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64章 全面發展

第164章 全面發展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解剖完畢,接下來的活,那就是多重刀法的處理了。



    人類的胸腔,是一個美妙的地方。



    里面的血管,展現起來的樣子,感覺就像是叢林一般。



    處處都是毛細血管著,每個位置,都有幾個大動脈著。



    張云手中的手術刀,要是在這樣的地方,一個不小心。



    微微一割。



    呵呵,那就是一道一米長的血柱噴射出來的場景。



    也就是這個外科手術醫生,走到底的時候了。



    因為一個外科手術醫生,要是在手術的過程中,割破了人體動脈,那就代表著徹底的失敗。



    醫生,外科手術的醫生。



    上一回手術臺,那就是在和死神搏斗一回。



    這樣的人,不是人類的精英,那是完全不可以擔當著。



    所以犯下割壞人體動脈這樣蠢事的人,絕對不可以和外科醫生這樣的名字聯系起來。



    割破了,那就是丟掉自己的醫生執照。



    在這樣嚴厲的要求下,張云手中的手術刀。



    在眼前這個病患的心臟上,肺部上,還有胃部上,飛來飛去著。



    別的主刀醫生都是這里切一刀,然后小心著,移動手術刀的位置,在下一個地方,再切一刀。



    可張云手中的手術刀,竟然在人家的胃部中間,像是仍飛刀一般,從自己的這個手中,扔到了那個手中。



    鋒利的刀尖,在人家胃部的血管面前,飛來飛去著。



    完全不把自己的行醫執照,放在眼里的樣子。



    張云這樣動刀的手法,自己感覺起來,顯得舒服著。



    老子控刀,那就是這個德行。



    讓老子一刀一刀的割,老子可沒那個耐心著。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張云顯得放心,可是他周圍的這些助理醫生和助理護士,還有他頭上的那些專家學者們。



    看得則是一愣一愣著。



    看著張云手中的手術刀在飛著,他們的心,一時間也飛到了嗓子眼處。



    “媽!這個男人不錯。”



    觀摩臺上,那個氣質優雅的國家劇院,特級芭蕾舞演員——于淼,暗暗說著。



    在眼前這樣一個緊張的手術時刻,其實在觀摩臺上,還有不少所謂的專家,不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下面的手術臺上。



    而是放到了,于淼母女的身上。



    于淼是國家級的芭蕾舞演員。



    從小練習芭蕾舞的她,整個身形,顯得無比優雅著。



    一動一靜之間,都是無數色男人的目光。



    就連本來不是很色的男人,因為她的存在,而不得不把自己的目光放到她的身上,欣賞一陣著。



    因為于淼這樣的一個女人,在這些男人眼里,那就是最高檔的女性。



    是一個絕對的上等貨。



    “恩!是個有意思的男人。”



    于淼的母親,國家教育部部長李悅。



    嘴里暗暗了一聲。



    沉靜而端莊的氣質,在這個年近四十歲的女人身上展現著。



    和她身邊的女兒,展現出了另外一種女人的感覺。



    也是吸引到了不少周圍男人的目光。



    “這樣漂亮的母女,聽說都沒歸宿著,這要是成為了,主持洪院士的手術醫生,然后把洪院士的手術,漂亮的完成了,那說不定就有機會了。”



    有旁邊的一個專家醫生,看著李悅母女兩人,心里暗暗認為著。



    “是呀,看著這樣的女人,老子那軟了三年多的玩意,竟然硬了起來,這,這真是極品女人啊。”



    有專家醫生,雖然老得已經一大把年紀了,但是對著李悅母女的時候,身下的東西,居然很好用著。



    看一眼,就起來了。



    跟裝了液壓系統一般,靈敏的不行。



    因為張云的出色表現,讓李悅母女兩人,對于他的關注目光,一時間多了不少著。



    李悅那f罩杯的胸脯,更是貼近著觀摩臺的玻璃,直接壓在上面。



    因為胸部太過沉重的關系,壓在玻璃上,都發出了微微的聲響著。



    卡卡卡著……似乎都要碎了。



    于淼的話,是李悅的女兒,母親的胸部大著,她自然是得到了遺傳著。



    年紀不大的她,胸部也有e罩杯著。



    一副向自己母親胸部大小努力發育的樣子。



    這樣大的胸部罩杯,要是跳起芭蕾舞,這感覺,那怎么還是優雅的感覺。



    讓人感覺,肯定是異常香艷的味道著。



    李悅母女兩個,都把自己巨大的胸脯,壓在了觀摩臺的玻璃上。



    平攤在上面。



    這樣的場景,讓不知多少觀摩臺上的專家醫生。



    把手中的攝錄機,改變了方向,攝錄到了她們母女倆的身上。



    一時間,手術室里的情況,就顯得很怪異著。



    明明有三個手術臺著,另外兩個手術臺上的情況,卻幾乎無人問津著。



    而張云手術臺,和李悅母女倆胸部壓著觀摩臺玻璃的情景,卻成了手術室里面,最受注目的風景著。



    明明需要三個小時,才能完成的手術。



    張云感覺自己的速度,確實太快了一些。



    主刀的他,顯得無所謂著。



    配合她工作的那八個身邊的女助手。



    卻顯得手忙腳亂著。



    一個大型的胸科手術,需要配置的手術器材和手術刀,是很多很多的。



    完成了一個過程,一些手術器材就需要推走著,把下面一個手術步驟中需要的手術器材,再推出來。



    然后手術刀的話,再換一批嶄新的。



    可是配合著張云手術的情況。



    這樣的一些過程,都需要很快來完成著。



    因為張云的刀法,實在是快著。



    結果主刀的張云,往往都結束了自己手中的活。



    那配合的護士們,則是跑來跑去,給張云準備著新一批的手術工具著。



    忙得不行著。



    “不急,不急,我下面放慢一些速度,你們慢慢來。”



