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25章 家庭等級制度

第125章 家庭等級制度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嘿嘿,玩玩嘛。”



    張云嘴里樂著,玩樂在幾個老婆的中間。



    大概嬉鬧了一陣,不知多少老婆的小臉,因為他的玩弄,而羞紅著。



    又不知多少老婆的身下,本來火辣的感覺,此時變得更加火辣著。



    妻子和老公之間的打情罵俏。



    雖然害羞,可也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所以姐妹們,也都是放開著,和自己的老公打鬧在一起。



    顯得開開心心,幸幸福福著。



    玩鬧過后,張云陪著老婆們吃飯著。



    因為說好了,今天去了老家以后,回云都市的時候,不再過來了。



    因為這些,麗榮她們六個,吃著飯的時候,情緒上,都是有些失落著。



    張云雖然是個好男人,也是一個能力很不錯的老公。



    騎得自己地方家庭里的老婆,一個個,都是幸福滿滿的。



    可正因為這樣,分離時,心情才顯得更加傷心著。



    要知道,如今這社會,有權有勢的老公,把地方家庭里的老婆,都當成了自己的冷宮處理,玩膩了,玩煩了的老婆,都往這里送著。



    玩這些老婆的話,也都是通過手機控制,利用貞操帶玩著。



    自己并不出手。



    可是貞操帶這東西,玩出來的感情,也只能是保溫式的,夫妻之間的情分,難以增加著,姐妹之間的感情,更是一點也增加不了著。



    只會隨著時間,而退化著。



    只有老公本身發威,征服著老婆們,才能讓老婆們更加的愛老公,也能讓姐妹們,更加的相親相愛著。



    如此的一種社會現象,讓如今社會中,那些男人的地方家庭的老婆,大部分,都是形同散沙著。



    就像上班一般,做情婦的,在這個家庭里呆幾年著,做老婆的,要是守著那份不錯的生活費著。



    什么身體的保養,什么姐妹的感情,都是放在一邊著。



    這樣的社會現象,也是怪不了這些女人著。



    這個世界的女人,對于情婦課程的學習,一直是加強著,每個時代都沒有落下著。



    只會隨著社會文明的發展,更加強著。



    只是這個世界里,有權有勢的男人,比起以前來,少了些責任了。



    把地方家庭的老婆,當成了門面。



    朋友見面的時候,拿幾張照片讓對方看著。



    說自己在那些地方城市里,都有自己的家庭著。



    每個家庭中的老婆有幾個,長相又是如何如何著。



    更有甚者,直接在自己的朋友面前,利用著遠程操控的技能,玩弄著自己地方家庭老婆們的貞操帶,讓自己的朋友們看著。



    往死里玩著,讓自己的朋友們,好好看看自己老婆身下,淫蕩的表現。



    以此給自己增加著臉面。



    對于這樣的社會退化,張云能說什么。



    也只能是看著它退化了。



    他能做得,就是做好他自己的責任。



    像一個快活世界很傳統的男人一般。



    對地方家庭的老婆,保持一個禮拜至少愛愛一次的規矩。



    年輕的時候,有能力,每個都愛愛到著。



    歲數大了,能力弱了,愛愛幾個就幾個著,別的幾個,用情趣玩具,也要玩到位著。



    畢竟歲數大了,老公能力退化了一點,偶爾幾次用情趣玩具的話,這些老婆們,也是能理解的。



    都是情婦課程好好學習過的,女人的包容,她們都有。



    比起自己認識到的那些地方家庭的情況,麗榮再對比著自己的這個地方家庭。



    感覺慶幸著。



    “真是不能比啊。”



    麗榮暗暗了一句。



    “醫院里,其中有幾家地方家庭的姐妹,之間的姐妹感情,比我們這個剛剛建立起來的地方家庭,姐妹感情都要弱化著,甚至其中還有女孩背著自己老公偷情著,姐妹們知道了,一個也沒人管著,更沒有一個對老公提醒著,任著自己男人,持續戴綠帽子著,這怎么可能呢?要是在我們家里,那個老婆和別的男人,說上一句話,別的姐妹,都是好好盯著的,生怕自己的姐妹和別的男人多說了,產生了哪怕曖昧的感情。”



