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63章 美女部長

第163章 美女部長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有的是精神。



    此時的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四十幾分,玩到凌晨兩點,還有的是時間著。



    所以張云的話,對著常州市的這六個老婆,算是好好玩弄了一陣著。



    看著手機視頻里,常州市的那六個老婆。



    三個在床上,顫抖著下身,三個在床下,蹲著身體,雙手愛護在自己的小肚子上。



    嘴里的聲音,六個合在一起,在房間里,發出了美妙的和聲著。



    你一聲,我一叫著,此起彼伏著,顯得是那么的和諧著。



    “嘿嘿,真不錯。”



    張云第一次感覺,用手機遠程遙控的方式,玩弄自己的老婆,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張云在手機那頭,開心的表情和歡快的聲音,也是通過手機,傳遞到了自己常州市六個老婆的那里。



    感受著自己老公這樣的反應,張云常州市的六個老婆。



    一個個,心里也是美美著。



    打起了精神,撅著自己身后大小不一的屁股。



    嘴里說道著一些挑逗自己老公的話。



    “老公,人家還行的。”



    麗榮說著話,晃著自己身后的大屁股,示意張云對她身下的震動,可以更加大一些著。



    “老公,人家也不怕電擊了。”



    最怕電擊的于婷婷,小嘴里也是蠻有信心的樣子。



    “小云,你來吧,再玩人家半個小時,人家也行的。”



    青姨從床上爬了起來。



    身下滴滴答答的情況,顯得不管不顧著。



    把自己美妙的身下,主動打開著,讓自己身下的風景,在自己男人的手機中,顯得更加清晰著。



    “給自己的男人看,給自己的男人玩,那有什么好說的。”



    青姨心里暗暗認為著。



    張云聽著常州市六個老婆的話,還有看著她們的表現。



    心里一時間,又是興奮,又是感動著。



    張云對著自己的手機,暗暗了一句——我的好老婆們。



    張云這樣的話,通過著手機,傳遞到了常州市六個老婆的貞操帶內。



    通過著身體震動的方式,在她們體內回蕩著。



    感受著這樣的話語,張云常州市的六個老婆,一個個顯得更加心甘情愿了起來。



    “這次老公辦得事情,才像話,把精力和時間,都用在了我們的身上。”



    麗榮心里暗暗甜蜜著。



    “我們六個姐妹,都被他玩得,很好著。”



    大概著又玩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后。



    張云徹底著,把自己常州市的六個老婆,玩癱在了床上。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通過自己的手機,對著自己常州市的六個老婆,暗暗了一聲——好夢,老婆們。



    張云的聲音,再次通過六個老婆身下貞操帶的震動,傳遞在她們的身體中。



    “恩……”



    幸福而甜蜜的聲音,一時間,統一在張云常州市六個老婆的小嘴中。



    玩完了常州市的六個老婆。



    晚上突襲手術的測試,開始了。



    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工作人員,強制性著打開了張云的房門。



    請著張云出了房間。



    “不好意思了,張醫生,晚上有你的手術測試活動。”



    一位醫院的工作人員,對張云顯得尊重著。



    能參加這次手術測試的醫生,那都是有些名氣的醫生了。



    所以這位醫院工作人員,對張云顯得客氣著。



    “測試活動。”



    張云暗暗了一句,來到了自己的門外,對著守在門外的林敏和龍語暗暗了一眼。



    表示著自己一切都安好的情況。



    林敏和龍語的話,也是默默的眼神對著張云看了一眼,祝福著張云測試手術一切順利著。



    “對!我們給你,還有另外兩個過來參加手術測試的醫院醫生,準備好了和洪院士相同病情的三個病患,讓你們三個各自主刀,然后看主刀的情況,再對你們三個進行選擇。”



    醫院的工作人員,一邊走著,嘴里一邊把情況,告訴著張云。



    “這樣啊。”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那我的助手和助理護士呢?”



