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02章 看花心

第102章 看花心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是嘛!玉芬,捏這個就可以讓你**啊。”



    張云說道了一聲。



    “這我倒要試試著。”



    “你這孩子,說什么呢?我這胸部可是保養了好長時間了,你這一捏,我這幾年,不就白保養了嘛。”



    玉芬顯得不答應著。



    “我的好岳母,你這東西保養來,是用來干嘛的,你心里難道忘了啊?”



    張云提醒著玉芬。



    “這……”



    “是呀,我花了那么多心思保養我的胸部,不就是讓自己男人來玩的嘛。”



    玉芬想到這里。



    白了張云一眼。



    “玩是可以,可得珍惜點,人家能保養到這種程度,可是不容易著。”



    玉芬說著話,就把自己的胸部,朝著張云的方向貢獻了出來。



    微微挺起著,看起來是那么的誘惑,那么的粉嫩著。



    不看玉芬那張小臉,張云還以為自己看到了,一個十七八歲小姑娘的胸部呢。



    張云的手指,摸到了玉芬的胸部上。



    雙手的兩個手指,輕輕捏在了玉芬胸部的葡萄上面。



    輕輕捏著,輕輕揉著。



    “我的好女婿,你……”



    張云只是捏了一下。



    玉芬的胸部,就上挺了起來。



    顯得起伏不定著。



    “舒服吧……”



    張云手里捏著,嘴里笑著。



    看著自己身下的岳母。



    在自己手指的控制下,起起伏伏著。



    顯得是那么聽話著。



    張云想要她叫,手指捏重一點,就可以了。



    保證她叫得——不要啊!輕點,要碎了。



    張云想要她癡情一些,手指捏輕一點,也就可以了。



    “你這壞小子,捏得人家心都碎了。”



    說著這樣的話,自己的好岳母,目光還癡癡看在張云的身上著。



    “怎么樣,玉芬,感覺來了沒有啊。”



    張云捏了玉芬胸前的葡萄幾分鐘后,看著小臉紅暈暈的她,嘴里笑著。



    “壞死了,可以了啦。”



    玉芬嘴里的可以。



    指的是張云可以用手指,把她身體里面的**捏出來了。



    “呵呵,是嘛……”



    張云笑著點了點頭。



    表示明白了。



    “那我可就開始了啊。”



    一句話后,張云的手指,用力了起來。



    微微的用力,微微的加重著。



    身下玉芬的小嘴,也是微微開啟著。



    小嘴里面的口液,不停晃動著。



    身下的大肥臀,抬了起來。



    在張云的眼前,晃來晃去著。



    “恩,恩,恩……”



    嘴里的呼吸聲,也隨著張云手指的變化,而加速著。



    “來了吧。”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要到了,我的好女婿,你的手指,真是好啊。”



    “呵呵,要到了啊,那可不行,我可還沒玩夠呢。”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手指猛的用力。



    把自己丈母娘的胸前葡萄,捏得扁扁著。



    在張云剛才的玩弄下,玉芬胸前的葡萄,早就像彈珠一般,顯得飽滿不行著。



    如今被張云的手指,狠狠一下,那飽滿的兩顆葡萄,受到了無盡的摧殘。



    顯得紫紅一片著。



    “壞死了,壞死了。”



    在**的關口,一下子降落到地獄一般的痛苦中。



    這樣的感覺,比坐過山車,還要來得刺激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玉芬小嘴氣著,小手不停在張云的胸口打著。



    可是也沒讓自己的丈母娘,在自己懷里,發多少小女孩的脾氣。



    張云一個深情的吻,又讓懷里的丈母娘安靜了下來。



    輕輕的吻著,舌頭輕輕的交纏著。



    口水在彼此的口腔里,輕輕翻著浪花著。



    同時張云的手指,溫柔在玉芬的胸口,再次把捏扁的那兩個粉嫩葡萄,捏的飽滿了起來。



    身下扭動的大肥臀。



    又浪蕩了起來,輕輕晃著,輕輕搖著。



    成為了張云身下一只很浪蕩的大母狗著。



    “啊,小云,來了,要來了。”



