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51章 嬌若雨的投懷

第151章 嬌若雨的投懷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屁股啊。”



    張云暗暗了一句,轉頭細細看了一眼嬌若雨的屁股。



    嬌若雨的屁股,和她的身材一樣,顯得蠻嬌小著。



    “不是一個可以好好騎的屁股。”



    張云暗暗了一聲。



    聽著張云的話,嬌若雨的小手,在張云的胸口里打了一下。



    “就是不好騎,你也不許對人家耍賴了。”



    “耍賴?”



    張云顯得不懂著。



    “你都對人家,看了,又摸了,你得對人家負責著。”



    嬌若雨暗暗了一聲。



    “呵呵……”



    聽著嬌若雨的話,張云嘴里笑著。



    “好的,我負責。”



    張云說著話,伸手輕輕拍了拍嬌若雨身后的小屁股。



    拍了幾下后,嘴里暗暗了一句——還真是蠻小的。



    聽著張云的話,嬌若雨氣著——你還說,你個大壞蛋。



    一時間,嬌若雨就顯得不管不顧著。



    也不管旁邊自己的表妹看著,更不管,前面座位上的兩個女軍官發現著。



    就和自己的男人鬧在了一起。



    張云因為車上無聊的關系,也愿意陪著嬌若雨鬧著。



    拍拍人家的小屁股,摸摸人家的小手著。



    很快,搭載著張云等人的保姆車,開進了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vip病區,專門為老專家治療工作,而開辟出來的專門院墻內。



    院墻內,有一個排的武警戰士,作為保衛,站崗放哨著。



    那幾個在院墻內巡視的武警戰士,手中的微沖,可都是裝著實彈著,在他們身上的武裝帶中,滿裝的彈夾還裝了好幾個了。



    看著院墻內的情況,張云知道,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甚至包括軍方,對這個手術的重視。



    張云下了車,來到了院墻內,專門外幾個專家醫生,準備的房間里面。



    “京都市第二人民醫院選派的醫生和長津市胸腦外科專業醫院選派的醫生,都已經到了這里,就在你房間的旁邊兩間房間里面。”



    領著張云等人進入房間后,林敏嘴里說道著。



    “醫院方面,怎么給你們安排比試的話,暫時還不清楚,不過估計也快了。”



    林敏說著話,和她身邊的龍語,對著房間里的嬌若雨敬了一個禮,然后就走出了房間。



    在走出房間時,林敏對張云特意囑咐了一下——在正式選出給老專家主動的醫生前,請張醫生,不要出房間半步。



    “知道了。”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謝謝配合。”



    林敏說著話,把張云的房門給關上了。



    “哎……”



    林敏和龍語一走,張云身體倒在了床上。



    休息了起來。



    “還得等,這事弄得。”



    張云在床上無聊了一句。



    此時,在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會議室里面。



    有京都市醫院主要的領導和幾個vip病區最優秀的主刀醫生,另外幾個國內最優秀的主刀醫生,組成的專業團隊,正在對會議室投影儀上,展現的手術畫面,點評著。



    已經點評了兩個參加這次比試的主刀醫生的手術刀法。



    此時在投影儀上,出現的是關于張云的幾次手術視頻的資料。



    張云實際的手術,做得不多。



    就那么幾例著,看著張云完成的手術,最開始的一例。



    會議室的專家們,很多都是打起了瞌睡。



    雖然說,張云人生中的第一次實際手術的表現,確實也是可圈可點著。



    可是在這些國內專家的眼里,張云人生中第一次實踐手術的發揮,真算是小兒科級的。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這次怎么搞得,派了一個菜鳥來啊。”



    有下面觀看的主刀醫生,顯得看不下去了。



    轉頭和身邊的一個同事閑聊著。



    “他們可也是國內胸腦外科方面,三大主要的醫院啊。”



    “是呀,派這么一個菜鳥,不是自毀自己醫院的聲譽嘛?”



