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55章 任君品用

第155章 任君品用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嬌姐!真漂亮啊。”



    張云走到了嬌若雨的身邊,嘴里贊美了一聲。



    目光看著嬌若雨的身上。



    嬌若雨身上,穿著的,是一件紫色的性感睡衣。



    樣式是連體深v領式的。



    兩個蝴蝶結樣式的肩帶,搭在嬌若雨消瘦的肩頭。



    肩帶下面,嬌若雨纖長的手臂展現著。



    不知道是不是挑選女航天員,對手臂有特殊要求著,嬌若雨的手臂,顯得比普通女孩的手臂,要長了不少。



    手臂下,纖細的手指,也是的,比起一般的女孩子,顯得更加纖細著。



    看著這樣的手指,張云想象著自己身下的玩意,被它緊緊握著的情景。



    “那一定是完全包容住的樣子。”



    張云心里認為著。



    嬌若雨的手臂顯得好看著,她胸口的位置,也是顯得很美艷著。



    嬌若雨的胸口,戴著一個標志性的項鏈。



    白金的顏色下,她名字的縮寫字母,也打造成了項鏈的一部分,墜在了她胸前的乳溝里面。



    jry這三個字母中,r這個字母,顯得最幸福著。



    因為它墜入到了,嬌若雨乳溝的最中間部分,可以俯瞰到嬌若雨兩乳間,最最美好的風景著。



    嬌若雨深v的領口。



    深入的位置,到達了幾乎嬌若雨的小腹上。



    把嬌若雨胸口之間的部分,完全袒露了出來。



    嬌若雨胸前的**,不大。



    但是很有形著。



    所以側面渾圓的部分,幾乎完全蕩在了性感睡衣的外面。



    隨著嬌若雨輕盈的步伐,在她的胸口間,相互撞擊在一起著。



    微微撞擊間。



    嬌若雨胸前的**,顯得一層又一層著。



    像是湖面上的漣漪一般。



    嬌若雨身上這件性感的睡衣,腰部的位置,掛著一條金屬鏈條著。



    粗粗的,金色的顏色。



    鏈條作為著腰帶,松松垮垮著系在上面。



    把嬌若雨細嫩的腰肢,完全體現了出來。



    在這條金屬腰帶下面十五公分左右的位置,睡衣的裙擺,就失去了該有的蹤影。



    把嬌若雨身下的美腿,暴露在空氣中。



    幾乎連到了嬌若雨臀部的美腿,一絲不落著,展現了出來。



    運動之間,顯得是那么美艷,那么的誘惑著。



    嬌若雨的美腿,顯得很修長著。



    占了她身體比例幾乎六成以上。



    踩在大紅色高跟鞋中的這雙美腿,在張云的面前,站成了一個丁字步的樣子,展現在張云的眼中。



    讓張云看著,嘴里的口水,都顯得燥熱了起來。



    “人家好看嘛?”



    嬌若雨站在張云的面前,轉了一個身。



    讓身上美艷的睡衣裙,在她身下飄蕩著。



    已經完全敞露的一雙美腿,一時間,連里面的臀部和內褲,都暴露了出來。



    粉色的小內褲,包裹在渾圓臀部上的風景,一時間,也是那么的奪人眼球著。



    “好看,好看。”



    張云不停點頭,不停激動著。



    “呵呵……”



    嬌若雨很滿意張云對于自己這身穿著的反應。



    “他喜歡就好。”



    嬌若雨心里暗暗想著。



    眼神曖昧了張云一下。



    身體朝著房間的床邊走了過去,伸手輕輕撩了一下身下的裙擺后。



    美艷的雙腿,就落座在床上。



    “怎么玩人家,你自己決定吧。”



    坐在床上的嬌若雨害羞了一聲。



    雙手放開著,一副任君品用的樣子。



    “這……這……”



    張云看著嬌若雨此時的樣子,顯得神情很激動著。



    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么對嬌若雨下手起來了。



    “呵呵,小傻瓜。”



