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53章 無情的霸占

第153章 無情的霸占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我可不是開玩笑著。”



    張云暗暗了一句。



    “你們是國安局的,我的那些老婆們的情況,你們兩個應該知道吧。”



    張云問著林敏和龍語。



    “你老婆的情況。”



    林敏暗暗了一聲。



    腦海中過了一邊,張云老婆的情況。



    玉芬:對方丈母娘,年齡三十九歲。



    張曼:對方大姑,年齡三十八歲。



    張玉:對方二姑,年齡三十三歲。



    青姨:玉芬隨身丫頭,年齡三十七歲。……



    想著張云老婆的資料,林敏嘴里暗暗吃驚了一下。



    “你小子,確實蠻重口味的,身邊老婆年齡都很大啊。”



    林敏說道了張云一句對于張云說喜歡她們兩個的事情,也有些信了。



    “這么喜歡熟女的他,對我們兩個動心的話,倒是確有可能,畢竟我和龍語,也算是熟女了。”



    林敏點了點頭,看著張云。



    “算我們姐妹信了,你確實對我們有這份賊心,可我們和你的關系,是工作關系,所以這個事情,還是等你這份工作完了再說吧。”



    林敏找了一個借口,讓張云暫時先不要接近著自己。



    林敏想嫁人的心情,只是突然想起來的。



    她沒有想到,才有了這個想法,就有一個蠻靠譜的精英男士,對自己展開了愛情的攻勢。



    “我可還沒把接受戀愛的心態,放正著,再說了,這小子的具體情況,也只是大概著了解了一下,真要和他好,對他的情況,還要細致了解一翻著。”



    林敏對于和張云談戀愛這樣的事情,顯得很接受著。



    林敏和龍語,自小接受的教育。



    就是男權精英化社會的教育。



    在面對一個,社會精英化男士的追求時。



    從小接受這樣教育的女孩,一般會毫不猶豫著,考慮起來。



    只要這個男人性格方面和年齡方面,合適,女孩們面對著這種男人的追求,一般都會答應著。



    “行!那把手機號碼,先互換一下吧。”



    張云似乎沒聽出林敏話語中,敷衍自己的感覺。



    他還是很認真著,對待著兩女。



    就像是一個,認真的追求者一般。



    張云是社會精英男士,這樣的男士,在這個社會中,想要找老婆,是很容易的。



    而且一找,都是條件很好的老婆。



    可是這樣一個條件優異的男人。



    在面對著林敏繁衍式的回答時,竟然一點惱火的感覺也沒有,表現的竟然還很大度著。



    為著張云的認真和大度。



    林敏和龍語的心中,嗡……的一聲,變得暖暖著了。



    林敏和龍語對視了一眼,彼此心里明白。



    兩姐妹為著張云這個男人剛才的反應,感動了。



    “哦……哦……”



    林敏在感動的心情下,對于張云的這份感情,終于也認真了起來。



    把自己的手機號碼,輸入了張云的手機中。



    一邊輸入著,一邊還說道了一句——你倒是真蠻喜歡熟女的嘛。



    聽著林敏的話,張云嘴里呵呵笑著——那是自然,我感覺熟女懂情調,和她們生活在一起,感覺舒心。



    張云把自己的號碼,小心輸入到了林敏和龍語的手機中,對著兩女的話,都是燦爛一笑著。



    笑容中,顯得很真誠著。



    “是嘛。”



    林敏從張云的手中,接過了自己的手機。



    眼神默默著,對張云這個男人看了一眼。



    把張云這個男人的身影,印在了自己的心中。



    龍語也是,呆呆著看了張云一下后,心里顯得甜蜜著。



    交換了手機號碼后,出去買香煙的武警戰士,給張云把三包三炮臺帶了回來。



    接過了煙,張云笑嘻嘻著,和林敏還有龍語,打了個招呼,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面。



    張云一走,林敏和龍語的心情,似乎被抽空了靈魂一般,顯得空蕩蕩著。



    “林姐!你剛才為他那些話,感動了沒有?”



    龍語抽著嘴里的煙,問了林敏一句。



    林敏聽著自己姐妹的問話,默默點了點頭。



    “麻煩了,這下他只要主動的話,說不定我真要跟了他了。”



    林敏暗暗了一聲,嘴里的香煙,抽猛了幾下。



    表情顯得煩躁又有些期待著。



    林敏沒做好嫁人的準備,但是想要嫁人的心情,卻又顯得濃厚著。



    所以面對著這樣一份突如其來的感情,她感覺麻煩又欣喜著。



    “林姐!那我們具體該怎么辦啊?”



    說好了,要做姐妹著。



    龍語感覺,在面對著張云的時候,以后姐妹倆,要調整好步伐著。



    “要戀愛的話,姐妹倆一塊和他戀愛著,要上一壘二壘這樣的事情,姐妹倆也要同步著。”



    龍語心里想著。



    “我也不知道,反正先把這次安保工作完成了再說吧,要是感覺真可以,那就……”



    林敏想著一些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一直生冷的臉上,顯出了幾分嬌羞的感覺。



    林敏雖然是軍人,而且是十幾年軍齡的軍人。



    但她同時還是一個女人,一個還沒被任何男人騎了的大姑娘女人。



    處女的身體,讓她在面對心動的感情時,不得不臉紅著。



    “愛情,真的會在這次手術后,來到我的生活嘛?還是就那小子,一段炫麗的戀愛游戲而已,我和龍語,只是在這個游戲中,殘花一現的兩個悲慘角色呢?”