    “他們醫院的周書記,不是一直想把自己的醫院,搞成國內,最知名的胸腦外科醫院,派這樣的人出來,這樣的目標還怎么實現啊。”



    會議室里面,因為張云的這個手術視頻,發出了議論紛紛的聲音。



    主持這次會議的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張院長,把這些聲音,都聽在耳朵里面。



    不過這個名叫張云的年輕醫生,關于他的手術視頻,確實也就那么幾段。



    張院長事先都看過了。



    要是第一段的話,確實沒什么好說的,的確不夠資格參加這次的比試。



    不過后面的幾段,張院長也看過了。



    他知道,后面幾段的視頻內容,要是播放出來,會議室內的議論聲,自然會少了許多。



    把關于張云的第一段手術視頻,在最主要幾個手術階段的視頻內容播放了一下后,其余的內容,都是快進著播放了過去。



    然后很快就進入到了,張云第二段手術視頻的片段里面。



    這一段視頻出現后,會議室里的議論聲,小了許多。



    “喲!還是這個家伙,可是手法上,比上一次熟練多了。”



    有專業的主刀醫生,暗暗說著。



    “恩!也有那么一些看點了。”



    被張云第一段手術視頻,折磨了心神的一個專家,看到這一段手術視頻,終于提起了那么一點精神。



    “這樣的手術能力,才配是國內胸腦外科三甲醫院,派出來的精英醫生嘛。”



    看著看著,有醫生點頭表示首肯著。



    因為大家看得多少有些感覺了,這一段關于張云的手術視頻,就顯得慢了一些,才播放完畢著。



    這一段手術視頻播放完畢后,會議室內,多少著發出了一些贊美的聲音。



    “還不錯。”



    “恩,像那么一回事。”



    會議室里的這些專家們,點頭表示著。



    以為事情就這么完了的他們,正想對以上三個醫生的手術視頻,發表一些評品著。



    這個時候,第三段關于張云的手術視頻,播放了出來。



    看到還有關于這年輕醫院的手術視頻,這些臺下的專家們,繼續屏氣凝神的看了起來。



    剛才第二段張云的手術視頻,讓張云這個年輕的醫生,給這些專家們,留下了一個好印象。



    所以此時的他們,還是愿意給張云一個面子,看看關于他的第三段手術視頻資料的。



    這第三段手術視頻資料一出來,臺下的專家們,目光就變得聚精會神了起來。



    因為視頻中的張云,手術的刀法,一下子吸引了這些專家的目光。



    “不會吧,大師級的手術刀法啊?”



    看著視頻中,控制著手術刀,像一把飛刀一般的張云。



    有專家嘴里顯得不信著。



    還有幾個專家,看著看著,從座位上,情不自禁著站了起來。



    一輩子在主刀醫生的崗位上,當外科手術醫生的這些專家,因為視頻中,張云對于幾個手術刀法的完美展現,顯得興奮著。



    都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原來解剖的刀法,竟然是可以這樣運用的。”



    有對于解剖刀法,有著無比心得的老專家,為著張云對于解剖刀法的另類演繹,心里折服著。



    “這個才是真正的解剖之王啊,我的解剖刀法,在他面前,算個屁啊。”



    “天哪,手術刀法中,最困難的多重刀法,這小子,竟然掌握到了這樣的地步。”



    更多的專家,為著手術視頻中,張云對于多重刀法的使用,而由心佩服著。



    外科手術中,多重刀法的掌握,一直以來是,外科手術醫師們,一塊最難啃的骨頭。



    就是幾十年,從事在外科手術領域的老醫生,老專家,也未必能把這多重手術刀法,掌握的七八成的水平。



    可是視頻中的張云,表現出來的多重刀法,竟然已經到達了,前無古人的階段。



    這些盯著視頻看著的老專家們,搜索著自己腦海中,關于多重手術刀法的記憶。



    竟然沒有任何一段,能有這段視頻畫面,精彩一半的畫面存在。



    “天才,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終于有了一個天才。”