    張云詢問著身邊的這位工作人員。



    “放心,都已經給你們配置好了,都是我們醫院,最精干的一些人員。”



    醫院工作人員,表示著。



    于此同時,張云看到了,周圍兩個房間里面,也有兩個中年男性的醫生,被人帶了出來。



    這兩個醫生的臉上,顯得睡眼朦朧著,一看就是被人從睡夢中拉出來的。



    “搞什么,竟然后半夜搞這種比試,把老子當什么了。”



    有一個中年醫生,顯得不滿著。



    “老子從醫那么多年了,可從來沒有這樣被不待見過。”



    另外一個中年醫生,也是顯得生氣著。



    不過生氣歸生氣,看著走道內,那一個個武裝到牙齒的武警戰士,這兩個醫生,嘴里嘮叨的話,也就沒有了。



    轉而把目光轉到了,自己身后的張云身上。



    看了張云一眼后,這兩個中年醫生,嘴里都是撲哧一笑著。



    “這個就是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派出來的醫生?呵呵……也太搞笑了吧,這么好的一次機會,竟然派這么一個毛頭小子。”



    其中一個中年醫生嘴里說著。



    “估計是放棄了,知道參加這次比試的是我們兩個,所以曹云德和越進那兩小子,就打退堂鼓了。”



    另一個中年醫生,嘴里也是呵呵笑了起來。



    似乎之間,后半夜,被人從床上抓起來的事情,在看到了張云后,也就不再顯得那么難以接受了。



    “弄一個菜鳥,讓我們兄弟倆宰,呵呵……”



    笑聲中,張云和這兩個中年醫生,被分別帶到了一處醫院準備室中。



    里面自然有好幾個年輕的護士,給張云清潔著身體,換裝著手術服。



    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助理女醫生和女護士。



    張云真是顯得沒想到著。



    “果然是國內最有名氣的醫院,這醫院里的助理女醫生和女護士。”



    張云心里感慨著。



    看著圍在自己身邊的這兩個女助理醫生和六個助理女護士。



    一副甜美的笑容,身姿也是顯得異常優雅著,給自己清潔著身體,和換裝著手術服的事情。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張云的心情顯得美美著。



    “媽的,八大美女,圍著老子身體轉著,兩個跪著給老子下面換著衣服,六個專心著給老子上面換著衣服,小手還異常溫柔著,臉上還甜甜美美著,看上去就感覺是在給自己的老公換手術服一般。”



    張云享受著。



    讓身邊的八個美女,給自己好好服侍著。



    服侍完畢后,張云前后引著這八個美女醫務人員,往旁邊的手術室內,走了進去。



    同時另外的兩個相連的手術房內,另外兩隊有中年醫生領隊的手術醫務人員,也走進了手術室內,準備著手術。



    已經麻痹好的病患,已經在手術室內準備好了。



    各種儀器,也在這個病患的身上,連接完成著。



    手術病患,胸口的衣服,也被完全打開了出來。



    隨時準備著,主刀醫生下手著。



    張云一邊走著,一邊拿著旁邊助理女醫生提供的手術資料看著。



    雖然說,躺在手術臺上的這個病患,身上的病情和那洪院士很類似著。



    可是再類似,身上的病理情況,總是有些差別著。



    張云在手術前,好好了解的話,對于自己的手術情況,顯得更有把握著。



    在三個相連的手術室的上面,一個圓形的觀摩臺,展現了出來。



    幾十個云都市醫院,聘請過來的專家,伸著腦袋,仔細看著手術臺下面的情況。



    其中**成的目光,都看到了張云的這邊。



    如此的情況,讓另外兩間手術室的主刀醫生,感覺奇怪著。



    “老子才是名醫,那毛頭小子的手術情況,有什么好看的。”



    其中一個中年醫生,心里暗暗想著。



    “沒搞錯吧,大家都看他。”



    另外一個中年醫生,也是顯得意想不到著。



    “哼,既然這樣,就讓你們瞧瞧,老子的手術刀法。”



    似乎之間,這個中年醫生,顯得更加有戰斗力了。



    張云還是慢慢騰騰著,查看著自己手中的手術資料,不像旁邊的兩個手術室中的醫生,急于動手著。



    上面的這些所謂專家們,都是把自己的手提攝像機和手機,拿了出來。



    仔細著拍攝著張云這方面的情況。



    這些專家之中,有好幾個,都是京都市方面醫院的醫探。



    所謂醫探,指的就是找尋有前途醫生的醫學專家。



    這些人,把一些有潛力的醫生找尋出來,然后介紹給一些大醫院培養,或者到這些大醫院,設立專家門診著。



    眼前這樣的機會,這些醫探們,顯得很珍惜著。



    在這些密密麻麻的專家之中,還夾雜著一對母女。



    這對母女,母親是洪院士的女兒。



    是國家教育部的部長,另一個是洪院士的外孫女,是國家舞蹈學院的特級芭蕾舞演員。



    兩女目光深沉著,看著觀摩臺下面的三個主刀醫生。



    把這三個主刀醫生,微微一看后。



    最讓這對母女,關注的就是張云這個醫生了。



    “這么年輕,行不行啊?”



