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23章 丈母娘的晨練

第123章 丈母娘的晨練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在客廳和陽臺上,和自己常州市的五個加上新加入的青姨,拍了好幾張全家福著。



    拍好了以后,幾女都是顯得很興奮著。



    看著自己的男人躺在沙發上,一個個著也壓了上來。



    “老公,洗洗睡了吧。”



    麗榮建議著。



    “還要培養和青姨之間的姐妹感情了,你不多騎騎我們姐妹幾個著,這感情怎么培養啊。”



    說著話,麗榮的小嘴嘟了起來。



    “是呀,你一走,這姐妹感情就固定了,只有你在的時候,這姐妹感情才可以提升著,而且最好是一塊被你騎著,那樣的話,提升起來,才是最快,最順當著,更是最真實的,一點水分也沒有著。”



    雪紅也是說道著。



    “死丫頭。”



    張云嘴里笑笑,知道自己的老婆們想干嘛著。



    什么培養姐妹感情,都是個借口。



    就像被張云多騎騎著。



    “好了,一塊去洗澡吧。”



    張云說著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大姑,二姑,媽,你們也早點睡吧,明天我還要帶你們三個,回老家呢。”



    “知道了,你去玩吧。”



    玉芬笑著,繼續和張曼還有張玉看著電視。



    玉芬和張曼張玉的年紀相仿,所以三女在一起,顯得很談得來著。



    其實張云最想上的,還是兩位自己的姑姑和那丈母娘著。



    想著,找個機會,把她們三個弄在一張床上,好好騎一騎著。



    常州市的這些老婆,姐妹感情張云要幫助增加著。



    眼前這三個,張云也不例外著,也是要幫助增加一下。



    都是老婆嘛,自然是姐姐妹妹感情深著的好。



    “待會看吧,把她們六個丫頭騎好了以后,看有沒有時間,有時間的話,再去騎騎兩位姑姑和這個岳母著。”



