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67章 姐妻

第167章 姐妻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沒了于淼母女倆的挑逗。



    張云的心情,終于平靜了一些。



    不過在平靜中,也是有幾分失落著。



    被如此大胸的母女花挑逗著,那個男人會不愿意著。



    張云自然也是很喜歡著。



    張云來到了洪院士的身邊,好好查看了一下洪院士身體上的情況。



    臉上的表情,也努力平靜著。



    “我那小孫女蠻調皮的吧。”



    洪院士趁著跟張云接近的機會,對張云說道著。



    “還可以吧,我倒是感覺,她性格蠻爽朗著。”



    張云一邊說著,一邊看著洪院士身上的情況。



    “是嘛,那你喜歡性格爽朗的女孩子嘛?”



    洪院士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問了張云這一句話。



    “這……洪老,你這話是……”



    張云不好意思的說著。



    “就是問問,你直接說就行了。”



    洪院士沒點破著,示意著張云。



    “噢!女孩子的性格,是千奇百怪著,身為一個社會上的精英男士,他家庭的命運,就是要組建一個數量眾多的妻妾家庭,為了保持自己對于家庭妻妾的喜好程度,在這個家庭里,安排不同身份的妻子和不同性格的妻子,那是作為一個丈夫的責任。”



    張云認真的回答著。



    “我還小,但是我覺得這樣的一個家庭原則,是老人們摸索出來的,肯定是有它的道理存在著。”



    “所以像于淼小姐這樣性格的女孩子,娶在自己的家里,也是對自己家庭的一種潤滑。”



    “所以我覺得這樣性格的女孩子,是很不錯的,對社會,對家庭,都有幫助著。”



    張云的話,才說完。



    洪院士就不停點頭著。



    “好呀,小子,如今社會上,能像你這樣有公德心的男人,已經不多了。”



    “社會上的精英男士,都該有你這樣的想法,把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就要放在自己家庭的經營上。”



    洪院士說著話,異常欣賞的目光看著張云。



    “本來的話,看著你年輕,我還有些怕著,怕讓你對我動了手術,會有什么不妥著,但是聽了你剛才的見解,我對你的手術能力,就完全放下心了,人品好,手術品德才好嘛。”



    洪院士拍著張云的肩膀,對張云笑著。



    “小伙子,不錯,不錯啊。”



    洪院士一時間,顯得對張云異常滿意著。



    張云被洪院士這么一說,自己也不好意思了起來。



    一邊的于淼和李悅,看到這樣的情況,嘴里也是笑著。



    “爺爺竟然這么欣賞這小子。”



    于淼顯得沒想到著。



    “爸也真是的,比以前欣賞我家那口子的樣子,還要欣賞著這張醫生。”



    李悅看著眼前的情形,想起了自己家,幾年前因為車禍死掉的丈夫。



    想著他,李悅臉上一陣難色著。



    想當初,自己嫁給對方,也是因為自己父親的點頭,才正式結合的。



    如今自己的父親,對于張云的欣賞,明顯超過了自己死去的亡夫。



    看著這樣的情況,李悅感覺,自己女兒于淼嫁給張云的事情,就顯得更加靠譜了。



    因為在李悅的家族里,自己的父親,那就是一言九鼎的人物。



    沒他發話,她女兒的婚事,就不能成著。



    不過他一旦點頭,那自己的女兒,就只能嫁給張云了。



    張云給洪院士檢查完了身體,陪在洪院士的身邊,又聊了一些家常著。



    難得老人家這么欣賞自己,張云的話,也是把自己的心扉,坦誠給了對方。



    把關于自己的很多事情,都說給了他聽著。



    聽著張云家里的情況以及一些興趣愛好著,洪院士不停點頭著。



    聽到張云最近一段日子以來,為著自己小姑媽的事情,而奔波著。



    聽到這里,洪院士也是蠻感動著。



    “你大姑媽和二姑媽,都給你懷上了。”



    洪院士問著張云。



    “恩……”



