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04章 拍賣會

第104章 拍賣會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轉過身,把盧小小也揉在了懷里。



    “好了,好了,也騎騎你。”



    張云說著話,就把盧小小的身體,壓了下去。



    讓她趴在自己母親的身邊。



    她媽媽是一匹大母馬,她就是一匹小母馬著。



    “不要嘛,都是我媽提醒著,我媽要是不提醒你的話,你估計就忘了我這個人了。”



    盧小小撒著小女孩脾氣著。



    張云聽著,嘴里笑著。



    大手在盧小小的小肥臀上,拍打著。



    “說什么呢?你和你媽媽,是母女老婆,那有丈夫,就騎了做母親的老婆,忘了女兒老婆沒騎的呢。”



    “當然是,母女兩個老婆,一同騎,一同快樂著。”



    張云說著話。



    把盧小小的身體,抱到了她媽媽的身上。



    雙手把盧小小的大腿打開著。



    “這……”



    張云的話,說得有道理著。



    母女老婆,母女老婆,就是母親騎騎,女兒騎騎著。



    都是這樣的,也沒說,單騎哪一類老婆,另一類老婆就不騎著。



    想著這樣的事情,盧小小白了張云一眼。



    “壞東西。”



    身下晃來晃去的大腿,也是不再晃動著,而是主動打開著。



    讓張云的手指,玩弄在上面。



    玩了玉芬這樣成熟的美女,她女兒這種,不算太成熟的美女。



    張云真的沒什么興趣著。



    就是例行公事著,把盧小小給辦了。



    加上盧小小的身體,還是處的。



    這辦得過程,可謂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著。



    當然,把盧小小辦了以后,張云為了補償自己。



    就把自己丈母娘玉芬,又騎了一邊。



    這個成熟的丈母娘,張云看著就想騎在身下著。



    跟自己的大姑一樣。



    張云看著,就有感覺。



    這一騎,張云足足騎到了晚上十二點的時候。



    看著不能回醫院的家了。



    張云一個電話,打到了醫院的老婆那里。



    讓她們別等了,早點睡著。



    自己的話,則是把自己的丈母娘,玉芬抱在懷里。



    讓她身體壓在自己的身上。



    身體下面還是連接著。



    “你這孩子,要捅人家一個晚上啊。”



    感受著自己身下的情況,玉芬嘴里怨著。



    如果自己男人那東西一般的話,倒不要緊著,捅一個晚上,就一個晚上著。



    可偏偏自己男人那東西,太過威武了一些。



    本來就被自己男人那東西,捅得腫起來的身下。



    長時間的包容著這樣的一個東西,讓玉芬的身體,感覺異常難耐著。



    “玉芬,我就喜歡捅你那里,你那里暖和。”



    張云嘴里傻傻說著。



    “你……說什么呢,我女兒和小青那里,就不舒服了。”



    “舒服是舒服,可你這里,更舒服啊。”



    張云老實說著。



    “就想一個晚上都捅著,你說好不好。”



    張云問著玉芬。



    “你這死孩子,捅一個晚上,怎么可以,我哪里,肯定腫得不行了。”



    “腫得啊?”



    張云嘴里無奈了一聲。



    張云明天的時候,可是還想用用自己這個丈母娘的身體著。



    要是腫了的話,明天這樣的計劃,可就泡湯了。



    “哎!”



    張云嘴里無奈了一聲,只好把自己那東西,從自己丈母娘的身體里弄了出來。



    然后換了兩只大手的各兩個手指,抓在了自己丈母娘的那里。



    用手指勾著,玩著。



    “你干嘛啊。”



    感受著自己身體里,自己女婿的這幾個手指。



    玉芬嘴里氣著。



    “這孩子,真是的,越來越調皮了,竟然用手指,把自己丈母娘的那里,給抓住了,想讓我的那里,變大就變大著,想讓我的那里左轉就左轉著,這孩子。”



    身為妻子的,身下的東西,自然是自己丈夫玩樂的一樣玩具。



    自己丈夫玩著,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可是像個小孩子一般,把那里當一種過家家一般的玩樂著,玉芬多少也有些受不了著。



    “呵呵,玉芬,你這里好玩。”



    張云嘴里笑著。



    雙手的兩個手指,在自己丈母娘的那里,抓著。



    把她身體往上抓了抓。



    張云發現,控制著自己女人身體那里。



    那自己的女人,就顯得很聽話著。



    手指動一動,她的身體就馬上配合著。



    “壞死了。”



    玉芬對于張云那身下的玩意,放在自己身體里面,一個晚上的時間,是顯得受不了著。



    可是自己男人的幾個手指,玩在那里,一個晚上的時間,她倒是能承受著。



    “只要別玩壞了,就行。”



    玉芬心里暗暗想著。



    畢竟玉芬的身體,對于身下的部位,保養的算是最好了。



    一年幾萬塊錢的保養品,都用在了自己的身下,而且的話,還做過一些身下部位的美容手術。



    讓自己的身下,形狀看起來美美的,皮膚也一直是最粉嫩的狀態。



    花了那么長時間,那么多精力,還有那么多金錢保養的東西。



    玉芬可不想,把自己這個熊孩子,亂玩給玩壞了。



    “出現了一點傷口,那我哪里的價值,可就打打損失了。”



