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14章 驚艷

第114章 驚艷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再次出手,把價格推倒了八百萬的數字。



    每一次張云或者秦明的出手,都會引起拍賣場的一陣騷動。



    瘋狂的氣息,影響著拍賣場上每一個人。



    錢似乎在張云和秦明的身上,就完全是個屁一般。



    伸伸手,就放了出去。



    一路競標下,張云把自己二姑的價格上升到了一千兩百萬。



    剛才那些出來的情婦,都是一組一組出現的。



    最少的人數,也都是兩人以上。



    這樣一組情婦,最高的價格也只是一千萬。



    可是此時,就張玉這一個情婦,價格就到了一千二百萬。



    “瘋了,絕對瘋了。”



    有人嘴里感嘆著。



    “是呀!雙方算是咬死了。”



    “不知道,這個二手情婦,到底能拍到什么價格。”



    如預期的一般,當張云把價格推倒一千二百萬的時候。



    秦明那邊,還沒等拍賣臺上的拍賣師,把價格講完,就直接把手中的牌子給舉了起來。



    想要把張玉的價格,推倒一千三百萬去。



    可是秦明沒有想到。



    自己這邊,打入拍賣公司的錢款,此時已經不夠了。



    扣除了前面五組情婦的拍賣款后,他的戶頭里,只有一千兩百多萬,根本沒有一千三百萬這樣的數額。



    所以拍賣臺上的拍賣師,想要喊出一千三百萬這樣的數字時。



    他的耳麥里面,忽然發出了一聲提醒聲。



    “這個顧客,戶頭錢款不足了。”



    聽著這樣的聲音,那拍賣師高舉在空中的大手,忽然間,收了回來。



    “不好意思,請老板確定戶頭余款,再進行競價。”



    拍賣師這樣的話一說。



    張云的心里,忽然之間,松了下來。



    “媽的,小子,你的錢,終于沒了吧。”



    張云心里開心著。



    同樣著秦明那一邊,在聽了這樣的話后,臉一下子綠了。



    本來一直風風火火的夫妻倆,終于也被人發現,沒錢了的事實。



    齊刷刷的目光,一時間,都凝聚在他們夫妻倆的身上。



    有嘲笑的,也有眼神中散發出——原來如此的目光。



    在這樣的目光下,秦明和盧小小的大姐,一時間,臉上火辣辣著,顯得很不好意思著。



    拍賣臺上的拍賣師,在示意了幾聲后,得不到秦明的回應。



    手中的金色大錘,啪……的一聲拍了下去。



    “588號顧客,以一千兩百萬價格,拍下這個貨品了。”



    “這個貨品,就是你的了。”



    拍賣師的話一說完,張云戶頭里的兩千多萬,一下子,被劃走了一千兩百萬著。



    不過金錢的消失,并沒有讓張云,感覺一絲的不爽。



    “拍下了,老子拍下了。”



    張云心里激動著。



    “二姑是老子的了,一輩子都是老子的了。”



    張云恨不得,此時就站在眼前的桌子上,向全場的人們,高聲呼喊著。



    “小云。”



    張云的老婆中,最開心的還是張云的大姑張曼。



    張曼的身體,撲在張云的懷里,也是哭得稀里嘩啦著。



    李琴和單小蜜,則是一直安慰著她。



    “小云,別激動,下面還有你的小姑要拍賣呢?你戶頭上,還剩下一千四百萬,要是不出意外的話,你小姑,估計一定能拍下著,可是就怕秦明那兩口子,從外面把錢調進來。”



    玉芬看著張云的戶頭情況,又看著遠處的秦明夫妻倆,一人一個手機著,從外面調錢著,心里顯得擔憂著。



    “媽!你放心,小小那里,應該是跟他爸接上話了。”



    張云安慰著自己的丈母娘,目光看到了盧小小那里。



    “老公,話我是傳到了,可是我爸那里,能不能斷了我姐和我姐夫的財路,還不好說啊。”



    盧小小也是緊張著。



    “你再給你爸打個電話,把秦明夫妻倆,因為沒錢,而亂舉牌的事情,告訴你爸。”



    “沒錢亂舉牌。”



