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20章 全處班

第120章 全處班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這些事情,都是苦逼的事情。



    張云也不想多想著,而是專心在馬上要進行的手術上。



    在手術準備室中,大概著,準備了一翻后。



    張云帶著自己的老婆們,進入了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第一手術室中。



    明亮的燈光,已經在手術室內開啟了。



    需要手術的病患,也被提前推到了手術室里面。



    協助麻醉的醫師,把這個手術病患麻醉后,就帶著身邊的兩個助手離開了。



    讓接下來的張云,全權處理著。



    在手術室的上面,幾十雙眼睛,在觀摩臺上看著張云。



    還有兩臺攝像機,在不同的角度拍攝著。



    上面的觀摩人員中,很多人的情緒,比張云都緊張著。



    這個手術的成功與否,關系著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很多榮譽。



    甚至牽扯到一些常州市醫院官員的升遷問題。



    醫院,其實就是一個官場,只是這個官場,很多時候,看得是這個醫生的手術能力。



    手術能力強,這個醫生在醫院里,升官就容易著。



    張云無視著這一切。



    而是專心著開始了手術。



    平時練習的抽風刀,綿里刀,雪花刀的技能,一一浮現在他的心頭。



    用著這些刀法的技能,張云的雙手,就像帶著魔力一般。



    開始了手術的流程。



    握在他手中的不同型號的手術刀,在他手里,都是微微一閃,就用過了。



    一點猶豫也沒有,一點停頓也沒有著。



    感覺上,就像是使用了一把飛刀一般。



    輕快無比著。



    “天哪,這么快。”



    好些在觀摩臺上的醫生,還想學學張云的手術刀法,可是跟了幾個動作后,就徹底跟不上了。



    “這不是人能學的手術刀法。”



    有人感慨著。



    “恩,這個家伙的能力,幾乎到了神一樣的境界了,特別是其中兩種手術刀法,運用的,已經近乎神技一般,而另外一種不同方位,同時使力的手術刀法,技能也是全國一流的,雖然說,另外剩下的幾種手術刀法,都是一般,可有前面三種掌握到神技一般的手術刀法做基礎,這個家伙不出名都難啊。”



    有觀摩臺上的醫生,嘴里暗暗說著。



    “這,厲害啊。”



    也有常州市別的醫院的醫生,看著下面張云的表現,驚為天人著。



    心里同時暗暗打起了張云的主意——要是這個家伙,到我們醫院呢?那會造成什么樣的結果啊?



    有常州市別的醫院領導,心里暗暗想著,開始偷偷打起了電話,想讓自己醫院的主要領導,考慮一下,是不是可以對這個張云,重金禮聘一下。



    有著這樣想法的別的醫院,過來觀摩的領導不在少數著。



    都是偷偷開始打起了電話,或者把張云手術刀法的視頻,傳送給自己醫院的重要領導們,供他們參考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和書記,腸子都悔青了。



    本來請這些別家醫院的領導們過來,就是想讓這些醫院明白,自己醫院,請到了什么樣厲害的專家,以此增加自己的臉面著。



    可是沒想到,臉面是增加了,失去這個張醫生大能人的威脅也增加了。



    張云和這家醫院,簽訂的合同,只是三個月的臨時助理主任醫師的合同。



    合同的違約金,只是三百萬而已。



    一開始,醫院的領導,以為張云不過是個小角色,不足為道著,這點違約金,已經綽綽有余了,可是他們沒有想到。



    只是短短一個禮拜的時間,張云的成長,已經到了這樣一種恐怖的地方。



    “三百萬的違約金,太可笑了,為了這樣一個能人,那個醫院,不愿意掏這違約金啊。”



    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心里暗暗想著。



    “完了,完了,張醫生的能力,算是徹底暴露了,如今這群惡狼,一定會拿出上千萬,甚至幾千萬的年薪,來誘惑著張醫生,那樣的話,我們醫院還能留住張醫生啊。”



    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書記,想著這些,頭上直冒冷汗著。



    “該怎么辦啊?”



    醫院的書記和院長,相互對視了一眼,一時間拿不定主意著。



    手術如張云預判的那樣,很順利的進行了下去。



    張云手術前的功課做得很到位,手術病患的身體情況,被他掌握的很好。



    另外的話,術前張云和自己的老婆們愛愛了一翻。



    有了愛以后,張云和這些老婆們,在手術臺上的合作完美的不行。



    就像是合作了幾百次幾千次手術一般。



    “愛愛這件事情,果然是工作的潤滑劑啊。”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一邊的麗榮,看了看時間,發現手術才進行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自己輔助著自己的男人,開始對手術病患,進行縫合階段的手術了。



    “真漂亮,看老公的手術,只要懂行的女醫生,那個心里會不激動著,那個心里會對他不濃濃愛著,看一場以后,下面也就徹底著濕了一場。”



    因為到了手術的最后關頭了。



    麗榮和張云,愛意濃濃的目光,交接在一起,把手術的掃尾工作,給結束了。



    當張云把手中的縫合手術刀,放下時,觀摩臺上發出了熱烈的掌聲,還有激動的贊美聲。



    “真棒。”



    那些觀摩臺上的驕傲女醫生,不管是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還是從附近醫院請來的,看著張云這樣完美的表現。



    身下都濕透透了。



    身為女醫生,身為一個高傲的女醫生。



    她們需要的男人,就是一個手術能力超眾的男醫生。



    因為這樣的男醫生,能讓她們徹底臣服著。



    微微一想,這些女醫生就把張云這個出色的男醫生,和自己心中的白馬王子,對上了號,徹徹底底的對上了號。



    如此以后,這些女醫生們,看著張云,那個身下,不是激動著濕透了。



    “被張醫生這樣優秀的男醫生,操著,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



    有女醫生,心里癡癡的想著。



    “真想成為他的女人,被他操著,被他騎著,一直永遠著,這么優秀的男人,騎在人家的身上,人家的心,都會化掉著。”



