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54章 品老婆

第154章 品老婆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知道了……”



    張云認真回應著。



    張云是快活世界有權有勢的男人。



    雖然說這樣的男人,想要獲得處女,是很容易的。



    隨便招招手,不知道多少處女,愿意把自己的身體奉獻給他著。



    可即使如此,在張云的眼中,保持了十幾年甚至二十幾年的處女之身的女人。



    對他來說,還是很寶貴的東西。



    他會顯得尊重著對待她們著。



    越月和嬌若雨身上的處女之身,就是如此。



    張云在得到之前,會給予一定的尊重著。



    “可是不能碰你們的身體,那你們要是穿著這樣性感的衣服,和我一起睡覺的話,我萬一要是憋不住了,那可怎么辦啊。”



    張云指了指,擺在床上的,一件嬌若雨的性感內衣。



    那是一件連體的,腰部帶鏤空設計。



    顏色純黑的絲質睡衣。



    胯部的位置,只是很單薄的面料,展現在那里。



    胸口的設計,也是很深v領的,幾乎v領到了胸口最下面的地方。



    張云感覺,自己的老婆們,要是今晚穿著這樣性感的睡衣,陪著自己的話。



    讓自己鱉著不上她們,他肯定會瘋了。



    “笨蛋。”



    聽著張云的話,越月和嬌若雨嘴里都是笑著。



    “不能把我們姐妹倆的身體騎了,別的地方,就不可以騎了。”



    越月說道著張云。



    “還說你是,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開院以來,最聰明的一個醫生呢?我看啊,是最蠢的醫生才對。”



    越月說道著張云。



    目光白了張云一眼。



    “呵呵,身體是身體,女人的身上,可以玩的地方,又不只是那里。”



    嬌若雨也是說道著張云。



    嬌若雨知道,自己的身體,那代表著自己的貞操。



    這一點上,女孩子自然是顯得自我尊重著。



    不能馬虎著,隨便給出著。



    可是女孩子的小嘴,或者胸前的**,就沒有貞操的概念了。



    女孩子心里喜歡那個男孩子的話,都是可以給出的。



    此時的嬌若雨,把自己已經看成了是張云的女人。



    所以晚上的時候,把自己的小嘴和胸前的**,奉獻給張云來玩,她覺得是應該的。



    “總不能讓他一個晚上揉著我們姐妹倆,什么也不能用吧。”



    “不能騎我們姐妹倆的身體,那我們姐妹倆的小嘴,還是可以給他騎一下的。”



    “這……這……”



    明白著兩女的意思,張云嘴里笑著。



    “呵呵,呵呵……”



    笑得還蠻傻的那種。



    “那換睡衣吧。”



    笑過之后,張云嘴里建議著。



    “傻樣。”



    聽著張云的話,看著張云傻傻的樣子,越月和嬌若雨,嘴里都是笑著。



    兩女從床上站了起來,來到了自己的行李箱旁。



    各自從行李箱中,把自己準備好的睡衣,拿了出來。



    兩女這次和張云出來的時候,做了很多的準備。



    這其中的睡衣,兩女就準備了好幾件著。



    “為了讓他和我的第一次,顯得美妙著,選幾件性感的睡衣,那是在所難免著。”



    越進心里暗暗想著。



    “雖然感覺害羞,但畢竟是自己的男人,穿這樣下賤的睡衣,是給自己的男人看著,所以應該是不要緊的。”



    嬌若雨看著,從自己行李箱中拿出來的睡衣,臉色顯得很不好意思著。



    “真是很下賤的睡衣啊。”



    嬌若雨心里暗暗認為著。



    “你過來挑。”



    把睡衣放到了床上后。



    越月示意著張云過來。



    張云抽著煙,嘴里笑著,走到了越月的身邊。



    揉著越月的腰肢,看著越月擺放在床上的幾件睡衣。



    “我的娘啊,這些都是從妓女窩里,淘出來的吧。”



    張云指了指床上的幾件睡衣,顯得驚訝著。



    越月這次出來,一共準備了四件性感的睡衣。



    顏色的話,一件是大紅色,一件是白色,一件是黑色,另外一件是紫色。



    張云只是看了那件大紅色的睡衣,就感覺咂舌著。



    那是一件半透明的連體泳衣樣式的睡衣,胯間的部位,睡衣的面料,還是有些厚的,穿上了以后,下面一點,是不會露出來的。



    但是胸前的兩點,在這樣半透明的睡衣面料下,就是一種若隱若現的感覺了。



    加上是連體泳衣式的睡衣。



    這樣的睡衣,穿在身上,會顯得很緊身著。



    稍微一拉扯的話,這件睡衣下面的面料,就會陷入到女主人胯間的部位中去。



    摩擦起來。



    看著這樣的一件睡衣,張云已經是吃驚到不行了。



    “說什么呢?不就是幾件情趣內衣嘛。”



    聽著張云的話,越月說道著他。



    小手輕輕打了張云的胸口一下著。



    “快挑,喜歡人家穿那一件睡衣著。”



    越月要求著張云。



    “這件,這件吧。”



    張云指了指那件大紅色的睡衣,示意著越月。



    “呵呵,果然是個色胚,這件最淫蕩了。”