    盧小小暗暗了一聲,似乎明白了什么。



    “對,對,對,我爸最愛面子了,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婿和女兒,沒錢還亂舉拍賣牌著,他們兩個的戶頭,肯定被我爸凍結了。”



    盧著話,忙是把電話,打了出去。



    “要快,要快啊,錢到了你姐夫的戶頭,那可就麻煩了。”



    正在張云焦躁不安的時候,張云的小姑,也穿著一身高雅的晚禮服,出現在拍賣臺上。



    裊裊的身姿,比起張玉來,更加的吸引著下面的拍客們。



    “我靠,上品啊。”



    有拍客嘴里興奮著。



    “比剛才那個還正點,媽的看得老子下面的鳥,都要飛了起來。”



    有的拍客看著張芬的身姿,顯得受不了著。



    伸手把帶在自己身邊的一個小秘的**,往死里捏著。



    “媽的,精品情婦啊。”



    張云感受著周圍的情況,心里慢慢安靜了下來。



    “這是最后一拍了,拍下了,三位姑姑,可就都是我的女人了。”



    張云想著這些,目光掃著眼前這些拍客們。



    張云心里明白,這些拍客們,雖然對自己的小姑,顯得很瘋狂著。



    可是再瘋狂,也不會把自己賬戶里的錢,當兒戲一般的使用著。



    在達到了五六百萬以上的數字后,這些拍客都會理智選擇退出著。



    唯一能給張云帶來威脅的,還是遠處的秦明,因為幾通電話后,顯然他們夫妻兩個,已經從外面調來了不少現金。



    臉上再次展現出自信的表情來。



    果然,當拍賣臺上的拍賣師,剛剛舉牌示意拍賣的時候。



    秦明直接一下,把價格叫到了一千萬。



    秦明的這個叫價動作。



    一下子讓火熱的拍賣場,冰冷了下來。



    那些對于拍賣臺上張芬,顯得蠢蠢欲動的拍客們。



    手中的牌子,想舉起,但一個個因為這個高昂的價格,都是無法放下著。



    報出了一千萬的價格后,秦明挑釁的目光,轉到了張云的身上。



    等待著張云的回應。



    “一千四百萬。”



    張云直接把自己的底價,報了出來。



    因為張云知道,這一次對方一定會跟自己死磕到底著。



    張云的價格報出來后,拍賣場上,依然是一片安靜著。



    似乎之間,偌大的拍賣場上,就只有張云和秦明兩個人存在一般。



    秦明在沉默了一會兒后,嘴角微微一笑,手中的牌子舉了起來。



    “兩千萬。”



    秦明不用拍賣臺上的拍賣師說,自己就報出了價格。



    嗡……的一聲,在聽到了秦明報出兩千萬的價格時,張云的腦子短路了。



    整個人,像是橡皮泥一般,軟在了身下的座位上。



    “完了,完了,小姑要成為秦明的女人了,這……”



    此時的張云,恨不得用自己的腦袋,去撞墻著。



    “怎么可以,這怎么可以。”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老公,別擔心,我爸已經答應叫人,凍結我姐夫的戶頭了。”



    盧道著。



    “答應了,可是。”



    張云看著遠處的秦明夫妻倆,一副手舞足蹈的樣子。



    那有什么戶頭被凍結的情況出現啊。



    “大姑,媽。”



    張云的心里很痛,很痛著。



    他的腦袋靠在了自己大姑和自己丈母娘的懷里,顯得傷心著。



    看著張云如此傷心,張云的老婆們,也是心里難受著,特別是張曼。



    心里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小芬。”



    張曼看著拍賣臺上,顯得不知所措的小妹,她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在張云這邊,陷入完全的沉默后。



    不知怎么的,秦明那邊,出現了幾個拍賣公司的人,似乎在跟秦明說道著什么。



    聽著這些拍賣公司人的話,秦明顯得暴躁著。



    似乎在跟拍賣公司的人,爭吵了起來。



    “老公,快看,肯定是我姐夫的資金出了問題。”



    盧小小看著這個情況,提醒著張云。



    自己也忙是朝著秦明那邊走了過去,想要聽聽,到底發生了什么。



    “真的嘛,資金出現了問題。”



