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34章 一定下手

第134章 一定下手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就這樣,張云和十香珠姐妹倆。



    在街頭,像情人一般擁吻了一翻。



    然后張云送著十香珠姐妹倆,回去了。



    看著十香珠姐妹倆,搖曳著身姿,走向魚龍兵的家里。



    張云的心里不忍著。



    多想留她們姐妹在身邊,更長一些時間著。



    十香珠姐妹倆也是的,朝著自己家里走幾步著,回頭默默看著張云幾眼著。



    眼神之中,情意濃濃著。



    看著十香珠姐妹倆回到了家。



    張云的心里空落落的。



    似乎少了一些什么一般。



    “哎,也別急,明晚就能和她們約會了。”



    “和她們的約會,也別搞太復雜了,第一次約會就騎了吧。”



    張云決定著。



    在快活世界里,和少女約會的話,兩次,三次再上床,這是比較正常的。



    像十香珠這樣的成熟少婦的話,感覺好了,第一次約會就騎了,女孩也能接受著。



    “就這樣,明晚就騎了她們。”



    張云心里決定著。



    就攔了一輛出租車,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后,先是到了自己老媽的房間,看了一下自己老媽的情況。



    歲數大了,忽然住到一個陌生的環境中。



    張云的母親,顯得睡不著著。



    張云只好陪在她的身邊,和她多說了幾句。



    讓自己的母親,心里安穩了一些。



    然后才走出了房間。



    到了玉芬和兩位姑媽的那里。



    說著話,把這個房間里的老婆,騎著,弄著。



    行著一個丈夫,該行的事情。



    嘴里卻交代著盧小小一些事情。



    就是幫助張云處理,老家那一百個,來云都市上情婦班女娃的事情。



    盧小小是個閑不下來的主。



    雖然愿意在張云的家里,當張云的老婆,讓張云完全掌控著。



    可是一直悶在家里,等自己的老公,給自己的老公做飯做菜著。



    她這樣的年紀和性格,感覺上,這樣的生活方式,很難熬著。



    所以聽了張云的命令后,盧小小顯得很高興著。



    爽快著答應了下來。



    張云把玉芬房間里的老婆們,騎了一邊后。



    回到了自己李琴老婆的房間里面。



    這個房間里的老婆,此時幾個睡了,幾個沒睡著。



    張云把沒睡的幾個老婆騎了。



    然后也匆匆躺下了,睡了下去。



    自然臨睡前,也把自己家里,決定把自己的兩個小侄女,送過來,給自己當老婆的事情,跟李琴和單了一下。



    這事,她們兩個已經從張云的老媽那里知道了。



    所以聽了,并不感覺吃驚著。



    “等媽走了以后,那房間,就給她們兩個小丫頭住吧。”



    張云兩個小侄女的生活,張云自然想拜托李琴和單小蜜照管著。



    畢竟年紀還小,單獨生活的話,能力還不夠著。



    李琴和單小蜜對于這樣的事情,也是顯得義不容辭著。



    她們是家里的大老婆嘛,家里的事情,她們自然要管著。



    像這種年紀還小的,自己老公的小老婆,她們即要像姐姐一般管著她們。



    也要像母親一般,關愛著她們的生活。



    讓她們盡快的融入到自己老公的大家庭來。



    另外的話,李琴和單小蜜,把自己從學校休學了的事情。



    也對張云說了一下。



    李琴和單小蜜,大學都讀了好幾年了,此時休學,確實可惜了。



    可是的話,她們兩個身為張云家里的大老婆。



    如今張云這個家庭里的瑣事漸漸多了起來,她們兩個沒有辦法,只好把自己主要的精力,用在了管理這個家庭上。



    所以就做出了休學的決定。



    聽著兩位大老婆的決定。



    張云蠻感動著。



    所有又把她們姐妹倆,按在身下,好好著騎了一邊。



    把兩女,騎得滿滿足足著。



    幸福的不行,這才放了她們姐妹倆。



    一夜無事。



    第二天的時候,張云依然早起著,到了醫院下面的小公園里面,練習著他的雪花刀。



    刀法的練習上,此時是進步緩慢著。



    但是張云并不放棄著,每天依然好好練習著。



    練完刀法后,張云回到了家里,在李琴老婆的房間里,洗了個澡。



    然后一大家子,連上自己的老媽,十個女人,來到了醫院的食堂,吃著早飯。



    早飯過后,盧小小開始辦起了,張云昨晚交代的事情。



    張曼和張玉,還有李琴和單小蜜,陪著張云的母親,逛街著。



    自己婆婆難得來云都市一趟,自己兒媳的自然要陪在婆婆身邊,好好逛一逛著。



    剩下的徐一一和美云美青,還有玉芬。



    則是跟著張云去上班著。



    張云想把玉芬,也弄成自己身邊的貼身美護,在工作的時候,一直放在自己的身邊。



    讓她成為自己身邊幾個貼身美護的主事人。



    自己不在的時候,自己那幾個貼身美護,都讓她管著。



    這是自己丈夫的要求,玉芬順從著。



    再說一直能跟在自己丈夫的身邊,這樣的事情,玉芬也愿意著。



    把玉芬調整成自己貼身粉護的事情,張云此時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內,運作起來,顯得相當容易著。



