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21章 老子的女人

第121章 老子的女人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聽著書記的話,張云嘴里笑了笑,周圍的那些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護人員,則是咧開了嘴,表示驚訝著。



    他們沒有想到,自己醫院的書記,還有這么瘋狂的一面。



    他們不知道,這個書記要是把張云留住了。



    那張云產生出來的效應,很有可能讓這個書記,爬上常州市衛生局局領導的崗位。



    “一個足可以在國內醫療界,胸腦外科領域內,排進前十名之內的主刀醫生,在常州市這樣的地區級醫院中存在著,雖然只是以專家級的名義存在,也雖然只是一個禮拜出現兩天,可是這短短的一個禮拜兩天的時間,卻已經說明了很多很多事情了。”



    至少說明,在常州市的醫院中,最有名的專家醫生,就在他們醫院。



    有了這樣一點,眼前醫院的書記,就可以把它列為自己往上爬的一條重要政績。



    他可是為常州市人民的醫療福祉,留下了像張云這樣的名醫著。



    多少常州市有頭有臉的人物,以后在得了胸腦外科之類的疾病時。



    不用再花上千萬甚至幾千萬的冤枉錢,去大城市求那些派頭很大的名醫了。



    可以只要幾百萬的醫療費,在自己本地的醫院,就能把這樣的病救治了。



    這樣的一個情況,幾乎把整個常州市的城市競爭力,都得到了有力的提升。



    因為現如今富人們最怕的疾病,就是胸腦外科的疾病。



    這樣的疾病,在富人中發病率高,病死率也高。



    可是很多得了這樣疾病的富人,就是有錢,也未必能請到名醫來開刀著。



    因為能開這種刀的醫生,在國內,也就那么不到二十個。



    如今常州市有了張云這個名醫,在這一點上,常州市的城市競爭力就和國內一線的城市不相上下了。



    醫院的書記心里很明白著。



    就憑他留下張云醫生這一點,他一年內,肯定能升上去。



    “留在你們醫院,是可以的,不過我有幾個條件,你們要答應,當然那粉護不粉護的事情,另說。”



    張云對醫院的書記說道著。



    此時的張云,干媽,姑姑之類的女人,都來不及對付著,那有空去騎什么粉護著。



    累不累啊。



    不過張云也沒把話說死。



    要是醫院方面,真把許多的粉護,分配給了自己。



    自己可以醫院內部進行再調整嘛。



    一個粉護幾年的使用權,買個五六十萬總是可以的。



    那也是錢啊。



    “行,張醫生你說,不管多少條件,只要醫院能辦到的,我們一定照辦。”



    醫院書記,拍著胸脯保證著。



    “我的條件也簡單,第一個就是讓許一軍繼續擔任專家門診主任醫師的職務,待遇和合同約定的一樣,不變。”



    “這……”



    醫院的書記,聽著張云的話,顯得沒想到著。



    “張醫生,這不合規矩啊,你的能力和許醫生的能力,不在一個檔次上,你還給他當助理醫生,這……”



    “沒什么檔次不檔次的,他是我師兄,在一起工作,他就得是我領導。”



    張云來常州市工作,是自己師兄帶過來的。



    張云心里牢記著這一點。



    張云覺得,自己此時有了些名聲,人家醫院方面看得起了。



    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自己也不能把自己師兄踩在腳底下。



    張云決定,在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干專家醫生一年后,還是要轉走著,畢竟自己的師兄在這里,自己又在這里。



    這樣的話,自己的師兄,在自己的壓制下,永遠出不了頭著。



    張云可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自己的師兄,雖然對自己沒什么人生再造的大恩,但是一些照應,總是有的。



    張云想著這些,走到了自己師兄的身邊。



    “老二,沒有因為聽了我的話,心里感動的哭了吧。”



    張云嘴里說笑著許一軍。



    “你這小子。”



    張云剛才的話,許一軍聽了,確實蠻感動著。



    不過大家都是男人,男人感動也就是心里的事情,不可能掛在嘴上的。



    “老二,我在這里干一年,一年后,這地盤還是你的。”



    張云向許一軍保證著。



    張云知道,自己的師兄是個本分的人。



    想在常州市干出一番事業來。



    自己老是在這個醫院待著,那自己的師兄,會被自己永遠壓一頭著。



    如此的話,自己的師兄心里不順,那是肯定的,事業就更不用說了,肯定也起不來著。



    “你對自己的工作怎么安排,管我屁事。”



    許一軍說道著張云,心里暗暗了一句——小子,本師兄心領了。



    張云對醫院方面說完了自己第一個條件后,馬上又對醫院方面提出了自己第二個條件。



    “我有一個師兄,也和我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干過,如今被下放了,你們醫院要是認可他的話,就安排他過來做個助理主任醫師吧。”



    張云想幫魚龍兵在這里找個工作。



    可是也不知道這小子,愿意不愿意來,所以張云也沒把話說死著。



    免得自己到時候,熱臉貼了人家冷屁股著。



    “在你們醫院干過……”



    醫院的書記暗暗了一聲,然后點了點頭。



    “行,這人我們醫院要了。”



