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24章 不錯的早上

第124章 不錯的早上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死孩子,看著你昨天在醫院里,表現那么好著,丈母娘就讓你騎一次吧。”



    玉芬說著話,手指點了一下張云的腦門著。



    “輕點騎啊。”



    玉芬說著話,脫著自己的睡衣。



    “好岳母,我來。”



    張云說話著,就把自己丈母娘身上的睡衣扒光了,身下的小內褲也是,直接一下,就扒了下來。



    “你這孩子,也真猴急。”



    美艷的岳母,風騷無敵的大姑和二姑。



    就這樣大清早著,被張云好好擁有了一回。



    小肚子里,都灌滿了張云身體內的小蟲蟲。



    讓她們事后,一個個摸著自己的小肚子著。



    心里都是想著,給張云懷寶寶的事情。



    “這孩子也真是的,灌得這么滿著。”



    玉芬摸著自己的小肚子,心里暗暗幸福著。



    “我們姐妹倆一塊被他灌著,都要把我們的里面給灌爆了,這孩子的能力啊,是越來越厲害了,搞不好以后一次都能把三四個女孩的身體,給灌滿著。”



    小肚子漲漲的感覺,讓張曼和張玉,小臉顯得幸福死了。



    “被他徹底征服著,又被他徹底灌滿著,這個小云,讓人不愛都不行著。”



    事后的三女,對著張云,可謂是死心塌地著。



    身體一個個著,揉住張云,死活不放的樣子。



    就像剛才被灌身體的時候。



    她們三個也是這個樣子著。



    一副把自己的小愛人,抱得死死著。



    嘴里一個勁的喊著——要死了,要死了,要被小云弄死了。



    “你這孩子,現在怎么越來越會騎女孩子了。”



    玉芬的小手,打在張云的胸口,小嘴嘟嘟著。



    “媽,會騎女孩子,你不高興啊。”



    張云問著玉芬。



    “怎么會不高興啊,你看看我,再看看張曼姐妹倆,被你這么一騎,那個不是心花怒放著。”



    玉芬白了張云一眼。



    “女人就是這樣的,越騎,越愛你著。”



    “呵呵,是呀,特別是像小云這樣的男孩,捅一下,就把整個身體都捅滿了,而且身體里,什么寂寞啊,空虛啊,在那個時候,都因為你這大玩意,給捅得煙消云散了,心里就只有你一個妙人兒。”



    張曼也是說著。



    “恨不得啊,就被小云給捅死了。”



