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22章 姐妹的融合

第122章 姐妹的融合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知道了。”



    許一軍自然也明白,張云如此的做法,為的是什么。



    心里更是暗暗了一句——果然夠兄弟。



    張云和許一軍說道了幾句,抽完了煙后,就彼此分開了。



    張云來到了自己幾個老婆的身邊。



    這些常州市的老婆,此時對著張云,一個一個顯得急著。



    張云一上來,好幾個都揉在了張云的身邊。



    雖然是感情很好的五個姐妹,可畢竟做姐妹的時間也不是太長。



    這種和老公揉揉抱抱的行為,也沒怎么練習過,所以花了好些個時間,才和自己的老公,揉抱起來,顯得自然著。



    張云的大姑和二姑還有青姨,另外張云的丈母娘,跟在后面,看著,嘴里暗暗笑著。



    “小丫頭們,就是瘋狂著。”



    在玉芬她們幾個女人的眼里,麗榮她們,就是小丫頭片子。



    上了那輛保姆車,開車的依然是青姨。



    張云的話,陪著另外八個自己的女人,坐在車廂后面著。



    “說好了,到了家里,再愛愛,可不要在這里就……”



    上了車,張云先提出了自己的口頭警告,免得又被自己五個老婆,給撲了。



    “知道了,小氣鬼。”



    麗榮說道著張云。



    “是呀,你身下的精華,不就是給你妻子準備的嘛,還那么小氣著,不給我們播種著。”



    雪青也是,說道著張云著。



    張云嘴里笑著,把幾個老婆揉在了懷里,嘴里叼著一根煙抽著。



    “家里有空余的房間吧。”



    張云抽著煙,問著自己常州市的大老婆麗榮。



    “有呀!”



    麗榮暗暗回答了一聲,想到了自己的男人,為什么會問出這樣的問題著。



    “老公,你不會是想讓兩位姑姑和玉芬大姐,和我們分開住吧。”



    “我們姐妹幾個難得聚在一起,你也不把握好機會,把我們幾個騎在一起,幫我們促進著姐妹感情著。”



    麗榮說著張云。



    麗榮她們都是聰明的女孩,張曼她們和張云是什么關系,她們自然看得出來。



    什么大姑二姑和自己的侄子好上了的事情,在她們眼里,更是顯得平常著。



    “又不是親姐或者親媽的,有什么好稀奇著,就是老公騎了親媽了,我們也得認著,管婆婆叫大姐著。”



    麗榮心里認為著。



    她可是一個很懂規矩的高級情婦,這點品行,還是有的。



    怎么可能因為自己的老公騎了親媽,而笑話自己的老公呢,只能是恭喜自己的老公才對。



    “這,你們不是第一次見面嘛。”



    張云確實有意,讓張曼她們四個和自己常州市的五個老婆,分開住一下。



    “第一次見面怎么了?都是你的女人,見了面,就得好好加強著姐妹感情著。”



    麗榮嘴里說道著。



    “呵呵……麗榮妹妹,算了,你們難得盼老公回來住一次,我們幾個就不要摻和了,摻和了以后,你們還能分到老公幾次雨露啊。”



    玉芬嘴里說道著。



    “玉芬姐,老公能力好,多哄哄他,我們姐妹幾個,就都能快樂起來了。”



    麗榮嘴里暗暗說道著。



    一副很想和玉芬她們,增加姐妹感情的樣子。



    “當我什么了,還哄哄我。”



    聽著麗榮的話,張云嘴里笑著,大手在麗榮的小肥臀上,用力拍打了幾下著。



    “好了,媽說得對,我這個禮拜就住你們這里一晚,要是住兩晚的話,她們進來就進來著,一晚的話,我還是把精力,全部花在你們五個小妖精的身上吧,讓你們好好折騰著。”



    張云說著話,愛意濃濃的目光,看著自己身邊的五個常州市老婆著。



    “恩,好吧,那下一次吧。”



    麗榮她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麗榮她們住的地方,離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顯得很近。