    那教育部長,心里暗暗想著。



    “倒是挺沉穩的,手術前,并不急于下手著,而是了解著情況。”



    那特級女演員,心里也是暗暗想著,對著張云的話,不僅多看了一眼。



    “蠻年輕的嘛?”



    看著張云的面容,那女演員暗暗了一句。



    “他能不能行啊?”



    因為張云年輕的容貌,女演員心里對于他的手術能力,顯得有些擔心著。



    張云到了手術臺前,身形的話,就專注在了手術中。



    對于周圍發生的一切,似乎都無視著。



    花了十分鐘不到的時間,了解了手術臺上病患的具體情況后。



    張云站上了手術臺,就開始進行手術了。



    張云的目光,像是一道精光一般,射在了手術臺上的病患。



    大手一刻不停著示意著旁邊的助理女護士,給著不同的手術刀具。



    解剖的動作,展現出來后,如行云流水一般,面對著病患胸腔內,不同的位置,展現著自己對于不同手術刀具的使用。



    每一次的解剖,都是那么到位,那么的切入要點著。



    張云的手術刀法展現出來后,那觀摩臺上的專家們,手中的攝像機,就一個勁的往張云的身上拍攝著。



    “不會吧,比那次會議室里面的解剖手法,還熟練著。”



    看著張云的解剖手法,有專家嘴里驚叫著。



    “比人家晚了十分鐘下手,竟然解剖好了以后,就趕到了人家的前面。”



    比較著三個手術臺上的情況,更有專家,表示難以理解著。



    “一次解剖手術,讓病患的失血量只是五十,大概只是相當于產生了一個小傷口的失血量,這……”



    看著從病患身體內,抽出的淤血量。



    一個戴著高度眼鏡的醫生,眼眶上的眼鏡,不停往上推著。



    顯得難以相信著。



    觀摩臺上,這些專家們的贊美聲音。



    還有一個個佩服著看著張云的目光,讓觀摩臺上的這對母女,對張云更加關注了。



    快活世界是崇拜男權能力的世界。



    一個男人能力的表現,無論何時,都會讓年輕漂亮的女孩,折服著。



    手術臺上,配合著張云的八個助理醫務人員就不用說了。



    感受著張云的手術能力,一個個看向張云的目光,都有些呆了。



    把自己的身體,讓一個有工作能力的男醫生騎著,這是醫務工作團隊中的女醫生和女護士,一直夢想的事情。



    就像是地球世界,女孩子對于白馬王子的情節一般。



    張云在手術臺上的表現,一時間就把自己的身形,在周圍這八個女孩的心中,提升為了白馬王子的感覺。



    在這樣的感覺下,這八個美女醫護人員,看著張云的時候,一時間,都顯得癡迷著。



    張云只要愿意,手術結束后,想約她們幾個出來玩,然后把她們上了,那就是很容易辦到的事情了。



    甚至,直接在手術結束后的準備室中,把門一關,把她們八個強奸了。



    她們一個個著,都會愿意著。



    甚至會主動把自己的大腿打開著,讓張云來強奸。



    強奸不到的話,還會顯得很傷心著。



    感覺自己怎么連被強奸的機會,都輪不到自己著。



    只要張云給她們八個,一個情婦的名分,那她們八個,就會一句話不說著,默默讓張云,隨便強奸著她們。



    甚至會認為,張云這樣對她們強奸的行為,是看得起她們著。



    “我們的身體,怎么可以配給這樣有實力的男醫生強奸呢,強奸了,那就是看得起我們著,把我們身體升華了對待著。”



    有女醫生,心里暗暗認為著。



    身下也就濕的一灘糊涂著,似乎就準備著,待會被張云強奸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