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68章 舅舅好棒

第168章 舅舅好棒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媽媽的胸部大著,我的胸部也大著,我們這樣的母女,抱在一起,怎么可以嘛,我和媽媽的胸部摩擦在一起,肯定敏感的不行著。”



    于淼心里為難著。



    害羞著看了一眼旁邊的老媽。



    李悅的話,也顯得無奈著。



    自小自己的一些大事情和自己女兒的一些大事情,都是自己老爸拍板的。



    他一旦拍板了,那就沒有任何反悔的余地了,一定要聽他的。



    “可是這樣的事情。”



    李悅心里為難著。



    “我都快四十五歲的女人了,還給張醫生這樣年輕的醫生當老婆,老爸這不是太為難我們了吧,叫我們怎么當這夫妻啊,我都可以當張醫生嬸嬸了。”



    李悅感覺這樣的事情,太不靠譜著。



    可是想跟自己的父親,說道幾句的話,心里又沒勇氣著。



    李悅可是太清楚自己父親的脾氣了。



    他決定的事情,那就是事實著。



    絕不容許他人更改著。



    “哎,父親也太胡來了。”



    李悅想不出什么辦法來,心里只能是無奈了一句。



    “到時候再說吧,女兒和他的事情,可以湊合著,我嘛,就不要湊合這樣的事情了。”



    檢查完畢洪院士的身體情況后,張云的心情顯得很輕松著。



    特別是知道了,自己小姑媽,有望從拍賣公司救出來的消息后。



    張云的心情,顯得特別開心著。



    帶著這樣的一份好心情,張云開始和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從全國召集來的專家醫生們,討論起了洪院士的手術方案。



    因為張云在昨晚的手術臺上,表現的能力過分凸出了。



    所以這討論出來的手術方案,很多都是在張云的建議下設定的。



    完全是以張云的喜好,完成的一個手術方案。



    看著這樣的一個手術方案,張云對于洪院士的手術情況,顯得也更有信心著。



    同時的話,張云獲得了給洪院士動手術的消息,也傳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那邊。



    得到了這樣的消息后,自己老婆們恭喜的短消息,發了不知多少條著。



    張云的手機,從早上開始,就沒停止響過。



    張云也不能一一回著,只能是群發著回復。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領導們,自然也是給張云來著電話,恭喜著張云,也感謝張云。



    恭喜張云獲得了這樣的一個機會,感謝著張云給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爭光了。



    同時醫院的領導,多少也許諾了張云一些好處著。



    幾百萬的獎金,還有就是張云回來后,就給張云提升成,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副主任醫師。



    張云本來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身份是實習醫生,按理說,在醫院轉正后,那就是醫院的正式醫生。



    不可能一步就跨入到副主任醫師的級別。



    但是張云這個醫生,實在是太特殊了一點。



    短短時間之內,依靠著自己的手術能力。



    在全國胸腦外科手術界,就打出了名號。



    甚至和一些國內,知名的胸腦外科手術界的名醫,在名聲上,都有得一拼著。



    加上這一次,洪院士的手術比試。



    張云的表現,一下子擊垮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在胸腦外科手術方面,在國內的兩家主要對手醫院派出來的知名醫生。



    這樣的一個表現,對于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知名度,是一個巨大的廣告。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就是投入億元廣告費,都沒有這樣的效果著。



    在這些情況的累積下,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給張云一個副主任醫師的職稱,那還算是少的。



    醫院的很多領導,其實都建議,讓張云直接成為主任醫師著,讓張云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vip病區里,開辟第三個胸腦外科科室著。



    不過這樣的情況,被曹云德知道了后。



    曹云德直接反對著。



    說不能給張云這樣的待遇。



    曹云德是誰,那是張云的師傅。



    張云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最尊重的人。



    曹云德只要說了這話,那就是代表張云說得。



    所以在曹云德這樣的話下,張云的職稱,就變成了副主任醫師的職稱。



    這樣的事情,張云也從自己的老婆那里知道了。



    張云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師傅,為什么會這樣做。



    但是張云選擇完全贊同著。



    因為那是他師傅決定的事情。



    他就認為有道理著,對張云打小報告的李琴,還被張云臭罵了幾句。



    說李琴要對自己的師傅,尊敬著,不要腦子里就想著地位和錢著。



    當然,張云選擇批評自己老婆的方式,也是很到位著。



    李琴是張云家里的大老婆,主事著,云都市的家。



    遇到什么事情,幾乎都是她給拿主意著,常州市的家,一些比較重大的,麗榮那邊,也會向李琴定期匯報著。



    畢竟常州市的家,只是張云在云都市家的附屬家庭,云都市的大老婆有權制約著這個家庭的一些事情著。



    這樣的一個大老婆,張云自然不能太打擊了她管理家庭的信心。



    和風細雨下,說得李琴也是頻頻點頭著,表示明白著自己老公的心情。



    對于自己成為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副主任醫師的事情,張云自然顯得高興著。



    不過張云也不是特別的高興。



    因為這是可以預判到的。



    張云只要在胸腦外科手術界,做出一次次精彩的手術。



    把別的外科手術醫生,認為很難的手術,一次次的精彩完成著。



    那什么副主任醫師,主任醫師,甚至醫院的院長,副院長崗位,遲早都會降臨到張云的頭上。



    “那些,遲早都是我的。”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想著這些,張云同時準備起了,今晚對于洪院士的手術。



    一旦決定了,洪院士主刀醫生的人選,那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方面,也就不再耽擱了。



