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66章 丈母娘看女婿

第166章 丈母娘看女婿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噢,是張醫生啊。”



    在自己女兒的提醒下,李悅認出了張云。



    “你好,你好。”



    李悅主動上來,握著張云的大手。



    臉上滿是甜美的笑容著。



    小手握動之間,她右邊的大奶,微微晃動著。



    上下起伏的樣子,顯得異常沉甸甸著。



    “哎,你好,你好。”



    看著這樣的大奶,張云也顯得很不好意思著。



    張云身邊的值班醫生,把張云引進病房后,自己就主動退了出去。



    只是留著兩個助理女護士跟在張云的身邊,讓張云單獨面對著,房間里的李悅和于淼。



    還有就是在病床上,睡眼朦朧的洪院士。



    李悅和于淼對張云的感覺,都是蠻好的。



    從小男權社會中長大著,對于有能力的男人,兩女都是一種崇拜的心里。



    看著張云的時候,都是一副恭敬的樣子。



    張云驚嘆于眼前母女倆,胸部的巨大后。



    神情微微恢復了一些。



    顯得平靜著,查看著手中的病歷資料。



    同時走到了洪院士的身邊。



    “幫洪院士扶一下身體。”



    張云對著身后的兩個女護士說道著。



    在張云的提醒下。



    那兩個女護士,就搖動著洪院士病床上的搖柄,把洪院士的身體,給搖動了起來。



    洪院士對于張云的感覺,還是蠻好的。



    “雖然這小伙子,一開始進來的時候,被我的女兒和小孫女給迷糊了一陣,不過現在看來的話,還是清醒著。”



    洪院士對于當今社會上的男人,想法還是很多的。



    “這些男人大部分,都被物欲橫流的社會,迷惑了心,只貪圖名利與美色著,不對自己的事業,有著很大的投入。”



    “這個年輕的醫生不錯,至少明白,事業才是一個男人的基礎,女人不過是男人事業上的潤色劑而已。”



    “你就是院方選定的,給我手術的醫生。”



    洪院士對著張云說道著。



    “對的,洪老。”



    張云對著洪院士的時候,顯得尊重著。



    對于國家的無限貢獻,讓張云對于這個老人,顯得欽佩著。



    同時的話,張云低著身,在洪院士的身上,用聽診器聽診著。



    洪院士身上的病,已經到了中度的后期。



    算是所有胸部手術中,一個相對難度比較大的手術。



    不過這樣的手術,放到平常一個富人的身上,顯得并不是很起眼著。



    但偏偏就產生在洪院士身上。



    因為他本身對于國家的重要性,讓他在得了這個病以后,得到了國家和軍方的全面關注。



    在這樣的關注下,對于主刀醫生來說,也是一種很強大的精神壓力著。



    不是很有心里素質或者說很有信心的醫生,是不敢對洪院士動刀著。



    軍方和國內專家組成的專家組,就是因為,張云在昨晚的手術中,表現出來的扔手術刀的那份信心。



    才一致選定了他。



    能在病人的胸腔里,拋著手術刀打發時間的醫生,這一份對于手術的自信,已經達到了超級滿棚的感覺。



    “真年輕啊。”



    洪院士暗暗說著,身體配合著張云的檢查。



    “爺爺,可別看他年輕,他手術的能力,可不要太厲害著,昨晚那么多專家,看著他手術的情況,都傻了眼,一個個像是打了興奮劑一般,后半夜的時候,還在鬼叫著呢。”



    于淼說著話,站到了張云的身邊。



    想著昨晚手術中的情況,臉上顯出了陶醉的感覺。



    對于有實力的男人,于淼和社會上別的普通女孩一樣,都是顯得崇敬著。



    更有一些愛慕的感覺。



    于淼對張云這個男人的社會地位,是很看得上眼著。



    感覺是和自己處于同一個社會地位的人群。



    所以感覺這樣的男人,可以和自己做朋友著。



    加上剛才,張云在面對著她的美貌和無比吸引力的胸部時。



    張云能選擇忍耐著,這一點,讓于淼對著張云的時候,顯得更是欣賞著。



    “在和我接觸的男人當中,能有這樣一份定力的年輕男人,可是沒幾個著,他倒是有著,這一點很讓本姑娘欣賞著。”



    于淼想著這些,臉上對于張云的笑容,顯得甜美著。



    “是嘛,我孫女可是很少夸人的,更不要說是像你這樣的年輕男人了,能被她夸的,恐怕這幾年,你還是第一個吧。”



    洪院士嘴里呵呵笑著。



    也看出了自己孫女對于張云的那份欣賞。



    “洪老,你說笑了,我只是關于你這方面的手術能力,比較優秀,所以才有了這樣一個機會,能給洪老這樣的大人物,做手術著。”



    張云嘴里謙虛著。



    “哎,啥大人物,我就是一個普通人。”



    洪老嘴里呵呵笑著。



    神情上也是顯得很謙虛的樣子。



    “洪老,你放心吧,你的手術我一定會給你做好的,包你一個禮拜就能活蹦亂跳著下床去。”



    張云的話一說,一邊的于淼顯得不滿意著。



    “把我爺爺說成了什么,兔子嘛?還活蹦亂跳著。”



    于淼的話,說得房間里,好些人,都是笑了起來。



    張云也是不好意思著,撓著頭。



    一邊的李悅,看著這樣的情況,說道了自己女兒一聲。



    同時的話,心里也暗暗想著一些事情。



    “于淼這丫頭,倒是對張醫生蠻熱心的,平時也沒見她對那個同齡的年輕人這么上心過,說不定,這個張醫生,倒是我女兒不錯的歸宿。”



