手術,生命體征就開始恢復了起來。



    “怪不得那些檢查過的醫生,都說洪院士好像沒開過刀的感覺,原來如此啊。”



    感受著洪院士身體的情況。



    張云嘴里微微一笑著,對于自己的手術能力,有了進一步的認識。



    張云在房間里,檢查著洪院士的生命體征。



    那房間里,閑聊在一起的六個女人。



    目光時不時著,往張云的身上瞟著。



    越月和嬌若雨,看著張云的目光,顯得最坦然。



    就是愛妻的目光著。



    林敏和龍語,看向張云的目光,顯得有些小害羞著。



    像是小情人的目光,還不敢跟張云太熱烈著。



    李悅母女倆,看向張云的目光,女兒于淼顯得坦然著。



    看著張云的時候,小鼻子頂了頂著,顯得很可愛很調皮的樣子。



    母親李悅的話,對著張云的時候,臉上顯得很害羞著,像個小姑娘一樣害羞著。



    雙頰上,像是火燒過一般,紅紅著。



    看著這樣屋子里的六個女人,張云的賊心動著。



    “最好在回云都市前,把這六個全部收了,至于收了以后,怎么安排,那就好說了,畢竟收了的女人,那就是聽話的女人,我說什么,她們就得什么著。”



    想著這樣的事情,張云的臉上賊賊的笑著。



    正想找個借口,殺入這六個女人之中,和她們說道說道著。



    張云的手機,忽然響了。



    激烈的音樂聲,從張云的手機中發出著。



    為了不影響洪院士的休息,張云捂著手機,朝著外面的陽臺走去著。



    同時看了看自己手機中的來電顯示。



    “老爸。”



    看著來電顯示的號碼,是自己的父親。



    張云嘴里嘀咕了一聲。



    “老爸找我什么事情啊?”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走到了外面的陽臺,接了這個電話。



    “喂……爸……”



    張云主動說道著。



    “你在京都市的手術,完成的很順利。”



    張云的父親,嘴里顯得高興著。



    “恩,蠻順利的。”



    “順利就好,順利就好啊。”



    張云的父親,在電話里嘀咕著。



    不知道,想說些什么著。



    張云聽得出來,自己的父親,給自己來這個電話,不光是為了恭喜自己著。



    “肯定還有什么事情著。”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爸!有什么事情,你說吧,我是你兒子,對兒子說事情,有什么好疑慮的。”



    “呵呵……呵呵……”



    張云的父親,聽了張云的話,嘴里干笑著。



    “我這事情,你媽不知道。”



    張云的父親,先是無奈了一聲。



    “我說了以后,你可不許告訴你媽啊。”



    張云聽著自己父親,這樣的話,腦海里咯噔了一下。



    心里暗暗了一句——老爸有奸情。



    想著這樣的可能,張云嘴里笑得很開心著。



    “放心吧,爸,我一定給你保守秘密。”



    能聽老爸的奸情,張云自然樂意著。



    所以嘴里忙是對自己的父親保證著。



    “是這樣的,我年輕的時候,有一段時間也做過生意,是個小老板,也算是社會上有臉面的男人,而且是在云都市做生意著,那時候你媽還在鄉下,照顧著你爺爺和奶奶,還有你兩個姐姐的生活,沒跟在我身邊,后來做了幾年生意后,規模還蠻大著,所以就在幾個生意場朋友的慫恿下,認識了兩個云都市的女孩,是一對姐妹,那對姐妹,見我是能力不錯的一個老板,人也蠻好著,就沒對我提什么要求著,就跟了我,當了我的情婦,這事,你媽不知道。”



    張云的父親,在電話里,娓娓道來著。



    張云聽著,也很入神。



    “沒想到,老爸還有這樣一段風流史。”



    張云一邊聽著,心里一邊樂著。



    “怪不得如今我這么風流著,敢情都是從老爸那里傳來的。”



    “本來的話,我想著過年的時候,就把這對姐妹花收了,因為這對姐妹花,跟我沒多久,肚子就被我搞大了,那樣的情況下,我想給她們一個交代著,加上那時候我的生意,確實做得可以,我想你媽那里,也不會阻止我,找兩個小老婆著,哪想,沒到年底,我在云都市的生意,因為被一個朋友騙了很多的錢款的關系,徹底完了,成了一個無業游民著。”



    張云的父親,把話說道這里,嘴里哽咽了起來。



    “那對姐妹花,看著我這樣的情況,知道我要是再收了她們姐妹倆的話,我肯定是負擔不起這個生活壓力的,所以就并沒有繼續纏著我,而是頂著各自好幾個月大的肚子,主動離開了我。”



