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08章 張玉竟然這樣

第108章 張玉竟然這樣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一陣開心之后。



    張云的三位姑姑,都跪在張云的身下,看著自己的大侄子。



    女人給自己的男人跪著,顯得很坦然著。



    張云的三位姑姑就是這樣,安安靜靜的跪在自己男人的身下,彰顯著自己的身體和靈魂,都是這個男人的意思。



    “大姑。”



    張云說著話,大手在自己大姑的臉頰上,輕輕愛撫著。



    “二姑。”



    愛撫著大姑的臉頰,張云的另外一只手,輕輕愛撫在二姑張玉的胸口。



    張云還沒唐突到,直接抓自己二姑的**玩著。



    因為畢竟剛剛見面,先在胸口抓一抓比較好著。



    “小姑,我能吻你嘛?”



    張云對身下的小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恩!”



    張芬點了點頭,小嘴張了開來,紅艷艷的小舌頭,吐露著。



    “先賞你小姑幾口口水吧。”



    張芬對張云要求著。



    “吞了小云的口水,小姑這張小嘴,就算是我們家小云,訂下了,一輩子都是小云的了。”



    張芬害羞的說著,臉上也是開開心心著。



    “好吧。”



    張云點了點頭,醞釀著嘴里的口水。



    “要很多嘛?”



    張云問著自己的小姑。



    “恩,越多越好,多了,說明我們家小云,愛小姑著。”



    “噢……”



    聽著小姑的話,張云倒有些不好意思著。



    醞釀了大概十幾秒的時間后,張云對著自己小姑的小嘴,灌入了一大口口水著。



    張芬咕咚,咕咚……吞了兩大口,才吞完了。



    “訂下了你小姑的小嘴,你二姑的呢?”



    身下的張玉說道著自己的大侄子。



    “也不知道,你這孩子,怎么就得到了那么多老婆的喜歡,一點姐妹分享的道理,都不懂著,你要訂小嘴,兩位姑姑的小嘴,要一塊訂著,那才是懂規矩的孩子。”



    張玉嘴里說道著,白了張云一眼。



    “知道了,二姑。”



    張云嘴里不好意思著。



    把自己二姑的身體,拉到了自己的身下,自己的大嘴里醞釀了幾下,同樣把一大口口水,灌入了張玉的小嘴中。



    咕咚,咕咚,咕咚……張云吞了三大口,才幸福滿滿著,把張云度過來的口水,吞干凈了。



    甚至還有一些是張云嘴里的老痰著。



    畢竟讓張云一下子弄出那么多口水也不容易,所以慌張下,就把自己嘴里的一些老痰也弄到了自己二姑的小嘴中。



    不過張云的二姑,畢竟是高級情婦出身。



    所以對于老痰不老痰的事情,顯得無所謂著,只要是張云身上出來的液體,她都吞食得美美著。



    像是瓊漿玉液一般。



    吞了自己大侄子的口水后,張玉和張芬都把自己的小嘴,主動打開了出來。



    讓自己的大侄子看著。



    自己的小嘴,已經把自己大侄子度過來的口水,吞得干干凈凈了的情況。



    “小云,還有一些時間,你要不要,用用你兩位姑姑的小嘴啊。”



    張曼問著張云。



    “如今的話,你兩位姑姑的身體,都被貞操帶和束身帶綁上了,所以只有小嘴可以用用著。”



    “是呀,可惜了,只能讓小云,用用我們的小嘴了。”



    張玉和張芬也是點頭著。



    臉上顯出一副無奈的樣子。



    “這……”



    一同享用著三位姑姑的身體,張云的心情,還是有些緊張著。



    “大姑,我有些緊張。”



    張云主動承認著。



    “三位姑姑,我一塊用的話,我心情上承受不了。”



    聽著張云的話,張曼她們笑得不行著。



    “德行。”



    張曼的小手點了一下,張云的額頭著。



    “好了,大姑不看,行了吧。”



    張曼看著這個房間里,有腳鏈,手鏈之類的刑具,還有眼罩什么的。



    自己就主動把自己銬了起來,把眼罩也戴在了自己的臉上,然后一個人,坐在房間的角落里,不打擾著自己侄子的好事。



    “你呀,一點膽子也沒有著,玩三個姑姑,怎么了?”