    張云蠻不好意思著。



    自己的大姑媽和二姑媽才跟了自己幾天,自己就把她們的肚子搞大了,這樣的情況,讓人一聽,就以為張云是個喜歡親人老婆的男人。



    張云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就顯得不好意思著。



    看著張云臉上的臉色。



    坐在一邊陪著于淼還有李悅,嘴里都是笑著。



    “媽,瞧他那樣,把自己的兩個姑媽,肚子搞大了,還這么害羞著。”



    于淼為著張云的靦腆,嘴里笑著。



    “我可是碰到了好多小子,為了自己把自己老媽肚子搞大的事情,到處炫耀著,就怕沒人知道著,他可好,兩個姑媽的事情,就讓他感覺不好意思了起來。”



    聽著自己女兒的話,李悅也是一翻感慨著。



    “想當初你爸,也是這么一個性子,為了跟家族里兩個姐姐的婚事,不好意思了好半年呢?后來那兩個姐姐的肚子,被他搞大了,這才稍微適應了一些,敢在自己朋友面前,承認她們兩個是自己的姐妻著。”



    “對呀,這小子確實有些像老爸著,樣子上雖然有差別著,性格上卻特像著。”



    聽著自己媽媽的話,于淼嘴里呵呵笑著。



    “媽!爸也去了好幾年了,你也該想自己的婚事了。”



    聽著自己女兒的話,李悅白了她一眼。



    “死丫頭說什么呢?他能合適我嘛?”



    “媽,我又沒說他能不能合適你的話,你咱這么急著表態了啊。”



    聽著自己母親的話,于淼忙是說道了起來。



    “死丫頭。”



    被自己的女人擺了一道,李悅也是害羞著。



    伸手掐著于淼手臂上的肉肉著。



    于淼母女倆在一邊鬧著。



    洪院士則是拿起了手機,打算打一個電話著。



    “既然你那兩個姑媽都跟了你,這小姑媽,就不能拉下著,畢竟是三姐妹著。”



    洪院士說著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我在云都市還是有些關系的,我給你求個情,讓人幫助一下吧。”



    “這……”



    聽著洪院士的話,張云吃驚著。



    “洪老,不用了,這次我要是對你的手術成功后,我手術得到的費用,一共是兩千萬,有了這些錢,我小姑媽的事情,應該能解決了。”



    “你也說了,你家里的老婆,好多都給你懷上了,可是家里那些老婆,卻還住在醫院提供的宿舍里,這樣可不行啊。”



    洪院士嘴里暗暗說著。



    “小夫妻們住在一起,房間小點就小點著,可要是加上孩子,那沒個大房子住著,會很不方便著,你這兩千萬,在云都市買個好一點的房子,頭期都不夠著。”



    洪院士說完話,手機就接通了。



    “喂!小云嘛?”



    洪院士嘴里暗暗說著。



    “我是你師傅李洪啊?”



    “噢,師傅啊,你不是在住院嘛,身體還好吧。”



    “還好,還好,你主持云都市市委的工作,也忙,寒暄的話,我就不跟你多說了,我就求你一件事情。”



    張云在洪院士的身邊,暗暗聽著——聽到主持市委工作那幾個字的時候,張云就知道,跟洪院士通話的人,到底是誰了。



    “竟然是云都市的市委書記,天那,這老頭的能力,也太強了一點吧。”



    張云顯得沒想到著。



    “你說,你說。”



    洪院士的手機中,發出了謙虛的聲音。



    接下來洪院士就把張云小姑媽的事情,跟對方說道了一翻。



    “噢,原來是你主刀醫生的事情啊,你放心,不為私情,為著國家著想,我這個忙,也會替你幫的,你就讓那主刀醫生放心吧,在他回到云都市前,他這個小姑媽,我一定把她安全送到家里去的。”



    電話里,云都市市委書記,保證著。



    聽著這樣的話,張云一時間,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這個老頭才好了。



    “這,這……這……”



    張云激動著,有些說不出來話來了。



    一邊的李悅和于淼,看著張云這樣的情況,嘴里也是呵呵笑著。



    在笑過之后,母女兩個,體會到了,張云重情的一面。



    “為了自己的小姑媽,看他那樣子,高興的差點就哭了。”



    李悅雖然是教育部的部長,身居高官著,但她也是一個女人。



    為著眼前的感動一幕,她眼眶紅著。



    “這小子,瞧他高興的樣子。”