    張云心里暗暗計劃著。



    然后陪著身邊的六個老婆,在房間的浴室里,一同沐浴著。



    此時的張云,已然進入到了一種,男人盡責的狀態中。



    常州市的五個老婆,被他安排在這里,也算是辛苦著。



    這樣的老婆,張云不多騎騎的話,確實不像話著。



    平時沒盡到做丈夫的責任,這個時候,再不盡著,就說不過去了。



    所以一趟沐浴的過程,張云把六個一同陪浴的老婆,騎了四個。



    都是一百棍以上的騎著。



    讓那四個老婆,都達到了,最最幸福的**階段。



    當然了,在這樣的幸福過程中,姐妹們幾個,感情自然是更加美好著。



    姐姐給妹妹,舔舔那里,讓妹妹的水,流更多著。



    妹妹幫姐姐推著老公的屁股,騎得姐姐,更加深入著。



    都是姐姐妹妹著,這些相互幫忙的事情,自然都是愿意著。



    幫著,彼此感受著,那姐妹之情,自然是深了不少著。



    特別是那青姨,進入陌生的家庭里面,雖然這些妹妹們,對自己都是很熱情著。



    可是在沒有坦誠相見著,被自己老公騎著的時候,誰知道,這些熱情后面,有多少的客套成分在。



    如今,一個個被老公騎著,小手相互抓在一起著,小嘴里一起喊著老公的名字——小云,小云的喊著。



    此時此刻,經歷了這些,那姐妹感情,就不用說了,馬上增加了許多許多著。



    比親姐妹都親著。



    青姨叫這五個新認的妹妹時,嘴里的聲音,也變得甜甜著。



    那五個做妹妹的,喊青姨姐姐時,也是一樣,都被自己老公騎了,而且是姐姐騎幾下,妹妹騎幾下著,換來換去的騎著,這樣的過程下,這姐姐,那就是真真切切的好姐姐了。



    浴室中的這些風花雪月,只不過是個開頭。



    大家洗好了澡,回到臥室中,自然還要大干一場著。



    一個禮拜,留宿常州市這個家,一個晚上的時間。



    張云這些常州市的老婆,還不要把張云身體,好好吸干了一回不成。



    張云也不怕,他是什么能力。



    別說是六個老婆了,就是三十六個老婆,一個晚上的時間,他都能擺平著。



    而且是徹徹底底擺平著。



    拉開了場子,張云扒掉了房間里六個老婆身上的浴巾,大干了起來。



    干得是昏天暗地著。



    足足兩個小時的時間過去后,張云靠在床頭,嘴里叼著一根煙,抽著,而在自己的床上和床下,橫七豎八著,躺了六個老婆著。



    這六個老婆,都在強烈的**刺激下,沉沉的睡去了。



    有的,直接在**后,就因為身心舒服,而睡下了。



    有些想陪著老公說幾句話,但是身體強烈的**后,眼皮打架,說不了幾句,也就睡了。



    本來的話,身體承受能力最強的青姨,還是能陪張云說幾句的。



    不過今天她是主角,給妹妹們,一個個添著身下的部位。



    她的身下部位,也是讓妹妹們,一一個添著。



    彼此添了彼此的身下,彼此的舌頭,進入了姐妹的那里,那才是姐妹嘛。



    而且和這個妹妹抱在一起,讓老公騎著,和那個妹妹又要抱在一起,和老公騎著。



    青姨為了讓自己,更早的融入到這個家庭里。



    今晚的她,算是被張云騎得最厲害的女人了。



    前前后后,五百棍,總是有的。



    所以,此時的她,也是睡得最死的。



    看著房間里的這些老婆,張云看了看擺在房間墻壁上的掛鐘。



    “已經凌晨了,不能再打擾兩位姑姑和岳母了。”



    張云無奈著,把手中的煙,掐滅了。



    然后把床上的幾個老婆,抱好了,讓她們好好睡著,被自己干到了床下的幾個老婆,也是。



    抱了起來,讓她們躺好在床上,蓋好了被子,睡下著。



    然后張云躺在了床的中間。



    無聊著,睡不著。



    自從練習了祖傳的刀法后,張云身下的能力出眾著,精力上也是。



    一天二十四小時,不睡覺,一點關系都沒有著。



    依然精神充沛,依然能力出眾著。



    不過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閉眼,讓張云感覺怪怪著。



    所以只好閉著眼睛,把身邊的幾個老婆,抓在懷里,瞇了一陣。



    大概瞇到了凌晨四點的時候。



    張云從床上貓了起來。



    同樣著,從家里的廚房里拿了一把菜刀,到了下面的小區綠化帶里,晨練了起來。



    張云以為,自己這么早,就起來晨練了,肯定是公園里的第一個。



    沒想到,他到樓下一看,老太太老頭子們,一個個比自己精神好著,在小區公園里,健身著。



    張云拿著把菜刀,到了公園里,這讓老太太和老頭子們,看著嚇了一跳。



    還以為碰上了一個殺人狂了。



    結果看著張云到了一處地方后,拿著菜刀練起了刀法。



    還有模有樣著。



    看到這樣的情況,老太太和老頭子們,心里才安了下來。



    張云在公園里,這刀法一練,那就是兩個小時著。



    練得自己是滿頭大汗著。



    這綿里刀和抽風刀,大概就練了幾遍,張云練得最多的就是雪花刀了。



    練習過后,這成就也不好說,總之是進步了一點,但是具體有多進步嘛,也只能說是一點點著。



    張云不急,知道這雪花刀,不是幾天,幾個禮拜就能成的刀法。



    “沒一兩個月的時間,估計在這招刀法上,是難有成就著。”



    張云暗暗認為著。



    張云看著練習的差不多了。



    就收著刀,回去了。



    回到家里,已經是早上六點多了。



    家里靜悄悄著,家里的老婆們,都是死睡著。



    張云找了一些干凈的衣服,到了房間的浴室里,沖洗了一下。



    然后穿著一條短褲就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張云本來想,洗好澡以后,就在房間的客廳里,看一會兒電視,等著老婆們睡醒著。



    可是沒想到,自己從浴室里出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兩位姑姑和岳母,已經在房間里醒來了。



    “玉芬姐,你也緊張啊。”



    房間里,張曼嘴里說著。



    “能不緊張嘛,今天要見小云的爸爸媽媽了,我還要喊他們爸媽著,我這樣的年紀,喊他們,想想都很難喊出口著。”



