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30章 兄弟妻

第130章 兄弟妻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因為今天晚上的時候,還要和許一軍還有魚龍兵兩人,一塊去吃,魚龍兵的散伙飯。



    所以張云的話,今天在老媽家,也不能多待著。



    大概著吃了一頓中午飯后。



    張云帶著三個老婆還有自己的老媽,上了路。



    朝著云都市的家里,趕了過去。



    老媽在車上,張云也不好在車上對自己的老婆們過分著。



    當然叫玉芬的時候,也不能再媽,媽的叫著。



    畢竟親媽在,這丈母娘的媽,就不能隨便說著。



    喊出來的話,兩個媽,都答應了,那不尷尬死了。



    張云的媽,對于玉芬是自己兒子的什么身份,心里明白。



    是先收了女兒,再把丈母娘收了的老婆。



    這樣的身份,張云的母親,顯得很能接受著。



    張云的媽,對于玉芬的話,感覺還是挺滿意的。



    除了年紀大一點外。



    可是作為母親的,兒子的喜好,自己也不能多說著。



    兒子喜歡老的,她能說什么啊。



    只要能給張家傳宗接代就行。



    張云的媽,看著玉芬的屁股還是蠻大著。



    感覺玉芬還是蠻能生著,所以就多看了她幾眼,對于她的話,態度上,也顯得不錯著。



    一些關心和好聽的話,也是說著。



    車子在路上顛簸了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才到了云都市。



    張云云都市的老婆,知道婆婆要來。



    一個個顯得緊張著,等在了醫院的門口。



    等著張云的那輛車子停了下來后。



    一個個迎了上來。



    婆婆,婆婆的喊著。



    一個禮拜,沒見這些兒媳婦,張云的媽,也是顯得激動著。



    一個個上去,和她們好好說道著。



    這個小手抓一下,那個小手抓一下著,問著她們最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



    張云的老婆們,也是顯得上道著。



    小嘴一個個甜著,說著好聽的話,哄著老太太。



    然后帶著老太太去了張云的宿舍房間。



    此時張云的宿舍房間,一共有三間。



    其中一間,住著張云的五個老婆,分別是李琴,單小蜜,美云,美青,還有徐一一。



    另外一間,安排了四個老婆。



    大姑張曼,二姑張玉,丈母娘玉芬和古靈精怪的丫頭盧小小。



    所以張云的母親,只能是暫時委屈在第三間房間里了。



    張云的老婆們,為了表示自己和自己婆婆親著,所以一路幫著自己婆婆收拾著房間。



    張云的媽,這次來,也只是小住一下,想帶著這里的幾個兒媳婦,到醫院里,做個檢查,看看其中到底有幾個,懷了她們張家的種了。



    當然了,體驗一下大城市的生活,也是其中一點。



    畢竟自己兒子出息了嘛。



    借著自己兒子的光,過一段舒服的城市時光,也是可以的。



    張云的話,去了常州市一趟,又是做手術,又是到老家去。



    算是勞碌了兩天,所以一回家,就貓在自己李琴老婆房里,躺在床上睡下了。



    一瞇,就是到了晚上。



    因為跟許一軍和魚龍兵約好了的關系,所以晚上六點多的時候。



    張云帶著自己家里的老婆,連著自己的媽也帶著,就去赴宴了。



    老婆九個,加上媽,那就是十個女人。



    擁擠在張云的保姆車中,來到了離醫院不遠處的一家高檔酒樓。



    這一次赴約,張云和魚龍兵他們說好了。



    要一家子都帶來。



    所以張云帶了九個老婆,外加一個媽。



    魚龍兵的話,帶了自己兩個姐姐老婆,兩個媽,還有自己在醫院方面的五個老婆著,也是浩浩蕩蕩著一批。



    許一軍還好,只是帶了兩個妹妹老婆,另外學校里的三個老婆,醫院里的兩個老婆,還有自己的三個兒子,兩個女兒著。



    也算是一個大家子著出現了。



    張云看著魚龍兵和許一軍的情況。



    都是蠻羨慕著。



    “媽的,又是姐姐老婆,又是妹妹老婆著,這兩小子,真他媽幸福啊。”



    三大家子赴宴。



    張云和魚龍兵還有許一軍,坐在一個桌子上,說道著師兄弟之間的事情。



    而他們家里的女人,則是分批坐在幾個旁邊的桌子上,說著女人之間的事情。



    “老三,聽說你答應,去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當助理主任醫師了。”



    張云瞇了一口老酒,問著魚龍兵。



    魚龍兵這小子,自從被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從正規醫生刷下來后,臉上的郁悶表情,一直沒停過,此時算是好多了。



    看上去,多少還有些人樣著。



    “謝了,老四。”



    魚龍兵舉了舉酒杯,對著張云說道著。



    聽著魚龍兵的話,張云轉頭看著許一軍。



    不明白,魚龍兵怎么知道,他去常州市醫院上班的事情,是他搞的。



    “呵呵,老四!這事你想瞞也瞞不住,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算是附近幾個地區級城市中,最好的醫院之一,人家能主動找上老三,老三又不是傻子,肯定知道其中有關系的。”



    許一軍說著話,嘴里笑著。



    聽著許一軍的話,張云笑了笑,算是明白了。



    “呵呵,老三,不怪我自作主張吧。”



    張云不好意思著,對魚龍兵說了一聲。



    “哎……能怪什么呢?去那里干,對我來說,算是很不錯的一個歸宿了,我那兩個媽,聽說了,還直夸你,夠兄弟義氣了,說了,見了你的面,要好好感激你一下。”