    “我們都是老公的,什么都是的,包括身體,包括靈魂,當然也包括情感著。”



    “我們這些甘愿付出,都是老公,一次一次結結實實的騎玩給玩出來的,那是一步一個腳印著,深深印在我們腦海中的,姐妹感情更是如此,幾次在老公身下,共同的快樂后,這樣的姐妹感情,再真實不過了,怎么可能輕易破壞得了呢。”



    “這樣一些老婆組成的地方家庭,是最牢固,也是最幸福的地方家庭,一定會為自己的老公,相守到老著。”



    吃著飯,麗榮的心里想了很多很多。



    麗榮相信,飯桌上,他的那些姐妹,也是一樣的。



    肯定也是想了很多很多著。



    心里愛著自己的老公,所以就無奈著老公的分離。



    可是因為自己是地方家庭,所以老公的大部分,只能是給予著老公的城市家庭。



    家庭里的姐妹們,要聽姐姐的。



    老公的家庭中,地方家庭自然也要聽城市家庭的。



    這是規矩,這是情婦幾年課程后,在這些女孩中,形成的強烈意念,無法改變著。



    當然情婦課程中,美妙的描述,也在自己的老公身上得到了體驗。



    一次次快樂的征服,比親姐妹還親的家庭姐妹們。



    這些都在張云老婆們的身邊展現著。



    如書中描述的一樣,讓她們顯得幸福著。



    她們需要的,就是這樣的老公,就是這樣的家庭。



    “老公……”



    吃過了飯,張云拿著一個一個清潔過的貞操帶,給老婆們上著。



    用手機掃描上鎖一個,張云用手拉一個著,看看是不是緊了,是不是牢固了。



    張云自然知道,以他此時在這些老婆心目中,愛戀的程度,就是不給她們戴這樣的貞操帶,都是不要緊的,因為她們對自己,絕對是忠誠的。



    此時的他,在這些老婆的眼里,就是一個完美老公。



    那個妻子,會背叛一個完美老公呢。



    可這是規矩,也是老公對老婆的一種愛的體驗。



    因為在乎,因為喜歡,所以在離開的時候,把自己老婆的那里鎖起來。



    以此證明著老婆的那里,只是他一個人,可以玩,可以騎的地方。



    老公是寶貝著的。



    六個老婆的那里,都鎖好了以后,張云分別揉了揉這些老婆,拍了拍她們的肥臀著,安慰著她們。



    說道著,下個禮拜,在常州市的家里,自己一定會待上兩天的時間,同時的話,會跟她們去拍婚紗照著。



    聽著張云的話,張云的這些老婆們,自然是激動著。



    嘴里哭泣的聲音,也是顯得停止不了著。



    張云最后關心了一下青姨。



    畢竟是被張云下放到這里了,心里的話,肯定不是個味著。



    “青姨,你好好幫助麗榮,把這個家管好了。”



    “知道了,小云。”



    青姨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青姨!把你調過來,心里沒怨言吧。”



    “有一點,不過是你的妻子,你把我安排到哪里,我要聽著,這是我的本分,你讓我協助這里的幾位姐妹,管著這個家,我也愿意著,其實說穿了,這個家,有什么好管的,姐妹感情這么深,大家都會自律著,也會主動為姐妹們體諒著,你只要堅持每個禮拜,來我們這里一次,把我們幾個姐妹,聚在一起好好騎著,這就是最好的管理了,保證我們姐妹相守到老著。”



    聽著青姨的話,張云嘴里笑著,伸手拍了拍,她身下的肥臀著。



    “這些道理,我自然知道,不過家庭的事情,千頭萬緒著,姐妹一心是基礎,有個懂分寸的大老婆提醒著,那也是很大的一個助力啊。”



    “明白了,老公,你就放心去吧。”



