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16章 顛簸的車廂

第116章 顛簸的車廂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說好了,要變態起來,可是結果的話。



    對自己的大姑張曼和自己的丈母娘玉芬,也就是稍微粗暴了一點。



    分別在車廂內,要了她們兩個一回著。



    弄得她們兩個的頭發,有些亂著,小臉也紅紅著。



    張曼和玉芬,整理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坐好在了車廂的位置上。



    看著自己的男人,怎么對付這個張玉著。



    兩女知道,她們兩個已經被張云騎過了,所以張云騎起來也順手著。



    一上來,扒開兩女的臀瓣,直接一下,就騎了上來。



    順順當當不說,騎到什么樣的深度,心里也有數著。



    算起來,兩女的身下,是自己男人的老鳥洞了,張云那只鳥,鉆這樣兩個老鳥洞,顯得熟門熟路著。



    怎么鉆,心里都有分寸著。



    可是張玉不同,還沒被張云正式的騎過,所以她身下的鳥洞,到底是一種什么情況,自己的男人,可是還不清楚著。



    水多不多,鳥洞深不深,張云都還沒檢查過著。



    這么一個新奇的鳥洞,自己的男人,肯定很有興趣著。



    “二姑。”



    一開始,說得是豪言壯志著,說把自己二姑怎么怎么了。



    可是看著脫得只剩內衣的,跪在自己身下的二姑。



    張云的膽,就不知道去了那里。



    看著二姑那張熟悉的小臉,回想著小時候,在二姑懷里撒嬌的情形,張云的心里暖暖著。



    就像回憶起了自己的母親一般。



    可是此時此刻,在心里,像是自己母親一般的二姑,要被騎著。



    把自己二姑,最私密的地方,拿自己那東西,堵滿著。



    張云想著這些,就感覺為難著。



    “二姑,我們就親吻一下吧。”



    張云的心里氣餒著。



    想著小時候的事情,感覺騎二姑,就跟騎自己的母親一樣了。



    那感覺太刺激了一點。



    張云的心里暫時承受不了著。



    “怎么了?傻要把二姑給騎了嘛。”



    張玉嘴里笑著。



    張云不脫她的內衣,她自己脫著。



    簡單著,就把自己的黑色胸罩,給脫掉了。



    “呵呵,二姑的這兩個,好看吧。”



    張玉害羞著,把自己胸前的兩個,在自己侄子的面前展現著。



    張玉胸前的兩個,顯得不是很大。



    一手抓,正好的那種。



    張云也總結了出來,女人的**,太大的,是用來欣賞的,不是用來玩的,太小的,張云幾乎無視著,女人沒**,算是哪門子的女人。



    在張云眼里,玩起來最好的**,那就是一手抓的那種。



    這樣的**,是真正讓男人用雙手來玩的**。



    就像此時,他身下二姑的**。



    張云的二姑,年齡三十出頭了。



    打扮的嬌艷著,可是胸前的兩個,卻如少女般粉嫩著。



    特別是那兩個葡萄,看上去就像是粉紅葡萄一般。



    鮮艷的不行。



    “傻孩子,這樣好吃的葡萄,你難道不想吃一個,不想捏幾把著嘛。”



    張玉雙手捧在自己的胸部下面,向著張云的方向,展現著自己那不輸少女的酥乳。



    “這……這……”



    張云是男人,在這樣的誘惑下,那有不心動的。



    “可是二姑……”



    張云還想說什么著。



    張玉就把張云的大手,按到了自己的胸部上。



    “你這孩子也真是的,玩玩二姑的**,像是讓你吃毒藥一般的,有這么為難啊。”



    張玉小嘴微微氣憤著。



    “這……”



    張運的手指,摸在張玉胸前,光滑的**上。



    心里感覺舒服著,特別是車子還在顛簸的情況下,這光滑的**,也就在張云的手中,滑動著。



    “恩……”



    當張云的手指,碰到張玉那個葡萄的時候,張玉控制不住的,喊了一聲。



    “呵呵,二姑,很敏感嘛?”



    張云小聲問著。



    “當然啦,你捏一把試試。”



    張玉說著話,把張云的手指,放到了自己左胸的葡萄上,示意著張云捏著。



    “二姑我……”



    張云看著自己二姑的**。



    心里想起了一件事情。



    “二姑,我媽說我小時候,你的奶經常吃著。”



    張云暗暗說著。



    “呵呵,那里只有我的奶,吃過,你大姑和小姑的奶,你都吃過,你小時候皮,肚子餓了,就哭,那時候我們三姐妹,過來幫你媽,帶著你,見你哭個不停,大姐就把自己的奶,讓你吸了,你一吸就不哭了,后來這辦法,我們姐妹三個都學會了,所以啊,我們姐妹三個,在你還是小嬰兒的時候,就被你吃過了奶頭著,我哪里,還被你咬了幾口呢?那時候,都腫腫的。”



    張玉說著張云。



    “你呀,小時候就很皮了。”



    張玉說著話,暗暗白了張云一眼著。



    “玩啊,怎么了?你二姑的奶頭,不好玩啊。”



    張玉看著自己侄子的大手,在自己的奶頭上放著,并不動手著,就說道著張云。



    “我……我……”