    張云對周圍的那些女護士們,暗暗說著。



    感覺無聊著,就拿了一把八寸的手術刀,在病患的胸腔里,飛來飛去玩著,打發著時間。



    看著張云這種悠閑的感覺,配合在他身邊的助理女醫生和助理女護士們,則是更加忙碌了起來。



    她們可怕急了張云,一個不小心,手中的手術刀一飛,割掉了那病人無數的血脈著。



    “哪有這樣打發時間的醫生啊。”



    有看著的女護士,心里暗暗想著。



    本來張云放慢了速度,想著兩個小時結束手術著。



    但是在身邊女醫生和女護士的配合下,一個半小時,就完成了這個手術。



    而周圍兩個手術室里的情況,卻還只是進行到了,手術一半的位置。



    三個手術室的情況,彼此是看見的。



    發現了張云手術室里,早早結束了手術的情況。



    另外兩個手術室里的醫生,還以為張云這邊出了問題,所以臉上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果然是菜鳥,一下子就出問題了。”



    其中一個手術室里的醫生,暗暗想著。



    “這么年輕,怎么可能擔當大任嘛,那些觀摩臺上的家伙,還一直盯著他,這下好了吧。”



    另一個手術室里的醫生,也是暗暗樂著。



    可是當聽到觀摩臺上,發出了熱烈的掌聲后。



    這兩個醫生的臉上,就展現出了一副無法相信的表情。



    “怎么會,才一個半小時,就結束了,這怎么會啊?”



    “不可能的,這手術難度這么大,怎么可能這么快就結束了。”



    周圍兩個手術室里的中年醫生,一時間像是看著怪物一般,看著張云。



    掌聲是不會騙人的。



    張云手術室里,那些女醫生和女護士,真心恭喜張云的目光,那也不會騙人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這兩個中年醫生,終于知道,自己的手術能力和張云比起來。



    那個才是天上,那個才是地下著。



    “原來,我才是真正的菜鳥。”



    兩個中年醫生中的一個,心里暗暗想著。



    “靠,這下臉丟大了。”



    另一個中年醫生,臉上火辣辣著。



    張云無視著,觀摩臺上的掌聲。



    神色自然著,朝著旁邊的手術準備室,走了過去。



    那兩個助理女醫生和六個助理女護士,則是緊緊跟在張云的身后。



    一副癡癡的樣子。



    當張云九人進入到手術準備室后。



    那八個美女醫護人員幾乎同時恭喜著張云——張醫生,你可真厲害啊。



    張云聽著話,嘴里暗暗笑著。



    目光朝著身后的八個女人,都是微微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張云就從她們的眼神之中,感受到了,那種崇敬的感覺。



    還有一絲絲勾引的味道。



    被八個美女勾引,這樣的感覺,簡直是無法述說著。



    “爽得都能到天上去了。”



    “一般般了。”



    張云心里雖然想動手,可他還是忍住了。



    “媽的,一旦動手,那就是八個著。”



    “老子可不是超人,兩個兩個談,老子都累死了,八個在一起談,老子不就累吐血了嘛。”



    “老子又不是畜生,談都不談,八個就上了,老子也是很用情的,那么多老婆,老子都是用心和她們經營著彼此的感情著,心里可都是裝著她們的。”



    眼前這八個美女醫務人員。



    自然是百里挑一的大美人,那個男人得到她們,心里都是美滋滋著。



    不過美女醫生,美女護士,張云弄得多了,老是玩這樣的女人,張云感覺興趣也不大著。



    男人嘛,要有理想,要有抱負。



    搞女人,就搞一個類型的,那算什么男人。



    女醫生搞幾個,女護士搞幾個。



    那接下來,就是女警搞幾個,女空姐搞幾個。



    要全面發展嘛,響應國家號召。



    張云想著這些,心里暗暗了一句——老子鱉。



    嘴里的話,對著身后的八個美女醫務人員,微微一笑。



    就自動換好了身上的衣服,走出了手術準備室的房間。



    看著張云的離開,八個美女,為他傷著心。



    “這么急著拒絕干嘛了,做不了你的情婦,做你的姘頭也行,我們甘愿被你騎著。”



    有女護士,看著張云逃離的身影,心里暗暗怨著。



    “是呀,被你這樣的男人騎著,那個女人會不愿意啊,都會感激你的。”



    這些女護士和女醫生,心里就愿意,被有能力的男人騎著。



    哪怕只是一次,也行著,她們就愿意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