    玉芬知道,此時的自己,是張云的老婆。



    自己身下的價值,就是自己男人手中的財富。



    這里損失了,損失的就是自己男人的錢財。



    身為人妻的,為了自己,為了自己的男人,這一點,心里謹記著。



    夜畢竟已經很晚了。



    張云就是再愛玩,自己丈母娘的身下,那也是有些審美疲勞著。



    大概玩了大半個小時后,自己就沉沉睡下了。



    睡下的時候,兩只手的幾個手指,還在自己丈母娘的身下控制著。



    睡下的張云,嘴里時不時著,還會傻傻一句——我的好岳母,我喜歡你。



    聽著張云的話,玉芬臉上幸福的笑著。



    一邊的青姨和盧小小,略顯羨慕的看著她。



    “小云小孩子脾氣,喜歡一陣的話,估計就不會喜歡了,你們放心,我們以后是他一房里的老婆,我這里有的,你們這里也會有的,我不會讓他把精力,全部放到我身上著。要騎的話,姐妹們一塊讓他騎。”



    玉芬懂得經營姐妹感情的道理。



    所以嘴里及時說出了這么一句話。



    “媽!老公喜歡玩你,你就讓他多玩吧,我和青姨,他心里有我們就行了,畢竟男人嘛,總有一些愛得深,也有一些愛得淺著。”



    盧小小顯得很明事理著。



    “是呀,玉芬姐!姑爺這么喜歡你的話,平時讓姑爺多騎騎你,也是應該的,畢竟姑爺還年輕,還耍性子著,我們這些,他不是太喜歡騎的女人,逼著他騎著,也不是個事,反而會對我們,更加不待見著。”



    青姨也是把心里的話,說了出來。



    “好妹子,難得你懂這些道理,等老公歲數大了,就懂得雨露均分了,現在的話,大家再忍忍。”



    玉芬說著話,身體幸福著,躺在張云的懷里。



    看著這個女婿老公,心里越看越喜歡著。



    “能力強,又調皮著,這個老公,呵呵……”



    玉芬心里一時間就傻傻樂著。



    盧小小和青姨的話,則是躺在張云的身邊,抓著張云的一只手,幸福的睡下了。



    一夜無眠。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六點多了。



    床上青姨已經起來了,在廚房里忙碌著,做著早餐。



    盧小小和玉芬,還死睡著。



    其中的玉芬,還是和睡著的時候一樣,就躺在張云的身上。



    身下的部位,還在張云的手指掌控中。



    張云輕輕把這個丈母娘,放到了一邊,讓她躺好了。



    自己的話,把油膩膩的手指,在一邊盧小小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小懶豬盧小小,怎么可能早上六點就起來著。



    所以雖然感覺自己的鼻子上,有些怪異著。



    可還是在床上翻了個身,繼續睡著。



    張云不打擾著自己的兩個老婆,從床上爬了起來。



    先去廚房,把自己玩得油膩膩的手指,給擦洗了一翻。



    “你這孩子,才幾點啊。”



    青姨看著張云忽然闖了進來,說道著他。



    “呵呵,習慣了,早上鍛煉一下身體。”



    張云嘴里說著話,從青姨的身后,揉住了她。



    和她小嘴波了一下,一雙大手的話,也在自己青姨的胸部,彈奏了一翻肖邦。



    然后拿了一把廚房的菜刀,笑呵呵著出去了。



    “這孩子。”



    青姨感受了一下,自己胸前的快樂,哀怨著看了張云一眼著。



    “要玩,也不多玩一會著。”



    青姨心里暗暗想著。



    張云拿著菜刀,出了房間后。



    來到了玉芬門前的庭院里面,開始練習起了雪花刀。



    不知怎么的,今天的張云特別有感覺。



    心里更是隱隱覺得,自己今天能把雪花刀練成著。



    在超大的信心下,張云一開始就擺足了架勢。



    練習了一邊雪花刀。



    刷刷刷……之下。



    果然有些雪花形狀的刀氣,從張云的菜刀上發揮了出來。



    “啊,只是有那么一點刀影啊。”



    在那么強大的信心下,張云的菜刀,只是劈出了一點點雪花刀的刀影,張云顯得沒想到著。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



    張云繼續努力練習著。



    “人生是沒有一蹴而就的,真要是有,那人生也就沒有了什么意義。”



    張云用話語寬慰著自己的心情。



    手中的雪花刀,也是一板一眼著,繼續練習了起來。



    今天是禮拜六。



    也是張云二姑和小姑,在拍賣場上被拍賣的日子。



    張云在練習自己刀法的同時,心里也是暗暗期待著。



    “拍下兩位姑姑,然后……”



    張云有一些不知道,該怎么處理兩位姑姑的念頭了。



    擁有了自己的大姑和玉芬岳母后。



    張云知道這種成熟女人的魅力所在。



    幾乎騎一個,張云就愛一個著。



    而且是深深的愛,感覺都有些迷戀著。



    張云的心中,因為有倫理的存在,所以對于自己的二姑和小姑,想要得到著,又有些心情上的抗拒。



    “已經得到了一個大姑了,要是把二姑和小姑也得到了,老爸老媽那里,怎么交代啊。”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她們三個可是老爸老媽的堂姐妹,我要是把她們三個都要了,以后她們三個見了我爸我媽,那就要叫爸媽了,這,多尷尬的一件事情啊。”



    張云心里無奈想著。



    |  |

隨機推薦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