    張云此時心里想得事情,還是小時候,吸允三位姑姑奶頭的事情。



    那樣的事情不說還好,一說,我更把三位姑姑,看成了是我的母親一般。



    張云心里怨著。



    張云的心里,是個有情的男人。



    三位姑姑對自己這么好,他不把她們當親母親對待著,怎么可能。



    可是如今張云,已經把自己的大姑給上了。



    那感覺,就好像是把自己一個親媽給騎了一般。



    “剛才我還死命騎著,騎得大姑身下的液體,濺得滿車廂都是的,那么瘋狂著。”



    張云回想起來,感覺自己真不是個人著。



    “竟然把像是自己親媽一般的大姑,那樣的騎。”



    張云對于自己大姑的事情,自然是認了。



    哪怕心里對于自己大姑,真有母親的情節,他也會一直騎下去的。



    只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著,繼續騎了。



    畢竟都已經這樣了。



    不可能說不騎了。



    至于自己的二姑,張云在心中母親情節的作怪下,真的想放一放,放到下次心情放松的情況下,再騎著。



    二姑這個女人,張云自然認著,都發生了這么多事情,張云不認也不行了。



    可是心里想著,已經騎了一個親媽,再騎一個,張云的心情,就顯得很復雜著。



    “我要騎幾個親媽啊。”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慢慢來吧,三個姑姑,感覺都像親媽一樣的,一下子全部騎了,我能承受的,再變態的兒子,也不可能把三個親媽,一同跟狠狠騎了的。”



    親媽這個情節,在張云的心中作怪著。



    讓他對自己的二姑,只能是溫柔著,而且是緩慢得到著。



    那個愛自己母親的男子,會對自己的母親,進行強暴呢,只有畜生,才會這么做著。



    張云愛自己的二姑,所以他要溫柔著,一點一點把自己的二姑接受著。



    “二姑,我們慢慢來,好不好。”



    張云嘴里無奈了一聲,坐到了旁邊的座椅上。



    打算把自己的二姑,暫時放一放。



    腦子里,總是回想著,自己嬰兒時,二姑媽為了讓自己別哭,給自己吸奶頭的情形。



    還有自己,在自己二姑媽的懷里,吸得很開心,很高興的樣子。



    嘴里還奶聲奶氣的對自己的二姑喊著——媽媽,媽媽……



    想著這些,張云臉上滿是痛苦的感覺。



    “早知道,跟三個姑姑好,是這樣的一種感覺,我就當初別答應了。”



    張云心里想著。



    可是事情已經到了如今的地步,張云不答應也不行了。



    “你這孩子,到底怎么了?”



    張玉看著張云的表情為難著。



    就主動坐到了張云的大腿上,問著張云。



    還伸手抓著自己侄子的一雙大手,抓著自己胸前的兩個。



    “二姑,我心里把你當成了親媽,我感覺對你下手,心里負擔很大,很大著。”



    張云把心里的情況,告訴著自己的二姑。



    “呵呵……”



    聽著張云這樣的話,張曼嘴里笑著,玉芬嘴里也笑著。



    張玉的話,笑得更加開心著。



    “你這傻孩子,真把你二姑,當成親媽一樣看了啊。”



    張玉小聲問著,小嘴也輕輕親了自己大侄子一下著。



    “恩……”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著。



    “對自己親媽下手,心里有負擔。”



    張玉回頭看著張云,繼續問著他。



    “恩,負擔很大。”



    “呵呵,也對,對自己親媽下手的男人,都是要做一翻思想斗爭的,然后才會慢慢接受著,一般不可能一下子就有這個動力著,可是你二姑,是你二姑,并不是你親媽啊,你心里負擔,應該不用那么大著。”



    張玉勸著張云。



    在張玉看來,張云確實有點像她兒子的感覺。



    畢竟張云很小的時候,就吃過她的奶,而且還帶養了他小半年的時間,給張云泡過奶粉,給張云換過尿布著。



    張云小時候,小**,翹翹的情景,張玉現在回想起來,都是顯得很清晰著。



    可即使如此,張玉對于,自己的身體,被張云騎,一點負擔也沒有著。



    她是快活世界長大的女孩,又經歷了九年高級情婦的培養。



    如此情況下,她感覺,被類似于自己兒子的張云,騎著,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更是很應該的。



    有血緣關系的母子,要是真在一起了,還有些麻煩,畢竟生下來的小孩,可能有問題著。



    可是她和張云,只是思想上,有一些母子間的感情在,血緣上,還是離得很開著。



    如此的情況下,她是可以大大方方被自己的侄子騎著。



    感覺上,真的懷了自己侄子的孩子,又可以毫無顧忌的生下來。



    這樣的事情多好啊。



    “就這傻小子,顧慮那么多著。”



    張玉心里氣著。



    “這孩子,就是太多情了。”



    張玉心里覺得著。



    “小云!你我有母子的感情在,血緣上,卻又離得挺遠著,這樣的情況,不是蠻好的嘛,可以讓你不用肩負任何負擔著,完成了擁有母親老婆的愿望。”



    張玉勸著張云。



    “母親老婆。”



    張云暗暗了一聲。



    “對啊,騎著你二姑,就像是騎著你母親一般,可是你又不用害怕,自己在二姑身體里,彪出來的東西,會讓你二姑懷孕著,因為你二姑給你懷寶寶,也是一個很健康的寶寶著,不會有問題的。”



    “這……”



    張玉的話,讓張云有些動心著。



    “二姑,我真的可以騎你嘛,當母親一樣騎你嘛?”



    張云有些害羞的問著自己的二姑。



    “傻孩子,你我之間,本來就有母子的情分在,你騎上了我,其實,就是騎上了你的親媽一般。”



    張玉說道著自己的侄子。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