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01章 辦正事

第101章 辦正事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是呀,姐姐這人的性格還挺難說著。”



    青姨陪在張云的身邊說道著。



    看著身邊這個,摸樣年輕的姑爺,心里喜歡著。



    想著在門口的時候,自己那張小嘴,被姑爺那玩意捅過,用過。



    而且是很深入的捅過。



    幾乎把她喉嚨都捅穿了。



    想著這樣的事情,青姨心里幸福著。



    “女人碰上了這樣的一個男人,就是好啊。”



    “因為他那玩意,在女人小嘴里,捅一下,就把女人的小嘴,整個就霸占全了,不像那些沒用的男人,捅進去的時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著,高級情婦的小嘴,含著那樣男人的東西,麻木的不行,進去了,還以為沒進去著。”



    青姨心里傻傻想著。



    同時陪在張云的身邊。



    “青姨。”



    此時屋外月光冷冷。



    照著地面,形成了一片慘白的感覺。



    在這樣的感覺下,人心孤冷著。



    張云受不了這種感覺,就把身邊的青姨,揉在了懷里。



    擁美在懷,張云的心情,好多了。



    在月光下,張云抽著煙,和青姨散步了一陣。



    在玉芬的院子里散步著,就是消磨著時間。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感覺盧小小那小嘴,也練習的麻了。



    張云就帶著青姨走進了房間里面。



    果然,和張云猜測的沒錯。



    大半個小時的嘴功練習后。



    盧小小已經累得不行著,躺在了床上,裝著死豬。



    她媽怎么說道著她,都不愿意起來著。



    遠處那,吸在墻壁上的紫色男根上,黏黏的口液,從上面滴落著。



    顯示著盧小小在剛才的半個小時里,確實在嘴功這件事情上,下了苦工的。



    “好了,玉芬,別逼她了,好嘴功,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用出來的。”



    張云上去,拍了拍自己丈母娘身后的肥臀,示意著。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和小小也該回去了。”



    “什么?要回去。”



    聽著張云的話,玉芬嘴里暗暗了一聲。



    “怎么?你是想……讓我們住下來。”



    張云說要回去的話,是他故意說得。



    為的就是引起自己丈母娘的吃驚。



    如今效果達到了。



    張云嘴里笑了起來。



    “好吧,岳母說要留下,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著留下吧。”



    張云說著話,學著盧小小一樣,也是懶在了玉芬的床上。



    “你……”



    看著自己女婿耍賴的樣子,玉芬嘴里氣著。



    “誰說要讓你留下了,我女兒留下可以,你留下不行。”



    “你和小小是母女老婆的關系,母女老婆,母女老婆,那是要在一起服侍自己的男人著,才算是母女老婆。”



    “如今,我就給你們倆一個機會,讓你們好好服侍著我,也算成全了你們兩個。”



    張云的話,一說完。



    玉芬的手指就掐到了張云的身上。



    “你這壞小子。”



    感受著自己丈母娘,掐過來的手指。



    張云心里暗暗一笑——來得正好。



    張云一把就把自己丈母娘的小手給拉住了。



    揉到了自己的懷里。



    豐腴無敵的丈母娘,一入懷里。



    張云的大手,就把她死死抱住了。



    “放開我,放開我。”



    玉芬掙扎著,臉上害羞著。



    可是再怎么掙扎,張云也是不松手著。



    “我的好岳母,你就讓女婿,好好嘗嘗你身上的美味吧。”



    張云說著話,大嘴就在玉芬的脖子上,吸允了起來。



    大口大口吸允著。



    **波……的聲音,不停從玉芬的脖子上發出著。



    “你這孩子,你……”



    玉芬一時間,被張云鬧得,喜不自禁著。



    小手不停在張云的懷里打著。



    “我女兒和我好姐妹都在身邊著,你還一點面子不給我著,欺負著人家。”



    玉芬說道著張云。



    “呵呵,小小,青姨,你們聽見了吧,過來!”



