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29章 執著的老媽

第129章 執著的老媽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心里想著這些,臉上展現出一種堅毅的感覺。



    “你覺得,我和我兩個姐姐,有沒有夫妻相啊。”



    張云揉著身邊的玉芬,嘴里問著。



    “呵呵,親姐弟自然是最有夫妻相的,這還用說。”



    玉芬白了張云一眼。



    “媽!那你覺得,我能不能把我兩個姐姐給娶了啊。”



    “這可說不準了。”



    玉芬暗暗說道著。



    “你要是陰狠的男人,從自己姐夫那里橫刀奪愛,那是很容易的事情,因為你的權勢,比你姐夫可是大多了。”



    “在這樣的權勢下,奪回本該屬于你的兩個姐姐,輕松容易著。”



    “可你要是猶猶豫豫著,就很難說了,你那兩個姐姐,最后到底是誰著。”



    “是嘛……不管它,以后只要有機會,我就把兩個姐姐,弄到手著。”



    “當然我姐夫要是能給我兩個姐姐幸福,老子也不不破壞著。”



    “姐姐幸福,那才是最頭等的事情。”



    張云暗暗認為著。



    不過心里,還是感覺,自己很有機會著。



    “無能的姐夫,就是最大的機會,男人無能,最終能守住好女人的,可是沒幾個著。”



    “自己的女人不背叛他,最終社會也會唾棄他的,使得他自己主動放棄了身邊不本不該屬于他的女人。”



    張云在快活世界,生活了一段時間,對于快活世界的一些規矩,也是看得分明著。



    男人想在快活世界,過得好,那就得看實力。



    實力到了,那生活自然就好。



    實力不行,想好生活,那也是沒門著。



    “我得到兩位姐姐,是絕對有機會著。”



    想這些,張云心里暗暗認為著。



    “對了,媽,你也該見見我的婆婆了。”



    張云揉著自己的丈母娘,暗暗說著。



    “小云,你也真是的,到了家里,還媽,媽,媽的叫著,你媽可是在那里啊。”



    玉芬說道著張云,指了指張云母親所在的地方。



    “呵呵,那是我的親媽,你嘛,可是我的媽媽老婆。”



    張云嘴里說笑著。



    “死樣。”



    說說笑笑著,玉芬陪著張云來到了張云父母的身邊。



    張云的母親和張曼還有張玉說道了一陣后。



    臉上顯得是高興著。



    彼此之間,需要抒發的感情,也是好好抒發了一陣。



    畢竟已經好幾年沒見面了。



    “可惜了,要是三妹在的話,那就更好了。”



    張云的母親,看著張曼和張玉,嘴里無奈了一聲。



    “姐姐,有小云在,小芬遲早是你的兒媳。”



    張曼嘴里說著,臉上害羞著。



    曾經的堂姐嫂子,此時成了自己的婆婆。



    身份的轉變,讓張曼和張玉都沒想到著。



    可是這樣的事情,對于她們這些生活在快活世界的人來說,是一件大好事著。



    所以心里沒什么為難的感覺,只有高興的感覺在著。



    “是嘛!希望如此。”



    張云的母親說著話,看著走過來的,自己的兒子張云。



    “你們兩個進來吧,給我們跪一下,正式著認認公公和婆婆著。”



    張云的母親說著話,嘴里笑著。



    自己兒子能把這么好的幾個姐妹,給娶成了自己的老婆,讓她心里高興著。



    “是呀,進來,認祖歸宗一下,以后你們啊,就是我們張家的兒媳了。”



    張云的父親,也是高興著。



    張家子弟們,最敬重的三個女人,此時被自己的兒子得了。



    如此以后,他們張家的門楣,在村里可謂是最亮,最耀眼著。



    誰家都沒有他們張家的門楣,亮眼著。



    身為父親著,有這樣的兒子在,心里能不高興嘛。



    “小云,快帶你媳婦過來,要給她入我們家的家譜了。”



    張云的母親對張云說道著。



    “哎,媽。”



    張云回答著。



    “知道了,媽。”



    玉芬也是回答著。



    喊著比自己歲數,大不了幾歲的女人為媽,玉芬這里也顯得蠻不好意思著。



    可是身為張云的女人,自然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著。



    喊張云母親為婆婆,那是很當然的事情。



    哪怕這個婆婆只有十幾歲,她也得喊著媽。



    這是規矩。



    張云的母親,聽著玉芬這樣的稱呼,心里高興著。



    嘴里不停點頭答應著——哎,進來,進來。



    張云的母親,拉著一邊的張曼和張玉,還有玉芬,就走進了自己家里。



    張云的父親,則是跟著,進去了。



    先是張云的母親和父親,坐到了掛有張家祖宗的畫像前,讓張曼和張玉還有玉芬,給他們兩個老人跪著。



    喊公公婆婆著。



    喊了以后,一人一個大紅包給著。



    然后張云的父親,拿出了家里的族譜,給張曼和張玉她們三個的名字,列了上去。



    張云家的族譜,已經傳了十幾代了,到了張云這一代,算是最風光的一代。



    因為在張云的名下,已經有十三個老婆的名字,列在了上面。



    足足占了一頁的紙張。



    張云的父親,還給自己的兒子,在妻子一欄中,空出了兩大頁來,就是預備著,給將來自己兒子的媳婦,寫上去著。



    張云的父親,還有些怕著。



    留兩頁不夠用。



    “兩頁能寫下幾個兒媳的名字啊,就是字寫小了一些,最多也就寫下三十幾個兒媳的名字,可是我家的小云,以現在權勢提升的速度,恐怕兩年時間后,這三十幾個兒媳,也就滿了。”