    “這件事情,是你爸這幾十年來,最痛的一根心刺,以前沒錢沒能力著,所以就一直無法查找這對姐妹花的下落,也無法給她們一些補償著,現在你有了一些錢,也給了我很多,所以我就請了常州市里的一個私家偵探公司,幫我查找了一下這對姐妹花的情況,得到的結果,竟然她們兩個,都來到了京都市生活,而且這對姐妹花,把曾經我下種的兩個女兒也生下來了。”



    聽到這里,張云臉上吃驚著。



    “你的兩個女兒,爸,那就是說,我除了有大姐和二姐外,我還有三姐和四姐。”



    張云顯得沒想到著。



    “對,從血緣上來說,確實這么個關系,那對姐妹花,你叫她們二媽和三媽,也是可以的,那兩個女兒的話,也算是你同父異母的兩個姐姐。”



    張云的父親回答著。



    “我咧個去,原來老爸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啊。”



    張云聽著這些信息,心里暗暗了一句。



    “爸!那你打算怎么辦啊?是你過來親自接她們回去住,給你繼續當小老婆著,還是讓兒子,給她們一筆錢,算是補償你年輕時,對她們母女的虧欠。”



    張云問著自己的父親。



    “你這死什么呢?我傷她們母女這么深,怎么可能還把她們接回來著,再說了,這樣的事情,你媽能答應啊。”



    “雖然咱家現在是有錢了,可那錢,是因為你的關系才有的,所以家里能夠有權利娶三妻四妾的男人,只能是你著,我是不可以的。”



    電話里,張云的父親說道著張云。



    “呵呵,知道了,爸,那給她們一些錢吧,你說多少比較合適,到時候,我親自去送吧。”



    張云說著這樣的話,心里笑著。



    “哎,老爸惹得事,還要我來擺平,呵呵,這屁事……”



    張云雖然樂著。



    但對于自己的兩位同父異母的姐姐,還是挺想見的。



    畢竟是姐姐嘛,雖然不是從小生活在一起長大的,但是血管里,流淌的是同宗的鮮血。



    自然是親著。



    “從偵查公司哪里得到的情況,說她們兩對母女,現在還是生活在一起著,生活的情況,也還可以。”



    “你那三媽和四媽開了一間模特教室,招收著一些社會上的女孩子,當模特著,你那三姐和四姐的話,是京都市航空公司的空姐,雖然她們四個,生活不是大富大貴著,但一般人的生活,她們還是有的。”



    “所以你就給她們送五百萬吧,讓她們四個,可以在京都市比較好的地段,先買下一套小型的房子,把首付給付了。”



    “也好讓她們四個,在京都市立足下去。”



    “這,好吧。”



    張云點了點頭,爽快答應著。



    五百萬,其實對于一些社會上的富豪們來說,都是顯得很重要著,不會輕易為什么事情付出著。



    但是在自己父親的孽債面前,張云還是愿意付出著。



    “兩個是小媽,兩個是姐姐,家里對她們的虧欠,確實很多著,這點錢不算什么,只要以后可以的話,我每年給她們那么多,都是行的,畢竟她們也是我的親人嘛。”



    張云心里重著親情,所以感覺自己父親欠下的責任,自己能擔負的,自然要擔負著。



    “只是不要搞成向三個姑姑的情況那樣,就行了。”



    “明明是幫老媽,去救三個姑姑的,可是救到后來,三個姑姑,就成了自己的女人,其中兩個,肚子里還有了我的孩子,這事鬧的。”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自己三個姑姑的事情,無奈搖頭著。



    “可不要幫兩位小媽兩位姐姐忙,幫到后來,讓兩位小媽和兩位姐姐,也給我懷上了孩子。”



    張云想著這樣的事情,感覺還是很有可能著。



    在地球世界,這樣離奇的事情,是很難發生的,但是在快活世界,這樣的事情,只要一個控制不好,就會泛濫起來。



    “小媽給我壞了孩子,兩個姐姐又給我懷了孩子,那樣的情況,就太亂了,別人看來,把這樣的事情,都是當成了一件大喜事來看著,還要恭喜我來著,我看著,就感覺苦逼著。”



    “怎么可以和自己的小媽還有兩個姐姐,發生那樣的事情嘛。”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就勸著自己——幫歸幫,畢竟你也算是她們半個兒子還有弟弟著。



    “你小子生活如今好了,幫自己的小媽和姐姐一下,那是自然著,但是幫也只是金錢上的幫,不能是感情上也幫著。”



    “幫著,幫著,更不能幫到床上去。”



    “小媽的感情和兩個姐姐的感情,我要心里明確,是跟我一點毛關系也沒有著。”



    張云心里認為著。



    心里也是一再肯定著。



    “這一點,我一定要堅持著。”



    “聽見了嘛,小淫棍……”



    張云對自己身下褲頭里的玩意,說了一句。



    “別見了小媽和姐姐后,就急著出來,搖頭晃腦著,你要是敢出來,我讓你一個月,不近女色,鱉死你。”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