    看著張云那手足無措的樣子,嬌若雨心里笑著。



    神情上的話,顯得更加害羞著。



    放開著雙手,安靜坐在床上,等待著。



    張云呼吸了幾口,平靜著自己的心情,然后抬腿走到了嬌若雨的身邊。



    看了看嬌若雨胸口,顯露出來的兩小半側乳。



    看著這兩小半側乳礙在一起,隨著嬌若雨嘴里微微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的樣子。



    還有嬌若雨身下,幾乎露到腿根的那一雙美腿。



    纖細又白嫩著,兩只美腿靠在一起的樣子,又是顯得那么有規模著。



    像兩根大白蔥一般。



    看著嬌若雨胸前的**,張云想下手著,看著嬌若雨身下的美腿,張云看著,也想玩幾把著。



    目光上面看看,下面看看著,張云一時間,不知道,該先下手那里了。



    嬌若雨等待著有些心急了。



    害羞的目光,抬了起來,看了看張云此時的表情。



    看著張云色瞇瞇的目光,往自己的胸口看著,又往自己的大腿上看著,一副不知道該怎么取舍的樣子。



    看著這樣的情況,嬌若雨的心中開心著——呵呵,這壞家伙,原來是看上了人家這兩個部位。



    嬌若雨暗暗想著,身形顯得主動著,自己躺到了床上。



    胸口開胸的衣領,微微扯開著。



    讓自己胸前,小半露出的乳肉,此時變成了大半著,幾乎一半都露了出來的樣子。



    身下的美腿,更是微微上曲著,把美腿上的裙擺,故意滑落了一些下去,讓自己的美腿,真正展現到了腿根,都展現出來的地步。



    做完這些,嬌若雨心里暗暗想著——這下你看著,總該有個判斷的結果了吧,也該知道,自己最想玩的人家部位,是哪里了。



    嬌若雨暗暗認為著。



    同時為著,自己在張云面前的大膽行為,而羞紅了臉頰著。



    “雖然是認定了的男人,可是在沒有被他真正騎了之前,就做出這樣的行為,我的表現,確實有些騷了,像個小淫婦一般了。”



    嬌若雨心里暗暗認為著。



    張云站在床邊,看著床上嬌若雨這樣的行為以后,嘴里本來就很急促的呼吸,更加急促了。



    心里本來就很難取舍的判斷,就更加難以取舍著。



    躺在床上,等待了大概又一分鐘的時間后,還是沒有等到自己的男人上床來的行為后。



    嬌若雨終于急了。



    “這些事情有什么好判斷的嘛,上了床以后,還不都是你的,你玩著判斷就行了。”



    嬌若雨說著話,白了張云一眼,臉上卻因為說了這樣的話,已經羞紅一片了。



    “噢,噢,噢……”



    張云點著頭,表示著。



    不好意思著,脫了鞋,爬到了床上。



    輕輕跪在了嬌若雨的身邊。



    被自己的女人,都這么說了。



    上了床的張云自然不客氣了起來。



    大手抓著嬌若雨胸前的睡衣面料,抓弄著嬌若雨胸前的**。



    另外一只大手,則是在嬌若雨身下的大腿上愛撫著。



    “果然都不錯。”



    抓弄著這樣的兩個部位,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然后開始了,自己大手,在嬌若雨身上的探索行為。



    嬌若雨已經說了,此時此刻,張云除了騎她的身體不可以外,張云別的什么事情,是都可以對她做出來的。



    既然已經這么說過了,張云還對她客氣,那就真的是見外了。



    張云小心著把嬌若雨身上的睡衣,從肩頭的位置,脫了下來。



    輕輕脫到了嬌若雨的小腹處。



    讓嬌若雨上身的一切,完全暴露了出來,包括著嬌若雨胸前的一雙酥乳。



    面對著這樣的事情,嬌若雨雖然感覺很害羞著,可是她還是雙手含著自己的胸部,把自己的一雙酥乳,完美展現在自己男人的面前。



    讓自己的男人,用雙手享用著。



    **和**上的葡萄,都是讓自己的男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著。



    痛了,癢了,舒服了,一個人,默默感受著。



    感覺幸福了的時候,在自己男人的耳邊,輕輕哼著女人美妙的聲音。



    用這樣的聲音,告訴著自己的男人——你玩得人家真舒服著。



    張云玩過了嬌若雨的上面,就把嬌若雨的睡衣裙,脫到了她的腳跟處,完全脫去著。



    讓嬌若雨微微濕了的小內褲,展現在張云的面前。



    粉紅小內褲包裹的嬌若雨不大的胯部,顯得是那么誘人著。



    張云顯得不客氣著,一個手指,輕輕伸入到了下面。



    隔著那小內褲,愛撫了起來。



    溫柔對待著。



    大嘴在嬌若雨的小嘴中,同時舌吻了起來。



    大舌頭和小舌頭,騰空著,打著架,你饒我一下,我饒你一下著。



    嬌若雨的小手,更是主動揉在張云的肩膀上,嘴里道了一句——壞蛋,輕點。



    一句輕輕的話,已經代表了嬌若雨心里很多很多的事情了。



    張云自然想對嬌若雨更加深入一步著。



    張云此時要是強來的話,嬌若雨也一定不會反抗著,因為此時的嬌若雨,完全被張云控制著。



    眼神之中,對于張云的話,是完全癡情,完全聽話的感覺。



    張云雙手擺弄著嬌若雨的身體時。



    想讓她身體,趴成一只小母狗著,她就主動趴成著。



    想讓她一只大腿搭起著,把自己身下的風景展現出來,她也是害羞著答應著,把自己大腿打開著。



    張云讓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著。



    像一個小妻子,該有的樣子。



    此時狀態下的嬌若雨。



    張云自然想騎了她,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張云畢竟跟嬌若雨事先答應了,一定要給她一次約會著,再把她給騎了。



    男人答應了的事情,就該辦到著,張云是這么認為著,再說張云感覺,自己是該對嬌若雨的貞操,尊重一點著。



    人家為了自己的貞操,守潔了二十幾年,自己一次像樣的約會都沒給她,就把她的貞操給得到了。



    這怎么說,也說不過去著。



    嬌若雨是她的老婆,不是情婦什么著。



    情婦的貞操,男人毀了就毀了,老婆的貞操,代表的含義可不同著。



    那是代表著老婆,對這個男人一生的忠貞,男人有點良知的,都會對這樣的貞操,顯得尊重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