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12章 要開拍了

第112章 要開拍了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說道著話,張云收拾了一下身體,坐在了床上,和身邊的三位姑姑,一起坐著。



    大手把三位姑姑的小手,都是抓著。



    “時間也差不多了,二姑,小姑,你們放心,到了拍賣場上,我一定會把你們兩個拍下來的。”



    張云拍了拍手中,兩位姑姑的小手。



    安慰著她們。



    “恩!我和小妹,等著那個時候。”



    張玉對張云點著頭,表示著。



    大概又說道了兩三分鐘的話后,外面發出了輕微的敲門聲。



    “老板!時間到了,我要開門了。”



    拍賣公司的女員工,在門外說著。



    “知道了,進來吧。”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很快房間的,卷簾門,徐徐上升著。



    門外拍賣公司的女員工,笑容滿面著,對著張云笑了笑。



    “老板,體驗的還滿意吧。”



    “還不錯。”



    張云暗暗了一聲,帶著身邊的大姑,朝著門外走去著。



    張云不想讓拍賣公司的人,知道,自己和房間里兩個拍品的關系。



    生怕有什么萬一著。



    跟拍賣公司的女員工出了門。



    張云沒想到,在門口遇到了一個熟人。



    秦明,那盧小小大姐的老公。



    算起來,也算是張云的大姐夫。



    秦明也沒想到,在拍賣公司的樓下,竟然會碰上張云。



    秦明和張云的關系,因為上一次在盧天家里,發生的那些事情,自然是水火不容著。



    所以兩人見了面以后,只是微微一愣,然后大家什么話也沒說著,張云就先走開了。



    張云一邊走著,心里還一邊擔憂著。



    怕自己這次來拍賣公司拍下兩個姑姑的事情,被秦明給知道了。



    張云心里明白,這樣的事情,要是被秦明知道了,恐怕會有麻煩。



    張云一走,那陪在秦明身邊的一個拍賣公司女員工,被秦明叫住了。



    “那家伙在這個拍品的房間里,干嘛呢?”



    秦明問著那拍賣公司的女員工。



    “噢!應該是對這兩個拍品深入體驗了一下吧。”



    女員工嘴里回答著。



    深入體驗這樣的事情,秦明明白。



    “那就是說,這兩個女人,是這小子,很想拍下的女人了?”



    秦明嘴里暗暗說著。



    “一般是這樣的情況,能事先體驗的話,說明這個拍品,已經得到了這個老板很大的認可了,只要體驗的過程滿意,基本上這個老板會為這個拍品,爭奪一翻著。”



    拍賣公司的女員工,嘴里暗暗回答著。



    聽著這樣的回答,秦明嘴里暗暗一笑。



    “呵呵,原來如此,這樣的話……”



    似乎之間,一個陰謀,已經在秦明的心里,形成了。



    張云還在擔心著秦明的事情,可是此時的他,卻已經走出了拍賣公司的地下層,來到了拍賣公司,拍賣場的大廳門口。



    在拍賣公司大廳門口,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中。



    張云很快找到了李琴,還有自己的丈母娘玉芬以及盧小小她們。



    “老公,快來。”



    李琴對張云示意著。



    張云擠過了人群,走到了李琴的身邊。



    李琴把一個號碼牌,交到了張云的手中。



    “拍賣的手續,我已經給你辦妥了,賬號里,也給你打下了一百多萬的訂金。”



    “恩……”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然后帶著自己的大小老婆們,進入了拍賣大廳中。



    長龍拍賣公司,還算是一家不錯的拍賣公司。



    一般雙休日的時候,都有兩場規模不錯的拍賣會舉行。



    吸引的人,也不再少數著,每一次四五百人,總是能吸引到著。



    長龍拍賣公司,什么東西都拍,只要物品不是違法所得就行。



    什么珠寶,什么房產,還有什么直升機游艇什么著。



    而情婦拍賣的話,一般是拍賣會的重頭戲,押在后面著。



    張云帶著自己的老婆們,來到了拍賣場的一個角落里坐著。



    身邊帶著黑壓壓一片老婆的人物,自然是得到了很多人的注目著,加上這些老婆的姿色和氣質都是顯得不錯。



    自然不少人,都會對張云這個人,指指點點著。



    “估計是哪家的大少爺吧。”



    有人暗暗猜測著張云的身份。



    因為知道,一開始拍賣的東西,都是自己不感興趣的東西。



    所以張云就拿著手機,查看著,自己常州市的老婆,傳輸過來的,今晚需要他做手術的,病患的一些資料。



    一些門診的資料,一些曾經的看病的病例,還有ct,以及血檢的情況。



    張云仔細看著。



    身為一個醫生,張云的職業素養,不會因為老婆多了,而丟掉半分著。



    張云心里明白,自己能有這么多老婆,那也是因為,自己是大城市vip病區醫院醫生的關系,才可以的。



    不然的話,他能有現在老婆數量的三分之一,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張云對眼前這個拍賣會上的情況,顯得沒興趣著。



    張云的老婆們,卻是顯得興趣濃濃著,特別是展臺上的那些珠寶和首飾。



    要不是,老公在身邊,她們幾個,早就圍上去看了。



    此時的話,只能是暗暗的目光,盯著那些首飾著。



    “離真正要拍的時候還早了,你們想自由活動,就自由活動吧。”



    感受著身邊的老婆們,坐不安穩的樣子。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張云發了話,他那些老婆們,年輕的,全部朝著拍賣展臺上,那些擺放珠寶的地方,走了過去。



    只有張曼和玉芬,依然陪在張云的身邊,顯得對這些珠寶,毫無所動的樣子。



    “玉芬,青姨呢?怎么沒來?”