    在座的專家中,資格最老的一個專家,啪……的一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嘴里一邊說著,一邊鼓起了掌,對著投影儀中的張云鼓起了掌。



    聽見這樣的掌聲,會議室里的這些專家們,也一個個跟著,站起了身體,鼓掌著。



    “云老都點頭了,這小子看來確實有一手。”



    有專家一邊鼓掌,一邊道著。



    “確實有,縫合的手術刀法,解剖的手術刀法,還有多重的手術刀法,這小子,都到了,最爐火純青的地步,恐怕是前無古人的境界了。”



    有專家,暗暗點頭肯定著。



    “可是另外幾個手術刀法的水平,確實有些差,只是到了縣級醫院的水平。”



    有專家對于手術視頻中,張云另外的幾個手術刀法,表達著自己的意見。



    “恩,確實是,可是洪院士的胸內外科手術,需要的幾種手術刀法中,最迫切的,就是多重手術刀法,所以的話,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派他出來,也算是對癥下藥了。”



    有專家,肯定著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把張云派過來,參加這次醫療選拔的決定。



    他嘴里的洪院士,就是這次手術治療的病患。



    國家功勛院士,對于國家核物理專業,有著凸出貢獻的專家,手中更是掌握著,國家幾項核物理學科,最頂尖研究成果。



    另外還有好幾項國家核物理方面的科研工作,需要他來引導方向著。



    他對于國防事業的作用,可以說,能抵得上一個重裝集團軍的作用。



    所以國家和軍方,對于這一次洪院士的胸腦外科手術,顯得無比重視著。



    甚至國外這方面,更優秀的醫療專家,國家一個也沒有請著。



    就是怕國外請過來的專家,會靠不住。



    “好了,三位國內最頂尖的胸腦外科方面的醫生,都請了過來,大家也看了他們三個的手術視頻,現在的話,就請各位專家,各抒己見吧。”



    張院長示意著會議室內的工作人員,把燈光打開著,然后意思著臺下的這些專家們,說說自己的感覺。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這個張云醫生,最后的一段手術視頻,確實讓人折服,可是其中的幾個手術刀法,也顯得太小兒科了,洪院士要經歷的手術,是需要一個主刀醫生,各方面手術刀法,都要很嫻熟的掌握著,所以我覺得,這個張云醫生,并不是很適合這個手術。”



    有專家,一開口,就排除著張云的可能性。



    “不……我倒不是那么認為著,我認為這個張云醫生,是三個主刀備選醫生中,最適合的一個,洪院士的手術,需要的就是這種多重手術刀法嫻熟的醫生,至于那幾種,他不是很嫻熟的手術刀法,在洪院士的手術過程中,牽扯的并不是很多,如此的話,我覺得他是最合適的一個。”



    有專家,也力挺著張云。



    “對于張云這個醫生,在手術視頻中展現的才華,我相信,這里沒幾個專家會不佩服著,可是他的資料上顯示,他到目前為止,就一共完成了四個實踐手術,這樣的一個經歷,對于塑造一個優秀主刀醫生的過程,顯得也太淺薄了一些,大家要知道,手術過程中,千變萬化著,這么一點實踐經驗,把這么重要的一個手術交給他來做,是不是太冒險了。”



    一時間,十個專家的嘴里,有九個,說得都是關于張云的。



    有挺張云的,但更多的是感覺張云的手術經驗還不夠著。



    覺得不能把這個重任交給他。



    這些專家們,討論了以后,慢慢就因為意見不合,爭論了起來。



    爭得還面紅耳赤著。



    “張云行的,張云肯定行的。”



    有挺張云的,嘴里喊著。



    “不行,資歷太淺,出了問題,誰負責啊?”



    有不挺張云的,總是拿著責任壓人著。



    為著張云這么一個人,一大屋子的老專家們,差點就要打起來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