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35章 殺向京都

第135章 殺向京都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你這小子,知道了就好,那就對這小丫頭,別客氣了,限你三天之內,把她給騎了。”



    曹云德對張云命令著。



    “知道了,老大,三天之內,一定把她騎了,不辱老大的威名。”



    張云說著話,嘴里笑了起來。



    解決了越月的事情,張云心里顯得蠻高興著。



    從自己口袋里,掏出了兩根煙,其中一個塞到了自己師傅的手中。



    “老大,抽煙。”



    曹云德接過煙,抽了起來。



    “那小丫頭,當助理女醫生,是最好的材料了,被你小子運氣好,給撿到了。”



    抽了一口煙,曹云德嘴里暗暗說著。



    “老大,怎么?你對這小丫頭也有興趣啊?”



    張云嘴里呵呵笑著。



    “要是老大有興趣,徒兒馬上拱手相讓。”



    “去死。”



    曹云德說道了張云一句。



    “這……哎,要是我年輕五歲的話,搞不好還真動手了,可是我現在的歲數……”



    曹云德嘴里無奈著。



    “歲月不饒人那。”



    自己老大嘴里說得話,是什么意思,張云明白。



    男人嘛,老婆多了,是要照顧著,有體力照顧著,自然是好,家里的老婆們,也允許他在外面亂搞著。



    要是男人沒了體力,還想在外面亂搞,那老婆們可就有意見了。



    “對了,聽說你最近在湊錢,打算從拍賣公司,把自己的一個姑姑拍下來。”



    張云沒想到,自己小姑的事情,已經傳到了自己師傅這里。



    “是呀?還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錢,才能把小姑給拍下來呢。”



    張云嘴里無奈著。



    “給你一個賺大錢的機會,你要不要。”



    曹云德吞吐了嘴里幾口煙后,忽然說了起來。



    “賺大錢。”



    張云暗暗了一句。



    “那當然要了。”



    “呵呵,知道你小子,聽就就會動心著。”



    曹云德說著話,把自己的辦公桌抽屜打開了。



    從里面取了一張信封,交給了張云。



    “這是一封邀請測試手術能力的邀請函,是京都第一人民醫院發給我的。”



    “國內有一名在核武專業領域,有凸出貢獻的老專家,得了胸腦外科方面的疾病,國家衛生部要求京都第一醫院,從國內這個方面領域的醫生中,選拔出一個,最優秀的主刀醫生出來。”



    “所以就給了我們醫院這張邀請函,醫院方面給了我。”



    “這……”



    張云聽明白了。



    自己的師傅,想把這個機會讓給自己。



    “師傅,這是你的機會,我去不合適吧。”



    張云把邀請函,重新交給了自己的師傅。



    張云能力雖然上來了,但是他心里明白,和自己的師傅,還是差了一截。



    在手術經驗上的話,更是差得太多了。



    “那老專家的病歷,我看過了,這樣病歷需要的手術方式,你掌握的那些手術刀法,正合適,所以你去,比我去要好。”



    “再說了,只要被最終選中了,國家給予的獎勵是一千萬,出色完成這個手術后,還會另加獎勵一千萬著。”



    “這前前后后兩千萬的獎勵,還是小的,名聲,還有你這個人在我們胸腦外科手術界的地位,也會得到很大提高的。”



    “這……”



    張云也不是一個婆媽的人,既然自己的師傅把話說到了這里。



    自己也就不啰嗦了。



    “那就謝謝師傅了。”



    張云把邀請函放到了自己上衣的口袋中。



    “對了,你去京都市的話,最好帶個熟悉京都市的人去,畢竟京都市太大了,一個沒去過京都市的人,直接去的話,生活上,有很多不方便著。”



    在張云走出曹云德辦公室門口時,曹云德嘴里叮囑著。



    “恩,知道了。”



    張云看了看邀請函上顯示的時間,是后天早上十點,在京都市第一人民醫院門口集合。



    看了看這個時間,張云暗暗了一聲——那就明天下午,坐飛機去吧。



    “這樣的話,也不耽誤了和兩位媽的約會。”



    此時的張云,心里最在乎的,還是今晚和十香珠姐妹倆的約會。



    昨晚和十香珠姐妹倆的一段接觸。



    讓張云的心里,顯得蠢蠢欲動著。



    今晚這兩個媽,一定要騎了,而且要騎個夠著。



    能爽幾遍就幾遍著。



    張云心里想著這樣的事情,嘴里賊賊的笑著。



    同時的話,也想起了自己師傅,在自己離開辦公室時,對自己說得那句話——帶一個對京都市熟悉的人,在身邊,陪自己一塊去京都市著。



    這樣的一個人,張云馬上想到了——嬌若雨。



    “她是女航天員,經常要到首都出差著,想來她對首都的情況,應該是很熟的。”



    “可是找她的話,會不會不方便啊?”