    張云見醫院方面都答應了自己的條件。



    張云忙是又把自己另外的一個條件提了出來。



    這個提出來的條件簡單,就是給自己的老婆們加工資。



    自己五個老婆的工資,在原來的基礎上,全部上調一倍。



    張云上次花自己老婆的錢,拍自己的姑媽。



    張云就感覺過意不去著,所以給自己的老婆們,爭取每個月多賺一點,他覺得是很必要著。



    男人給自己的女人,一些物質上的保證,那是生為男人一個最基本的要求。



    這一點要求辦不到,那還怎么算是男人。



    雖然自己的這五個老婆,此時最高的一個,一個月工資已經有十萬了,最低的一個,一個月工資也有三萬。



    可誰叫她們是張云的老婆。



    是張云的老婆,工資就得高。



    請得起張云當專家醫生著,那就得用高工資請他的老婆們。



    這必須是連帶的。



    張云讓醫院方面,提高自己五個老婆的工資,醫院的領導幾乎腦子都沒過一下,就拍板了下來。



    “行,一倍就一倍。”



    聽著醫院領導這么爽快著。



    張云感覺自己是不是少提了一點。



    張云的幾個老婆們,聽著自己的男人,一句話,就把自己的工資調上了一倍,感覺上,一個個都覺得是很應該的。



    “我男人可是常州市最炙手可熱的醫生了,把他留住,醫院方面不破點財能行嘛。”



    麗榮她們因為跟了張云的關系,在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里,以前就是橫著走的五個狠角色。



    有一個不識相的男醫生,不知道她們的身份,還以為自己在醫院里年輕有為著,就調戲了麗榮一下。



    麗榮還沒向自己老公告狀著,醫院方面知道了這個情況,馬上把這個所謂的有才華年輕醫生,立即開除了,而且通報了全市醫院系統,說這個男醫生得罪了云都市大醫院的知名醫生。



    讓他在整個云都市都無法立足著,最后只能是到了一個鄉鎮小醫院里,當了一個寵物醫生,給小貓小狗看病著。



    本來好好的,可以三妻四妾的前途,就因為調戲了張云女人一句,就被徹底毀滅了。



    如今張云的身份,在這樣的一個手術下,得到了更加有力的提升。



    那他的五個女人,就不要說是在醫院里橫著走了,就是躺著走,也沒人敢說半句話著。



    都說她們躺著走,很應該著。



    自己直走,真蠢。



    那些沒長眼的醫院男醫生,以前因為那個年輕醫生被下放的事情,見到他們五個,都是繞開著走。



    看她們進了電梯,男醫生們寧愿爬樓梯著,也不敢和她們五個待在同一個電梯里面著。



    如今的話,可就更加要小心了。



    醫院方面因為張云的原因,以后肯定把麗榮她們五個,當成國寶一樣對待著。



    她們的生活如意,就是張云這個名醫的生活如意。



    她們的身體純潔,比起醫院領導家里大老婆的純潔都重要著。



    說句不好聽的話,醫院的這些領導,寧愿自己的老婆們,給自己戴綠帽子,天天戴著,也不愿張云的這五個老婆,被任何野男人,那怕碰了一下小手著。



    跟醫院方面說完了自己的條件后,張云帶著自己的女人們還有自己的二師兄,走到了醫院的門口。



    張云命令著自己的女人們,在一邊等著。



    麗榮她們顯然有些等不及了,就想著回到了家里,讓自己的男人,好好騎騎她們著。



    從小情婦教育的理念中,給有能力男人當母狗,也不給無能力男人當老婆的教條。



    在今天終于,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因為麗榮她們是張云的老婆是張云的情婦著,所以她們五個,在常州市人民醫院,以后的生活,那就是女王的生活。



    呼風喚雨,不再話下。



    感覺起來,給一個男人當情婦,是那么的不好聽著。



    可那也,這是給什么男人當情婦。



    張云這個男人,當了他的情婦,那比什么一般男人,當親媽都要值千倍萬倍著。



    看著站在醫院門口,和自己的二師兄說道著的,自己的老公。



    麗榮她們五個,心里暖暖著。



    “這樣幫的老公,誰不想要啊。”



    張云拉著許一軍,來到了一邊。



    先是遞了一根煙給他著。



    “都是名醫了,還抽這種一百塊錢一包的垃圾煙啊。”



    看著張云遞過來的煙,許一軍笑著。



    自己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香煙來。



    “抽抽我這包吧,極品至尊,十根裝的,五百塊一包。”



    許一軍說著話,把其中一根,遞到了張云的手中。



    “呵呵,習慣了,也不在乎它的價位了。”



    張云接過了香煙,聞了聞。



    “恩,果然好煙。”



    張云說著話,點燃了這支煙,抽了起來。



    抽了幾口煙后,張云跟許一軍說起了正事。



    “老二,幫我查兩個人。”



    “查人。”



    許一軍暗暗了一聲。



    “對,你人脈廣,查兩個人,應該沒問題吧。”



    “呵呵,上次幫忙,你小子還沒請客著。”



    許一軍說著話,示意著張云把那兩個人的信息給他。



    張云把自己口袋里的香煙,撕出了一些白紙,然后把秦明和她老婆的名字,寫在上面,還有她們具體的身份,也寫了出來。



    “幫我叫人查一查,這兩個家伙,最近都跟那些人聯系,特別是今天以后,都跟那些人有聯系著。”



    “行!對了,星期天晚上的時候,老三約了我還有你,去吃散伙飯,你可別忘了。”



    許一軍提醒著張云。



    “恩,知道了,哎,你問問老三,看他愿意不愿意來這個醫院,要是愿意的話,你就讓他來吧,要是不愿意,你幫我向醫院領導說一聲,就把他這個位置給免了。”



    都是兄弟,張云幫助魚老三,也不敢太明目張膽著。



    畢竟大家都年輕著。



    張云要是明目張膽著幫助魚老三,感覺起來,張云好像是仗著自己此時的能耐,在顯擺一般。



    魚龍兵那里,面子上會掛不住的。



    兄弟嗎,感覺起來,平等最重要。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