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05章 用死算了

第105章 用死算了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又練習了幾遍雪花刀后。



    就拿著身邊的手機,聯系起了今天要做的一些事情。



    今天是星期六。



    按理來說,張云要在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做他助理主任醫師,該做得的工作。



    可是今天中午的話,張云的二姑和小姑,就要在云都市長龍拍賣公司進行拍賣。



    所以無論如何,張云在下午前,是不能到常州市醫院工作的。



    為了彌補對方醫院的損失,張云答應了對方醫院,今晚旁晚的時候,在對方醫院,進行一例胸腦外科方面的手術。



    有著這樣的付出,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方面,很給張云面子著。



    答應著張云,今天白天的話,讓他請假著。



    做胸腦外科的手術,不是兒戲。



    所以上午的時候,張云就聯系起了自己在常州市的幾個老婆。



    命令著她們,把醫院提供的病患信息,一點不拉著,傳送到自己的手機上。



    張云打算先期做些準備著。



    聯系完了自己在常州市的那些老婆。



    張云掛了手機,回到了屋內。



    青姨已經把飯菜做得差不多了。



    玉芬和盧小小的話,還在房間里,死睡著。



    張云因為練習刀法,身上汗味濃著。



    就到了旁邊的浴室里,沖了一個澡。



    等張云沖澡出來的時候,玉芬和盧小小,依然在房間里,死睡著,不肯起來。



    張云來到了她們母女的房間里面。



    看著她們母女著。



    母女母女,果然是有聯系的。



    看著床上的她們,睡覺姿勢一個比一個怪異著。



    張云嘴里微微笑著。



    同時身體坐到了床邊。



    老婆們睡覺著,張云看著她們的身體,雖然喜歡,也很想玩幾把著。



    可是把老婆們,從睡夢中玩醒,并不是張云這個男人會做的事情。



    快活世界中,有的男人,確實對自己的老婆,說上就上了。



    也不管時間地點著,可是張云卻不然。



    都是他的老婆,他都要愛著。



    看著她們睡覺時,被子沒蓋上,張云會幫忙蓋上著。



    看著她們嘴角,露出了口水,張云會用自己的手指,輕輕幫她們擦掉著。



    既然是自己的老婆,張云自然會對她們,每一個,都用情著。



    老婆,老婆,這樣的兩個字,聽起來,顯得好聽著。



    可稱呼著這樣的名詞時,張云心里也明白。



    自己對她們的一份責任。



    需要他,經常的騎她們的身體,讓她們知道,自己是愛著她們的。



    需要他,經常的用她們的小嘴,夸獎著她們嘴功練習的成績,讓她們知道,自己的付出,老公是看到的。



    **上的照顧,是不可缺的,情感上的照顧,也是需要和風細雨著。



    默默的眼神,要在自己這些老婆的目光中停留著。



    每一個都是愛意濃濃的目光,每一個都是感情深深的眼眸。



    看到那個老婆,身上的衣服,穿得性感了。



    沒有馬上騎她的話,手指在她的身體里面挖幾下,玩幾下,那一定要有的。



    用著這樣的動作,告訴著自己的這個老婆,她打扮的這樣性感,老公這里是體會到了。



    感謝著她的一片良苦用心。



    老公,就是責任,就是義務著。



    張云看著身下的兩個老婆,心里溫馨著。



    手指輕輕在這兩個老婆的臉頰上愛撫著。



    輕輕幾下后,盧小小睡得死死著,玉芬卻醒來了。



    “起得這么早啊。”



    玉芬趴著身體,對著張云笑著。



    自己的老婆醒來了,張云就不客氣了。



    大手按在玉芬的肥臀上,愛撫著。



    “恩,今天事情太多,所以早點起來,安排一下。”



    “你是說,你那兩個姑姑的事情吧。”



    玉芬對張云說道著。



    小手抓著張云的大手,把張云的大手,引入到了自己的胸口里面,讓自己的男人摸著。



    “是呀,你怎么知道,是小小告訴你的吧。”



    看著自己丈母娘蠻騷的,張云的手指,就用力抓了她胸部一把著。



    “壞蛋拉。”



    玉芬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嘴里暗暗了一句。



    “恩!”



    玉芬說著話,把旁邊抽屜打了開來。



    從里面翻出了一本存折著。



    “這里有一千五百萬,你拿著吧。”



    玉芬把存折交給了張云。



    “拍賣會的時候,用得上。”



    “不,不,不,我這里已經有一千多萬了,夠拍兩個姑姑的。”



    “拿著……”



    玉芬硬是逼著張云,把自己的存折接了過去。



    “這是你和青姨的養老錢吧,把它們給了我,你和青姨以后怎么辦?”



