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09章 小姑的要求

第109章 小姑的要求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心里想著心事。



    看著身下的兩位姑姑。



    “好了,兩位姑姑,時間也不多,我們再不親熱的話,恐怕就沒時間了。”



    “你也知道啊。”



    張玉白了張云一眼。



    “是我們姐妹倆,一塊被你用小嘴,還是一個一個來啊?”



    張玉說著話,看著張云。



    “這……”



    張云不好意思了一聲。



    “二姑,還是一個一個來吧,我想先用用小姑的小嘴。”



    張云說著話,拉著自己的二姑,把自己的二姑拉到了旁邊的角落里。



    拿著旁邊角落里的腳鏈和手鏈,把自己的二姑給銬了起來。



    然后一個黑色的眼罩,被自己二姑的眼睛罩住了。



    “你這傻孩子,這么難為情著,一塊用兩個姑姑的小嘴,都緊張著。”



    張玉無奈著搖搖頭,只好安靜等在一邊了。



    張云看著墻壁上那些腳鏈和手鏈,還有眼罩著。



    感覺這些東西,倒不錯。



    “用在自己的女人身上,效果應該不錯。”



    張云想著這些,轉頭看到了,跪在床邊的小姑,張芬身上。



    張芬的年紀,三十歲上下,容貌,顯得甜美著。



    常年保養的肌膚,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成熟的小少婦一般。



    “告訴小姑,為什么,選小姑的小嘴,而不選我姐姐的小嘴用?”



    張芬說著話,把張云拉到了身邊。



    雙手搭在張云的大腿上。



    “告訴你可以,可不許對二姑說。”



    張云小聲在張芬的耳邊說著。



    “呵呵,知道了。”



    張芬點了點頭。



    “我喜歡小姑,抹了很紅口紅的小嘴,看上去像是血盆大口著。”



    “說什么呢?我這么好的小嘴,怎么可能是血盆大口呢?”



    張芬白了張云一眼著。



    嘴里呵呵笑著。



    然后小手抓到了張云的身下,打算給張云的身下服侍起來著。



    “小姑,別急。”



    張云把自己的小姑從地上拉了起來。



    “干嘛啦?”



    “呵呵,能干嘛,先吻吻小姑的小嘴啊。”



    張云說著話,大嘴吻上自己小姑的小嘴。



    看著自己小姑的容顏,吻上去,張云的心情很激動很激動著。



    自己的小姑,顯得很當然著,就和張云吻上了,吻得動情又深情著。



    在她看來,姑姑和侄子接吻,是很坦然,也很幸福的一件事情。



    一點也不需要尷尬著。



    張芬倒在張云的懷里,幸福著,承受著張云的吻。



    “小云,口水。”



    接吻的時候,張芬時不時要求著張云,把口水傳遞給她著。



    張云也是滿足著自己的小姑。



    嘴里有口水的時候,就一口一口度了過去。



    讓自己的小姑吞食著。



    聽著自己小姑的喉嚨里,一次一次發出咕咚的聲音。



    張云顯得很滿足著。



    張云一邊吻著自己的小姑,一邊脫著自己小姑身上的外套。



    張芬身上的外套,顯得簡單著,就是一件稍顯緊身的連衣裙。



    拉開后面的拉鏈,微微一扯,就可以脫掉了。



    張芬的身體里面,沒有內衣。



    不過穿著一件貞操帶和束身衣著。



    把她身體最重要的部位,全部包裹住了。



    連屁股肉,張云都摸不著著。



    “哎……”



    看著自己小姑這樣的情況,張云嘴里無奈了一聲。



    “怎么了?不高興了。”



    張芬勾著張云的脖子,上來和張云輕輕吻了一下。



    “沒有,只是看著小姑這么好的身材,卻看不到小姑的胸部和下面的風景,感覺可惜了。”



    “呵呵,傻孩子,把小姑拍賣到手后,別說是看小姑的身材了,騎小姑一夜,那都不要緊的。”



    張芬嘴里暗暗說著。



    小嘴貪戀著和自己侄子的舌吻。



    躺在自己侄子的懷里,張芬感覺安心著。



    “小云,用用你小姑的小嘴,好嘛。”



    張芬對張云說著。



    在張芬看來,自己的小嘴被自己的侄子用過了,那就說明自己的身體一部分,已經屬于自己的侄子了。



    這會讓她心里既開心又安心著。



    身為高級情婦,心里裝了一個男人,就像是寂寞的靈魂,忽然有了意義一般。



    “身子是自己侄子的,這樣的一件事情,是多么讓人感覺溫馨的事情啊。”



    張芬心里暗暗想著。



    再次跪倒了張云的身下。



    小手輕輕在張云的身下摸索著。



    在張云的褲頭中,摸到了張云的那個東西著。



    張芬的小手,輕輕一按,感覺了一些張云的那東西。



    滑頭滑腦著,還顯得很大很粗著。



    “是個男人,該有的寶貝。”



    高級情婦的眼光,對于男人那東西,是很挑剔著。



    她們對男人那東西,點頭表示滿意,這說明,男人那東西,確實是生得可圈可點著。



    張云那東西,在張芬的眼里,就顯得可以著。



    “是一個可以讓姐妹們,幸福起來的好東西。”