    “哎,管它呢,要是還有多的,再補幾張紙吧。”



    張云的父親,暗暗覺得著。



    “呵呵,到了這樣的一張家譜,肯定是把自己的祖宗張云,當成了家族里的神人看待了。”



    “畢竟家族這么多代傳下來,他為家族的開枝散葉,做得努力,是最多著,現在才幾歲啊,就開出了十三個枝葉了,要是在這十三個枝葉上,分別開出一個果子的話,那他傳下去的種,以五五開的話,就是六個以上,如果這十三個枝葉,以三年開一次果,那十幾年后,我們張家,可就是人丁興旺了。”



    張云的父親,感覺最對不起的,就是自己的祖宗。



    活了一輩子,也就留下了張云這一個種。



    本來想著,自己老死以后,是沒臉見泉下的列祖們。



    可是如今有了自己這個爭氣的兒子在。



    他就不怕了。



    見到了泉下的祖宗們,他可以自豪的說。



    “不孝子孫的兒子,已經開了十三個枝頭了,果子以后,數不勝數著。”



    “要是祖宗們,知道了這樣的事情,一定會夢里,也笑出來著。”



    想著這些,張云的父親,看著自己的兒子,是越看越喜歡,越看越得意著。



    “真是我的好兒子啊。”



    叫完了公公婆婆,把名字列在了張家的族譜上,張曼她們,也就算是,實實在在張家的兒媳了。



    所以三女的話,顯得很高興著。



    一直害羞著圍在張云的母親身邊,婆婆,婆婆的叫著。



    張云看著這種苦逼的情景,無奈著搖搖頭。



    “老媽啊老媽,就恨不得有一百個兒媳,天天圍著她,喊著婆婆才好著。”



    “老爸也是的,那族譜上的十三個女人,是我的老婆,可是他老人家可好,捧著那族譜,盯著那十三個兒媳名字,一直看著。”



    “從第一個看到最后一個,一副好像是自己為族譜開枝散葉了一般。”



    “那么高興著。”



    張云嘴里說著這樣的話,心里其實是很甜蜜著。



    能讓自己的父母,因為自己的努力,而開心而幸福著。



    這樣的事情,估計那個兒子看見了,都是笑得合不攏嘴著。



    張云也不例外。



    父母的高興,讓他感覺比自己高興,都不知好了多少倍著。



    “婆婆!你那兩個干妹妹,不知道,你還記得她們沒有。”



    和自己婆婆說道著的時候,張曼問了起來。



    婆婆,婆婆喊得多了。



    張曼她們,此時也就喊順嘴了。



    也不感覺有什么害羞著。



    “干妹妹,你們知道她們的情況。”



    張云的母親,顯得關心著。



    張云的母親,對于兩個干妹妹的事情,還是很想了解的。



    因為畢竟年輕的時候,姐妹情分在著。



    如今歲數大了,對年輕時的事情,就顯得有些感慨著。



    “恩,她們兩個就在云都市。”



    張曼說笑著。



    “是嘛,那她們的生活過得怎么樣啊?”



    張云的母親問著張曼。



    “還不錯,雖然是單身著,可她們死去的老爺,還是給她們兩個,留下了不少遺產著。”



    “噢,這樣啊。”



    張云的母親點了點頭,心里似乎想著什么。



    “年輕的時候,我跟她們兩個關系算是最好的了,還說過要一起嫁人,做同一個老爺的女人著,可是世事無常,后來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們就分開了。”



    “本來一直想和她們見面著,所以就一直打聽著她們的事情,現在打聽到了,卻有些不敢了。”



    張云的母親,嘴里不好意思著笑了起來。



    “媽!去見一下吧,畢竟兩位干媽是你的老姐妹了,見一下的話,也可以抒發一下年輕時的感情嘛。”



    張云勸著自己的母親。



    張云看得出來,自己的母親,是很想見這兩位干媽著。



    “呵呵……這事我再考慮一下,要是想了的話,說不定哪天我就讓你派車,把我接到云都市去著。”



    張云的母親對張云說道著。



    “行!媽什么時候來,我都歡迎著。”



    “對!是一看了,免得你小子,偷懶了,不好好給咱們張家傳宗接代著。”



    張云的母親,想到了什么。



    對于去自己兒子云都市家里的想法,就顯得堅定了起來。



    “我得帶你云都市的幾個兒媳,到醫院里好好檢查一下,看看你這家伙,到底偷懶了沒有,是不是好好給我們張家播種著。”



    張云的母親,想到這里,對于去云都市自己兒子的家里,這樣的想法,就直接確定了下來。



    “這,媽,你放心好了,這事,我們一直在努力著。”



    張云無奈著。



    自己的老媽,對于傳宗接代的事情,如此的執著,張云確實沒想到著。



    “如今還要親自來監督著,不會是盯著我,每天把家里的老婆,都要上一遍吧。”



    張云暗暗認為著。



    “有可能,以老媽的脾氣,真可能這么做著。”



    “這,哎……真苦逼。”



    張云心里無奈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