    林敏心里暗暗想著。



    不知不覺中,那個初次見面時,在她眼神中,毫不起眼的張云。



    就瞧瞧爬上了她的心頭,把她心房的空間,慢慢占據著。



    因為張云的真誠,因為張云的大度,還因為張云的身份,是精英男士。



    因為這些,張云的身影,把林敏心房霸占的過程,顯得很自然,也很順利著。



    幾乎幾個遐想之后,林敏的心中,已經沒有幾分空間,是她自己的了。



    林敏晃了晃自己的腦袋。



    十幾年的國安生涯,讓她明白。



    此時的自己,要以工作為重,感情的事情,暫時放到一邊去。



    可林敏畢竟是個女人,是個一次戀愛也沒談的女人。



    心里一旦動了心,那心中的澎湃,也就無法順利停止了下來。



    林敏因為張云這個男人的身影,短時間內,完全把她心房霸占了的事情,顯得苦惱著。



    一邊的龍語,比她還顯得不堪著。



    龍語的心房是不設防的心房。



    因為張云剛才的表現,讓她感動了,還有就是張云這個精英男的身份,讓她思維完全認可著。



    所以一旦張云的身影,要進入她的心房。



    那幾乎就在幾分鐘的時間內,就完全霸占了她的心房著。



    “原來,喜歡一個人,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啊。”



    心里裝了張云這個男人。



    知道著張云就在隔壁的屋子里存在著。



    因為這些,站在張云門口的龍語,一時間就顯得很幸福著。



    龍語沒有像林敏那般,因為對于一個男人感情的突然升溫,而顯得苦惱什么著。



    她順其自然著,心里是喜歡上了這個男人,她就承認著,她也接受著。



    “心里裝著張云這個男人,感覺還是蠻好的。”



    龍語心里傻傻想著。



    此時在房間里的張云,還在苦惱著。



    張云并沒有像表面上看來那么傻著。



    林敏故意敷衍他的話,他都沒聽出來著。



    在林敏說什么,要等手術結束后,才正式和張云交往著的話時。



    張云就知道,對方是有意疏遠著自己。



    可張云確實是蠻喜歡這兩個熟女著,所以就把這一份和兩女可能在一起的希望。



    通過著自己傻傻的表現,保留了下來。



    “哎……林敏和龍語,這兩個姐姐,確實不錯,把她們留在我身邊,當個老婆,這樣的事情,應該是很美好著。”



    張云心里想著這些,臉上顯得微微苦惱著。



    他并不知道,不知不覺著,外面的兩位美女姐姐的心里,已經被他的身影完全霸占了。



    他這樣的擔心,其實已經完全是多余的了。



    “怎么?和那兩位女軍官聊天,受傷了。”



    房間中的越月和嬌若雨,看到了張云說什么出去買煙,結果和房間外面的兩位女軍官,聊了好長時間的事情。



    如今看著自己的男人回來了,臉上顯得難受著。



    越月就以為,自己的男人,是被那兩個女軍官話語傷了。



    “可以這么說吧。”



    張云說著話,打開了手中的一包三炮臺,取了其中一根,放在嘴里抽著。



    “呵呵……人家公事在身,怎么可能和你談戀愛呢?”



    一邊的嬌若雨聽著張云的話,嘴里笑著說著。



    同時嬌若雨也從自己隨身的行李箱中,取出了一件性感的睡衣。



    看著這件性感的睡衣,嬌若雨想到了一些事情。



    就主動對張云問著——今晚怎么睡啊?



    “怎么睡?”



    張云暗暗了一句,看著房間里的兩位美女。



    嘴里直接說道——還能怎么睡,一塊睡唄。



    張云的話,才說出來,越月拿著身邊的一個枕頭,就砸到了張云的身上。



    “我和我表姐,可是大姑娘,可不是那種**過的熟婦,男人看上了,是直接可以騎的,我們姐妹倆,你要是沒個約會,就想騎了我們,看我怎么把你身下的玩意,割了。”



    因為和張云確定了關系,此時的越月顯得霸道著。



    拿著手中的枕頭,打了張云胸口好幾下著。



    不過說到,割男人那玩意這句話的時候,小臉還是羞紅了一下著。



    “好了,表妹。”



    嬌若雨上來,勸著自己的表妹,目光盯視了坐在床上的張云。



    “沒和我們姐妹倆約會一次,就把我們騎了,確實不像話,畢竟我們姐妹倆,都是大姑娘的身體,哪個大姑娘說,和自己男人一次約會沒有,就被自己男人得到了的。”



    嬌若雨說著話,白了張云一眼。



    “看手術后,有空的話,你就帶我們姐妹倆出去玩一次,吃頓飯,看看京都市的風景,給我們姐妹倆,留個美好的戀愛感覺,你做了這些的話,我們姐妹倆,到時候,你說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嬌若雨說著這些話的時候,顯得蠻臉紅著。



    可是這些事情,是身為女孩子最基本的權利,她不得不維護著。



    “雖然很喜歡他,可沒有約會一次,就把我們姐妹倆得到了,確實是不像話,那樣的話,我們姐妹倆,就成了什么了?”



    “饑不擇食的蕩婦嘛?”



    嬌若雨心里暗暗想著。



    身體坐到了張云的身邊,靠在張云的身上。



    “小云,這是我們守護自己貞操二十幾年后的,最基本的一點福利,你要是愛護我們的貞操,肯定我們的貞操,就把這福利給我們保留著,好不好。”



    嬌若雨求著張云。



    可憐兮兮的目光,看著張云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