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41章 奶味話梅

第141章 奶味話梅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小壞蛋,好好看電影拉。”



    十香珠說著話,伸手把靠在自己胸口,張云的腦袋給推了起來。



    “香珠!電影有什么好看的,還不如陪兒子多玩一會呢。”



    張云說著話。



    大手依然在十香珠的大腿上。



    輕輕愛撫著。



    大腿上的裙擺,都被張云給拉了起來。



    雪嫩的大腿,一時間就在十香珠的身下展現著。



    “快活世界的女人就是好,**保養著,身下私密處也是保養著,就連大腿,也保養的好好著,年紀那么大了,摸上去的感覺,還像是少女的大腿一般。”



    張云摸在十香珠的大腿上,心里舒服著。



    “你這死孩子。”



    十香珠對于這樣的事情,也顯得并不拒絕著。



    畢竟只是摸大腿,并不是在電影院里,騎著她。



    在十香珠看來,只要張云在電影院里,沒那個企圖,別的事情,只要玩得開心了。



    十香珠都是愿意配合著他的。



    張云玩了十香珠身下的兩個大腿。



    并沒有急于摸到十香珠的大腿根部著。



    “畢竟上面的胸部,還沒好好照顧著,就去照顧那個部位,呵呵,老子就顯得有些顛倒了。”



    “玩女人,也是要講順序的嘛。”



    張云心里認為著。



    目光就鎖定在了十香珠的胸口上。



    十香珠的胸口,是那種上托型的設計。



    兩個半圓球,就像貢品一般,展現在十香珠的胸前。



    電影院里的畫面,出現了一個搞笑的情節后,十香珠看見了,嘴里笑著。



    胸口那兩個,就歡快著跳躍了起來。



    看上去,像兩個嗷嗷待哺的小白兔一般。



    “死小子。”



    十香珠看到了張云目光注視的地方。



    雙胸故意含了一下。



    把自己胸前的高度,又提高了幾個厘米。



    達到了一種恐怖的高度上。



    看著這樣的高度,張云心里暗暗了一聲——媽呀,這才叫雄偉啊。



    張云看著十香珠胸前這兩個,嘴里吞著口水。



    心里想著,到底該怎么下手著。



    很快,張云就想到了一個辦法。



    “香珠,我吃個話梅。”



    張云說著話,從十香珠手中的包裝袋里面,取出了一個話梅。



    往自己嘴邊送著。



    可是不偏不倚著,這話梅就從張云的手中脫離了出來。



    掉到了十香珠的胸口里面。



    那深深的乳溝中。



    滾落著。



    “呀,你……”



    十香珠沒想到著,臉上都是害羞的感覺。



    “呵呵,香珠,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張云嘴里抱歉著,心里偷偷笑著。



    “我還真是天才,一丟就丟進去了。”



    “香珠,我來給你找。”



    張云說著話,就把自己的一只大手,往十香珠的胸口里面掏了進去。



    “你干嘛啊,你個壞蛋。”



    十香珠害羞著。



    “香珠,我造成的事故,肯定我來承擔嘛。”



    張云嘴里呵呵笑著。



    大手就從十香珠的胸口中伸了進去。



    “媽呀!真軟。”



    一伸進去后,張云嘴里忙是感慨著。



    整個手都被禁錮住了的感覺。



    “你這孩子。”



    十香珠沒想到,張云說干就干著。



    來不及自己多少反應著,大手就塞進了自己的胸口里面。



    在里面掏了起來。



    張云的掏,那是找話梅的掏。



    完全是往十香珠兩個胸部上,掏著。



    這個抓一抓,那個抓一抓著。



    “呵呵,真好,又軟又挺著,真好。”



    張云一邊抓著,心里一邊樂著。



    “死家伙,你干嘛呢?”



    十香珠沒想到著,張云竟然會這么胡來。



    “直接抓著人家那兩個玩了,這死孩子,也太調皮了一點。”



    十香珠白了張云一眼。



    手指對著張云的額頭,用力推了一下。



    “好了,不要玩了,給人家找話梅拉。”



    “呵呵,香珠,再抓幾把,呵呵,蠻好抓著。”



    張云說著話,大手還在十香珠的兩個胸口上,抓來抓去著。



    那猴急的爪子,這面抓抓,那面抓抓著。



    抓得十香珠的心里綿綿著。



    “死孩子,真壞,才抓了幾把啊,人家的下里,就濕漉漉了。”



    十香珠的大腿,微微閉合了一下。



    感受著身下,那種難耐的感覺著。



    眼神更是在張云的臉上哀怨著。



    “抓好了沒有啦。”



    十香珠晃著自己的胸口,對張云不依著。



    “怎么可能抓得好呢?”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不過今天的事情,對于張云來說,可不是就簡單抓幾下就結束的事情。



    “還要進行大戲呢?”