    玉芬嘴里無奈著。



    “呵呵玉芬姐,你還算好的了,我們兩個是小云老爸老媽的堂妹,如今喊堂哥堂姐公公婆婆著,我們更加為難了。”



    “是呀,真不知道,小云的父母,會怎么看我們三個,搞不好小云的父母,把我們三個,當成了狐貍精,這樣大的年紀,還勾引著她們的兒子著。”



    “玉芬姐,你放心,堂哥和堂姐,絕不是那樣的人,見你人好,你這個兒媳啊,他們很快就會認了,讓你跪著給他們喊公公婆婆著,還給你一個一萬元的大紅包呢。”



    “說什么呢?盡取笑我。”



    玉芬心里怨著,臉上也是無奈著。



    “要是小云在就好了,還能跟他說說心里話,讓我心安定一些。”



    玉芬的話,才說完,張云就推門進去了。



    “媽,你找我啥事啊?”



    張云對著玉芬暗暗了一聲。



    “你這孩子,怎么大清早著就起來了。”



    玉芬沒想到著。



    “媽想兒子了,兒子不起來能行啊。”



    張云脫掉了自己身上的浴巾,光溜溜著,就爬到了三女的床上。



    “麗榮她們呢?你不照顧著啊。”



    玉芬說道著張云。



    “放心吧,一個個被我騎得,睡得死死著。”



    “是嘛,哎,萬一早上她們醒來了,要你怎么辦。”



    玉芬還是想把張云,推著,送回麗榮的房間里去。



    “小云難得回來一次,沒把這個家里的老婆,一個個騎得服服帖帖著,卻來了我們的房間里,這樣的事情,要是被麗榮她們知道了,姐妹說不定都會做不成著。”



    玉芬心里暗暗想著。



    “說不定還以為,我們對老公狐媚了,才把老公給勾引過來著。”



    “媽,你就放心吧,她們一個個被我騎了兩次以上,而且下面的部位,都被我騎得像個饅頭一樣,沒三天時間的恢復期,她們那身下的部位,是不能再被騎了,手指碰都不能碰著,這樣的情況,她們還要我照顧啊。”



    “呵呵……這樣啊……”



    玉芬聽著張云的話,點了點頭。



    “恩,就該這樣的。”



    聽著張云說明的情況,玉芬這才把張云留在了自己的房間里。



    “媽,你剛才不是說,很想我嘛,現在女婿我來了,你有什么話,跟我說吧。”



    張云說著話,把玉芬的身體,就給壓了。



    “你這孩子,過來就壓你丈母娘著。”



    玉芬白了張云一眼。



    “好岳母!我不是好幾天沒騎你了嘛?這做夫妻的,幾天不騎著,像話嘛?”



    “你說什么,那有幾天啊,就一天好不好。”



    “呵呵,一天也是二十四小時嘛,女婿能不想嘛,再說了,我岳母的下面,是最耐玩的,騎三四百下,都沒問題著。”



    張云說著話,手指就在自己丈母娘的身下玩了起來。



    “你這孩子,世界上,有哪個女人,能被你連續騎三四百下著,那還不被你給騎死了。”



    聽著張云的話,玉芬心里還是甜蜜蜜著。



    “也是,我那部位,被小云撲哧,撲哧連續騎兩百下,都不要緊著,只要不超過三百下,我的屁股,還是能頂起來著,讓小云好好騎著。”



    玉芬對自己的身下還是很滿意著。



    “小云也可憐,那玩意這么大,有幾個女人,能被他連續騎超過兩百下以上著,這個老婆騎騎,又要換哪個老婆著,每個老婆,最多就是一百下著,一般都是幾十下著,騎來騎去,換來換去著,小云也辛苦著,難得著,我那大屁股,能被小云好好騎著,超過兩百下著,自然著,我這樣的大屁股,是要好好貢獻出來,讓小云好好騎著,讓他知道,自己的老婆中,也有一個耐騎的大屁股著。”



    想著小云的不易,玉芬也就任著張云,對她胡來著。



    “這死孩子,就讓他,好好騎騎吧,也算是個苦命的孩子啊。”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