    張玉接著自己姐姐的話,抒發著心里的感覺。



    張云在屋子里,陪著三位老婆說道了一會兒后。



    就從床上起來了。



    自己的三個老婆,被他狠騎了一陣,都想小小休息一下著。



    張云在客廳里,抽了幾根煙,看了一會兒電視。



    大概著時間到了早上快八點的時候。



    張云的兩個老婆,從臥室里走了出來。



    一副睡眼朦朧的樣子。



    今天輪到雪青和雪紅做早飯,所以兩女只能早起著。



    平時沒輪到的時候,睡到九點都不要緊著。



    一般常州市的醫務人員,都是早上八點半或者八點就到班著。



    她們五個,不到十點是不會到班的。



    她們這樣做,倒不是她們霸氣著。



    而是常州市醫院這些專家醫生的老婆,都是這樣的情況。



    名聲越大的專家級老婆,越是如此。



    像張云這種,幾乎在常州市,名氣到天的專家醫生,他的那些常州市的老婆,說句不好聽的,一天不來上班,都是不要緊的。



    醫院方面,也不會說她們什么。



    不過這女人,都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著。



    張云性子,本來就是勤快的性子。



    在云都市的時候,哪天上班都是準時著。



    有這樣的男人,這個男人地方家庭中的老婆,也就跟著上班準時著。



    雖然看起來已經十點多,才上班著。



    可是以張云此時在常州市醫院的名氣,這樣的時間點上班,那說明張云的老婆們,絕對是勤快的。



    當然,張云的老婆們,上班也沒多少屁事著。



    無非自己男人有手術的時候,把一些病患的資料收集一下,通過手機,給自己的老公傳過去。



    另外的話,就是打扮自己著。



    什么胸部保養,下體保養等等,幾乎一天要做兩次著。



    口技練習的話,小包包里面,幾乎無時無刻放著一根十五公分長度的死物。



    有空就拿出來練習半個小時或者一個小時著。



    一副要把自己的小嘴,練習成高級情婦小嘴,給自己老公一個驚喜著。



    身為老婆的,越愛自己的老公,這樣的事情就做得越多。



    恨不得把自己的身體,保養的美艷無比著。



    老公一看見,身下的玩意,就會耍起淫棍來。



    口技和能力方面的話,也是,總是想讓自己的老公,眼前一亮著。



    這一次騎比上一次騎,感覺美好的多。



    這一次用比上一次用,小嘴也爽快多了。



    看似本應該很輕松的常州市地方老婆的平時生活。



    在因為對于自己老公愛意的作用下,變得都是很充實著。



    幾乎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是忙忙碌碌著。



    “老公,這么早,就起來了啊。”



    雪紅和雪青沒想到著,還以為自己的男人,在樓下練習那所謂的刀法。



    此時,卻在家里的客廳中。



    “恩,你們做早餐啊。”



    張云對著兩個老婆笑了笑。



    示意著她們走到自己的身邊來。



    “干嘛啦,大清早著,就讓人家過來。”



    雪紅害羞著。



    主動坐到了張云的沙發上,雪青也一樣。



    “兩位姐姐,我抱抱。”



    麗榮她們在的時候,張云對待著雪紅和雪青,不敢太過表露自己和她們的姐弟之情。



    怕她們幾個嫉妒了。



    無論如何,張云在常州市幾個老婆中,最在乎的還是她們兩個。



    雖然說是鄰家的姐姐,可是每次騎這兩個姐姐身體的時候,張云總是很快就有了反應。



    而且狀態出奇的好,騎起來也是比別的幾個老婆,更加爽快著。



    因為在張云的心里,騎她們兩個,跟比騎自己的親姐姐感覺差不多著。



    在這樣的感覺下,盡管兩女已經被張云騎過了幾次了。



    此時騎的話,興奮度已經沒以前那么高了。



    可是張云騎著,還是每每都騎得很hai著。



    畢竟是當親姐姐一般的女人,這樣的女人騎著,能不興奮嘛。



    張云對自己有親姐姐一般的感情,雪紅和雪青一樣,對張云有親弟弟一般的感情在。



    此時四下無人,兩女也就把這份感情給抒發了出來。



    “小傻瓜,以后騎我們姐妹倆的時候,不要總是姐姐姐姐,傻傻叫著,叫得我們姐妹,心都慌了。”



    雪紅說著張云,心情蠻感動著。



    因為張云騎她們兩個的時候,總是姐姐,姐姐的,叫個不停著。



    “是呀,你越叫,我們姐妹倆越心慌著,就怕自己的好弟弟,叫傻了,成了一個傻弟弟著。”



    雪青也是說道著。



    “姐,你說啥呢。”



    張云把倆姐妹揉在懷里,拍著她們的小肥臀玩著。



    “兩位姐姐,要不我們姐弟三人,在沙發上,再玩玩,反正時間還早呢。”



    張云嘴里建議著。



    “早你個死人頭呢,我們早起,可是為了燒早飯著,才不是陪你玩著,早說了,我們身下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著,昨晚你騎得那么兇,我們倆。”



    想起昨晚的事情,雪紅和雪青的小臉,就紅暈暈著。



    “這孩子,就是太壞了,昨晚把我們姐妹六人的身下,每一個騎得都像一個小饅頭一樣的,害得我們現在,走路的時候,步子都不敢邁大著,步子一大,下面就火辣辣著,像要撕開了一般。”



    雪紅心里暗暗想著。



    “這樣的老公,讓人家說什么好了,又是壞,又是讓人幸福著。”



    雪青也是,心里呆呆想著。



    說著話,雪紅和雪青從張云的懷里,站了起來。



    朝著旁邊的廚房里走了進去。



    “好弟弟,你再等等,馬上就有好吃的了。”



