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69章 好兒子

第169章 好兒子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時間滴答,滴答的過去著。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時間到達兩個小時又十分鐘的時候,人們看著張云手中的手術刀,開始進行縫合了。



    眾人的心情,也就開始慢慢放下了。



    “要結束了,要結束了。”



    觀摩臺上的于淼,心里暗暗想著。



    目光看著張云的時候,除了崇敬的感覺外,更多了幾分感恩。



    因為她感覺到了,自己爺爺的生命,在對方的手術刀下,得到了延續。



    “這個男人,真不錯。”



    于淼心里暗暗想著。



    “也……”



    也在同時,站在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醫務會議室你的越月。



    因為明白著手術的程序。



    當看到張云把手中的手術刀放下的時候,她知道,自己男人的手術,完全成功了。



    越月也是一個,很精通外科手術的醫生。



    所以她的判斷,比會議室里的很多人,都提前了幾秒的時間。



    當越月激動的話,一說完。



    整個京都市醫務會議室里面的醫生,都站起來鼓掌著。



    從來沒有見過的手術刀法,第一次在國內最精英的一群醫生面前展現了出來。



    對于這樣的手術刀法展現,這些精英醫生們,都是感激著。



    因為讓他們開眼了,讓他們明白,什么才是精英醫生的最高境界。



    站在京都市醫務會議室里面的醫生,一個個崇敬的目光,看著視頻攝像頭中,這個年輕醫生——張云。



    偶像的魅力,一時間就在這個年輕的醫生身上,無限展現著。



    通過無線絡連接到云都市的視頻畫面,慢了幾秒鐘,在云都市第三人民會議室內展現著。



    當張云把手中手術刀放下的那一刻。



    無數在座的醫生,都站起了起來吶喊著。



    “也……”



    一副勝利者的樣子,在他們臉上展現著。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派出去的張云,在另外兩家對手醫院的比試下,獲得了這次手術的機會。



    而且張云以漂亮的手法,把這個手術,圓滿的完成了。



    這樣的一件事情,不僅代表著張云一個人的勝利,也代表著整個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勝利。



    將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往國內第一胸腦外科手術醫院的位置上,推了一大步。



    一個實實在在的大步。



    云都市醫院醫生,在這樣的情況下,顯得高興,顯得興奮,那是不言而喻著。



    就連一向穩重的曹云德和越進,臉上也展現出了,感動的神情。



    曹云德和越進,雖然一路斗著,但是他們的心中,也有哪個夢想。



    把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往國內第一胸腦外科醫院的方向,推進的夢想。



    為著這個夢想,曹云德和越進一直努力著。



    可是結果,總是和國內另外兩家這方面能力出眾的醫院,平分秋色著,誰也占不了鰲頭。



    可是這次,張云的完美表現,終于讓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在這個醫院終極目標前,獲得了一個很良好的開端。



    讓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踩在了這兩家醫院的腦袋上。



    醫院的周書記,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沒讓自己落下眼淚著。



    不過他看著視頻中的張云時,心里卻是滿懷感激著。



    “真不錯,這小子。”



    會議室里面,真心關心自己醫院發展的醫生們,都笑著,都興奮著。



    這樣的場景,倒讓坐在醫院后排位置上的,張云的老婆們和張云的老媽,顯得手足無措著。



    她們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自己的老公,會給醫院,帶來如此的激情。



    醫院的老書記,帶著醫院的一干領導,在興奮過后,恭敬著表情,朝著醫院后排位置上的張云的母親和張云的老婆們,走了過去。



    “大姐,生了一個好兒子啊。”



    醫院的老書記,握著張云母親的手,激動著。



    “哎,哎,哎……”



    張云的母親,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你是張云的大老婆吧。”



    老書記感謝過了張云的母親,轉到了李琴這里。



    用力握著李琴的手。



    “謝謝你們的支持啊,讓張云可以全力在醫院工作上,發揮著自己的實力。”



    老書記說著話,不管張云的大老婆,還是小老婆著,一個個握手了過去。



    老書記的身后,跟著醫院的院長和副院長們,還有各科室的主要領導們。



    對著張云的家屬,一個個真誠感激著。



    “沒有你們的支持,就沒有張醫生的現在,更沒有我們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這么風光的時候。”



    醫院老書記,嘴里的話,動情著。



    說得張云的老媽和老婆們,一個個不好意思著。



    就連剛剛跟了張云的小雪和小羽,都是感覺異常不好意思著。



    小小的身體里面,因為這樣的一個場景,心里而滿足著。



    “原來給舅舅當老婆,這么好啊。”



    小雪心里暗暗想著。



    “舅舅可真厲害,這么多大領導,都感謝著這些舅媽們,就連我也感謝著,我又沒給舅舅做出什么貢獻著,不像舅媽她們,時常給舅舅騎著,讓舅舅身心爽著,才會讓舅舅有這樣出色的工作。”



    小羽想著這些,臉上微微紅著。



    “我要是給舅舅騎了,讓舅舅舒服了,那醫院的領導,對我的感謝,才是名至實歸的嘛。”