    直接把手術的時間,選在了今晚。



    對于這個手術時間,派駐在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的軍方代表,也點頭表示同意了。



    因為不是一般人的手術,醫院方面參與的人員,一個個都顯得很激動又緊張著。



    張云的話,倒是報著一顆尋常心。



    在洪院士的手術房內,和洪院士聊著天,也和洪院士的女兒孫女開著一些玩笑著。



    不過不知道怎么回事,上午的時候,還對張云,顯得很親切著,洪院士的女兒和孫女,到了下午時,就顯得和張云和疏遠著。



    特別是那洪院士的孫女于淼。



    對著張云的時候,還顯得很害羞的樣子。



    一見到張云的時候,小臉就微微紅著。



    沒說幾句話,就害羞著離開了張云。



    根本沒有上午那種,對張云說笑的感覺。



    “這……”



    張云顯得不明白著,不過看不明白的事情,在自己沒時間了解的情況下。



    張云也無心想去了解著。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



    張云就示意著,病房里的護士們,把洪院士往洪院士的特殊病區內的手術室里,推了過去。



    “小云,就拜托你了。”



    一直說笑著的洪院士,此時的神情,也顯得微微緊張著。



    在生命面前,沒有一個人,能灑脫著。



    包括洪院士。



    “放心吧,洪老,有我呢。”



    張云給這個老人,鼓勵著。



    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著。



    看著洪院士的離開,還有他女兒和孫女跟隨而去的身影。



    張云站在空置的病房內,長長著舒了一口氣。



    “媽的,第一次感覺到了,手術時的緊張。”



    張云心里暗暗說著。



    “別多想,別多想,雖然對方身份特殊,但是他的身體,和普通人的身體,都是一樣的,所以我只要發揮平常的手術能力就行了。”



    張云安慰著自己的心情。



    讓自己放松著。



    張云站在病房內,深呼吸了幾口后。



    嘴里還大喊了一聲——啊……



    然后就走出了病房,朝著手術準備室走了進去。



    “一定能順利著,一定著。”



    張云一邊朝著手術準備室里面走著,一邊給自己打氣著。



    張云在手術準備室,完成了自己的手術準備。



    然后帶著一批女助理醫生和女助理護士,進入了,洪院士的手術病房。



    開始了自己對于洪院士的手術。



    手術臺上的手術,默默進行著。



    張云的額頭上,不知道為他擦汗的護士,擦掉了多少的紙巾。



    身下裝紙巾的垃圾桶,在半個小時之內,就幾乎裝滿了這種濕漉漉的紙巾著。



    胸部依然趴在觀摩臺玻璃上的于淼和李悅,此時的心情,已經沒有昨晚顯得那么輕松著。



    雖然說,動著手術刀的那個男人,手中的手術刀,依然像昨晚那般輕靈著。



    可是躺在手術臺上的病人,換成了自己的父親,換成了自己的爺爺。



    和自己身體里的血脈聯系,讓兩女的心,揪到了嗓子眼處。



    每一次張云手中的手術刀劃過,就像是劃在了她們母女身上一般著。



    讓她們感覺窒息著。



    在手術室的門口。



    林敏和龍語還有越進和嬌若雨,站在一起,看著醫院醫務室內,視屏的直播展現。



    心情也是緊張到了極點。



    四女雖然還不是姐妹,但在張云這樣一個特殊的時刻,情緒把她們推到了一起,成為了真正姐妹的樣子。



    彼此安慰著。



    因為四女的心中是想通著,她們的心里,共同裝著張云這個男人。



    “小云,一定要成功啊。”



    林敏和龍語心里暗暗說著。



    “老公,努力。”



    越進和嬌若雨,對著視頻中的那個男人,心里期盼著。



    同樣的,這個手術視頻,也被傳輸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醫務會議室中。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大大小小領導,包括張云的妻子們,也都是緊張的看著。



    張云的妻子們,有張云的母親帶領著。



    小手牽在一起著。



    默默祈禱著。



    目光看著屏幕上的情況,神情顯得緊張著。



    李琴和單小蜜,坐在婆婆的身旁。



    安慰著婆婆的緊張心情。



    “婆婆,小云一定能行的。”



    李琴嘴里暗暗說著。



    自己的心里也是緊張死了。



    在李琴和單小蜜的身邊,徐一一,美云和美青。張曼和張玉,還有在受到了市政府壓力后,直接以一百萬的資金,從拍賣公司拍回來的張云的小姑媽張芬。



    一一坐在那里。



    另外張云的丈母娘玉芬和盧小小,魚龍兵的兩個老媽,現在是張云妻子的,十香珠和十允兒姐妹倆。



    另外的話,張云去了京都市后,從常州市老家,有張云的兩個親姐姐送過來的小侄女小雪和小羽,也在張云的老婆隊伍中。



    默默看著屏幕中,張云的手術情況。



    張云的這些老婆們,都是緊張著。



    就連剛剛住到張云家沒多久的小羽和小雪,都是顯得異常緊張著。



    “舅舅老公,他能行嘛?他能完成這個手術嘛?”



    小羽心里暗暗想著。



    “舅舅,老公。”



    小雪的話,還有些適應不了,自己的舅舅,成為了自己老公的事情。



    “舅舅成了老公,是要和小雪一塊睡覺的,這……”



    說不懂,還有些懂著的小雪,想著和男人一塊睡覺的事情,小臉就微微紅暈著。



    “這……真的可以嘛,和舅舅一塊睡著。”



    小雪傻傻的想著。



    和周圍張云的妻子們,顯得不一樣著,不是想著張云手術的事情著。



    但同樣的是——很緊張,很緊張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