    雪紅和雪青,雖然不愿此時,被自己的好弟弟,再次擁有著。



    可是在張云面前走動的時候,還是和張云很多老婆那樣,總是把自己的風騷,讓張云看到著。



    肥肥的臀部,更是在張云的面前,浪蕩厲害著。



    張云也知道,自己老婆們身下的情況。



    都玩得那么厲害了,最近一兩天內,肯定是不能騎了。



    想著這些,張云拿著遙控器,翻看著電視機,嘴里繼續抽著他的煙著。



    半個小時的時間以后。



    張云家里的老婆,陸陸續續起來了。



    張云的這些老婆,起來后,走路都有些怪著。



    步子不敢邁得很快,也不敢很開著。



    走著走著,感覺身下火辣辣著痛,就會閉合著自己的大腿,休息一下著。



    休息著的時候,目光都會盯在張云的身上,眼神中顯露出一副——都是你拉,小壞蛋的表情。



    張曼和張玉還有玉芬,要跟著張云去老家,所以今天起得早,也是應該的。



    麗榮她們幾個,張云并不想帶著回老家。



    張云沒想到,她們也起那么早著。



    這些老婆們起來后,都是拿著護乳貼和護身貼,在自己的胸部和身下貼著,保養著那里的部位。



    做著這些保養,這些老婆們,開始在房間里,爆發著一些瑜伽動作,開始了身體柔軟度的練習。



    什么劈腿,什么拉腿,她們都能做著。



    瑜伽練習是情婦專業的必修課程。



    一個好情婦,身體劈開的程度,超過一百八十度,那只能算是一般。



    要超過二百度以上,而且保持時間二十分鐘著,才算是一個在瑜伽課程中,成績不錯的好情婦。



    當然瑜伽課程里,可不是這單獨的一種劈腿方式。



    劈腿的方式,好多種著。



    斜劈,橫劈,隔空劈,都有著。



    身為情婦的,可都要練習著。



    張云的老婆們,為了向自己的老公顯擺,自己的大腿劈得有多開。



    就在房間里練開了。



    麗榮大腿一開,那就是二百度著,大腿根部的位置,直接就爆凸在墻壁上,還鼓出來著。



    一蕩一蕩著。



    做著這樣動作的時候,麗榮還朝張云看著,一副勾引的樣子。



    于婷婷和于優優,更加的厲害,雙腿直接搭在兩個沙發之間,身體沉了下去。



    那大腿開的,都超過了二百度。



    身下又是只穿了一件小熱褲著。



    這樣的劈腿下,身下的風景,可不要太美著。



    “老婆,老婆,我來給你們當扶手著。”



    看著這樣的風景,張云嘴里樂著。



    身體屁顛屁顛著跑了過去。



    讓兩個雙胞胎老婆,小手搭著他肩膀著。



    “呵呵,兩位老婆,劈得還真開,我給你們增加點難度啊。”



    張云嘴里說道著。



    大手就往自己兩個雙胞胎老婆的身下,玩了下去。



    扯開著小熱褲,沒穿內褲的下面,就是光溜溜著。



    “平時的時候,這樣劈腿,是蠻厲害的,要是我手指插的時候,還能穩穩的這樣劈腿,那才叫絕佳呢。”



    “你……你干嘛……你個小混蛋,我們都劈那么開了,你還這樣玩啊。”



    于婷婷害羞著。



    心里又是害羞,又是喜歡著。



    被老公這樣玩弄,說明老公是喜歡她們姐妹倆的,可是這樣玩弄的方式,也不知道會把她們姐妹倆,玩成什么樣子。



    “大腿劈得這么開,下面的,肯定放得也開,這樣的情況,搞不好老公的一只手,都能順利進去著,那樣的話,還不把我們姐妹倆玩死了啊。”



    于優優心里想著。



    可是一切都完了,因為她們的老公,已經玩上來了。



    “哎呦,這個冤家,還是跟平時一樣,一玩,就死玩著,好幾個手指,深度又深著,一點情面也不講著,直接把我們這里,當成了游樂宮了。”



    于婷婷沒有想到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