    張云心里覺得著。



    所以的話,張云在十香珠的胸口里,認真的掏了幾下,就把那顆話梅給抓了出來。



    張云直接把那話梅丟到了自己的嘴里。



    嚼了起來。



    一邊嚼著,嘴里一邊樂著——恩,有香珠的奶味,是個奶味話梅。



    “要死了。”



    聽著張云的話,十香珠羞著,也是氣著,小手狠狠打了張云胸口一下著。



    “對了,香珠,被這么臟的話梅沾染過了,你胸口肯定很臟了。”



    張云說道著。



    從十香珠的包包里,掏出了一塊紙巾。



    “兒子給你擦一擦吧。”



    張云說著話,就抓住了十香珠胸口的衣服。



    想要把十香珠胸口的衣服,直接抓下來著。



    “不要,不要……”



    十香珠害羞著,雙手緊緊抓住了自己的胸口著,不讓張云對她那樣的行為得逞著。



    “香珠,那么臟了,不擦擦,你舒服啊。”



    “我舒服,我舒服。”



    十香珠急著說著。



    “哎,不行,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許你胸口這么臟著。”



    張云說著話,依然一副想把十香珠胸口的衣服,扯下來的樣子。



    “你這孩子,你也太壞了一點,人家求你了。”



    十香珠嘴里可憐著。



    “香珠,不要緊的,電影院里這么黑,你脫了胸口的衣服,也沒人看見著,再說了,定情侶座看電影的男女,有幾對是真來看電影的,還不是為了干那事,感覺刺激著。”



    張云勸著香珠。



    “我不管人家,我只管自己,你脫人家的胸衣,人家就是不讓著。”



    十香珠暗暗說著。



    “哎,香珠也真是的,非家本領著。”



    張云暗暗了一聲。



    “看家本領?”



    十香珠聽著張云的話,顯得不懂著。



    不明白,張云嘴里的看家本領到底是什么著。



    張云嘴里微微一笑。



    直接著就把十香珠的身體抱了過來,揉在了自己的懷里。



    大嘴直接一下,就堵住了十香珠的小嘴著。



    張云嘴里的看家本領,也就是他的吻功了。



    女人嘴功可以練習得很好,身下的功夫,也可以練習的很好,唯一練習不好的就是吻功。



    女人是多情的動物,接吻這樣的事情,一旦舒服了,那就是動著女人心里的情根。



    那樣的情況下,女人的魂,都直接交出來了。



    還那有什么心思,練習吻功呢。



    十香珠一被張云吻住,大腦整個嗡……的一下就蒙了。



    眼神呆呆著,任著張云吻著。



    緊張在胸口的小手,也是放平了下來,主動揉住了張云的肩膀著。



    張云沒花多少心思著。



    就和十香珠吻上了。



    動情而深情的吻著。



    彼此在彼此的嘴巴里,追逐著彼此的舌頭。



    彼此的嘴唇,茲茲茲茲的吸允著,粘合著。



    四片唇瓣,分開后,又接觸著。



    然后來回摩擦著。



    在口液的幫助下,順滑著摩擦來摩擦去著。



    嘴唇在摩擦著,嘴里的舌頭,也是用力交纏著。



    像是靈舌一般,饒在一起,粘在一起,彼此的口水更是交纏在一起著。”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為了讓自己的香珠,更加的聽話,張云這一吻,足足吻了三分鐘的時間。



    吻得十香珠的身體,完全在沙發上癱坐了起來。



    眼神呆呆著看著張云,嘴里的口液,一絲絲著掛在自己的嘴角。



    雙手的話,垂在了自己的身下。



    趁著這樣的時刻,張云不客氣著,把十香珠胸口的衣服扒了下來。



    嘴里暗暗一句——不客氣了,我的好香珠。



    十香珠此時此刻,早就被張云,吻得動情了,那還顧及得了這個。



    胸衣一被拉下,十香珠胸前的兩個,就直接展現在張云的眼前了。



    跳來跳去著,一副歡呼喜悅的樣子。



    “這,這……”



    張云看了看十香珠胸前的兩個,又看了看抓在手中的紙巾。



    “這么好的兩個,讓紙巾糟蹋了,這怎么行,要糟蹋也得讓我的嘴巴來糟蹋著。”



    張云想著這些。



    那十香珠胸口上,因為話梅的沾染,產生的污跡,就讓張云的嘴巴清理著。



    “香珠,這里臟,讓我好好添一添。”



    “還有這里。”



    張云嘴里說著話,翻著張云胸口的兩個,這里添添,那里添添著。



    顯得舒服著。



    “老子一定給你全部添到著。”



    張云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