    張云對盧道著。



    “你們不被我占點便宜,我這好岳母,放不開啊。”



    “媽也真是的,心里想被小云玩,就坦然著讓小云玩好了,非還要把人家也拉下水著。”



    盧著話,身體在床上翻了個身。



    懶懶的身體,翻到了張云的身下。



    “老公,占便宜吧。”



    盧小小放開著胸懷,示意著張云。



    “死丫頭。”



    聽著盧小小的話,張云嘴里笑著,大手直接在盧小小的胸口上,拍了一下著。



    拍得盧小小不錯的胸部,在她胸口晃蕩著。



    青姨的話,顯得聽話著。



    聽了張云的話后,就拖鞋爬上了床,跪在了張云的身邊。



    等待著張云的賞玩。



    “好了,我的好岳母,你看,你女兒和你姐妹,都來了,你是不是也可以放開胸懷,和你女婿好好樂一樂了。”



    張云說著話,大手抓在了玉芬的胸脯上。



    玉芬的胸,果然是成熟女人的胸。



    肉多不說,還軟得厲害。



    不像少女的胸,抓起來,微微有些硬著。



    玉芬的胸,柔中帶q,感覺起來,很舒服著。



    是一個保養不錯的美胸。



    張云玩過自己大姑的胸部。



    這種經歷過高級情婦訓練的女人。



    成熟后,胸部有成熟女人胸部,軟軟的手感,也有少女胸部,qq的感覺。



    總之,女人胸部的美,在她們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玉芬的胸,就是如此。



    讓張云只是隔著衣服摸得時候,就很有感覺著。



    可是想要享用玉芬胸部的話。



    張云還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做著。



    這件事情就是,把玉芬給吻動情了。



    此時的玉芬,在自己女婿的懷里,身體多少還有些掙扎著。



    顯得并不是很配合著自己的女婿。



    張云沒有辦法。



    大嘴只好,吻了下去,堵住了玉芬的小嘴。



    玉芬的小嘴,軟軟的,濕濕著,還帶著微微的余溫。



    感覺起來,顯得很不錯著。



    當男人和女人的唇瓣接觸到一起的時候。



    也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心,撞擊到一起的時候。



    張云和玉芬的接觸,就是這樣。



    當張云軟軟的唇瓣,在玉芬的唇瓣上,輕輕摩擦的時候。



    玉芬整個身體,就在張云的懷里,安靜了下來。



    身體在安靜的同時,也微微有些繃緊著。



    似乎身體,在經歷著什么特別激動的事情一般。



    輕輕的把玉芬的小嘴吻開了,張云的舌頭,像條小蛇一般,游到了玉芬的小嘴里。



    和玉芬小嘴里的舌頭,輕輕交纏著。



    你壓我一頭,我壓你一頭著,不停交纏了起來。



    張云從上到下,一口一口的口水,注入到了玉芬的小嘴里面,讓她吞食著。



    玉芬也是溫順著,把這些注入過來的口水,全部一口一口吞食了干凈。



    顯得很乖巧著。



    吻了一分鐘的時間后,玉芬徹底在張云的身下安靜了下來。



    聽話的不行著。



    張云伸手解開著她上身的衣服,她一點反抗的意思都沒有著。



    一脫,就把玉芬的胸前,脫了個精光著。



    張云結束了和自己丈母娘的舌吻。



    低頭看著自己丈母娘胸前的風景著。



    看著自己丈母娘三十出頭的年紀,又看著自己丈母娘胸前,粉嫩如少女一般的兩顆葡萄。



    就連乳暈都是粉紅一片著。



    不知道的看著,還以為是染色過的。



    “好岳母!你的胸部保養的可真好啊。”



    張云說著話,手指在玉芬的胸前,輕輕捏動著。



    把那一個粉紅的葡萄,輕輕捏扁著。



    “小云,小云。”



    玉芬在張云的身下,如一條靈蛇一般,在扭動的腰肢。



    “我的胸部保養了二十幾年,最近十幾年,都沒被任何男人玩過,所以現在我這胸部是很嫩很嫩的,不可以捏得太厲害著。”



    玉芬求著自己的女婿。



    “不可以捏,那怎么玩啊?”



    張云嘴里說著。



    “你可以用嘴巴吸嘛!”



    玉芬說道著張云。



    “我這胸部,保養到現在,形態上看起來和十五六歲小姑娘的胸部一樣粉嫩著,敏感程度的話,更是十五六歲小姑娘胸部的三四倍著,所以現在你要是用手指捏,我說不定被你捏一兩分鐘,下面就……”



    玉芬不愿意說出來了。



    “什么,捏這個,都可以讓你下面,爽起來。”



    聽著玉芬的話,張云就感覺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顯得異常高興著。



    心里更是暗暗想著——要不,我試試。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