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15章 心魔

第115章 心魔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帶著一眾老婆,來到了拍賣公司,處理拍賣品的窗口。



    張云把自己的拍賣牌子和自己的身份證,交給了這里的一個女員工。



    對方核定以后,就讓自己辦公室里的一個男員工,把張云的二姑,從拍賣公司內部,帶了出來。



    出來時,張玉身上的束身帶和貞操帶已經解開了。



    所以此時的張云,像是一只輕盈的蝴蝶一般。



    歡快的撲入了張云的懷里。



    “小云。”



    在張云的懷里,幸福了一聲。



    “小芬呢?”



    在張云懷里,待了一分鐘的時間后,張玉問著張云。



    自己的妹妹,在那里。



    張玉的問話,不僅張云不好意思回答著,就連周圍張云的那些老婆們,也不好意思說著。



    還是張曼,最先說了出來。



    在自己二妹的耳邊,把拍賣場上,關于她妹妹的情況說道著。



    “什么,重拍。”



    聽著這樣的情況,張玉臉上驚訝著。



    “是呀,出現了那個秦明,事情就變得很亂了,本來拍下你的話,五百萬最多了,可是最后,卻花了那么多。”



    張曼嘴里無奈著。



    “大姑,錢多錢少,這事不用說了,關鍵是把二姑給拍下來了。”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不想自己的二姑,因為拍下自己,花得錢多,而有什么心里負擔著。



    在和自己的二姑溫存了一段時間后。



    張云在拍賣公司人員的建議下,和自己的二姑,簽訂了轉讓協議。



    把自己二姑未履行的五年高級情婦的合同,正式轉到了張云的手上。



    當這份協議簽訂以后。



    以后的五年,張玉就是屬于張云的了。



    可是,其實不用這樣的協議,張玉只要獲得了自由身,那她一輩子,就都是自己侄子的了。



    處理完了二姑的事情后。



    張云又向拍賣公司,申請了一次,對自己小姑的探訪。



    花了幾千塊錢,帶自己的大姑和二姑,來到了拍賣公司的地下城,那關押著拍品情婦的樓道中。



    “小云。”



    再次見到了自己的侄子,張芬激動著。



    雙手抓在房間的欄桿上,看著張云。



    “小姑。”



    張云也是。



    經歷了一場拍賣后,張云才知道,自己的小姑,對于自己,有多重要著。



    “大姐,二姐。”



    張芬看著張云身邊的兩位姐姐,臉上也是幾分苦楚著。



    “小妹,放心,重拍就放在下個禮拜,到時候,小云一定會把你拍下的。”



    張曼安慰著自己的妹妹。



    “小芬!別擔心,我們姐妹倆,有空就會來開你的。”



    張玉也是,安慰著自己的妹妹。



    “知道了。”



    張芬點了點頭,目光還是看在了張云的眼神里面。



    “小云,小姑相信你,小姑也認定你了,這輩子小姑就是你的人了。”



    張芬對張云暗暗說著。



    “要是小姑,被拍到了別人的手中,那小姑我就……”



    張芬有些話,沒有直接說出來著,但是張云懂著。



    “小姑,你可別做傻事,你放心,下個禮拜,我保證你成為我的女人,讓我一輩子騎著。”



    張云說著話,伸過了房間的欄桿。



    把自己小姑的小嘴,送了過來。



    然后大嘴用力擁吻著她。



    一邊拍賣公司的女員工。



    面對著這樣的情景,應該是要阻止一下的。



    畢竟張云出的錢,不過是探訪的錢,不是深入體驗拍品的錢。



    但都是女人,那拍賣公司的女員工,能感覺到,這個男人和自己姑姑之間的深情厚誼。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這個拍賣公司的女員工,心里也蠻感動著。



    所以并沒有阻止著張云。



    足足三分鐘的長吻后,張云和張芬的小嘴,彼此都有些吻開了。



    微微的傷痕,在相互的嘴唇上。



    可是房里房外的兩人,注意力根本沒有在自己的嘴唇上,而是彼此的目光里。



    張云蠻高興的,因為此時的他,真的很愛很愛自己的小姑著。



    以前想要的愛,此時,終于有了。



    “老板,已經超時了,如果真喜歡這個拍品的話,下個禮拜,就拍下來吧。”



    拍賣公司的女員工,好言相勸著張云。



    示意著張云他們,可以離開了。



    張云示意了一下身邊的大姑張曼。



    張曼在張云的示意下,從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了一張卡,交給了這個拍賣公司的女員工。



    “一點意思,你拿著,我小妹,在這里的一個禮拜時間,希望你幫忙照顧一下。”



    “這……”



    拍賣公司的女員工,嘴里微微一笑,收下了這張卡。



    “謝謝老板了,我一定會照顧好她的。”



    張云伸手,再次在自己小姑的臉頰上摸索了幾下后。



    這才帶著自己的大姑和二姑,出了拍賣公司的地下城。



    來到了拍賣公司的辦公樓外面。



    張云下午,還要到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去做手術。



    所以張云的老婆們,就在拍賣公司的門口,安排了兩輛車。



    張云帶著大姑張曼,二姑張玉,自己的丈母娘玉芬,朝著云都市醫院的方向開著。



    到了云都市醫院后,把那里的青姨接上。



    然后一行人五個,浩浩蕩蕩著,朝著常州市開了過去。



    商務車上了高速后,速度很快著。



    幾乎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就來到了常州市市區的范圍。



    只是到了市區,車子的速度,就慢了下來。



    慢慢騰騰著,在市區的道路上,閑逛著。



    開車的是青姨。



    陪在張云身邊的,是張云的兩位姑姑和他的丈母娘。



    “小云,開心一點,你要是一直耷拉著臉,你的那么多老婆看著,心里也擔心啊。”



    玉芬在車上,默默對張云勸慰著。



    在車上呆呆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后,張云的心情,確實也好多了。



    “媽!”



