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56章 輕輕的打開

第156章 輕輕的打開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想著這些,心里只能是忍著。



    畢竟他是男人嘛,要說話算話著。



    不能騎著嬌若雨,張云的話,就把大手,在嬌若雨胸前,左右兩個**上,好好愛撫了一陣。



    愛撫了足足有十幾分鐘的時間。



    奶肉和奶肉上的兩個葡萄,張云都用自己的手指照顧著。



    細致入微著照顧著。



    身下的部位,就更不用說了。



    張云的手指,愛撫在上面,足足也是十幾分鐘的時間。



    雖然感覺嬌若雨的身下,被自己玩出了很多**著,但嬌若雨是女人,是成熟的女人。



    身下分泌出幾百容量的**,算不了什么嚴重的事情。



    張云只管玩著就是了。



    就讓嬌若雨身下的被單,濕透著。



    被玩弄在張云身下的嬌若雨。



    此時動情著,身體像是一條鰻魚一般,在張云的身下扭動著。



    小手抓著張云玩弄在自己身下的大手上,輕輕握著。



    “原來,女人在男人身下的感覺,是這么美妙的。”



    嬌若雨心里暗暗想著。



    “好像被小云的雙手,玩到了天上的感覺。”



    嬌若雨想著這些,身下的雙腿,輕輕夾了一下。



    感覺茲茲的水聲,因為這樣的身體動作,在自己身體里面發出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嬌若雨心里暗暗了一聲——我還真是個淫蕩的女人。



    “大腿里面的水,竟然已經這么多了。”



    嬌若雨被自己的男人玩著,目光也是注視著自己男人臉上的表情。



    感覺到自己男人,為了克制心中那一份**,而付出的艱辛。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嬌若雨心里感動著。



    就把自己身下的大腿,抬升著,打開了出來。



    打開到了大概九十度的水平。



    身為一個處女,在男人面前,把自己大腿打開到這樣的水平,而且自己的身下,是完全沒有遮蓋物的。



    如此的情況,已經是嬌若雨能忍受的最大情況了。



    雖然受過專業航天員訓練的她,想把大腿打開到一百八十度的水平,也是很輕松的。



    但她畢竟是處女,那有處女,主動在男人面前,把自己大腿,打開到那種的水平,而且是在身下,沒有一件遮蓋物的情況下。



    “那不是就把自己的身下,完全敞開了讓男人看嗎。”



    嬌若雨心里暗暗想著。



    看著目光呆呆看著,自己身下打開了情況的張云。



    嘴里說道著。



    “傻看著干嘛,你不是忍著不騎人家嘛,人家讓你玩得痛快一點,也是應該的。”



    聽著這樣的話,張云不好意思著笑著。



    把嬌若雨的身體,揉在了懷里,手指輕柔著,在嬌若雨打開的身下,玩弄了起來。



    那里的一切,都被張云的手指,輕柔的接觸著。



    “嬌姐,你真好。”



    張云一邊玩著,一邊對嬌若雨說道著。



    “傻小子,我是你女人,被你玩,是應該的,有什么謝不謝的。”



    嬌若雨撲在張云的懷里,把自己的膝蓋曲著,雙腿依然微微打開著。



    小嘴里,微微的呻吟聲,也是不斷著。



    張云蠻喜歡玩弄嬌若雨的身體著。



    所以揉著嬌若雨,把她的**和身下的部位,用自己的雙手,好好著玩弄了半個小時的時間。



    玩得自己身下的玩意,硬得發慌著。



    跟鐵棍的感覺,都差不多了。



    嬌若雨的話,被張云這樣玩弄著,小臉也是紅暈到不行著。



    但是感覺著,自己男人一路玩弄下來,一直秉持著自己的原則,就是沒有騎了她。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嬌若雨的心里還是很感動著。



    所以自己的酥胸,在張云玩弄的時候,總是上挺著,讓自己的男人,抓弄起來,顯得容易著。



    自己的胯部,也是一樣的。



    半個小時的時間,就沒有閉合過,一直是打開著。



    雖然打開的角度不大,但是張云用雙手玩弄的時候,因為打開的緣故,就顯得很方便著。



    想怎么玩,想玩那個部位,都是很容易辦著。



    讓張云,玩得很開心著。



    玩到后來,張云也憋不住了。



    就拿了自己身下的玩意,把嬌若雨的身體騎在了身下,享用了一下嬌若雨的小嘴。



    因為先前玩得已經很開心了,所以張云享用嬌若雨的小嘴,也沒多久的時間。



    就爆發了出來。



    把嬌若雨射了滿臉著。



    嬌若雨第一次面對男人**這樣的事情。



    所以一開始幾下,顯得害怕著,嘴里啊……啊……啊……著叫了好幾聲。



    小臉蛋,也在這樣的**下,躲避著。



    但是隨著一股一股強勁的液體,打在了她的臉上。



    液體在她臉上緩緩流淌著,流入了她的胸口,或者脖子上。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嬌若雨慢慢著,也就穩定下了心情。



    讓張云抓著她腦袋后面的頭發,好好著**了一翻。



    精美的小臉上,全部**到了。



    張云身下的量,總是很多。



    連續二十幾次的**后,嬌若雨的小臉和脖子上的肌膚,完全潔白了。



    厚厚的一層白色液體,像是面膜一般,敷在了嬌若雨的臉上。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嬌若雨閉著自己的眼睛,顯得害羞著。



    嬌若雨本來是不用閉眼睛的,但是因為有那么兩三股液體,射到了她的額頭上,隨著時間的推移,這部分液體,正在往下落著,落到了她的眼瞼之上,一滴一滴,劃過著她的眼眶,往她臉上滴著。