    張云嘴里不好意思著。



    總是拿女人的錢,男人心態正常的話,心情上,總是感覺不舒服著。



    張云就是,拿著自己女人的錢,心里顯得蠻不好意思著。



    “怎么辦啊?你養了。”



    玉芬白了張云一眼。



    “對,對,對。”



    張云嘴里笑著。



    “傻樣,呵呵……”



    看著張云傻傻笑著的樣子,玉芬心里很高興著。



    “對了,好女婿,晨勃了沒有。”



    玉芬問著話,小手在自己女婿的身下,抓了抓。



    微微一抓后,感覺到自己女婿的那里,如她預料一般著硬了。



    “呵呵……”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玉芬嘴里笑了笑。



    “怎么樣?陪你丈母娘,晨練一下吧?”



    “晨練?”



    張云顯得不懂著。



    玉芬指了指自己的小嘴。



    “我是個高級情婦,為了保持嘴功的狀態,每天早上,小嘴都要晨練一個小時著,如今有實物在,我當然就不用那死物練習了。”



    “那樣多沒趣啊。”



    “噢,這樣啊。”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同時看著,小腦袋沉在被子里的,自己的這個丈母娘,頭上的秀發,微微亂著。



    小嘴的話,顯得紅艷艷著。



    看著這樣的一個丈母娘,張云心里也心動著。



    “那就在這里騎你小嘴了。”



    張云說著話,把自己身下的玩意弄了出來。



    打算在自己丈母娘的枕邊,騎用著她的小嘴。



    “恩!動作別太大了,小小還在睡覺呢。”



    玉芬說著話,把自己耳邊的頭發撩了起來。



    把自己的小臉,在張云的面前展現著。



    知道男人在用女人的小嘴時,喜歡看著自己女人的小嘴,被塞的臉頰鼓起來的樣子。



    為了讓自己男人,塞自己小嘴,塞得滿意著。



    玉芬就把自己的臉頰,在張云的面前,展現了出來。



    張云也就坦然著,把自己身下那玩意弄了出來,塞到了自己丈母娘的小嘴里面。



    輕輕塞弄著,手指的話,打開了自己丈母娘身下的內褲。



    嘴里暗暗一聲——玉芬,小嘴要晨練,你這里要不要也一塊晨練一下啊。



    張云一邊說著,手指一邊在玉芬的身下,進入了幾分。



    輕輕的挖著。



    小嘴被堵著,玉芬有話也說不出來著,只是暗暗白了張云一眼,示意著張云隨便著。



    “呵呵……”



    張云嘴里笑著。



    身下陪著自己丈母娘的小嘴,晨練了起來。



    一只大手的三個手指,在自己丈母娘的身下,進進出出著,玩著。



    同時的話,看著自己身下,自己丈母娘眼里,被自己一直玩弄下,情意綿綿的目光。



    心里想著,女人越被玩,越愛自己的道理。



    確實,從昨晚開始,張云把這個丈母娘,不知玩了多少遍了。



    手指在自己丈母娘的身體中,估計存在的時間,都有兩三個小時了。



    進進出出著自己丈母娘的身體,也就摩擦出了濃濃的感情。



    茲洞,茲洞的聲音,在玉芬的身下發出著。



    同樣茲洞,茲洞的聲音,在玉芬的小嘴里發出著。



    張云沒有讓這兩種聲音,一起發出著。



    而是上面發出一聲后,下面再發出一聲著。



    顯得很默契著。



    同時眼神一直默默注視在自己丈母娘的眼神中。



    果然是越做越愛著。



    霸占著自己丈母娘身體的兩個地方。



    輕柔的做著,自己丈母娘那癡情于自己的目光,顯得是那么濃烈著。



    看上去的話,就像是一個完全癡傻了的女子一般。



    “哎,怎么了?”



    看著癡癡傻傻的玉芬,張云只好停止了對她小嘴的享用。



    把放在她小嘴里的東西,拍打在了玉芬的小臉上,提醒著她。



    “我……”



    在張云的提醒下,玉芬的小臉紅極了。



    玉芬心里暗暗想著——我剛才竟然想著,就這樣被小云給一直捅到死了。



    “我說出來的話,你可不許笑我。”



    玉芬對張云說道了起來。



    “說吧,誰要笑你啊。”



    張云把自己那東西,輕輕在自己丈母娘的小臉上,拍打著。



    粉嫩的臉頰上,輕輕拍打幾下后,都是油膩膩的樣子。



    好像是抹了很多的護膚用品一般。



    “我想著,你這樣用人家的小嘴,感覺好幸福著,就好像被你疼愛了我的全身一般,最好的話,一直把人家用死算了。”



    說著這樣的話,玉芬的臉上很羞紅著。



    “我是不是很變態啊,哪有愛一個男人,愛得這么深著。”



    玉芬問著自己的女婿。



    |  |

隨機推薦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