    張云不知道,自己在京都市醫院,特殊手術室內,完成的一個手術。



    會造成外面那么多的連鎖反應。



    他雖然很激動著,但感覺只是自己完成了一個稍微有些難度的手術而已。



    任務完成了,國家和軍方的托付,自己也完成了。



    算是完成了一個合格公民,該做得事情。



    張云在手術準備室內,把身上的手術服,換掉著。



    看著手術準備室外,太多的人影晃動著。



    張云就沒直接出去著,而是靠著手術準備室的門口墻壁,點了一個煙抽著。



    嘴里吞云吐霧著。



    同時示意著,手術準備室里面,那些同樣換著手術服的助理女醫生和女護士們一下。



    問著她們介意不介意自己抽煙著。



    張云知道,自己此時的身份不同著。



    說句不好聽的,把眼前的手術準備室門保險住后,把眼前這一批女助理醫生和女助理護士,全部給強奸了,也不會有什么太大問題著,只要自己事后認賬就行了。



    雖然身份已經達到了這樣的一種高度,但是張云還是顯得很謙卑著。



    對著手術準備室內的這些女孩們,詢問著自己可不可以抽煙的問題。



    把這些女孩,當女人看著,而不是一件物品著。



    這些女孩們,都是微笑表示同意著。



    換著身上衣服的時候,也大多是故意露著身上的小點,引誘著張云。



    對于這樣的事情,張云視若無睹著。



    張云雖然好色,但那些色可以好,那些色不可以好,張云心里明白著。



    張云抽了兩根香煙后,看著手術準備室的女孩,都換好了衣服離開了。



    自己的話就掐滅了手中的香煙。



    也推門而出著。



    一時間,門外長槍短炮著,好幾個攝像機和好幾個照相機對著張云。



    卡卡卡……閃關燈的閃爍,讓張云多少有些不適應著。



    一些詢問的聲音,也對著張云發出著。



    “張醫生,請問你完成了洪院士的手術后,將來在京都市有什么打算沒有?”



    “愿意在京都市組建自己的第二家庭嘛?”



    有漂亮的女記者直接問著張云。



    聽著這樣的問話,張云看了看遠處的林敏和龍語。



    她們兩個是負責這次手術安保工作的,所以張云想讓她們兩個,幫自己把這些記者給趕走著。



    可是此時此刻,洪院士的手術已經完成了。



    在醫院的特殊病區,休養幾天后,軍方就會派直升機,把他接到安保程度更加嚴密的軍區醫院。



    有著這樣的原因,此時醫院內,針對洪院士的安全級別,也就降低了。



    所以這種本來不可以進來的電視臺記者,也是能進來著。



    加上對于張云在京都市安排第二家庭的事情,林敏和龍語,也是很在意的,所以她們兩女,就不打算阻止著這個女記者的發問。



    想看看,張云具體的回應,到底是什么。



    “在京都市組建自己的家庭,那是自己在京都市,是不是有醫院接納我決定的,現在的話,還沒有什么醫院跟我接觸著,所以這個問題,我暫時也不能回答著。”



    張云把皮球,踢回了那個女記者的身上。



    可是那女記者也不是吃素的,她訪問過的名人,不知有多少著。



    聽著張云的回答,女記者忙是說道——據說京都市已經有很多大醫院,在得到了,你完成這個手術后,打算挖你的情況。



    “據說……”



    張云暗暗一笑。



    “據說你說得事情,都是不靠譜的。”



    張云開了女記者一句玩笑后,就從長槍短炮中擠了出去,朝著醫院特殊病區內走去著。



    在那特殊病區的門口,林敏和龍語,越月和嬌若雨,都等在那里。



    記者們的目光,都是毒辣著。



    當張云的手臂,挽住嬌若雨的腰肢時,這個一直躲藏在越月身后的女子,是何人,他們馬上看出來了。



    “是嬌若雨,這個張云醫生的女朋友,竟然是嬌若雨。”



    比發現外星人都激動的聲音,從不少記者的嘴里發出著。



    無數的長槍短炮,朝著武警把守的警衛隊伍中,沖擊了過去。



    就想把嬌若雨被張云揉住的情形,給拍下來。



    嬌若雨似乎也很給面子著,在轉過通道轉角的時候,甩了甩頭,回眸一笑著。



    那一笑,無數的快門按了下去。



    卡卡卡著,把她的笑容,給記錄了下來。



    “拍到了,拍到了。”



    攝像記者,看著自己鏡頭中的留影,一個個興奮著,拿出手機給自己的主編打著電話。



    同時通過著各種方式,把自己拍下的照片和視頻,往自己的公司傳送著。



    想要盡快報道出來。



    這些過來采訪張云的記者們,感覺自己像是中了頭獎一般,顯得興奮著。



    “采訪一個剛剛出道的名醫,竟然卻中了頭獎,全國男人眼中,最想要娶的老婆——嬌若雨,竟然心有歸宿了,不僅心有歸屬了,從剛才的情況看,人也有歸屬了吧。”



    想著這樣的事情,往自己公司發送照片信息的男攝像師。



    心里為著自己采訪到了這樣的新聞素材,而高興著。



    卻為自己痛失了心里,最夢想得到一個女人的情況,而悲傷著。



    “哎……嬌若雨啊嬌若雨,你怎么可以嫁人嘛,你可是我們全國男人,最愛的女人了,你就該給全國男人一個念想著,一直單著,如今你這一嫁人,多少男人要為你心碎啊,你的老公,也會成為上咒罵的對象。”



    “什么男人嘛,雖然是名醫,怎么可以騎我們的嬌若雨嘛,就是再偉大的名醫,再有能力的男人,也不可以的。”



    男攝像師,想著這些,就恨不得把自己手中照相機,給扔在了地上。



    “這個男人就是禽獸,就是畜生,竟然騎我們的嬌若雨,我毀了你的心,都有了。”



    男攝影師,心里怨恨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