    張玉說著張云。



    “人家有魄力的男人,都是姑姑,阿姨,親姐姐,一屋子的女人,玩著,你可好,才三個姑姑,你就受不了了。”



    “我……我……”



    張云被自己的二姑,說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著。



    張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



    他能接受自己的三位姑姑,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了。



    讓他一時間,一塊玩三個姑姑,是有些太過刺激了。



    他感覺辦不到。



    慢慢來吧,三個姑姑,先一個一個玩著。



    然后再一雙一雙配著。



    玩習慣了,再三個姑姑一塊騎著。



    張云心里計劃著。



    “二姑,小姑,我一個一個,用你們的小嘴吧。”



    張云對身下的張玉和張芬說著。



    “哎……”



    張玉無奈了一聲。



    張芬也是搖了搖頭著。



    “本來的話,我還想對你說說,你那兩個,給人家做小妾的干媽,具體的情況著,看你這樣膽小的樣子,我也就不想說了。”



    “什么,干媽,你是說我媽的那兩個干妹妹。”



    聽著自己小姑的話。



    張云激動了起來。



    張云的母親,在年輕的時候,認了兩個干妹妹。



    感情的話,一直很好著。



    可是因為命運的不同,在相處了幾年后,就分道揚鑣了。



    張云的母親,嫁給了張云的父親,生活在鄉下。



    而張云母親的這兩個干妹妹,因為學習成績好,進入了高等學府,學習著高級情婦的專業。



    剛剛大學那幾年,張云的這兩個干媽,還時常會和張云的母親有著聯系,可是大學畢業了。



    張云的兩個干媽,被社會上的大老板挑中了。



    成了大老板的小妾,成了別人的妻子后,這兩個干媽,也就和張云的母親,斷了聯系。



    張云對于這兩個干媽,是沒有直觀的認識著。



    可是自己母親的照相冊里面,卻保留了很多這兩個干媽年輕時的照片。



    還有就是聽自己的母親,偶爾時提過,這兩個干媽,年輕時多么善良,多么聰明這樣的事情。



    所以多多少少著,張云對這兩個干媽,還是有著一些了解的。



    “我媽,可是打聽了好久,就一直沒打聽到,這兩個干媽的近況,小姑你知道啊。”



    “當然了。”



    張芬嘟著了張云一句。



    “本來的話,你要是勇敢一點,我就幫你說道說道,說不定,你就能把這兩個干媽接到手了,讓你照顧著。這樣的話,你媽那里,可不要太高興啊,知道自己曾經的干妹妹,是自己兒子照顧著,她也就寬了心。”



    “畢竟你媽,可是很關心她們的,你媽跟我們三個來電話的時候,就經常叫我們三個打聽她們的情況著。”



    “什么呢?我怎么可能,照顧兩位干媽,她們可還是人妻啊。”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人妻的話,我當然是不會介紹給你了,她們的男人,早死了幾年了,她們現在還是單身著,只是最近一段時間,聽說追求她們兩個的人,還是蠻多著。”



    “可是追求她們姐妹的人,貪圖的都是她們姐妹的財產,所以啊!要是被這幫人得逞了,你兩個干媽,恐怕就很麻煩了。”



    “這樣啊。”



    聽著自己小姑的話,張云點了點頭。



    “這個情況,我倒要對我媽好好說道一下,畢竟她一直想知道,兩位干媽的情況著。”



    聽著二姑的話,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呵呵,傻小子,你媽要是知道了這個情況,你覺得,你媽會怎么辦呢?”