    這樣的情況下,叫嬌若雨,不閉上眼睛不行著。



    嬌若雨因為感覺,張云射在自己臉上的量實在太多,就一時間,慌了神,不用紙巾處理著。



    而是用小手擦著。



    結果只是輕輕一擦,她的小手上,就滿是厚厚的液體著。



    看上去的感覺,足足有幾十的量,粘在嬌若雨的手上。



    “你這壞蛋。”



    嬌若雨氣不過著,說道了張云一聲。



    然后讓房間里的越月,扶著她,進入到了旁邊的衛生間里面,處理了起來。



    張云看著嬌若雨老婆,狼狽的樣子,嘴里——呵呵……笑著。



    老婆不在,張云只好用紙巾,自己處理了一下身下的情況。



    處理完以后,張云感覺心情蠻舒服著。



    回想著,剛才自己的老婆嬌若雨臉上,滿是白白液體的情況,嘴里呵呵笑著。



    “那樣子,看起來,真的蠻有成就感的。”



    張云嘴里暗暗嘀咕了一句。



    從床頭取過了一包煙,取了其中一根,嘴里美美著抽了起來。



    一邊抽著,嘴里一邊哼著小曲著。



    張云想著,待會自己的兩個老婆,在衛生間里面,處理好了身體上的情況后。



    自己再玩玩她們的身體。



    **的話,也再好好**幾次著。



    此時的張云和他的老婆們,算是被軟禁了起來。



    為了國家的利益,張云也無話可說著。



    軟禁就軟禁吧,但是的話,軟禁在這里,總不能一夜無事著睡覺吧。



    所以玩玩兩個老婆,這樣的事情,被張云當成了這里唯一一件,可以考慮的娛樂活動。



    張云正抽著煙,等著兩個老婆出來,讓自己玩著。



    可是沒等自己兩個老婆,從衛生間里面出來,自己的房門,卻被人敲了敲后打開了。



    龍語微微害羞著,出現在門外,走進了張云的房間里面。



    龍語對著房間里的張云暗暗了一聲——小張醫生,能給根煙抽嘛。



    張云沒想到,龍語會闖了進去。



    自己此時在床上,可是光著身體著。



    張云把床上,稀稀拉拉蓋在身上的被單,好好扯了一下,蓋好著自己的身體。



    臉上的神情,顯得認真著,示意著龍語,隨便拿著自己放在床頭的香煙。



    龍語小心著觀察張云房間里面的情況,一副很防備的樣子,走到張云身邊后,主動把張云身邊的三炮臺香煙拿了起來,取了其中一根。



    一邊拿著煙,龍語嘴里一邊輕輕說著——凌晨兩點的時候,會給你一個突擊手術任務,你和另外兩個醫生,會被一起叫起來。



    “你要是在這樣的手術中,發揮凸出的話,這一次給洪院士手術的機會,就算拿到了。”



    龍語說著話,就轉身朝著門口走去著。



    身形顯得急沖沖著。



    “這……”



    聽著龍語的話,張云楞了一下。



    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情況。



    “龍語是在給我通風報信,這……”



    張云的大腦微微一閃后,對著正要走出自己房間的龍語,暗暗了一句——謝謝龍姐。



    張云感謝的話,讓龍語的步伐,停在了張云的門口,遲疑了起來。



    身為這一次洪院士手術的安全官員,龍語給其中一個需要自己保護人身安全的手術醫生,通風報信,這樣的事情,算是已經很嚴重的違法了部隊的紀律了。



    但是收到這個晚上手術比賽的情況后,龍語幾乎沒用自己的腦子多想,就決定了,要給張云提個醒。



    龍語覺得,這是自己應該要做的事情。



    “心里有了這個男人,不為這個男人著想著,這還算是他的女人嘛。”



    龍語心里暗暗想著。



    然后回頭看了張云一眼,嘴里害羞著說道——你知道嘛?我這樣的事情,要是被上面的首長知道,我會直接被開除的,我要是開除了,你……



    龍語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問下去了。



    “問他這樣的話,好像我是逼迫著他,對我負責了一般。”



    龍語心里想著,臉上顯得為難著。



    “我這樣做,都是因為在乎他,而不是為了他什么保證著。”



    龍語心里暗暗認為著。



    “龍姐,放心,你只要愿意,這一次手術完成后,我就娶你。”



    張云勇敢表達著。



    “你……”



    張云的勇敢,讓龍語感動著。



    知道自己為這個男人冒險,是完全值得的。



    “林姐!你聽到了沒有。”



    龍語對著,靠在張云門外墻壁上偷聽著的林敏說了一句。



    林敏和龍語,是同時得到,晚上要給三位軟禁在這里的醫生,進行突襲性手術比試的事情。



    得到了這個情況后,林敏和龍語的心里,都想到了,要給張云通風報信的事情。



    林敏想到了,卻因為心中的種種,沒有做出來。



    但是龍語卻不管不顧著,做了出來。



    林敏聽著房間里,張云對于自己姐妹的承諾。



    心里有可惜,也有高興著。



    可惜著這樣的承諾,并不是對自己發出著,高興著自己的姐妹,因為這樣的承諾,而有了一個美好的歸宿。



    “龍妹以后,可以和張云這個男人,雙宿雙飛了。”



    林敏心里暗暗羨慕著。



    靠在墻壁上的右手,重重擊打了一下墻面著,心里顯得有些懊悔著。



    懊悔著,這個通風報信的人,怎么不是她們姐妹倆,而獨獨是龍語一個人。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