    更有癡情的女醫生,心里暗暗下了一個誓言,這輩子非張醫生不嫁著。



    “做她身邊的一條母狗,比起做什么垃圾醫生的大老婆,都不止強了幾百倍著,這才是男人,這才是可以配騎萬千女人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振臂一呼,多少女人甘愿被他騎著。”



    張云不知道,自己的表現,已經讓多少人盯上了他,又有多少女醫生,為他濕了內褲。



    他則是坦然著,和自己的老婆們,回到了手術準備室中,把身上的手術服換了下來。



    換成了便服,來到了手術室門外。



    在手術門外,第一個真心感激張云的,是手術病患的親友們。



    這個手術病患,是個不大不小的老板。



    也正因為這樣的關系,他既請不起,云都市這樣大醫院的主刀醫生,幫他開刀著,又不甘心就這樣掛掉。



    所以就拿出了五百萬這樣的資金,請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請來了張云這個年輕的優秀醫生。



    在張云完成這樣精妙的手術后,這筆錢已經打入了張云的賬戶中。



    醫院方面一點也沒有扣除的情況下,還加給了一百萬的手術獎勵金。



    打入了張云的賬戶里面。



    張云剛才完成的手術,可不是一般的手術。



    這個手術,在常州市醫療界,沒有一個人能完成著,在云都市,最多也不超過五個。



    所以張云把這樣的一個手術完成后,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知名度,將會得到非常大的提升。



    以后國內得了胸腦疾病的病患,在除了那三家國內知名醫院之外,就會想到常州市這家偏遠的醫院。



    因為這家醫院,也能完成,胸腦外科疾病中,那些超高難度的手術。



    因為這家醫院,有張云這個名醫坐鎮著。



    救命之恩,永遠是感激無比著。



    那手術病患的家屬們,又是給張云跪著,又是哭哭啼啼著。



    身為醫生,這種安慰病人家屬的事情,張云自然也要接手著。



    安慰好了病人家屬后,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院長和書記,把張云保護的好好著。



    一些對張云虎視眈眈的人,被他們兩個用力擠開著。



    “好了,張醫生做完手術,要休息了,你們這些觀摩的友好醫院的醫生們,也可以回去了,不要打擾張醫生著。”



    醫院的書記,嘴里說著話,像一邊的保安隊長,猛使著眼色。



    保安隊長明白著,叫著自己的手下,把這些別院的醫院領導,往醫院門外請著。



    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做出了這樣的行為。



    這些附近友好醫院的醫生,也就不管不顧了。



    “張醫生,我是常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的,我們書記說了,你要是到我們醫院,跟我們醫院,簽訂一年的專家門診合同,給你二千萬的年薪,一個手術的辛苦費,三十萬,特殊手術,另加。”



    有醫生喊了起來。



    “張醫生,我是常州市下面祁縣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我們醫院,正在打造精品醫院,你要是愿意和我們醫院簽訂專家門診的合同,我們醫院的開價,絕對比市級醫院高一倍,我們書記說了,他們給兩千萬,我們醫院就給四千萬。”



    一時間,醫院的過道內鬧哄哄著。



    什么樣的價位,都出現了。



    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的書記和院長,聽著這些,臉色立馬變綠了。



    想要千辛萬苦阻止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醫院的院長和書記,小心翼翼的目光,看到了張云的臉上。



    臉上滿是擔心著。



    就怕從張云的臉上,看出動心這個表情來。



    可是兩人在張云的臉上看了看,發現張云在聽了那么多話后,臉上的表情竟然是很平靜的。



    “兩位老哥,你們這是何苦呢,都是友好醫院的領導,這樣趕他們不好。”



    張云對醫院的院長和書記說道著。



    “我們,我們這不是怕你被他們騙走嘛。”



    醫院的書記,嘴里無奈了一聲。



    “你們這樣做,難道他們就聯系不到我了嘛。”



    張云嘴里笑著。



    “哎,看來我們醫院,還是無法把你留住啊。”



    醫院的書記,嘴里嘆了口氣。



    感覺無望著。



    “怎么?你們這么把我小看啊,為了錢,我就一定走。”



    “不是小看,而是我們真出不了,他們這樣的價格。”



    “我們一年能給的專家門診年薪,最多就一千萬。”



    “這樣啊。”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醫院方面的難處。



    “兩位老哥,放心吧,你們能給我年薪一千萬,我還是留在你們醫院的,三個月合同期滿后,就跟你們簽。”



    張云嘴里爽快著。



    “什么,一千萬年薪,你就跟我們簽。”



    醫院的書記,嘴里吃驚著。



    “真的?”



    書記問著張云。



    “真的,老哥。”



    張云肯定著。



    “太好了,太好了,你只要答應,在我們這里做專家門診一年,老哥我給你搞一個豪華的粉護團,三十個,全處女,全高級情婦班出來的,讓你騎個夠,老哥的醫院,資金上不行,可是在名牌護士學校里的關系,還是很深的,給你搞一個幾十個美女護士組成的后宮,老哥還是能辦到的,而且給你半年一換,每個禮拜,都有處女粉護讓你騎,而且都是那種絕品的粉護,十萬月薪都請不到的那種。”



    醫院的書記,此時已經不管了,為了留住張云,這種私下里說得事情,就擺在了臺面上,和張云直接說著。



    一點書記的臉面,都不顧了。



    “為了留住張醫師,這點臉面算什么。”



    醫院的書記,心里暗暗認為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