    張芬問著張云。



    “怎么辦啊?難不成,讓我去追求兩個干媽。”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對了,很有可能,像你干媽這種上了年紀的高級情婦,又是二手的,有什么男人,會對她們動真情著,這些追求你干媽的男人,貪圖的就是她們的財,至于姐妹倆身上的色,玩了玩,就會玩膩了,然后隨便轉手,就把你兩個干媽賣掉了。”



    “所以啊!你媽要是知道這個情況,一定會勸你兩個干媽,跟你好著,因為你那兩個干媽,要是跟你好了,你媽看在一邊,你敢對你干媽,始亂終棄啊。”



    張芬這樣的話一說。



    張云點了點頭。



    “小姑,還真有這個可能啊。”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會這樣的,你媽就這個性,一定會這么來的,不過話說回來,二手的,上了年紀的情婦,誰不想跟著自己家里的男人,只要自己家里的男人,有點權勢的,這樣的情婦,都是毫不計較著跟了過來著,因為這樣類型的情婦,跟著這樣的男人,心里安心,就像我們姐妹三個,知道跟著你,心里開心還不來不及呢,知道你呀,一定得管我們三個一輩子著。”



    張芬說著話,手指又推了推張云的額頭著。



    “小姑,別總是那樣推人家嘛,搞得我好像,還是小孩子一樣。”



    “呵呵,你在小姑的眼里,就是一個小屁孩。”



    張芬嘴里笑著。



    “怎么樣?對那兩個干媽有興趣嘛?”



    張芬問著張云。



    “這……有那么一點了,不過也不是很大。”



    “畢竟我對她們的了解,是通過相片的,不像你們三個,句不好聽的,你們三個,感覺起來,就像是我媽著。”



    “好呀,你是不是想著,得到了我們姐妹三個,騎著,就好像騎在自己媽媽身上了。”



    張玉說道著張云。



    “沒有的事。”



    張云說著話,看著自己的二姑。



    “我怎么可能這樣想呢。”



    張云忙是解釋著。



    “呵呵,也是,如今社會開明了,不像以前,男人親媽都可以騎著,現在的話,政府是不提倡騎親媽和親姐了。”



    張玉嘴里說道著。



    “不過親媽確實沒多少男人會騎了,騎親姐這樣的事情,倒還是很多著,你不是有兩個老姐嘛,可惜了,都已經嫁人了,要是還沒嫁人的話……你倒可以騎騎著。”



    張玉嘴里笑著。



    “二姑,你說什么呢?兩位姐姐嫁給了現在的姐夫,生活的可不要太幸福啊,你竟然說這樣的話。”



    張云嘴里急著。



    想要撇清著,自己和兩位姐姐的關系。



    “死小子,看你急得樣子,你姐姐知道你有今天的話,當初也就不會嫁給那個小老板了,一定會等著,嫁給你的,你這樣有成就的男人,又是自己的親弟弟,嫁過來,都有面子啊,我要是你姐姐,我也是一定會等你的。”



    “因為嫁給你的話,還可以正正當當著,做你家里的大老婆,你那些大小老婆們,面對著你那兩個姐姐,肯定聽話的不行著。”



    “畢竟又是姐姐,又是老婆著,她們敢不聽。”



    “可惜啊,已經嫁人了。”



    自己二姑說得那些事情,張云是知道著。



    在云都市里,騎親媽這樣的事情,已經很少很少了。



    騎親姐的話,還是有一部分著,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城市里的年輕男人,騎親姐的,也不怎么多了。



    不過在鄉下,有些地方,別說是騎親姐了,就是騎親媽,都是很流行著。



    不過張云的老家,相對來說,比國內別的農村地區,相對來說比較發達一些。



    所以騎親媽這樣的事情,除了歲數大一輩的人里面有外,最近一輩人中,已經鮮有發生了。



    不過騎親姐的話,在張云所在的老家,倒是很多,大家也顯得很理解著。



    認為兄妹之間,成為夫妻,也是想當然的事情。



    “騎親姐……”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句。



    “恩……怎么可能,兩位姐姐和姐夫還是很幸福的,我怎么可以有這樣的念頭呢。”



    張云心里說道著自己。



    “哎!不過的話,我的想法是越來越邪惡了,這一點,是一定要承認的。”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