    張云遠遠看著秦明那邊,顯得混亂的情況,顯得有些不相信著。



    抬頭等待著盧小小打聽情況后的匯報。



    沒等多久,盧小小歡天喜地著,朝著張云的方向沖了過來。



    “老公,姐夫的賬戶在剛剛拍賣前,被凍結了,被我爸凍結了。”



    盧著這樣的信息,身體像只蝴蝶一般,撲入了張云的懷中。



    “哈哈哈,哈哈哈……”



    張云嘴里大笑著,像個瘋子一般大笑著。



    “小云,快去跟拍賣公司的人說一下,如果秦明沒有拍下張芬的話,按理說,就應該是你的了。”



    玉芬提醒著張云。



    “恩,知道了,媽。”



    張云點了點頭,只身朝著拍賣臺前走了過去。



    剛才在拍賣中,出了風頭的張云,只身走來,拍賣場周圍的人群,立馬給張云讓開了一條道著。



    一個個對張云,恭敬的不行。



    讓張云來到了拍賣臺前,和拍賣公司的人理論了起來。



    遠處張云的老婆們,心里都是顯得擔心著。



    畢竟到底張芬,算是誰拍下的,現在還沒有定論著。



    “不要緊的,他大姑,小云一定能把他小姑給接回來的。”



    玉芬安慰著張曼。



    “這……”



    張曼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張云在跟拍賣公司的人,理論了大概十幾分鐘的時間后,不是很高興,也不是很悲哀的表情,走了回來。



    “小云!怎么樣?”



    張曼緊張的問著。



    “拍賣公司的人說,小姑這一次拍賣,出現了技術性問題,所以移到下一周重新再拍。”



    張云無奈了一聲。



    “什么!”



    張曼聽著張云的話,臉上失落著。



    不過失落過后,還是多少有些慶幸著。



    嘴里暗暗一句——至少沒有落到秦明的手中。



    “不知道,下個禮拜,秦明還會不會來搗亂。”



    張云的心里,還是蠻亂的。



    小姑到不了手,張云心里總是難以平靜著。



    “老公,應該不會,我爸知道了我姐夫和大姐的丑事后,一定會把他們的資金鏈完全凍結起來,估計一年之內,她們兩個的戶頭上,有超過一百萬現金的機會,都沒有著。”



    盧小小分析著。



    “是嘛,希望如此。”



    張云經歷了這一次拍賣后。



    心里對什么事情,都有些不相信著。



    “只有小姑正式到手后,那才能徹底安心下來啊。”



    張云收拾了一下,無奈的心情。



    對著身邊的老婆們,笑了笑,特別是自己的大姑,張云用力揉了揉她。



    “大姑,放心,下個禮拜,我一定會把小姑,拍到手的,一定的。”



    “恩,大姑信你,今天能拍下你二姑,已經是你運籌帷幄的結果,要不是你的方法得當,說不定我二妹和小妹,都要落到那個家伙的手里了。”



    張曼說著話,對著張云說道。



    “走吧,大侄!把我二妹,從拍賣公司正式領出來,還有對我小妹,安慰一陣,估計此時心情最失落的還是她。”



    “恩,把二姑領出來。”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同時目光,看了看遠處,因為耍潑,而被拍賣公司保安,從拍賣場上架出去的秦明夫妻兩個。



    心里暗暗想著——下個禮拜,他們兩個,真的會對小姑的拍賣,不來搗亂嘛?



    對于這樣的假設,張云一點也不信著。



    “除非他們兩個死了,不然的話,他們一定還會和我來爭奪我的小姑的。”



    “我的小姑,我……”



    張云心里有苦說不出著。



    “等老子那天發達了,老子一定玩死你們夫妻兩個。”



    張云這輩子,第一次有了一種,想找一條人形母狗來玩的想法。



    這條人形母狗,那就是盧小小的大姐。



    “等著,你等著,總有一天,老子把你一輩子,都買到手里,然后把你逼眼里面,灌辣椒水,屁眼里面,塞仙人掌,老子我玩死你。”



    張云心里惡狠狠的想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