    魚龍兵說著話,看了看旁邊桌子上的,他那兩個母親。



    魚龍兵的家境不錯。



    父親是小老板。



    年輕的時候,娶了一對姐妹花,當了老婆。



    姐妹花中的姐姐,生了魚龍兵,妹妹一直沒生養著。



    所以這對姐妹話,就把魚龍兵,當成了姐妹倆共同的孩子撫養著。



    所以魚龍兵,也就有了兩個實實在在的媽。



    對他都有親情著。



    魚龍兵說著自己兩個媽的事情時。



    他那兩個媽,就舉著酒杯,笑臉迎人著,走了過去。



    魚龍兵的兩個媽,長得七八分像著,一看就是姐妹的樣子。



    走在前面的,歲數顯得稍微大了一點,不過四十不到,三十五出頭的感覺。



    這個媽,身上穿著一身不錯的晚禮服。



    胸部高托著,身下的皮鞋一走,晃動著上面的兩塊乳肉。



    晃來晃去著。



    身下的肥臀,也不錯。



    緊致中,也有規模。



    走路扭動間,雙臀擺來擺去著,展現出濃濃的誘惑。



    腳上一雙七公分高的大紅色高跟鞋踩著,整個人走路的時候,還是穩穩當當著,一點晃動的感覺都沒有著。



    頭上的發,也是高盤著,一副貴婦的樣子。



    幾分發飾,弄在她的頭發上。



    讓她的整個身形,有了一種艷麗的美。



    這個媽,走到了張云的面前,舉著手中的酒杯,對著張云微微一笑。



    “你就是小云吧。”



    這個媽,對著張云說道著。



    “是的,伯母。”



    張云尊重著,站起了身體,迎接著這位魚龍兵的媽。



    “我是魚龍兵的大媽,我叫十香珠,我們姐妹倆,這次可要好好感謝你,幫我們兒子,找了這么一份不錯的工作。”



    “是呀,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也算是我們那不爭氣的兒子,一個不錯的起點了。”



    另外一個,魚龍兵年輕的媽,也走了過來。



    這個年輕的媽,也是穿了一身晚禮服著。



    不過是顏色略顯清淡的晚禮服。



    胸口的設計,跟十香珠顯得不同。



    十香珠是托胸的設計。



    把兩個**,直接往上送著。



    這個年輕的媽,則是深v的領口,把側面小半個**展現了出來。



    胸前的一兩個,微小的黑痣,都能看到著。



    魚龍兵這個年輕的媽,果然顯得年輕著。



    遠遠看著的時候,還以為是一個剛剛結婚的小少婦。



    到了很近的地方,細細一看,才發現對方的眉角,有幾分紋路著。



    顯然已經是三十歲出頭的樣子。



    這個年輕的媽,豐胸細腰著,看上去身材保養的像個大姑娘似的。



    加上沒生養過,皮膚更是細膩著。



    身形晃蕩之間,有一個自然而然的狐媚感覺。



    這個狐媚感覺,不是后天的,也不是這個年輕的媽,故意展現出來的。



    就是她身上,與生俱來著。



    不動不說之間,就能展現著。



    這樣的狐媚感,可是最好的了。



    看著魚龍兵這兩個媽,張云心里暗暗感觸著——好你魚老三啊,這么漂亮的兩個媽,騎著啊。



    “那日子,還不跟神仙一般。”



    幾乎同時,張云和許一軍羨慕的目光,看著魚龍兵著。



    眼神之中的意思是一樣的,那就是羨慕他有這樣的媽妻。



    對于這樣的目光,魚龍兵顯得眉頭緊鎖著,似乎心里有什么難言之隱。



    “這小子,兩個媽,這么漂亮著,還不滿足啊,老子要是有這樣兩個年輕漂亮的媽,騎著,心里可不要太開心了。”



    張云想到這里,不僅然的目光,看到了不遠處,和自己幾個老婆,在一塊吃飯的,自己那個媽。



    張云的母親,確實也長得蠻不錯著。



    雖然比較老土的衣服穿在身上,可是本身的身材,并沒有因為歲數的增加而走樣多少著。



    張云的母親要是打扮一番的話,也不會輸給眼前魚龍兵兩個母親多少著。



    “我這是在干嘛呢?”



    感受著自己心里的想法,張云暗暗罵著自己。



    “連親媽你都不放過啊。”



    張云心里暗暗說著。



    張云很敬重自己的父親,也敬重自己的母親。



    他的父親母親,是很恩愛的一對夫妻,張云要是為了心中那點私念,而對自己的母親,產生那種念頭的話。



    在張云看來,自己真是豬狗不如了。



    罵著自己,張云的目光,再次轉到了,眼前魚龍兵的兩位老媽身上。



    臉上的笑容依然燦爛著。



    “兩位伯母,真是風采依舊啊,小侄看了,心里都小鹿亂撞著。”



    對著成熟的,自己喜歡的女人,張云嘴里的油嘴滑舌本事,自然就會發揮出來著。



    當然了,張云以為,這兩個伯母是魚龍兵的媽妻。



    兄弟的妻子,張云自然不會搶著騎著。



    不管自己多喜歡著。



    這是原則問題。



    “除非不是兄弟的妻子,那老子追求一下,騎在身下的話,倒是不錯。”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看著魚龍兵的兩個媽,嘴里燦爛笑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