    張云喊了一聲。



    把自己的丈母娘,揉在了懷里,緊緊揉住了。



    “拍下張芬的事情,還要從長計議,你現在的話,安心著去做手術,把自己的生活過好,懂了沒有。”



    “悲傷并不可能,幫助你得到你的小姑,只會讓你離你小姑越來越遠。”



    自己丈母娘的話,張云都懂。



    可是張云是個人,是有七情六欲著。



    所以這一份悲傷,還需要一些時間,好好化解著。



    “媽。”



    張云說著話,把自己的丈母娘,按到在了車子的沙發上。



    大嘴吸吻在自己丈母娘的小嘴里。



    “大姑,二姑,玉芬,我想騎騎你們三個,騎了你們三個的話,我心情可能就好多了。”



    聽著張云的話,玉芬點了點頭,嘴里說道——確實,男人心里郁悶著,在女人身上發泄一翻,確實會好多著。



    玉芬說著話,示意了一下開車的青姨。



    “小青,車子開慢一點,老公要騎一會兒我們。”



    “知道了,玉芬姐。”



    青姨點頭表示明白著。



    而一邊的張曼和張玉,則是把車子里的窗簾,給拉上了。



    雖然張云的這輛商務車,有著反光的作用,外面的人,只要不貼近著車子的玻璃,是看不到車子里面的情況。



    可畢竟這輛車是一位老爺的保姆車。



    在老爺保姆車里,發生的事情,誰都明白。



    那是異常香艷的。



    所以的話,在車窗上,放一下窗簾,那是很必要的事情。



    裝了窗簾后,自己的老爺,才可能在車廂內,對自己的女人更加瘋狂著。



    張曼把車廂里面的燈光打開了。



    然后的話,把車廂里面的座位拉開著。



    讓車廂的后面,騰出了一個大概三四平方米的空間。



    玉芬,張曼,張玉一個一個跪在了張云的面前。



    三女身上的打扮,都是很隨意型的,一副居家的樣子。



    張云的丈母娘玉芬,上身是白色的襯衫。



    胸前那兩個大包,頂在白色的內衣里面,透過半透明的襯衫面料,展現在張云的眼前。



    襯衫上面,胸口的兩個紐扣,因為里面大包實在太大的緣故,被頂得開開著。



    玉芬的身下,穿了一條緊身的牛仔褲,顏色是藏青色的。



    肥肥的大臀,在這件牛仔褲中,顯得異常肥滿著。



    玉芬像是日本小娘們一般,跪著。



    肥肥的臀部,坐在自己的小腿上,讓她那臀部顯得更加突出著。



    張曼的話,上身穿了一件淺色的寬松襯衫,沒有束住腰的那種,胸前雖然很大,但因為沒有束腰的關系,倒沒有頂出來著。



    只是形成了兩個高聳,但顯得寬松的山包。



    張曼的身下,穿了一條淡紅色的半身裙,微微寬松的樣子。



    半露出來的大腿上,包裹著肉色的絲襪。



    把張曼大腿和小腿上的肌膚,包裹的朦朦朧朧著。



    張玉的話,穿得是一身半緊身的連身裙。



    裙子的面料上,就三處地方,顯得繃緊著,別的地方,都是寬松著。



    這三處繃緊的地方,一處是張玉的胸部。



    張玉的胸部,一看就是沒穿內衣的。



    在拍賣公司里,解開了束身衣以后。



    胸前的兩個,在常州市微微顛簸的道路上,上下起伏著。



    敏感的胸前葡萄,在這樣的顛簸下,一直在她胸前的裙子面料上摩擦著。



    顛簸一下,上下來回摩擦好幾次著。



    磨得張玉的那兩個葡萄,即使在衣服面料下,都顯得突出著。



    大大的,看上去,像是兩顆大彈珠一般。



    張云也不客氣著,直接伸手就把自己二姑胸前的兩個葡萄捏住了。



    用力捏住了。



    “哎喲,你個小冤家。”



    張玉嘴里怨著。



    “不動手則已,一動手,就是要人家的心魂著。”



    張玉心里暗暗想著。



    身下的液體,在胸口葡萄被虐的情況下,像是山泉一般噴射了出來。



    幾乎不到三秒的時間里,她的身下,就從沙漠,變成了沼澤了。



    濕得透透著。



    “玉芬,大姑,二姑,對不起了,心情上的原因,我不能好好著玩你們身體了,只能是對你們暴力一回了,不暴力的話,我心里那口氣難出著。”



    “到時候,說不定會打你們,會粗暴的把一只手,都伸進你們的身體里面,完全把你們那里撐開著,甚至一把尿,把你們三人的頭發,全部淋濕了,身體也是,我不知道,我會對你們三個干出什么來,因為此時的我,已經不受自己控制了。”



    張云的心中,此時藏著一個魔,一個想要變態起來的魔。



    在魔的控制下,張云不知道會對自己的三個女人做出什么行為來。



    但是張云已經控制不了了,想要成功把心中的魔驅離掉,張云只能是借著他三個老婆的身體了。



    “好吧,那我就變態一回吧。”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身體也對自己在車廂內的三個老婆接近著。



    “讓我好好操一回吧。”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