    青姨點了點頭,朝著玉芬看了一眼。



    青姨倒不計較,自己被張云安排到哪里著。



    青姨計較的是,自己和玉芬的姐妹情分。



    幾年的姐妹情分,不是說斷就能斷的,雖然這個家庭的姐妹們,和自己情分也有了。



    昨晚一通在自己老公身下的承受后,彼此也心連心著。



    可是比起和玉芬的姐妹情分來,她和這兒幾個姐妹的情分,還是弱了一點。



    “小青,你在這里也好,雖然不在一個小家庭中生活了,可大家庭還是同一個著,再說了,你老成,有你在,老公這里也放心,知道你能幫扶好這個家庭著。”



    玉芬上來說道著青姨。



    “知道了,姐姐,這里的姐妹,也蠻好的,我也喜歡,有小云在的話,我想,和她們的姐妹情分,也不用一個月著,肯定能到達很深的程度,到了那個時候,搞不好姐姐的位置,在我心里,也要退后了。”



    青姨嘴里說笑著。



    “你這小蹄子。”



    玉芬笑了一句。



    “和姐妹好,是你應當應分的事情,我在你心里姐妹的位置,退后了,那說明小云愛你們愛得多,愛得好,讓你們姐妹情分升華了,這樣的話,我也開心。”



    “小云就云都市和常州市,這兩個家庭,如果兩個家庭的姐妹,都搞不好這姐妹情分的話,以后三個家庭,四個家庭了,可怎么搞啊。”



    “再說了,一個家庭,七八個老婆的數量,只算是打了個基礎,不到二十個老婆,這個家庭,還不能算是成型的家庭著,家庭里,打基礎的老婆,姐妹感情一定要深,要濃著,這樣的話,才會形成一個良好的氣氛,把老公慢慢接納進來的新老婆,一個個容納進來,讓她們稍微一感受后,就喜歡上這個家庭著,畢竟,那個女孩,不喜歡自己老公的家庭,姐妹情分深著呢。”



    玉芬說道著話,示意著青姨。



    青姨則是重重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知道了,玉芬姐。”



    說著話,青姨眼里,已經紅腫一片了。



    雖然沒哭,眼眶中,淚水已經凝聚了起來。



    在給常州市六個老婆的身下,都掃描鎖上了貞操帶后,張云又稍微檢查了一邊。



    每一個老婆的身下,都拉了拉。



    這是他的工作,他要做著。



    一邊拉著,張云一邊和身前的老婆,激吻著。



    每一個都是用力激吻著。



    “老公,老公……”



    老婆們嘴里的呼喊聲,讓張云心里也是難耐著。



    “哎……這苦逼的家庭等級制度。”



    張云心里無奈了一句。



    張云說得家庭等級制度,說得是,一等城市家庭,二等城市家庭,縣級城市家庭,野山別墅家庭,或者水上樂園家庭,又或者是孤島家庭。



    一等城市家庭,自然是指的生活在云都市這樣大城市中的家庭。



    二等城市家庭,指的就是像張云這樣的常州市地方家庭。



    縣級城市家庭,也好理解,指的就是縣級城市里,組成的一些地方家庭。



    有的男人,喜歡村姑什么的。



    就在鄉下也會搞個家庭,養幾個村姑玩玩著,有時候放長假了,就過來玩幾天著。



    這種家庭等級制度,已經在快活世界,形成了幾千年了。



    張云想改變也是改變不了著。



    再說這種家庭等級制度,對于他這樣的醫生,是正合適著。



    醫院行醫,特別是名醫的話,要幾個城市跑著。



    所以在這幾個城市中,為了生活方便,都組成一個家庭著。



    這是一個社會名醫,普遍的做法。



    張云只能接受著。



    到了未來的話,等他行醫的名氣大了。



    在別的國內大城市中,再開設家庭,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現在是東部城市云都市開了一個,附近衛星城市常州市開了一個。



    以后首都那邊,張云肯定要開一個著。



    首都嘛,美女肯定也是不少著。



    西部內陸城市的話,那肯定也要開著。



    畢竟響應國家號召嘛,在西部大城市中,也組建自己的一個醫療團隊,為國家的西部開發,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張云畢竟是很愛國的嘛。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