    張云的玩弄,終于來了結果。



    玉芬身體,趴在張云的懷里。



    享受著張云手指的玩弄。



    在幾聲短促的呼吸聲下,她的身體,就在張云的面前,微微顫抖了起來。



    顯得幸福又滿足的顫抖了起來。



    更是把這種微微顫抖的情況,通過和張云身體的擁抱,傳遞到了張云的身上。



    讓張云感覺到,他這個好女婿,剛才是多么多么好的,對待了自己丈母娘一回著。



    “真是我的好女婿。”



    玉芬心里癡癡想著。



    半分鐘的時間后。



    玉芬看著自己所坐的床單上。



    微微濕了一灘的情況。



    小臉害羞著。



    “以前年輕的時候,被小小她爸玩弄著,一次濕得床單面積,可比現在大得多了。”



    “老了,不中用了。”



    玉芬嘴里無奈了一聲。



    “不!沒老,在我眼里,你永遠是年輕的。”



    適時一句安慰的話,從張云的嘴里說了出來。



    說得玉芬的心里,心花怒放著。



    解開的衣服,也被她索性脫掉了。



    只是身下一條,顯得濕漉漉的內褲穿著。



    “玉芬,你看,現在我們是不是該。”



    張云說著話,手指在自己丈母娘,濕透的內褲上挖著。



    輕輕柔柔的挖著。



    “恩,壞蛋。”



    玉芬說道著張云。



    自己身下,已經被自己的好女婿玩開了。



    身下也像一朵盛開的花朵一般,花瓣都打了開來。



    張云的手指,隔著她那內褲面料一玩。



    差點就沒玩到她的花心里面。



    “小小和小青,你就不照顧了。”



    玉芬說道著張云。



    示意著張云,要玩,一個房間的女人一塊玩著。



    一個是自己的女兒,一個是自己的姐妹。



    在玉芬看來,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著。



    “好吧,好吧。”



    聽著玉芬的話,張云嘴里無奈著。



    把身邊的青姨拉了過來。



    翻開了她身下的內褲,直接就把自己那玩意騎了進去。



    一點前奏也沒有著,啪嗒,啪嗒的騎著。



    騎得青姨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顯然里面還有些干著,騎得她身體,有些火辣辣著。



    “還太干了。”



    騎了幾下青姨后,張云也感覺到了,青姨身體里面的情況,不是很好。



    所以把自己的岳母,身體拉了過來。



    然后從青姨身體里面,弄出那東西后,直接放到自己岳母的小嘴里,濕潤了幾下。



    看著自己那玩意上,都是自己岳母小嘴里的口水了。



    張云滿意著,再次騎到了青姨的身體中。



    一邊騎著,一邊把自己的丈母娘,抱在了懷里。



    無論如何,今晚在張云的眼里,自始至終,自己的丈母娘,都是重頭戲著。



    所以什么青姨和盧小小,在他看來,隨便上上就行了。



    可是這個丈母娘的話,他要好好玩著。



    一點一滴,一分一毫著,仔細玩著。



    張云把自己的丈母娘,抱躺在了青姨的身上。



    然后把自己丈母娘的大腿,打開著,讓她把大腿,垂了開來。



    然后把自己丈母娘身下的內褲,打開了一個口子。



    目光仔細的查看著自己丈母娘身下的情況。



    “干嘛啦。”



    此時此刻,玉芬多少有些害羞著。



    畢竟女人身體這樣的部位,只要不是蕩婦著,不會輕易露出來,給別的男人看到著。



    雖然張云已經名義上,是自己的老公了。



    玉芬多少的矜持,還是有的。



    非要張云用大手,拿開了她阻擋在身下的小手好幾次后。



    玉芬才心不甘,情不愿著,把自己身下的美景,展現在了張云的面前。



    都說了,玉芬的身下,已經是一朵盛開的花朵了。



    張云此時看來的話,感覺確實如此著。



    花瓣已經完全打開了。



    花蜜的話,更是濃濃密密著。



    “恩,真不錯。”



    看著自己丈母娘身下,這朵盛開的花朵。



    張云心里滿意著。



    “好岳母,我翻一翻你這朵大紅花,看看花心里面,到底是一翻什么風景。”



    張云嘴里說道著。



    手指就摸到了自己丈母娘那朵鮮艷的紅花上。



    “翻開來,還花心。”



    玉芬心里怨著。



    可是自己是張云的老婆,老公自己老婆的花心,怎么可能不給看呢。



    玉芬心里想著,對著張云暗暗了一聲。



    “看吧,都是你的,只花心的時候,溫柔一點就行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