    李悅心里暗暗認為著。



    于淼的歲數也不小了。



    今年二十四歲了,算是個大姑娘了。



    自從兩年前,李悅給于淼介紹男朋友認識后。



    不知介紹了多少個,社會上的精英男士給于淼認識著。



    結果于淼一個也看不上著。



    李悅正為自己女兒這個事情頭痛著,如今看到自己女兒,似乎對這個張醫生蠻上心著。



    感覺機會來了。



    張云這個年輕人,李悅是蠻看得上的。



    年輕,有為,還有控制力。



    “一般的年輕人,看到我胸前的這兩個,晃來晃去著,沒十分鐘,腦子是轉不過來著,還有好些個年輕人,甚至會不管不顧著沖上來,想抓我胸前的兩個一把著,可是這個張云,就顯得不同了,只是三四分鐘的時間后,把自己的精神,就回轉到了自己的工作狀態中。”



    李悅點了點頭。



    滿意著張云的為人。



    “恩,這個手術后,有機會的話,就幫著女兒和他撮合一下吧。”



    “女兒畢竟也不小了,這樣的歲數,還單著,確實不像話了。”



    李悅想著這些,也走到了張云的面前。



    臉上對張云笑著。



    “我這丫頭,說話不著邊際著,張醫生可不要見外啊。”



    李悅往張云的面前,微微一站。



    她胸前那f罩杯的胸部,也就跟著微微顫抖著。



    看著李悅胸前這樣的兩個,張云的心思,不得不努力控制著。



    臉上也是很不好意思的,笑著。



    伸手不停撓著自己的頭,努力控制著自己的視線,不要往李悅胸前的兩個上看去著。



    “呵呵,真是一個靦腆的大男孩。”



    看著張云的反應,李悅心里一再滿意著。



    “媽!人家說得是實話,哪有這樣比喻人的嘛。”



    于淼則是沖著張云微微一笑著。



    把自己身上的小女孩子家的性格,展現了出來。



    胸前e罩杯的胸部,也是微微晃了晃著。



    讓它在自己胸前跳躍了起來。



    李悅胸前的兩個在起伏著,于淼胸前的兩個在跳躍著。



    看著這樣的風景,張云真的瘋了的感覺,都有著。



    身下的玩意,一時間,硬得都有些發慌著。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說錯了。”



    張云面對著眼前的風景,嘴里只好求饒著。



    對著于淼更是不好意思了一聲。



    “呵呵……”



    看著張云不好意思的樣子,于淼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是很喜歡著。



    看著張云被自己的女兒挑逗得不成了。



    一邊的李悅拉著自己的女兒到了一邊。



    “別耽誤人家張醫生問診了。”



    李悅說道著自己的女兒。



    “誰耽誤他了啊。”



    于淼嘴里暗暗了一聲。



    剛才和張云的短暫接觸,讓于淼看著張云的時候,心里更加喜歡了幾分。



    “真是個可愛的男人。”



    于淼心里暗暗認為著。



    李悅看著自己的女兒,目光呆呆著看著張云,嘴里就暗暗了一聲。



    “你剛才胸前那兩個,是不是故意自己跳動起來的。”



    “媽,你說什么啊。”



    于淼臉上害羞著。



    “能說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了,平時的時候,你這兩個總是安穩著,哪怕是遇到了很優秀的男孩子的時候,也一直是安安靜靜著,怎么偏偏到了這個張醫生的面前,就一直跳來跳去著啊。”



    被自己媽媽這么一問。



    于淼害羞著低下了頭。



    “人家看他蠻可愛著,別的男人,看到了人家胸前的兩個,都是色瞇瞇著,他可好,還害羞著,甚至有些不敢看人家胸前的兩個了。”



    “這么好玩的大男孩,我就想故意逗逗他。”



    于淼把心里的話說了出來。



    “就是逗逗他,沒別的心思。”



    李悅繼續追問著自己的女兒。



    自己媽媽的話,是什么意思,于淼很快就聽了出來。



    “怎么可能有別的意思嘛,就是想逗逗他拉。”



    于淼忙是否認著,不過小臉卻顯得紅紅著。



    很明顯,自己剛才媽媽的話,說中了她的心事。



    自己女兒的事情,當媽媽的自然是最明白著。



    問了幾句話后,李悅也就掌握了自己女兒的心思著。



    “行了,媽知道你的想法了,到時候手術結束后,媽出面,把他約到我們家,吃頓飯,到時候我來探探他的口風。”



    李悅決定著。



    “媽,探什么口風啊。”



    明明知道自己母親話里的意思是什么,于淼還是不想承認著。



    “不想探口風啊,那就算了吧,給你爺爺治好了病,給他一個大紅包,就把他打發了,那里來的,就那里去吧。”



    李悅暗暗一聲,轉身就打算走開著。



    “媽……”



    聽著自己媽媽的話,看著自己媽媽的動作。



    于淼微微急著。



    伸手拉住了自己媽媽的手臂著。



    “人家替爺爺看病那么辛苦著,請人家吃一頓飯,是應該的,你怎么就給大紅包啊。”



    于淼紅著臉,說道著。



    “應該的啊?”



    李悅嘴里呵呵笑著。



    “小丫頭,狐貍尾巴露出來了吧。”



    李悅心里滿意著自己女兒的反應。



    “小丫頭反應這么大,看來確實對這個張醫生很滿意著,不然以她平時冷靜的性格,絕不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想著這些,李悅看著張云的時候,就有些像是丈母娘看女婿的感覺了。



    是越看越滿意著。



    “估計是個好女婿啊。”



    心里還暗暗認為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