    于淼的話,更是比她母親感動的更加厲害著,都偷偷抹著眼淚了。



    “洪老,我給你跪下吧。”



    張云真心對洪院士說道著。



    “跪啥跪,男人膝下有黃金。”



    洪院士笑著,把張云的身體扶住了。



    “你只好了,然后再答應我一件事情,你這個情啊,就算還了我了。”



    洪院士說著話,嘴里神秘一笑著。



    “好的,你放心,我一定把你病看好了,至于條件的話,到時候,你只管提著,我全部答應著。”



    張云拍著胸脯,保證著。



    對于眼前的這個老頭,也是真心感激著。



    沒想到,初級見面,對方就能幫自己這么一個大忙著。



    以前張云總是羨慕著自己的二師兄許一軍,手里關系多著。



    如今的話,他手中掌握的關系,可比許一軍的大了許多著。



    竟然可以輕易就把云都市市委書記這樣的大人物調動起來,這樣的關系,我的娘啊。



    張云顯得都有些無法相信著。



    “這他媽的,都快趕上國家主席的權利了。”



    張云心里暗暗認為著。



    張云又和洪院士說道了幾句后,就帶著興奮的心情,走出了洪院士的病房。



    張云一走,洪院士就把自己的女兒和孫女,招了過來。



    “爸,瞧你高興的,這張醫生雖然健談,但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啊。”



    李悅說道著自己的父親。



    洪院士的話,則是把自己的女兒和自己孫女的小手,抓在了手中。



    “你們看,這個張醫生的為人怎么樣?”



    洪院士對著兩女問著。



    “很好啊,爸。”



    李悅點著頭表示著,似乎對于自己父親此時的表情,在那里看到過一般。



    “挺好的,爺爺。”



    于淼也是點頭表示著。



    心里暗暗想著——爺爺該不會也像媽媽這樣,要慫恿人家和這個張醫生談戀愛吧。



    想著這些,于淼小臉微微紅著。



    “這個張醫生是蠻好的,可人家還沒表態著,我就主動上去表態了,算怎么回事啊?”



    于淼對于女孩子的矜持,還是看得很重著。



    “你們兩個看著滿意,就好。”



    聽著兩女的回答,洪院士嘴里笑著。



    “到時候我求他的事情,其實很簡單,就是把你們兩個,給我照顧好了。”



    洪院士這樣的話一說。



    于淼和李悅都顯得吃驚著。



    “爸(爺爺)”



    兩女幾乎同時喊著洪院士。



    “爸,我怎么可以啊,于淼跟他的話,還差不多。”



    此時此刻,李悅終于記起了,自己父親跟自己剛才那么認真說話的場面,是在那里發生過的。



    “就是把我托付給我家那口子時,對我說話的表情,幾乎一模一樣著。”



    李悅心里暗暗想著。



    “爺爺……你怎么跟媽媽一個意思啊,也讓人家跟他。”



    于淼晃著身體,一副害羞的樣子。



    胸前巨大的兩個,像是波浪一樣,在她胸口翻滾著。



    那誘惑的樣子,顯得無敵著。



    “這事別再說了,就這么訂了。”



    洪院士顯得強硬著。



    “到時候,手術完成了,我就會對他提的,他回云都市的時候,你們兩個,就跟著過去吧,至于名分不名分的,我相信,他不會虧待你們倆的。”



    李悅和于淼是知道洪院士的性格著。



    家里的大事,都是他拍板決定著。



    明白著這樣的事情,于淼似乎也認命著。



    “哎,爺爺也真是的,人家雖然喜歡,可這樣把孫女白送人家的事情,也太賤賣人家了。”



    想著自己的事情,于淼顯得無奈著。



    再看看身邊的媽媽,于淼心里感覺可笑又擔心著。



    “也不知道,媽媽能不能接受張醫生,要是接受的話,那我和媽媽,不就成了張醫生的母女妻了嘛,這……”



    想著這樣的話題,于淼顯得很害羞著。



    “跟媽媽抱在一起,被張醫生一塊騎著,這……”



    于淼想著這樣的事情,小臉紅得不行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