    張云看了一會兒手機屏幕中的資料,眼睛累了。



    趁著休息自己眼睛的機會,張云問著自己的丈母娘。



    “小青在搬家呢?我就沒讓她來。”



    “噢……”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讓你和小小還有青姨,住在一起,你沒意見吧。”



    張云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家里,有三個連在一起的宿舍。



    其中一個宿舍,已經有五個老婆住著了。



    分別是李琴,單小蜜,徐一一,美云和美青。



    要是在這個宿舍里,再住下玉芬母女兩人加青姨的話。



    張云感覺太擠了。



    一個屋子里,八個老婆,張云感覺鬧哄哄著,顯得不方便著。



    張云喜歡,住在一個屋子里的老婆,五六個差不多,太多了,他有些看不過來著。



    所以打算讓玉芬她們,住到旁邊的一個宿舍里面去。



    “有什么意見啊,能跟你住在一起,就好了,又沒被你打發到常州那堆邊緣老婆那里去。”



    玉芬嘴里暗暗說著。



    有一些醫院的醫生,會把自己身邊,玩膩了的老婆,打發到自己在縣級醫院或者地區級醫院的家庭里去。



    然后挑幾個新鮮的情婦,養到自己在大都市的家里,當丫頭養著。



    這樣的做法,在醫生這個團隊里,顯得很常見著。



    “呵呵,怎么可能呢?我把你和還有我大姑,當成了大老婆,大老婆當然是一直在我身邊著,怎么可能把你們打發到偏遠的地方去。”



    張云說道這里。



    看了玉芬一眼。



    “媽!你這么一說,我倒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



    張云對自己的丈母娘,稱呼上,總是猶豫著。



    有的時候,感覺叫媽好,有的時候感覺叫玉芬好。



    想了一陣后,張云打算,平時的時候,叫玉芬就叫媽。



    到了床上,再叫玉芬著。



    因為在床上,把玉芬叫成了媽,張云心里很別扭著,感覺自己就太變態了一些。



    “連媽也干,這男人就太那個了。”



    “說吧。”



    玉芬并不介意,自己的女婿,叫自己什么著。



    “媽!我想讓青姨,去常州市,作為我那常州市大老婆的副手,幫我管理一下常州市的那些老婆們。”



    把青姨,調到常州市,張云心里是有目的的。



    常州市張云的家里,老婆都太年輕了,沒一個穩重的老婆坐鎮著。



    那樣遇到了一些事情后,會有些不好處理著。



    還有就是常州市的這五個老婆,平時都在工作,家里沒個人,萬一張云老家的老爸老媽,有些什么事,張云也不好指派著。



    要是青姨,閑散在自己常州市的家里,那樣的話,自己老家有些什么事,自己也就有了一個可以馬上調動的人了。



    “行,那我有空就跟一下。”



    玉芬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小青去了常州市后,你以后去常州市辦公時,可要對她多疼一點著。”



    玉芬叮囑著張云。



    “知道了,媽,這些道理我懂。”



    本來青姨是可以,在云都市跟著張云的。



    要是調到了常州市去,感覺上,好像是做張云常州市老婆的二把手,好像高升了的感覺。



    可是事實上,和自己的男人,卻分開了一些距離著。



    在快活世界的這些老婆眼里,升官不升官,那都是屁。



    跟自己的老公好,那才是最緊要的。



    和自己的丈母娘還有大姑,說道了幾句后,拍賣場上的拍品終于一件一件上來了。



    看著拍品上來了,拍賣大廳里的人,也漸漸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開始對著自己喜歡的拍品,下拍著。



    張云的那些年輕老婆們,看夠了展臺上那些珠寶后,一個個,小嘴里嘰嘰喳喳著,興奮的回來了。



    坐到了張云的身邊。



    張云的話,則是繼續看著,手機中,有自己常州市老婆發過來的病患資料。



    雖然已經看過了一邊這個資料,但是張云打算繼續看一邊著。



    胸腦外科的手術,一個閃失,可能要的就是一條人命。



    在人命面前,張云顯得認真著。



    不敢有任何的閃失。



    這是他做一個醫生的基本素養。



    張云在看著自己的手機屏幕,在拍賣大廳里,有一個張云熟悉的人,正拿著一個望遠鏡,看著張云。



    這個看著張云的人,就是秦明。



    “呵呵,果然沒錯,一開始的這些拍品,這小子一點興趣也沒有著,看來這次他參加拍賣,為的就是后面拍品中的十幾個情婦,而那兩個被他深入體驗的二手高級情婦,可能是他關注的重中之重。”



    秦明想著這些。



    把自己的手機,按動了起來。



    打到了自己老婆的那里。



    “老婆!你那還有多少私房錢啊,都拿出來,可以打擊到你那小妹夫的機會來了。”



    “,那個讓我們在父親面前丟了大臉的張云。”



    電話中,盧小小的大姐,陰冷的聲音,發了出來。



    有了這樣陰冷的聲音,似乎之間,張云對于自己二姑和小姑的拍賣,一下子,就抹上了濃濃的陰影。



    能不能拍下,還是被別人拍走。



    一時間,就顯得難以確定著。



    |  |

隨機推薦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