    因為他在醫院里的權勢到了。



    本來可以不用自己的師母出面的,自己都能搞定著,可是張云還是通過自己師母的幫助,搞定著。



    張云翅膀是硬了,可是在自己師傅和師母的面前,張云硬了,也要故意表現的軟著。



    因為他們是自己的師傅和師母,對以前的自己很照顧著。



    張云不能因為自己現在有了那么一點成就,就完全不把他們幾個,放在眼里了。



    那樣的事情,張云是絕對做不出來著。



    張云的師母,幫著張云的丈母娘玉芬,在醫院里走著程序。



    讓張云的丈母娘,成為張云的貼身美護著。



    這個程序,走得實在過分輕松了一點。



    就是專業成績很好的女護士,甚至關系也很硬的。



    這個程序走一走,都要大半天著。



    可是玉芬走完這個程序,只是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



    需要各方面主管批準的事情,直接在最后一個主管這方面醫院事務的副院長那里,全部代批了。



    一點冤枉路,都沒有跑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幫助張云跑這件事情的,張云六師母——羅雪,嘴里暗暗一句——如今跑小云的事情,比跑我們家老頭子的事情,都要方便著。



    “那里的話,他師母!小云畢竟是仗著他師傅,才有今天著。”



    張云謙虛著,張云的女人玉芬,跟著也謙虛著。



    知道自己的男人,對自己的師傅和師母尊重著。



    玉芬跟著也對眼前的六太太,異常尊重著。



    身為妻子著,自然是完全站在自己丈夫的立場上,行為辦事著。



    玉芬心里強烈的婦德,督促著她,讓她對眼前的六太太親密著。



    “這小云,是給你灌了什么**湯,讓你這么順從著他。”



    羅雪看著面前的玉芬,嘴里暗暗了一句。



    羅雪是看著張云從云都市醫院里,一步一步上來著。



    從以前,在醫院里選粉護那時的傻樣子,到了此時,在云都市醫院里,成為了叱咤一方的大人物。



    如日中天的感覺,讓他的老頭子,都有些羨慕著。



    張云權勢的增加速度,讓羅雪心里震驚著。



    更為震驚的是,這個徒弟的女人。



    “每一個婦德都是很好的,每一個在醫院里的一言一行,都是完全照顧著自己男人的利益,更不要說這幾個醫院里的女人,姐妹情深的感覺,幾乎白天的八個小時,都完完全全粘在一起著。”



    姐妹情深的家庭,在快活世界女人的眼里,都會讓她們感覺羨慕著。



    羅雪也不例外。



    挺羨慕眼前的玉芬,能進入這樣一個美好的家庭生活著。



    “他師母!我們愛他,那是因為他愛我們,也沒別的什么。”



    玉芬說著話,小臉微微紅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一邊的羅雪心里懂著。



    “知道了。”



    羅雪點了點頭,對著玉芬笑著。



    張云上班第一天,就來到了自己老大的辦公室里面,跟自己老大說著一些事情。



    張云早上的時候,問了一下自己的二師兄許一軍。



    讓他替自己打聽的那些關于自己大姐夫秦明的事情。



    跟張云猜測的差不多。



    自己的大姐夫秦明和他的女人,因為奇美家族族長盧天的壓制,最近一段時間,賬戶上的資金,算是被完全封凍了起來。



    不過的話,許一軍打聽出來的消息說,最近一段時間,她們兩個,跟京都市的某一個人聯系密切著。



    至于這個人的具體信息,許一軍那邊的人,也沒查清楚。



    只是說,跟秦明有些一些親戚關系。



    張云知道秦明夫妻倆,在對于自己小姑的事情上,是絕對不會甘心著。



    張云也打算著,要打一場硬戰著。



    只是這場硬戰到底怎么打,此時張云的心中,還沒計劃著。



    張云這次來自己師傅的辦公室,要說的事情,并不是自己小姑的事情,而是關于自己師傅死對頭越進妹妹越月和他談戀愛的事情。



    “都已經答應了人家姑娘,要問自己的師傅著,我不能不問啊。”



    張云心里暗暗覺得著。



    可是想著自己師傅,和越進的那些過節。



    張云嘴里的話,就是很難說出口著。



    曹云德站在自己的辦公室中,看著自己這個徒弟,臉上為難的樣子。



    嘴里笑著。



    “是不是要跟我說,越進妹妹越月的事情啊。”



    曹云德像是張云肚子里的蛔蟲一般,直接把張云的心事,給說了出來。



    “師傅,你,你都知道了。”



    張云沒想到著。



    “那傻丫頭,在醫院里對你兩次主動表白的事情,早就在醫院里傳開了。”



    “人們都說是因為我,你才兩次拒絕了她,是嘛。”



    曹云德問著張云。



    “師傅,這……”



    張云不好意思說著。



    “你這表情,算是承認了。”



    曹云德暗暗了一句。



    “你小子怎么想的,我和越進那是醫療能力上的死對頭,管你什么情情愛愛的事情啊,你要騎這死丫頭,你就騎好了,你這么一弄,把老子在醫院里的名聲,都給毀了。”



    “老子還成了拆散人家姻緣的惡勢力了,多少小護士,在我背后,對我指指點點著。”



    被自己師傅這么一說。



    張云不好意思的笑了。



    “師傅,你早說啊,早說我就收了她了,這樣的妖孽,幾次三番勾引你徒弟,你徒弟心早就癢了。”



    “死小子。”



    聽著張云的話,曹云德嘴里笑著。



    自己徒弟這個性格,曹云德顯得很喜歡著。



    要不是自己是他的師傅,早就一腳,往張云屁股上踢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