    張云心里疑惑著。



    “人家畢竟是女航天員,國內的大明星,大英雄著,這樣的一個人,給我當向導,這人家能答應啊。”



    張云想了想后,還是決定先從越月那里打探一下著。



    畢竟越月是嬌若雨的表妹。



    兩人關系不淺著。



    得到了自己師傅的首肯。



    張云也就不怕了。



    打算和越月直接開始著。



    張云先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



    沒想到著,自己在師傅辦公室里,才呆了一陣,自己丈母娘,在醫院里的粉護手續,就全部走完了。



    此時穿了一件合身的粉色護士裝,坐在了自己辦公室的沙發上。



    大大的屁股,沉在了沙發的表皮里面,顯得誘惑著。



    “媽,可以啊,這么快,就搞定了。”



    張云看著玉芬,嘴里笑著。



    抓著玉芬的身體,好好看了看。



    “真合身,把我媽的**和屁股,都襯托的很好著,兒子看了,心里喜歡啊。”



    “要死了,大白天著,說這些流氓話。”



    聽著張云的話,玉芬嘴里氣著。



    小手好好打了張云胸口一下著。



    辦公室里的徐一一她們,聽著,嘴里也是笑呵呵著。



    “這不是在我的辦公室里嘛。”



    張云嘴里笑了笑。



    拍了拍自己丈母娘的大屁股,玩了幾把著。



    “我到越進的辦公樓里去看一看,你們幾個暫時不要跟著了。”



    張云對自己辦公室里的老婆囑咐著。



    “越進的辦公室?難道老大答應讓你追求那個越月了。”



    張云的話一聽,徐一一馬上想到了自己男人,為什么要去越進辦公室的原因。



    “呵呵,還是我們一一最聰明。”



    張云嘴里笑著,伸手也把徐一一抓了過來,在她屁股上,捏了幾把著。



    “對了,我明天的話,要出差,可能要到京都市去,待到周末才回來。”



    張云把自己去京都市的事情,跟自己的幾個老婆交代了一下。



    同時為什么要去的原因,也說了出來。



    讓自己的老婆們,有個準備著。



    說完這些,張云只身就往越進的辦公樓方向走了過去。



    張云師傅曹云德的辦公樓是在vip病區八樓。



    越進的辦公樓是在vip病區七樓。



    這兩個樓層的醫生和女護士,自從曹云德和越進對上了,幾乎老死不相往來著。



    誰也不會侵犯對方的地盤著。



    可是今天,張云就要破個例,直接殺到人家辦公樓去。



    不僅要進去,而且還要帶人出來。



    這帶的人,就是越進的小妹越月。



    張云一走進vip病區的七樓。



    感覺氣氛上,就顯得很怪異著。



    周圍的粉護和藍護,看著他的眼神怪怪著。



    這些粉護和藍護,自然是認識張云的。



    張云在這個醫院里的威名已經出來了,加上自己樓層的主任妹妹,對他兩次勇敢的表白行為。



    讓張云這個人的形象,在這些護士的腦海中,顯得清晰著。



    張云的出現,讓這些護士,就感覺好像遇到了明星一般。



    心里激動著。



    說句不好聽的話,張云最近在醫院里的凸出表現,成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所有年輕女護士,性幻想的對象。



    幾乎每一個女護士,晚上做春夢的時候,都會把張云代入進去,成為男主角著。



    強奸著她們,玩弄著她們。



    隨便著張云,在她們的春夢里,對她們的身體亂來著。



    想象著這樣一個有權勢的男人,霸占著她們的身體。



    也不知這些女護士,因為張云這個男人,而濕了多少條身下的床單著。



    張云對于這樣的情況,自然也知道著。



    因為此時的張云,在醫院樓層中走動的時候,路過的女護士,不是花癡著看著他。



    就是主動在張云的面前,搔首弄姿著。



    吸引著張云對她們的注意。



    甚至還經常出現女護士的筆或者發箍,故意掉在張云腳下的情況。



    以此和張云套著近乎。



    快活世界的女人,就是如此。



    喜歡強者,愿意被強者騎著。



    醫院里的女護士,那更是如此著,喜歡著被一個醫院的名醫擁有著。



    認為那樣的生活,是一個好女人,該追求的生活。



    和張云的相遇,往往在這些女護士的心中,想象成了最浪漫的事情。



    而張云的話,在這些女護士的眼里,則是一個最完美的白馬王子了。



    張云在女護士的眼里,受著熱捧著。



    可是在越進樓層的男醫生眼里,卻成了一個眼中釘。



    “你小子沒搞錯吧,竟然跑到我們樓層了,你不知道,我們主任和你們主任,是水火不容的嘛。”



    越進手下的大徒弟,領著幾個身邊的粉護,在病房內巡視的時候,看到了張云。



    嘴里馬上對著張云說道了起來。



    越進大徒弟嘴里的吵鬧聲,一下子吸引了很多這個樓層里人的注意。



    包括跟隨在越月身邊的兩個粉衣女護士。



    “月姐!是張云,是你喜歡的張云來了。”



    其中一個女護士,發現了辦公室外面,發生的情況,忙是對著越月說道著。



    “什么……”



    越月聽了這些話,忙是從自己辦公座位上,站立了起來。



    這幾天,越月一直等待著張云的消息。



    因為她相信張云著,答應了她,要詢問自己的師傅著,越月覺得他一定會問著。



    “他是個有信用的男人。”



    越月沒和張云接觸多久,可她就是相信著張云。



    認為著張云是個好男人,是個完全夠資格,騎她身體的男人。



    “他配。”



    越月確定著。



    “我的身體,就配他騎。”



    越月心里堅定的認為著。



    如今張云主動過來了,那說明就是向他師傅問了。



    結果的話……



    越月思考著,同時腳步從自己的辦公室中,踏了出去。



    遠遠著看著站在病區中的張云。



    想要從張云的臉上讀出什么來。



    越月看著張云的時候,張云也發現了越月。



    看著越月,張云臉上的笑容燦爛了起來。



    看著這樣的笑容,越月臉上高興著——他師傅答應了,太好了,我以后就是小云的女人了,可以被這個,讓我完全信服的男人騎了。



    “被自己信服的一個男人,霸占著自己的一切,那才是這個女人,最幸福的事情,太好了。”



    越月看著張云臉上燦爛的笑容。



    她哭了,幸福的哭了。



    “我以后就是小云的女人了,呵呵,呵呵……”



    越月傻笑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