    車子很快就開到了這個地方。



    一行十人,在地下車庫內,停好了車,乘著電梯,來到了房間所在的八樓。



    進入了自己常州市的家,張云整個身體,顯得輕松著。



    直接就在家里的沙發上,躺著了。



    張云看了看自己的這個家,發現里面收拾的都不錯。



    很有家庭溫馨的感覺,房間的角落里,也擺上了自己常州市老婆不少的照片,當然最多的還是張云的照片。



    張云的照片,都是張云的這些老婆們,從張云聊天工具中,上傳到空間中的照片,截取下來的。



    都是張云十七八歲時拍攝的,顯得很臭美的樣子。



    那時候的張云懂啥,就整個小毛孩一個。



    看著這些照片,張云嘴里笑了笑,心里的話,也有些感想著。



    “哎,倒是忘了,和她們拍一組婚紗照著。”



    “都是我的女人,也和我組成家庭了,大型的家族婚紗照是拍不了了,可是地區型的家族婚紗照,還是能拍一套著。”



    張云想把自己的女人,全部聚集起來,拍一套大型的婚紗照,顯得困難著。



    張云的女人,有些在讀書,有些在云都市,有些又在常州市,還有一些,說不定哪一天就冒了出來,被張云收了。



    所以一個大家庭,全部的女人聚集起來,顯得也是不易著。



    大家又都在工作著,這樣的麻煩,不到五一或者十一,又或者過年的時候,張云還不想搞著。



    可是就常州市的幾個老婆,拍一套的話,張云覺得還是可行的,不過這個禮拜肯定是不行了。



    下個禮拜的話,要是有兩天在常州市待著,花個半天的時間,拍一套常州市家庭的婚紗照,還是可以的。



    “麗榮,拿相機過來。”



    張云是個十足的懶人。



    身體躺在沙發上,直接就挺尸著,身下的皮鞋都沒脫。



    還是于婷婷幫他脫掉著。



    于婷婷好心幫他脫了,還脫了襪子,張云卻故意調戲著她。



    把自己腳上的臭襪子,往于婷婷的小臉上晃著。



    “死老公,這么壞,人家不服侍你了。”



    于婷婷暗暗白了張云一眼,心里蠻幸福的。



    常州市的家,麗榮是張云的大老婆。



    大老婆自然能得到張云很多的愛,因為姐妹間的話,很多都是大老婆和自己的老公交代著。



    話多了,感情也就有了。



    雪青和雪紅的話,那是張云自小的鄰家姐姐。



    雖然現在看起來,張云和她們兩個平平淡淡著,可是于婷婷還是能看出,時不時眼神的交流中,她們三人之間的姐弟情,還是很濃著。



    一副弟弟很想騎姐姐,姐姐很想被弟弟騎的樣子。



    唯一在這個家里,和張云離得遠的,就是于婷婷和于優優了。



    老公對她們兩個姐妹,表面上一直是客客氣氣著,甚至算是相敬如賓著。



    可是身為妻子著,那個妻子愿意和自己的老公,這樣認真相處啊,都是感覺嬉笑打鬧著才好。



    還好的是,自己的老公,在和姐妹兩個一陣接觸后,感覺上也來了。



    時不時拍拍她們的小屁股玩著,有時候還用手指,直接挖她們的身下著。



    喜歡了,抓過她們的小嘴就舌吻著。



    感覺舌吻舒服了,把她們小嘴一壓,弄到了身下,那玩意直接一甩,就用著她們的小嘴。



    一點也不生分,也不客氣著。



    就當自己用慣了的老婆小嘴用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于婷婷和于優優,心里感覺高興著。



    知道在自己老公的心里,姐妹倆是老公實實在在的老婆了。



    也是可以順手就能用的老婆了。



    喜歡用的時候,就用著,喜歡騎的時候,就騎著,跟姐妹倆一點也不客氣著。



    就像現在,感情有了,還用臭襪子調戲著姐妹倆,就像是對著自己的小情人一般對待著。



    “這樣的老公,才好,才實在嘛,正人君子的老公,人家才不喜歡呢。”



    于婷婷心里幸福著。



    于優優也是。



    姐姐被老公調戲,她這里,被老公調戲的,也不少著。



    在車上的時候,老公的手指,都挖了她身體好一陣了,是五姐妹中,挖得最多的一個。



    一邊挖著,還說自己身下,是五個姐妹中,肉肉最肥的一個。



    “人家下面的肉肉才不肥呢,只是小而已。”