    越月把另外的三件睡衣放好了以后,嘴里暗暗說道著。



    聽著越月的話,張云心里一陣無奈著。



    看著她,拿著那件大紅色的睡衣,走進了旁邊的一間衛生間里面。



    看著衛生間的門關上了,張云的目光,從衛生間那邊,轉到了嬌若雨的身上。



    走了幾步,來到了嬌若雨的身邊。



    伸手揉著她的小腰,看著她準備好的幾件性感睡衣。



    嬌若雨準備的性感睡衣,雖然也顯得很誘惑著,可沒越月那丫頭準備的性感睡衣,顯得那么低俗著。



    都是名師設計的睡衣,看上去顯得性感同時,也顯得落落大方著。



    張云選了其中一件紫色的睡衣,準備讓嬌若雨去換著。



    “這件你看著滿意的。”



    嬌若雨把那紫色的,小巧的睡衣,當著張云的面,比劃在自己的身上。



    讓張云看著。



    “恩,你穿上以后,一定很漂亮。”



    張云點了點頭,示意著。



    “恩,就這件了。”



    嬌若雨點了點頭,取了這件睡衣,朝著旁邊的衛生間里走去了。



    兩個老婆,都在衛生間里面換睡衣。



    一時間,都不會出來著。



    張云帶著幾分激動的心情,坐在床上,抽了一會兒煙。



    等待著。



    大概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后,越月先出來了。



    跟張云一開始想得情況,顯得差不多。



    越月在穿衣方面,顯得沒品位著。



    選得睡衣,就更是如此著。



    連體泳衣式的睡衣,穿在她的身上。



    顯得很怪異著。



    越月這個丫頭,是一個摸樣看起來,很清麗的丫頭。



    可是身上這件,大紅色,幾乎全部半透明面料的性感睡衣。



    包裹在身上以后,把她身后的屁股,胸前的**,給完全暴露了出來。



    別的身上的肌膚,就跟不用說了,張云幾乎一覽無余著。



    越月這樣的打扮,要是出現在高級會所里的話,那些老板們,肯定會很高興著。



    爬到她的身上,保證三分鐘不到,一個個都在她身上,爆發了。



    然后幾千元,甚至上萬的現金,往她半透明的睡衣中塞著。



    表示對于越月這個妓女,表現淫蕩的喜歡。



    可是越月這樣的打扮,在面對著自己男人的時候,就顯得很怪異了。



    夫妻間的誘惑,誘惑的是老公的愛,可不是老公的欲著。



    不過張云看著越月這一身打扮,反應最激烈的是他的身下,可不是心里對于越月的喜歡。



    張云看著此時的越月,身下的玩意,都顯得微微顫抖著。



    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越月也感覺怪著。



    害羞的她,雙手放在自己胸前的**上不是,放在自己身后的屁股蛋子上也不是著。



    因為這樣的一件睡衣,幾乎把她全身都露了出來。



    雙手放到哪里阻擋著,別的地方,總是會遺漏出很多。



    而且越月看著自己男人,看著自己的目光,也顯得怪怪著。



    越月感覺張云此時,就像一頭餓狼一般,虎視眈眈著,把自己給盯上了。



    盯得她心里發涼發涼著。



    看著張云這樣的目光,越月心里暗暗想著——老公這是干嘛啊,怎么如狼似虎的看著人家啊。



    “難不成要把人家吃了。”



    張云看著此時的越月,顯得再也忍受不了了。



    主動上來,二話不說著,就把越月按倒在了床上。



    身上的狗屁睡衣,被張云直接用雙手撕毀著。



    扯得只剩下了,她身下的部分。



    然后二話不說著,抓著越月身后的一把頭發,用起了越月的小嘴著。



    就像是對待著一個妓女一般,對待著越月的小嘴。



    粗暴,狂野著。



    一通獸性的發泄后,張云在越月的小嘴里,爽了一炮。



    感覺像是,被像對待妓女一般對待了的越月。



    在張云爽過之后,嘴里顯得不爽著。



    “老公,你也太瘋狂了,一點也不溫柔著。”



    越月擦了擦嘴角,殘留著的白色液體,目光白了張云一眼。



    聽著越月這樣的話,張云心里暗暗了一句——大姐,穿了這樣下賤的睡衣,你遇到我這樣文明的男人,還是好的。



    “要是真遇到了流氓,非把你干死了不可。”



    “估計干死一遍,他們還感覺意猶未盡著。”



    想著這些,張云嘴里笑了笑。



    像嫖客一般,在自己老婆的小嘴里,嫖了一次,張云回想起來,顯得無趣著。



    “這越月啊。”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就從床頭找了一根煙,點燃了抽著。



    刷……的一聲,張云也沒抽幾口煙,衛生間的拉簾門,再次打開著。



    換好了睡衣的嬌若雨,在衛生間的門口,走了出來。



    看著換好了性感睡衣的嬌若雨,張云嘴里才抽了幾口的香煙,因為表情的呆滯,而落到了他的身下。



    燙到了他的手臂一下著。



    可是因為看到了,性感睡衣下,嬌若雨的美。



    張云面對著這點痛,似乎無視了起來。



    目光就一直,呆呆看著嬌若雨的身上。



    “這,這才是勾魂的老婆嘛。”



    張云暗暗了一聲,從床上站了起來。



    目光認真的看著,這個站在衛生間門口的嬌若雨。



    “這樣打扮的老婆,才值得花心思,慢慢品用著。”



    “恩,我會用,精心品味的方式,來報答嬌若雨老婆這一番苦心打扮的真情。”



    張云點了點頭。



    朝著嬌若雨的身邊,慢慢走了過去。



    嘴角的舌頭,時不時著,顯露了出來,添著自己的嘴角,用著這樣的動作,表達著,自己對于嬌若雨老婆,急切享用的心情。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