    快活世界的女孩,找尋的生活,就是姐妹一家,快樂一生的生活。



    能讓姐妹們快樂的東西,在她們眼里,顯得可貴著。



    感受著這一點,即使隔著張云的褲頭,張芬的小嘴,還是對著張云褲頭里的東西,用力吻了一下著。



    “寶貝,謝謝你,給我們姐妹們,帶來的幸福。”



    張芬心里暗暗想著。



    臉上微微害羞了一下。



    然后把張云身下的褲頭解開了。



    看著張云身下,躍然而出的東西。



    張芬微微嚇了一下。



    嚇過之后,嘴里笑著——死東西,跟你主人一樣,也是那么調皮著。



    張芬小手握著張云那東西,看了看張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張云身下的玩意一眼。



    看完這兩眼之后,張芬站起身體,和張云用力舌吻了一翻。



    “小云,好好用你小姑的小嘴,記住包容你下面的,不是你小姑的小嘴,而是你小姑對于你的愛。”



    “因為只有小姑的愛,才可以包得那么緊著。”



    “小姑。”



    聽著小姑的話,張云心里感動著。



    “我知道了,小姑,我會好好用的。”



    張云挺討厭這樣的情況。



    自己的大姑,愛得自己是無比深刻著。



    自己的丈母娘也是,活來著。



    如今自己的小姑,才一接觸,說出來的話,那就是海枯石爛著。



    自己的親人,都是很容易著,就愛上了自己,而且是矢志不渝著。



    可是自己,卻對她們的愛,總是后知后覺著。



    她們愛自己,都已經到了撕心裂肺的地步,自己的話,只是那種淺淺的愛而已。



    只是很喜歡用用她們的小嘴,騎騎她們的身體著。



    就好像,把她們當一種寵物一般著。



    愛她們,把她們裝在自己的心里,總是顯得困難著。



    “我也很想,愛她們那么深著。”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可是卻又無法達到著。



    苦惱著心情,張云只好伸手抓住了自己小姑腦袋后面的一把頭發,控制著自己小姑的小嘴,享用了起來。



    高級情婦的呢?



    自然是好用的萬分著。



    方便,完全,通透著。



    怎么用,都是可以的。



    弄得自己的身心舒爽著。



    才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張云就在自己小姑的小嘴里面,舒服了一回。



    因為時間有限了,張云就沒把自己的那些子彈,往自己小姑臉上打著。



    怕小姑收拾起來的話,會很麻煩著。



    所以就都打到了,自己小姑的小嘴里面。



    因為打得有些猛了,自己小姑的小嘴里,就咳嗽了幾聲。



    打完了子彈,張云以為,事情就完了。



    可是自己的小姑,在自己的身下,又吸允起了起來。



    “小姑,時間不多了,我還要用用,二姑的小嘴呢。”



    張云想讓自己的小姑,別那么貪心著。



    “呵呵,我知道的。”



    張芬簡單幾下,就把張云那玩意,再次吹了起來。



    “你小姑的兩面臉頰的地方,你還沒用這個東西,狠狠捅過呢?還有你小姑小嘴的深處,你也沒有雙手抱著你小姑的腦袋,用力用過一兩分鐘的時間。”



    張芬嘴里說著。



    “男人霸占了一個女人的小嘴,那就是全方位霸占的,你小姑小嘴那么多地方,你都沒有用著玩意捅過,你小姑的小嘴,算完全是你的嘛?”



    張芬問著張云。



    “這……”



    張云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要給,當然要全部給予著,你這道理都不懂啊。”



    張芬白了張云一眼。



    “小姑,沒那么嚴重拉,剛才弄得已經差不多了。”



    張云向自己的道著。



    “什么!你不想全方面的,霸占你小姑的小嘴啊?”



    張芬嘴里悲戚著。



    “你小姑的小嘴,就這么不好啊,遭你討厭啊。”



    沒幾句話,張芬嘴里就哭泣了起來。



    還顯得很傷心的樣子。



    “得什么混賬話啊,第一次用你小姑的小嘴,肯定是全部要著,那有要了一些,不要一些著,你這樣不懂禮貌,你就是在嫌棄你小姑的小嘴,不好用著。”



    坐在一邊地上的張曼,也開始說道起了張云。



    “是呀!第一次用女孩子的小嘴,一定要全部用到著,就像是干處女一樣著,一半的處女膜干了,留一半下來,這個男人,你說,有沒有道德著。”



    張玉也說起了張云。



    顯得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我,我,我……”



    被兩位姑姑說著,還看著一位姑姑,很傷心的樣子。



    張云也慌了神,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著。



    “小姑,我要你的小嘴,我要,我全部要。”



    張云對自己的道著。



    “小姑的小嘴我喜歡,我以后一定會經常用的。”



    沒有辦法,傷了小姑的心,張云只好哄著自己的小姑。



    “真的嘛?”



    張芬可憐巴巴的看著張云。



    “真的,真的。”



    張云忙是表示著。



    “我不相信,除非你在小姑的小嘴里,留下你身體的氣味。”



    “啥氣味啊?”



    張云顯得不懂著。



    “就是在小姑小嘴里,尿尿啊。”



    “尿尿了以后,小姑小嘴里,就有你身體的氣味了啊,就說明小姑的小嘴,都是你的了。”



    “啊……”



    張云徹底吃驚著。



    “往小姑的小嘴里,尿尿,我勒個去,這可以啊。”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