    于優優心里想著。



    可是也不管,心里想著——老公喜歡就好,肥就肥吧。



    “拿相機干嘛。”



    一邊的麗榮不懂著,跪在張云的身下,給張云繼續脫著臭襪子。



    張云難得著來自己常州市的家里。



    這五個新鮮的老婆,不調戲一下,怎么行。



    所以還是一直把自己的臭襪子,在自己麗榮大老婆的臉上晃著。



    “臭死了。”



    麗榮說著話,把張云的臭襪子給扒了。



    “能干嘛,不就是跟你們五個,拍一次全家福嘛。”



    張云嘴里說著。



    “你沒看看,這個家里的照片,都散著,那像是一個家庭的樣子。”



    “呵呵。”



    聽著張云的話,麗榮嘴里笑著。



    “算你有心了,心里還有這個家著。”



    麗榮微微笑著,眼眶也是紅著,顯然是感動了,示意了一邊的雪紅,讓她去取照相機著。



    “哎。”



    雪紅和雪青她們,心里也是高興著。



    那個女孩和一個男孩子成了家,家里不想擺幾張全家福著。



    更何況是她們五個,那么愛老公的女孩了。



    “怎么可能沒有,你們這個家,雖然是我在地方醫院的家,在別人眼里,我應該不重視著,可是你們五個,和我愛在一起的感覺,我又不是沒感覺到,你們在我身下的顫抖,為什么會顫抖,你們在我身下的呼喚,為什么會呼喚,被我騎著的時候,你們為什么會感動的哭了,哭得淚水比下面流得還多,這些我又不是傻子,不懂著。”



    “你們幾個那么愛我,那么喜歡我,那么愿意被我騎著,我是個男人,是個年輕的男人,更是一個有血有肉的男人,我對你們不動情,可能嘛。”



    “說句不好聽的,你們幾個,因為平時和我離得遠,我的心里,對你們五個思念,比云都市的幾個,還要來得強烈著。”



    張云嘴里說道著。



    張云承認自己的愛,是遲緩的,是木訥著。



    可是每每騎在這五個老婆身上的時候,她們回頭時,那癡情的目光,那心甘情愿被自己老公騎,被自己老公狠狠騎,狠狠踐踏的目光。



    張云不是沒有看到,她們五個,吸吻自己的身下時,那動情的樣子,張云也無法忘記著。



    在愛愛的最激烈時候,她們小嘴里,喊得只有自己名字的情景,更是深深記在張云的腦海中。



    這些,還有那些自己老婆們的情景。



    在張云的腦海中深種著。



    在這樣情形的作用下,張云的感情再木訥,也不得不釋放了出來。



    喜歡上了她們五個。



    與其說張云喜歡上了常州市的這五個老婆,倒不如說是常州市的五個老婆,因為對于自己老公癡情的表現,讓張云不得不愛上她們著。



    “這樣的老婆,男人不得不愛啊。”



    張云心里感慨著。



    然后和自己常州市的五個老婆,拍了一些全家福著。



    拍到高興的時候,把玉芬她們也叫了過來,也拍了幾張。



    特別是青姨,麗榮她們五個,可是好好拉著她,和張云拍著全家福著。



    新加入家庭的姐妹,只要這個家庭的女孩,是幸福的,是愛自己老公的,那心態上,都是一副很陽光,很愿意接受的姿態。



    麗榮她們五個就是,一副恨不得馬上就被自己的老公,愛愛在一起著。



    愛得她們和青姨之間的姐妹感情,直線上升著。



    上升到,完全融合在一起的樣子。



    愛著老公的家庭姐妹,就是如此。



    心里就期望著,家庭好著,姐妹感情好著。



    天天能被老公,一起騎在身下著。



    姐姐妹妹中,讓老公這個騎騎,那個騎騎著。



    很順利著,在姐妹中,換來換取的騎著。



    越騎越有感情著,對老公的感情好,對姐妹的感情更好,讓自己的家庭,變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家庭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